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它們都倒下了,呼吸都變得極其微弱了起來。

楊不易大喜,連忙望去,可是心臟頓時一揪,那桃樹上竟然只剩下了三個仙靈桃。

可這也足以致命般的吸引着他了。

楊不易心中蠢蠢欲動,當即施展光影術,分化萬千道虛影向桃樹飛去,準備先去探個虛實。

三隻妖獸看着楊不易的虛影,眼中露出了狂怒之色,可是它們奄奄一息,連憤怒都顯得那麼的有氣無力。

見得三隻妖獸沒有對分化出來猶如實質的虛影動手。

楊不易也是按捺不住,御劍飛了過去。

可就當他摘下三枚仙桃之時,天邊竟是傳來了一聲唳叫,一隻紅色的大鳥帶着濃濃的殺意向他俯衝而來。

「七級妖獸,火雀?你想做這黃雀?怕是不能如你所願了。」

楊不易當即施展夢幻泡影,實質的幻影無數,擾亂了它的視線,然後他趁機御劍而上,飛離了此地。

可是他小瞧了其他妖獸的智商,除了這火雀之外,竟然還有其他的飛行妖獸蹲守在了外邊。

楊不易惱火,有着御劍術的他速度完全不輸它們,可是屁股後面吊著一群妖獸讓他不得不時刻提着心。

一天的時間,不斷深入森林,石林,天空,不斷穿梭。

弄得灰頭土臉的他,終是將一群妖獸全部擺脫了。

當最後一天來臨之時,他也是悄悄往出口趕去。

在山崖上等了一個時辰,不遠處的天空出現了兩撥人馬,正是彭家與韓家。

他們臉上笑吟吟。

楊不易望去,瞳孔微張,他們手裏竟是提着三頭龐大的妖獸,赫然正是白猿、金獅與巨蟒。

楊不易瞬間知道,這三頭妖獸搶資源搶到最後,終究是成為了別人手裏的資源。

三頭妖獸價值連城,他心中也只有羨慕的份。

「喲,楊賢侄這一臉弄得,想必是出去碰到妖獸被趕回來了吧?」

「哎,你也別難過,在這裏修鍊一個月收穫不是也挺大的嗎?」

遠遠地,傳來了韓龍福的打趣聲。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打賞!感謝書友1084的月票)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張若塵手持銘筆,將真氣不斷注入筆中,精神力完全沉浸在六品陣法銘紋的世界。

「轟隆!」

外面,不斷傳來攻擊的聲音,整個地底宮殿也搖晃不停。

韓湫緊張的站在一旁,不敢出聲,生怕打擾到張若塵。

大概一個時辰過去,張若塵終於收回銘筆,直到此刻,他才發現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濕透。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一枚枚靈晶,不斷打入石壁的凹坑裏面。

一連打出八百六十四枚靈晶,將石壁上的凹坑,完全填滿。

「成敗在此一舉。」張若塵手掌按在石壁上,將真氣注入陣法銘紋。

真氣隨着陣法銘紋流動,將八百六十四枚靈晶完全激活。那些靈晶不斷閃爍,簡直就像是數百顆明亮的星辰鑲嵌在石壁上面。

「嘩——」

地底宮殿的石壁,亮起一道道紋路,密集得就像是蜘蛛網一般,形成一座防禦大陣。

「成功了!成功了!」張若塵大笑了起來。

韓湫也激動不已,看向張若塵的目光之中也多了幾分崇拜,「張若塵,你也太厲害了!雲台宗府的陣法大師都做不到的事,你卻做到了!」

「只是修復了這一座六品陣法的百分之七、八而已,算不上什麼本事。不過用這一座殘陣來擋住霍景城,應該是足夠了!我們現在可以安心養傷,等到傷勢痊癒,再慢慢商量對付霍景城的辦法。」張若塵笑道。

