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封大貴親自把錢塞到了她們兜裏。

封小米和封小麥嗷一聲就哭了起來,似乎要把多年來受的委屈都哭出來。

“不哭了不哭了,以後都是好日子了!”封大貴看她們的樣子也心酸,想想他自己,當年住在低矮漏雨的偏廈裏,兜裏一分錢沒有的時候,偶爾也會覺得日子無望,沒個盡頭。

都是窮鬧的!

“快別哭了,大過年的,以後要是差錢,就來找三哥,三哥不是過去的三哥了,有的是錢!”

封小米和封小麥哭了一場趕緊收了眼淚,大過年的跑人家哭什麼喪呢,怪不吉利的,這要不是親哥,都得把她倆打出去。

“三哥,你幹啥了發這麼大財?”封小米問道。

“沒幹啥,就養了點鴨子,下蛋賣錢唄。”封大貴道。

“啥鴨子啊?下金蛋啊?”能賺出大磚瓦房和那一匣子的錢!

“不是金蛋也差不多吧,1毛錢一個鴨蛋,而且那鴨子好養,撒到河裏就不管了,就等着回家撿蛋就行,一隻鴨子一年能賺15塊錢。”封大貴道。

“1毛錢一個?比我們那貴一倍啊!不行我把我們村的蛋拉咱這賣來吧!”封小米立刻發現了商機。

“那可不行,我們養的是指定品種的鴨子,下的特殊的蛋,其他鴨蛋不收。”封大貴道。

“哦。”封小麥和封小米都很失望。

“不過我倒是可以給你們問問,你們明年能養這鴨子不,到時候就能一塊賺錢了。”封大貴道。

“真的?!”封小麥和封小米都驚喜了。一隻鴨子賺15塊,10只就是150啊!她們也不奢求養100只1000只啥的,那個天文數字想想就是在做夢。

她們只求一年能養10只20只的,就心滿意足了。 “放心,我給你們問問,應該沒問題。”封大貴說道。至於問誰,當然是封華了。而且他張嘴了,又是親姑姑的事情,關鍵是又不是什麼大事,封華肯定會同意的。

“先吃飯,吃完飯再嘮。”王曉琴麻利地把過年的剩飯都端了上來。

雖然是剩飯,但是都是大魚大肉,基本沒人動過筷子的。

他們年夜飯和初一飯都是在老宅吃的,家裏只是準備了,並沒有怎麼吃。

封小麥和封小米從來沒過過這麼豐盛的年,直後悔沒帶孩子來。

“家裏還有的是,走時候給孩子們都帶着!”封大貴說道。

這豪爽勁又把兩個妹妹感動壞了。

飯後,封大貴想了想,帶着兩人去了封華家。這是親姑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應該讓她們見見。

關鍵是他覺得他這倆妹妹挺靠譜的,不是那格路的人,封華就算不喜歡,應該也不會討厭,所以他纔敢帶人上門。

如果是他媽那樣的,打死他也不敢帶。

出了門,封大貴纔對兩人道:“我大閨女美華,嫁給同村老張家了,二閨女榮華嫁到京城一戶幹部家了,三閨女封華,嫁了本村老方家的老三,方遠,方遠現在當兵,是個首長了,一會兒別說錯話。”

他也不好跟她們解釋封華多麼多麼厲害,那說來可就話長了,得說到初五,所以現在只能拿方遠做幌子了。

畢竟20年沒在一起了,倆妹妹到底變沒變,他也沒有十分的把握,還是先交代一下比較放心。

他自己都沒發現,他的心底深處,是十分害怕惹封華生氣的。

wWW _ttkan _¢O

“哎呀媽呀,你家丫頭咋這麼好命呢?”封小米羨慕道:“不是嫁了幹部就是嫁了首長,哥,你也幫我找個女婿唄,我也不要幹部不要首長,就嫁你們村來就行。”

