•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的話,自己也很難堅持一個半時辰的時間。

到底該怎麼辦?到底怎麼才能抵抗住這藍色火焰的侵襲?

要是能將經脈之中的這些元素之力,轉化為自己的元素之力就好了!

情急之中,朱帥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了這樣的一種想法,而朱帥的雙眼,也頓時跟著這個想法,猛然間一亮。

對啊!自己可以修鍊啊!

朱帥這才發現,自己之前被慣性思維所束縛了,每每都是在戰鬥的時候,才會使用湮滅之塵,來快速的恢復自己所消耗的元素之力。

但是,自己並沒有在修鍊的時候使用這湮滅之塵,如果湮滅之塵所吞噬的元素之力,可以用來修鍊的話,那自己修鍊的速度,豈不是又會提升一個檔次?

注意到了這一點,朱帥馬上結起手印,進入到了修鍊狀態。

經脈之中的元素之力,已經膨脹到了一定的程度,而進入修鍊狀態之後,朱帥馬上催動著五行輪轉術,開始牽引著這些元素之力,順著自己的經脈,快速的流轉了起來。

而在五行輪轉術的作用下,經脈之中的那些元素之力,很快便開始了壓縮與提純,最後經過朱帥的眉心,進入到了靈魂之海中。

這些新加入的元素之力,使得朱帥靈魂之海內的靈丹陣,都璀璨了許多。

果然有效!

朱帥興奮的差點跳起來。

若不是這次跟著神運算元前輩來青龍族討要青龍族精血,朱帥自己都想不到這樣的一種方法。

興奮過後,朱帥竟然有些懊惱,自己怎麼直到現在才想到這樣的一種方法,不然的話,自己現在的實力,肯定還會更強一些。

不過,現在發現的也不算太晚。

找到捷徑,朱帥也不再浪費時間,馬上開始專心修鍊起來。

隨著朱帥的狀態逐漸的進入佳境,朱帥修鍊的速度,越來越快,經脈之中的元素之力,很快便被朱帥全部煉化。

朱帥不得不加大了湮滅之塵的吞噬力度,這才使得吞噬的速度,與自己的修鍊速度基本相當。

而這樣修鍊了一陣子,朱帥欣喜的發現,使用這種方法來進行修鍊,效果十分的明顯,由於湮滅之塵的特效,朱帥吞噬進體內的元素之力,十分的充盈。

現在朱帥修鍊的速度,就算是與南大陸蓮花閣內的蓮花澗中修鍊的速度,都不遑多讓,朱帥只感覺自己修鍊的速度,越開越快。

不知修鍊了多久,朱帥突然覺察到自己靈魂之海內的靈丹陣上,傳來了陣陣輕微的顫動。

這種顫動的感覺,朱帥十分的熟悉,正是突破的預兆!

自己要突破了?

朱帥的心中一喜,距離上次突破,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以來,朱帥雖然堅持修鍊,但是一直沒有進展。

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個時候遇到突破的契機。

可是,朱帥很快又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自己現在還在青龍族的水火無情試煉中,而且,自己與熬諸族長約定,只要在水火無情試煉中,堅持一個半時辰的時間,就可以獲得青龍族的精血。

可是自己進來之後,已經修鍊了一段時間,初步預計一下,怎麼也有一個時辰的時間了。

而自己想要突破到三段法宗的級別,最起碼也要數個時辰的時間,在這期間,若是熬諸族長主動關閉試煉的話,那自己的突破,無疑會受到影響。

運氣不好的話,自己還會遭到反噬,實力不進反退。

但倘若自己現在不趁勢突破的話,突破的契機就會一閃而逝,想要突破,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迎來契機。

朱帥再一次在突破的時候,面對著進退兩難的境地。

體內的元素之力,越來越膨脹,靈魂之海內的靈丹陣上,顫動也越來越明顯,漸漸的,朱帥的身體表面,已經形成了一道瘋狂的漩渦,貪婪的吸收著周圍的元素之力,就連那海水中的藍色火焰,也似乎因為朱帥的突破,而有些膽顫,散發的溫度,也不像之前那般恐怖。

拼了!

反正自己當初和熬諸族長約定只是最少堅持一個半時辰的時間,並沒有說上限,說不定熬諸族長為了看自己的真實實力,不來打攪自己,那自己就可以順利的突破了!