韓湫的目光,向張若塵手指上那一枚戒指看了一眼。

「從一枚戒指中,居然可以取出數百枚靈晶,肯定是一件空間寶物。」韓湫的心中如此想到。

猶豫了片刻,韓湫最終還是沒有去詢問,畢竟那是張若塵的秘密。她若是詢問,說不定會被張若塵誤會,以為她對那一件空間寶物心存貪念。

在六品殘陣的守護之下,霍景城果然沒能闖進來。

花費了兩天時間,張若塵終於傷勢痊癒。

全身傷口完全癒合,只剩一些淡淡的傷疤。

氣海中的真氣,恢復到鼎盛狀態,比之以前,似乎還提升了不少。

經過最近的連番大戰,張若塵發現自己體內的祭祀之力,竟然已經與真氣完全融合,修為達到地極境小極位的巔峰。

「在戰鬥之中,祭祀之力竟然能夠融合得如此之快。下一次再吸收祭祀之力,也一定使用戰鬥的方式來融合力量。」

張若塵向韓湫看了一眼,發現她依舊還在養傷。

她傷得本來就比張若塵要重一些,恢復起來,自然要慢一點。

又過去一天時間,韓湫也傷勢痊癒,精神氣完全恢復。她睜開雙眼,烏黑色的瞳孔之中射出兩道銳利的光芒,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武道氣勢。

隨着她將真氣收回體內,眼中的光芒也跟着消散,回歸平靜。

韓湫的目光向張若塵望過去,發現張若塵正在地上刻畫着什麼?

於是,她走了過去,站在張若塵的身後,低頭看了看。

只見地面上,刻着一個玄妙的陰陽八卦的圖案,周圍全是細小的文字標記。

圖案中,站着兩個手持戰劍的小人,正在比劃劍招。

「這是……」

韓湫深吸一口氣,調動自己的劍意境界,凝聚精神力,再次向地面的陰陽八卦圖案盯去,發現那兩個手持戰劍的小人,似乎活過來了一般,懸浮在地面,不斷揮劍、出招、踩步,施展出一招招精妙的劍法。

陰陽八卦圖案,如同活了過來,不斷運轉。

「劍意演武!」

韓湫驚聲的道:「你在劍道上的造詣,竟然已經達到如此境界,估計離劍心通明都不遠了吧?」

劍心通明,那可是傳說中的境界。

從小到大,韓湫在劍道上的造詣就遠超同齡人,就連她的父親都說她擁有聖者的天資,乃是雲台宗府百年以來最傑出的劍法天才。

就算是當初,韓湫和張若塵比劍的時候,輸給張若塵,她也覺得自己只是稍微比張若塵遜色。只要努力,她就一定能夠超過張若塵。

直到此刻,她才發現,自己在劍道上的境界,竟然與張若塵差距那麼大。

張若塵並不理會韓湫的驚訝,用手指指着地面的圖案,道:「這是一座陰陽兩儀劍陣,只有兩個在劍道上造詣都極高的武者,才能將劍陣的威力,完全施展出來。我們的劍道境界都是劍隨心走的巔峰,若是我們施展出劍陣,足以擊殺霍景城。」

「你要我現在就學習這一座劍陣?」

韓湫皺眉道:「這一座劍陣,十分高深,估計沒有一年半載的時間,根本不可能達到融會貫通的境界。」

僅僅只是看了一眼,韓湫就已經發現陰陽兩儀劍陣的玄奇。

張若塵道:「不需要達到融合貫通的境界,只要能夠發揮出十分之一的威力,要擊敗霍景城就不是難事。我給你三天時間,以你在劍法上的造詣,應該是足夠了!」

韓湫有些疑惑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雲台宗府也有一些合劍擊陣,但是,最少也需要三個人,才能組成劍陣。而且,還需要陣基玉石的輔助,才能發揮出全部威力。」

「若是沒有陣基玉石的輔助,僅憑一座只能發揮出十分之一威力的劍陣,就想擊敗霍景城?」

張若塵道:「陣基玉石的作用是利用陣法銘紋,將佈陣武者的真氣連接在一起。但是,陰陽兩儀劍陣卻不需要借住陣法銘紋,它借住的是兩個武者之間的劍意,讓劍意將兩個武者的力量連接在一起。」

