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姜野從被子里鑽出紅彤彤的臉:「說話風格挺跟得上時代發展的啊。」

「我和你是同一個時代的人。」傅繾靠近。

察覺到熱氣隱約噴到自己的臉上,姜野又是趕緊縮回被子里。

傅繾一直是熾熱的視線盯著姜野:「我很不冷靜。」

姜野連忙道,「我冷靜。」

偷偷露出視野,發現男人的眼神越發痴迷瘋狂,姜野急忙道,「好累啊…」

果然,下一秒燈好好關上了。

傅繾輕輕攬著他,不再多言。

但姜野明顯可以透過窗外的路燈燈光看傅繾,眼神有那麼點陰鬱。

男人幽深的眸子緊緊的盯著他,「還不睡覺,我可以讓你更累。」

姜野靜靜地看了一會兒男人,才是垂下了眼帘,閉起眼睛。

傅數是一個太溫柔,善解人意的男人。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傅繾。

控制不住的喜歡,怎麼辦。清軍在大同府取得全勝,姜瓖被逼的沒有辦法,親自帶領部隊去雁門關,想在這裏和清軍來一場硬碰硬,可清軍卻始終忽視他,數萬大軍在大同城休整,愣是部南下太原府,也不往西進攻陝西,清軍的行為讓讓姜瓖迷迷糊糊。

姜瓖迷糊,聆敬陽可不迷糊,他在等待米盛光回來。

霧天氣那,米盛光帶着糧草和銀子,在騎兵軍團護送下,只用兩天時間就趕到潞安州,即將抵達玉峽關時,米盛光讓騎兵軍團撤回去,以免騎兵軍團被弘光軍隊吃了。

……

《帶着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四十八章:弘光兵馬(一) 【卧槽,好帥,狼王也太霸氣了吧!】

【我靠,剛才是下達任務了嗎?執行力好強啊!】

【狼王!吹爆!】

蘇雲靜靜的趴在山坡上,緩緩地呼吸著,這一次蘇雲準備的極為妥帖,外衣穿的都是隔水防風的,可以說是武裝到了牙齒,所以蘇雲這個時候可沒有之前在長白山趴着看猞猁時的狼狽!

【這一幕好熟悉啊】

【我想着主播之前在長白山的時候也是這樣趴着的,只不過那個時候觀察的是猞猁】

【主播是個偷窺狂】

蘇雲翻白眼「我不在遠處靜靜觀察,如果出來暴露了的話,野驢被驚走,狼王能帶領着它的手下撕了我!」

「所以,我不是偷窺狂,這只是必要的隱藏罷了!」

蘇雲說的大義凜然,實在是讓人信服。

風還是一直吹着,頭驢終於升起了警惕的心思,嗯啊的叫了幾聲,驢群中頓時傳來了回應聲,然後就有幾十匹野驢在驢群中走出,站到了外圍的位置,開始警惕的看着四方。

但是長時間的跋涉太累了,再加上這群野驢自遷徙而來就沒吃過一頓飽飯,更別提眼前就有可口的食物,足以它們吃飽了!

所以,駐守的野驢在看到頭驢並沒有觀察它后,迅速低下頭開始進食,將嘴巴填滿后再次抬起頭裝作盡忠職守的模樣,但是嘴唇里還是迅速咀嚼著。

有一頭驢進食,其他駐守的驢肯定忍不住,於是這就跟流感一樣開始傳播,於是這群驢越吃越香,越吃越多,早就將警惕心拋棄的一乾二淨,就連駐守也忘了乾淨。

「蠢驢啊!」蘇雲無語的吐出一口氣「美食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而且就連頭驢也沒有起到一個帶頭作用,一直悶頭在那裏進食,看來這頭驢中首領並沒有豐富的統御經驗。」

「從它們繞很遠的路就可以看出來這個頭驢是有水分的!連最基本的位置都不能迅速找到,萬幸的是在頭驢的帶領下找到了天然牧場。如果沒有找到這處天然牧場,我都會預料到這頭驢絕對會被部族踢出隊伍。任其自生自滅。」

蘇雲點評道,言語中充滿了對野驢群的憐惜,蘇雲可以遇見,這群野驢絕對會因為外圍幾十個驢隊友付出慘痛的代價。

【請問,蠢驢這個詞是不是就是這樣來的】

【作為食物鏈低端的生物,連最起碼的警惕心都沒有,真是可悲】

【狼王:這次的獵物不錯,很蠢,我喜歡!】

狼王依舊佇立在風中,任由寒風吹拂着它的毛髮,其他的草原狼此刻全部隱藏起來,蘇雲費盡心思都沒有找到它們的痕迹。

「狼王在等野驢吃飽!」蘇雲看着瘋狂進食的野驢群,頓時明悟了狼王的打算!