想到這裡,朱帥也不再刻意的控制自己體內的元素之力,轉換手印,開始緊張的進行突破。

體內的五行輪轉術,瘋狂般的運行著,牽引著朱帥經脈內的元素之力,不斷的順著全身的經脈進行著一個又一個的循環。

每當這些元素之力運行幾個循環之後,都會在朱帥的操控之下,進行著壓縮與提純,然後經過眉心,投入到靈魂之海內。

而靈魂之海內的靈丹陣,在吸收了這些純凈的元素之力之後,也發出了陣陣歡快的輕鳴之聲。

進入佳境的朱帥,甚至已經忘記了時間了流逝,也忘記了與熬諸族長的約定,只知道不斷的淬鍊著體內的元素之力。

朱帥已經進入到了忘我的境界之中,但是在青龍族大殿之中,神運算元前輩與熬諸族長,卻著急的在大殿之中不停的來回踱步。

「我說熬諸啊,你這水火無情試煉沒什麼問題吧!朱帥進去都快一天的時間了,我跟你說,朱帥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他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可不會饒了你的!」

一向沉穩的神運算元前輩,現在反倒難得一見的著急不已。

「呃,這個,神運算元前輩,根據我之前的經驗,大多數人進去之後,只能堅持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

「不過我們青龍族也有一些不世的天才,能在其中堅持十幾個時辰,雖然這樣的人少之又少。」

「不過你放心,若是朱帥堅持不住的話,水火無情試煉中,會傳來一陣劇烈的波動,到時候我自然會關閉試煉。」

「現在試煉沒有反應,所以朱帥暫時來說,應該還是安全的,咱們再等等!」

熬諸族長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有些尷尬的說道。

「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自信,真是的,不就是找你要點精血嘛,以你的實力,不出一年的時間,就把這點精血給補充回來了,非要弄什麼試煉,早知道我就直接找個你們的族人放血了!」

熬諸族長雖然十分的肯定,但是神運算元前輩還是不停的責備。

「呃,那要不,我現在就關閉試煉,看看朱帥什麼情況?」

霸歡 熬諸族長小心翼翼的問道。 「那你還等什麼?趕緊的啊,要是朱帥少一根寒毛,我肯定不會放過你!」

神運算元前輩氣的鬍鬚都顫動了起來。

「好好好!我這就結束試煉!」

熬諸族長趕緊應承著,一邊抬起手掌,在前方的虛無中輕輕的一劃,之前的那扇漆黑空間門,很快出現。

可不等熬諸族長有下一步的動作,他的眉頭就一下子緊蹙了起來。

「不對!」

熬諸族長趕緊停下了動作。

「怎麼了?」

看到熬諸的表情,神運算元前輩也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朱帥可是這個光明大陸上唯一一個擁有著龍吟五行魂的人,這次的封印破裂,朱帥也是最有可能拯救光明大陸的人。

若是現在朱帥出現什麼事情的話,神運算元前輩肯定不會原諒自己,畢竟是自己拉著朱帥來到這裡,討要青龍族精血的。

游戲王之削血之王 所以神運算元前輩現在無比的緊張,生怕試煉中的朱帥會出現什麼意外情況。

「我們青龍族的水火無情試煉,雖然說令人聞風喪膽,但是其中的元素之力,向來十分的平穩,可是現在,我在其中感受到了一絲的狂暴氣息!」

熬諸族長緊鎖眉頭,認真的說道,看他的表情,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似乎有些速手無策的樣子。

「狂暴的氣息?怎麼會?」

神運算元前輩探著身子,想要看看空間門之內的情況,只可惜裡面一片漆黑,從外面看去,什麼都看不到。

「能夠引起元素波動,現在在這試煉中,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但是熬諸族長也能大致分析出一二。

「那現在能關閉試煉,將朱帥喚出么?」

神運算元前輩最關心的,無疑還是朱帥的安危。

「不行!水火無情試煉,乃是我青龍族級別最高的一種試煉場所,現在試煉內環境極其的不穩定,若是在這個時候關閉試煉的話,很有可能會導致試煉崩塌!」

「到時候,整個試煉都會灰飛煙滅,裡面的所有東西都將不復存在,包括朱帥!」

熬諸族長的表情,無比的嚴肅。

「那現在還有什麼辦法?」

神運算元前輩簡直要著急的跳起來了!

「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等!」

「希望朱帥可以熬過這次的元素波動,只要試煉恢復平穩,我第一時間關閉試煉,將朱帥喚出。」

熬諸族長的話,讓神運算元前輩也閉口不言,兩人就那樣站在了空間門之前,一邊感受著其中的元素波動,一邊緊張的雙手緊握。

朱帥自然是不知道神運算元前輩與熬諸族長現在的擔心,相反,朱帥現在甚至還有一絲暢爽的感覺。

自從上次突破之後,已經過去了將近幾個月的時間了,這幾個月來,朱帥一直因為各種各樣的事情東奔西走,就算是修鍊,也只是斷斷續續的修鍊了幾次。

現在在青龍族的水火無情試煉中,朱帥找到了這麼好的一種修鍊方式,真的是不想離開這裡,希望可以一直這樣修鍊下去。

感受著靈丹陣中不斷充盈的元素之力,那種久違的痛快之感,讓朱帥忍不住想要長嘯一聲,若不是現在正在突破的關頭,朱帥肯定就這麼做了!