「原來如此。」韓湫道。

別的武者不明白「劍意相通」的玄妙意境,但是,劍道修為高深的韓湫卻能夠理解。所以,張若塵只是微微一提,她就恍然大悟。

張若塵繼續向韓湫講解陰陽兩儀劍陣的一些玄妙之處,希望能夠幫助韓湫更快的掌握這一座劍陣。

「陰陽兩儀劍陣是以人為陣基,以天地兩儀為羅盤,以陰陽玄妙為動力,若是陣中的兩人能夠配合到極致,達到『劍意相通』,就能夠引動天地靈氣。人力有窮,天地無窮。只要能夠引動天地靈氣,創造出任何奇迹都不奇怪。」

「在佈置劍陣的時候,你和我分別屬於陣中的陰眼和陽眼。陽眼動,而陰眼動。陽眼停,而陰眼停。」

「配合劍陣的劍招,一共只有十八招,被稱為『陰儀九劍』和『陽儀九劍』,至於別的劍招,完全就看當時的情況,在劍陣中隨機應變。我相信以你在劍法上的造詣,在三天之內,應該可以將陰儀九劍,修鍊到入門境界。」

韓湫的雙手抱在胸前,眉梢微微一挑,道:「你也太瞧不起我了!以我在劍法上的造詣,一天之內,就能將陰儀九劍修鍊到入門。三天時間,足以將陰儀九劍修鍊到小成。」

張若塵盯了她一眼,繼續道:「陰陽兩儀劍陣若是有那麼容易修鍊,就不會被稱為最強兩人劍陣。想當年,我和池瑤……」

說到此處,張若塵突然停了下來,微微苦笑了一下,道:「陰儀九劍的九招劍法,我已經刻畫在這裏,你先修鍊吧!能夠參悟多少,就看你的悟性。若是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儘可能來問我。」

說完這話,張若塵就走到地底宮殿的另一頭,開始修鍊「陽儀九劍」。

韓湫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真是一個怪人!」

韓湫的悟性的確很強,超出張若塵的預期,僅僅只是花費兩天三夜的時間就將陰儀九劍修鍊到入門。

當然,在此期間,張若塵也多次糾正她在劍法上的錯誤,悉心指導,毫無保留的傳授給她陰儀九劍的一些訣竅。

將陰儀九劍修鍊到入門之後,韓湫才真正理解到陰陽兩儀劍陣的博大精深。

哪怕沒有陰陽兩儀劍陣,只是這一套「陰儀九劍」,就比那些靈級上品的劍法還要高明,威力強大無比。

在雲台宗府,也僅僅只有一種靈級上品的劍法,而且還有一些缺失,並不完整。那一套劍法被成為雲台宗府的最強劍法,可是與陰儀九劍比起來,卻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先前,張若塵說陰陽兩儀劍陣是最強兩人劍陣,韓湫還有些噗之以鼻,可是現在她卻完全認同了張若塵的觀點。

雲台宗府的那些強大的劍陣,與陰陽兩儀劍陣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入流的劍陣。

韓湫道:「僅僅只是將陰儀九劍修鍊到入門,就花費了接近三天時間。想要修鍊到小成,估計至少也要一個月,甚至更久。若是讓別的那些武者來修鍊,估計花費一年時間,也無法修鍊到入門。」

張若塵道:「你只是將陰儀九劍修鍊到入門而已,我們能不能默契的配合,將陰陽兩儀劍陣施展出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有那麼難嗎?」韓湫問道。

「試過你就知道了!」

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取出來,站在早就已經畫好的圓圈裏面,橫劍一指,整個人的氣質立即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背部的脊樑,變得挺直,目光銳利,猶如一位少年劍神。

韓湫站在離張若塵足有十丈遠的另一個圓圈裏面,手捏一柄白玉古劍,指向張若塵,身上的氣質也與剛才完全不同,配上絕麗的容顏,宛如一位美貌的劍仙。

兩人還沒有出劍,在他們的周圍,就已經出現一道道劍氣。

「動!」

張若塵念出一個字,踩着步法,向右衝出七步,每一步都剛好一丈遠。

在張若塵的雙腳開始動的時候,韓湫也立即動起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