【為啥,求解!】

【哎呀媽呀,這直播真有意思,愛了愛了!】

蘇雲輕聲道「不知餓了多久的野驢,遇到食物后肯定會憑藉着本能瘋狂進食,能吃多飽吃多飽是它們首要的選擇,但是當它們吃飽后,身體會分泌一種物質,會迅速感到疲憊,然後再加上身體本來就長途跋涉感到疲憊,雙重疲憊下野驢就會選擇休息。」

「而這個時候也是最危險的時候,狡詐的狼王絕對會抓住這個機會給予它們致命一擊。」

「至於狼王會怎樣完成狩獵,一會你們就看到了。」

蘇雲說完,撐起身子遠眺「不知道被狼群追趕后,還會有多少野驢能夠存活下來。」

【大自然的生存殘酷即將發生!】

【優勝劣汰,適者生存】

【都是為了填飽肚子而已,樓上感慨個屁啊!】

【……】

蘇雲觀察到,還是有一部分的野驢很小心謹慎,並沒有吃的太飽,抬頭的時間明顯比低頭的時間要長很多,這才是真正的經驗豐富。

也就只有這樣的野驢才會有很大的幾率活下來。

時間過得很快,驢群陸陸續續的停止了進食,終於吃飽了!

「看它們的肚子!」蘇雲眯縫着眼睛輕聲道。心中思忖著狼群也應該開始動手了。

無人機拉進距離,搶鏡頭對準了驢群,方便觀眾觀察圓滾滾肚子。

【這是吃了多少啊,真的有這麼圓滾滾嗎】

【不怕把胃撐壞了么?】

「吃飽了的野驢是不能劇烈活動的。」蘇雲將目光投向了狼王「劇烈奔跑是要胃絞痛的。」

「所以,狩獵開始了!」

話音剛落,蘇雲彷彿生出一股錯覺,陰雲籠罩下天空中肆意的風似乎停止了!

「嗷嗚!」狼王猛地昂首嚎叫。

蒼涼而悠揚的狼嚎聲頓時將吃飽了的野驢群嚇的驚慌失措。

而隨着狼王的嚎聲傳出,突然間,蘇雲就看到山坡下方的山溝兩個山口位置,各自有狼群在雪上奔行而來。

四肢飛快地在雪面上奔行,如履平地,細密而長的毛髮因為奔跑的頻率而上下舞動着,眼神死死的盯住了野驢群。

狼群中奔行的草原狼在奔跑到各自的位置后迅速脫離隊伍,化整為零,瘋狂的合圍着奔向野驢群的位置,驢群頓時被驚得開始往駝峰山中央的山谷位置逃離,慌不擇路。

而頭驢也在這一刻嗯啊的叫着,想要穩定住族群的秩序,但是奈何狼群來的太突然太凶,頭驢的叫喊聲很快淹沒在驚惶聲和狼群的追趕聲中。

吃的太飽的弊端在這一刻彰顯的淋漓盡致,野驢雖然以耐力出眾,速度上比不上馬匹,但是起碼奔行的速度要比現在快個兩三倍。

而這一刻,被狼群追擊的過程里,不光跑不快,每次身體起伏就會出現胃部絞痛,極大的拖累了身體的速度。

第一頭狼終於接觸到了野驢,野驢奔跑中搖搖晃晃的姿態促使草原狼將目標對準了對方。

一個回合!

草原狼如閃電般的撲倒了對方的屁股上,一口咬在了對方的大腿上,然後藉助著咬合力撲倒了對方的側面腹部,一口撕開了對方圓滾滾的肚子,一擊命中后,草原狼迅速撤離,繼續撲向下一個目標。

蘇雲情不自禁的跪坐起身,眼神死死盯着山下的廝殺場面,唯恐錯過精彩的畫面。

這場戰役,還沒有結束呢! 聖皇曆永皇月末,曾一度威脅東方最強帝國的中部區域,陷入無休止的混亂中。

以毀滅教為首的諸多依附勢力,包括將自己教義里的神明歸屬於毀滅教麾下、以及許多想趁亂撈取油水的雇傭兵、土匪等,對整個卡偌凱門境內進行思想大清洗運動。

連鄰近的曼彌爾王國大半領地、哈爾門王國北部區域、帕蘭凜南方大片土地皆受到毀滅教勢力影響。

大魔法師轉世的信仰如燎原之火般在大陸興起。

唯有被毀滅教教徒視為眼中釘的貝格烈帝國,還在持續進行對這近乎洗腦的教會針對性圍剿。

為了達成所謂的大同社會,被洗腦的人們開始儘力抹消所有可見的區別和差距。

這個瘋狂的教會妄圖將世間所有不平等全部抹除,打消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將教徒徹底變成宣傳教會、被毀滅教利用的工具。