現在的朱帥,形成了一個十分完美的修鍊鏈,周圍海水中的藍色火焰,基本上將大多數的溫度,全部都轉移到了暗金麒的身上。

這樣一來,幾乎所有的火系元素與水系元素,都聚集在了暗金麒體內。

而朱帥又以暗金麒為載體,利用湮滅之塵,將它體內的元素之力,全部吞噬到自己的體內,成為了供自己修鍊的元素之力。

這樣循環下來,暗金麒受到的傷害也不是特別的大,自己受到的傷害也可以承受住,更重要的是,自己還可以快速的修鍊。

而且,在朱帥修鍊的過程之中,朱帥又發現了一個令人欣喜的事情,似乎暗金麒的氣息,在這樣的循環之下,也慢慢的增強了起來。

特別是它身體周圍的那團黑色煙霧,現在也濃郁了許多。

在這裡修鍊,還真的是一舉多得啊!

實力不斷增進的催動下,朱帥修鍊起來,更加的賣力了,體內的五行輪轉術,不斷的瘋狂運行著,將一股股精純的元素之力,投入到了靈魂之海中。

終於,到了某一刻,朱帥靈魂之海內的靈丹陣,達到了飽和的狀態,開始快速的顫動起來,其上的顏色,也一下子璀璨的無比耀眼。

要突破了么?

朱帥的嘴角微微的一咧,將最後一股元素之力,投入到了靈丹陣中,也就是這一絲的元素之力,讓突破,徹底成功!

靈丹陣快速的轉動著,將其中的元素之力,全部都容納在了其中,而後猛然間爆發開來,湧入了朱帥的四肢百骸。

而朱帥的靈丹之上,也出現了三條黑色的條紋。

三段法宗!自己終於突破到了三段法宗的級別了!

收起手掌,朱帥忍不住就想跳起來大叫一聲,可是才剛剛作出動作,朱帥這才發現,自己現在還在水火試煉之中,周圍的海水,束縛的自己根本無法動彈。

對啊!自己還在試煉中啊!

不過,朱帥現在看這試煉,還不像之前那般恐懼了,相反,朱帥現在甚至還有些喜歡這個地方。

如果能一直呆在這裡修鍊的話,那就好了!

朱帥的腦海之中,突然冒出了這樣的一個想法。

可不等朱帥鄙視自己有些貪婪,周圍的景象,就突然開始變幻了起來,暗金麒也主動的回歸到了自己的靈魂之海中。

什麼情況?

等周圍的景象漸漸的凝實之後,朱帥這才發現,自己再一次出現在了青龍族的大殿之內,而神運算元前輩與熬諸族長,正在緊張的看著自己。

「朱帥你沒事吧!試煉之中,發生什麼事情了?」

朱帥才剛剛出來,神運算元前輩就趕緊走上前來,著急的問道。

「沒事啊,怎麼了?」

朱帥滿頭霧水的反問道。

自己只不過是在試煉之中修鍊了一番,然後不小心突破了一段的實力,也就僅此而已啊,怎麼神運算元前輩和熬諸族長看向自己的眼神如此的怪異呢?

「沒事?之前試煉中元素之力波動,你可曾察覺?」

熬諸族長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向前走了一步,問道。

「元素波動?」

朱帥微微的一愣,馬上反應了過來,說是元素波動,不正是因為自己之前剛剛突破的緣故么?

一定是自己突破的時候,動靜特別大,這才讓神運算元前輩二人誤會。

「對啊,剛剛試煉之中,元素突然波動,這在之前,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你沒什麼大礙吧!」

神運算元前輩上上下下打量了朱帥一番,確定朱帥沒事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哦,我沒事,就是剛剛在試煉之中修鍊,剛好遇到了突破的契機,就順勢突破了,想來那元素波動,正式因為我突破導致的!」

朱帥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訕訕的說道。

沒有想到,自己誤打誤撞之間的突破,竟然令神運算元前輩和熬諸族長如此擔心。

「什麼?你在試煉當中修鍊?而且還突破了?」

朱帥說的到無所謂,不過聽了他的話之後,神運算元前輩與熬諸族長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水火無情試煉是什麼地方?青龍族級別最高的一種試煉,令人聞風喪膽。

就算是青龍族的族人,皮糙肉厚,自身的防禦十分的恐怖,提到水火無情試煉,也都會打個寒顫。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