“大丫頭多大了?”封大貴問道。

“17了,叫百合,長得可俊了,隨我,咱們老封家沒醜人!家裏地裏山裏活,樣樣能幹,全村都是出了名的了,要不是我們屯子太窮,我都不捨得她遠嫁。”

爲了自己的閨女,封小米也不害臊了,自誇起來。當然她說得也是實話,他們老封家男女都標緻,確實沒醜人。

當年因爲她模樣好,還多賣了幾塊大洋呢。

“17了,不太好辦啊。”封大貴卻道:“我們屯子的孩子婚嫁都搶手,女孩可能還多留兩年,男孩十七八的差不多都結婚了。”

看到封小米臉上的失望,封大貴說道:“不過我之前沒具體瞭解過,一會兒我給你打聽打聽去,沒準還有沒結婚的呢。”

“哎!謝謝三哥!”封小米道。

“三哥,還有我家呢!我家小妮14了,也該說婆家了。”封小麥說道:“至於茂材和廣材我就不提了,估計咱們村沒人捨得把閨女嫁過去。”

這個確實是,他們故家屯的閨女,理想婚嫁是嫁給本村人,實在不行也是周邊,沒有嫁到山裏受罪的道理。

“好漢不愁妻,等你家發起來了,媒人能把你家門檻都踩踏了,要啥樣的媳婦都有。”封大貴安慰道。

這也是實話。

封小麥想想兜裏的500塊錢,再想想一隻賺15塊錢的鴨子,突然覺得生活充滿了希望,未來都是陽光。三哥說得事,沒準都能成真呢!

封大貴家離封華家很近,幾句話的功夫就到了。

“小華啊,你看看誰來了!”封大貴把人帶進屋說道。

封華從臥室裏走出來,見到封小米和封小麥愣了一下。

她是認識這兩個姑姑的,不過前世她們現在可沒有回故家屯,而是要等到幾年之後,實在沒辦法了,纔回故家屯借錢,想給兒子說門親事。

實際上也是走她們當年的老路,出高彩禮“買”個媳婦回去。

封家自然不會借錢給她們,兩個人在院子裏大哭一場走了。

那是她唯一一次見過這倆姑姑,後來她發達了,封家跟着沾光也發達了,她也沒見過她們上門,是真的跟封家人斷親了。

“看我,都忘了你根本沒見過她們呢!”封大貴介紹道:“這是你大姑小麥,這是你二姑小米。”

封華笑了起來:“大姑好,二姑好。”

“哎呀,這姑娘咋這麼俊呢!”封小米道:“我剛纔還誇我家百合俊,這簡直不能比啊。”

封小米的表情語氣特別實在,說得非常真心。

封華收下了她的善意。

“大姑二姑快坐。”封華把人讓到椅子上,親自給兩人泡了杯果茶。

這幾天跟着方遠一起去方家吃得太油膩了,急需水果中和一下。

封小麥和封小米又第一次嚐到了果茶,再看看這屋裏的擺設,這封華過得真是神仙日子。

而且人長得也漂亮,小仙女一樣。

突然,圓圓在裏屋哭了起來。

小丫頭很嬌氣,從來不睡溼褯子,一尿溼了肯定哭。

封華趕緊去給她換了尿布,然後抱了出來。

“哎呀,這是你閨女?可真漂亮。”封小麥說道。圓圓的小模樣透着精緻,一看就是女孩。

“多大了?”封小米問道。

“剛滿月沒幾天。”

封小麥和封小米圍着圓圓稀罕了半天,封小米突然感嘆道:“我嫁人的時候,你也就這麼大,剛滿月,這一轉眼,你孩子都這麼大了。”

人生啊,真不抗混,不知不覺就老了。

封華非常認同,這不知不覺的,她一輩子都過完了,第二輩子都過去好幾年了!