當世界各地的人們意識到這點時,毀滅教的實力已然變得勢不可擋。

以貝格烈帝國為首的其他國家,紛紛對卡偌凱門大帝進行譴責,痛斥對方沒能在毀滅教這件事上給予高度重視,導致這樣一個邪教思想大有蔓延這片中東部大陸之勢。

但誰又能知道,傳說與毀滅教高層見面后的卡偌凱門大帝現在也深處兩難境地。

千瘡百孔的帝國難以維續。

毀滅教、魔物、天災人禍等,無不危及這數百年屹立在中部的龐然大物根基所在。

他需要轉移國內民眾的視線,來掩蓋各地被魔物入侵、糧食短缺的其他災禍。

而毀滅教給出的條件十分豐厚,如果卡偌凱門大帝選擇配合,不僅能與毀滅教成為當年貝格烈帝國與聖皇教會的關係,還能得到毀滅教的力量清理魔物,並堵住那些遭受災禍百姓的嘴。

更何況在各地清剿魔物加上北境戰爭失利,導致帝國軍事實力大減,根本無力解決如今內憂外患的情況。

大帝甚至還抱有一絲期待,想將現在帝國的慘狀展示給其他國家面前,讓尚有餘力出兵的同盟或對手,來解決毀滅教這趁亂崛起的毒瘤。

等到對方和毀滅教拼得兩敗俱傷,不虞擔心出兵者有能力佔領卡偌凱門的大片土地。

作為歷代帝王都十分好戰且有戰略天賦的國家,卡偌凱門大帝有信心在戰後恢復期迅速掌權,重新奪回失去的領地。

反倒若是讓毀滅教在自己的國家內繼續肆虐下去,遲早有一天會被對方取而代之。

與虎謀皮,不過於此。

所以在毀滅教開始大規模行動后的幾個月時間裡,將卡偌凱門帝國包圍在中間的幾大國家相繼表態要出兵鎮壓毀滅教勢力,多次宣布要攻入圖爾維看看卡偌凱門大帝的心到底是紅還是黑。

銳斯聯盟在這份宣言發布時就代表土崩瓦解。

原本只是一個不起眼的教會,卻發展成讓幾大國家不得不重視、派出軍隊對抗的地步。

連最鼎盛時期的聖皇教會都不曾達到這種地步。

這其中自然有真正屬於毀滅教的成員,在背後操縱大勢走向。

簡單來說,出現在世人面前的毀滅教若是要準確代表其含義,應該稱為毀滅教會。

而大魔法師轉世等人接觸的毀滅教,則是由魔宗、獸宗、暗宗組成的一個足以輕易滅國的地下組織。

前者對後者而言,是隨時能操控、拋棄的衍生物而已。

至於為何能在如此短時間內進行傳教同化,毀滅教當然是採取了最為暴力的姿態:

強行攻破防線,進入城鎮掠奪人口。

將抓來的俘虜進行強烈洗腦暗示,這是暗宗和魔宗常用手段。

除非是部分意志堅定之輩,普通人幾乎在一個星期能就會被培養成毀滅教最忠實的信徒,為理想中的大同社會獻身。

承諾里的大魔法師轉世等,到了洗腦成功后自然是變為空頭支票。

想必當這些被毀滅教徹底控制的教徒見到大魔法師轉世時,大概率會身處戰場上吧。

遇到防禦薄弱的城鎮,毀滅教會直接以不計傷亡的方式直接進行突破。

畢竟只要能打破一座城牆,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新生力量湧入教內的軍隊。

同時在主要負責攻略中小型都市的教徒隊伍里,可能還混有暗宗頂尖的殺手。

極個別行動直接有滅世奴天引、靈隱帶隊。

殺手們經過從小的魔鬼訓練能有效地進行斬首行動,滅世奴在對付普通人方面自然不必多說,輕易便可破碎城門。

事實上卡偌凱門境內除了一座比較重要、收納大量難民的大型都市內有鎮魔者李子傑幫助防禦,其他地方碰見滅世奴皆是一觸即潰。

這種情況直到各大帝國援軍趕來,以及神佑森林的鎮魔者無名派出許多不容易被毀滅教那套洗腦的智慧種族和偽元素之靈,才得以遏制住毀滅教在卡偌凱門境內的野蠻生長。

位於南部的哈爾門王國在北米瑞斯的防線也在及時趕到的末日雷匣守護者安德瑞、還有從魔動山脈內被驅使出來的殘次元素之靈保護下得以穩住戰線。

大魔法師轉世在驅使這些殘次元素之靈來到北米瑞斯時,安德瑞還以為是無名不遠萬里從北方直接來到這兒援助。

結果了解到那根從凍砂荒原取出的鎮魔器大致作用后,不免感慨一句當初幸好建議大魔法師轉世去了趟天魔失墜之地,否則這條戰線在壓力只會更大。

為避免由滅世奴天引帶隊的毀滅教隊伍繞過北米瑞斯、直接侵入哈爾門王國境內,魔術王利用天賦魔法和御魔權杖結合的方式,實現在相隔數十里之遙的各個關卡、野路上,「載種」下一棵殘次元素之靈。

雖然無法憑藉這幾棵擎天魔樹破滅后遺留下的產物完全堵住毀滅教前進的路線,只要那邊稍有感應,就會引起在北米瑞斯坐鎮的大魔法師轉世警覺,且快速前往事發地點。

「這樣下去並非長久之計。」

這天兩位合力守住南部戰區的魔法操控者再次見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