衆人又聊了一會,封大貴才說道主題,想讓兩個妹妹家也養點鴨子。

封小麥和封小米有些奇怪,這件事竟然需要封華同意?兩人有些搞不清情況,不過也沒敢問。

“山裏有水嗎?”封華說道:“最好有水溝河溝,這樣養鴨子才省糧食。”

“有有有。”封小麥立刻道:“我們那水可多了,光泉眼就好幾個,再加上每年冬天化的雪水,小水潭特別多,山下20裏外還有個大湖呢!”

“山上有野獸嗎?”封華問道:“虎啊狼啊熊啊什麼的。”

“早死絕了!好多年沒見過了。”封小米說道:“有也不怕,今天發現了,明天就能讓人扒皮吃肉。”

封華……

“你們那民風怎麼樣?”封華又問。村裏要是有個無賴地痞,把她們養的鴨子都偷走吃肉,可就坑了。

“民風可好了,可淳樸了!我們村裏一共就20戶人家,還都是一個族的,從來沒發生過什麼糾紛,紅臉都很少。”封小麥道。

“我們村也差不多,一共就十幾戶人家,處得都挺好的。”封小米說道。

封華眼睛一亮,這麼少的人?

“那你們村山地有多大?”封華問道。 “山地?哎呦,那可不好說了,都在山上,也不好量啊,再說我們那不論山地,都論山頭,我們村有百十個山頭,不過都不大。”封小麥說道。

“我們也差不多。”封小米爲難道:“不過那山都是荒山,種不了莊稼,只能撿點蘑菇挖點野菜,放個羊啥的。”她真不知道這樣的山能用來幹啥。

梯田?這個詞不存在在北方,她沒聽說過,更沒見過。山在這裏只有林場和荒山兩種,而她們家就屬於荒山,樹都不成材,不能砍了賣錢。

“那就放羊。”封華說道:“養鴨子你們那怕是不行,運輸太不方便了。”

而且現在的運輸成本格外高,好幾百裏地折騰幾個鴨蛋,到了食品廠沒準只剩下鴨蛋皮。

但是養羊就沒問題了,一羣羊,也值得折騰一趟。

“羊啊,可以養嗎?怎麼養?”封小麥問道。她們村之前有幾戶人家有牛馬羊這種大牲口,幹活出山都方便,後來都集體化了,不許個人養了,她們現在怎麼養?

“我讓人去跟你們大隊書記談吧。”封華說道。

她們村到底什麼樣,能不能發展成一個新的大型的養殖基地,還得讓人親自考察過之後才能決定。不是這兩個什麼也做不了主的姑姑能決定的。

讓人跟她們大隊書記談…..這話嚇住了封小麥和封小米,再看看封華這渾身的氣勢,兩人都不敢說話了。

首長夫人就是不一樣啊!

“方遠呢?沒在家?”封大貴也覺得自己之前答應的太唐突了,趕緊打岔。

“出去拜年去了,今天要很晚纔回來。”封華道。方遠去省城給趙擎山拜年去了。

聽說首長不在家,一會兒也見不着,封小麥和封小米都鬆口氣。

“你們山裏有山貨嗎?平時賣嗎?”封華又問道她們。

她們的處境和來意她已經知道了,對於這兩個很有“剛”,上輩子沒跟封家人一樣找她麻煩的姑姑,她還是非常佩服的,也想幫她們一把。

穿越之這個王爺好煩人 但是就算她們那裏能成爲一個大型養殖基地,想見效也滿了些。還是山貨來錢快,也對口。

他們大興安嶺食品廠可是靠着山貨起家的。

“有啊!老多了!那蘑菇木耳,多到吃不完。”封小米道:“那麼老些山,啥也種不了,全是樹,全是山貨。”

“只不過我們沒空去摘,好多都爛在地裏白瞎了,心疼死了。”封小麥道。

山是公家的,每次進山,都是集體行動,集體採摘,一年大隊組織進山個幾次,採夠自己家吃的拉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