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將瓶塞撥開,離央倒了一粒碧羅丹出來,仰頭吞入腹中后,開始治療突破過程中身體受到的反震之傷。

ps:明天可能沒更新!這兩天由於年底工作的收尾!晚上都要加班,所以碼字的時間不多,晚上只能碼個近千字,所以只能兩天一更,到正月初二恢復更新! 次日,石室中盤坐在地的離央緩緩睜開了雙眼,整個人散發出不一樣的神采。

石室中,除了離央,余者皆還是被包裹在光團中一動不動,離央起身,目光掃過三個光團,最終微微在小缺的身上停頓了會,接著舉步又來到石案前。

看著擺放在石案上的三樣物品,離央目中光芒一陣閃爍,但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並沒有動石案上的三樣物品。

之後轉身來到包裹著小缺的光團旁邊,離央重新盤坐了下來,雙手結了一個印訣,進入了修鍊的狀態。

自從踏上修仙之道以來,離央其實甚少時間靜心修鍊,如今身處這石室中,而蘇風逍等人也不知何時能醒來,所以離央索性進入了深層次的修鍊中。

而一旦進入了深層次的修鍊狀態中,對於時間的流逝根本無知無覺,往往一次修鍊醒來,即便是過去上百載歲月,也不過只是覺得彈指之間而已。

隨著離央進入深層次的修鍊中,而蘇風逍等人陷入試煉之中,整個石室又恢復了靜寂。

……

黑暗枯寂的空間中,不論外界的時間流逝如何,在蘇風逍的推算中,他至少已經呆了有數百年之久,其心態也從最先的煩躁沉澱了下來,神色平和地凌虛盤坐於虛無之中。

時間悠悠而過,不知何時,這無邊的黑暗枯寂空間似乎與蘇風逍的心境相反,在蘇風逍的心境徹底平和下來之後,這無邊的黑暗開始出現了細微的扭曲。

只是這一切蘇風逍似乎沒有察覺到一般,終於,隨著這無邊的黑暗扭曲到了極致時,彷彿有一隻無形地大手徹底地將這黑暗撕開。

而這黑暗被撕開之際,蘇風逍盤坐中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眼睛緩緩睜開時,感到了一種久違的刺目之感。

一陣適應后,當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光明,蘇風逍原本平靜無波的眼神中,立即露出了激動不已的神色,身體直接一蹦而起。

「哈哈!總算從那悶死人的空間中出來了!」

感受著久違的光明,耳中傾聽著周圍的各種聲音,蘇風逍忍不住大笑出聲,過了好會兒才漸漸止住。

此刻呈現在蘇風逍眼中的正是當時離央看到的那座驚天劍鋒,與離央不同,蘇風逍一來到劍峰腳下,他體內的靈力竟是異常活躍起來。

「我感應到了,修鍊功法的後續就在這上面!」

蘇風逍仰頭望著直入雲端的劍鋒,雙目中有精芒閃動,沒有絲毫猶豫,就立即向上攀登。

當他攀登到一定的位置時,有凌厲的劍意對他施壓而來,然而,面對這劍意,蘇風逍反而眼睛一亮,並沒有如離央那般硬頂著而上,而是直接在原地盤坐了下來,領悟劍意。

但這劍鋒高度不同,其劍意的強弱亦不同,所以蘇風逍一邊登峰,一邊領悟劍意,其過程定然不短……

石室中,離央依然處在深層處的修鍊狀態中,在他的頭頂,有一個小型漩渦不停旋轉著,一縷縷靈氣肉眼可見地向著離央頭頂的漩渦匯聚而去,這石室雖然不是很大的樣子,但靈氣卻是極為濃郁。

離央保持著這樣的修鍊狀態,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直至某一刻,離央頭頂的漩渦忽然一頓,接著緩緩消失,而這時,他緊閉著的雙眸忽然睜開,有一絲意外之色閃過。

也就在離央睜眼的剎那,在離央面前空間一個扭曲,出現了一個小鼎,赫然是太儀鼎。

「別動!」

這次太儀鼎一出來,竟然對著離央清晰地傳達了一個讓他別動的意思,這令離央一愣,此時太儀鼎傳達過來的意念與傳音一樣,直接在他腦中迴響。

看著眼前的太儀鼎,離央眼中異彩連連,之所以會從深層次的修鍊中醒來,也正是感受到這太儀鼎從上次的沉眠中蘇醒,心神受到影響,才會從修鍊狀態中退出。

離央心中念頭轉動間,對著太儀鼎點了點頭,並沒有做出什麼動作,而是目光一直放在太儀鼎的身上,想看它究竟要幹什麼。

太儀鼎得到了離央的同意后,其通體光芒一閃,陡得變大了一倍有餘,接著從鼎口中有一道柔和的光柱出現,將離央一卷,竟是直接將他捲入了鼎口中,而將離央捲入后,太儀鼎在原地緩緩淡化消失,彷彿不曾出現過一般。

……

「咦!這不是鼎內空間嗎?沒想到除了靈識,身體竟然也能進來!」

離央被光柱卷中后,只覺得身體一輕,同時眼前又是一個恍惚,不過半刻后,便又感覺自己落在了實地上,驚奇中目光掃過周圍時,發現自己竟是真身進入了這太儀鼎中。

「嗯?這空間明顯比上次靈識進來時看到的要大一倍有餘,莫非跟之前太儀鼎吞的那些妖獸內丹有關!」

很快的,離央就發現了這鼎內的空間比上次自己靈識進來時,看到的大了一圈,第一時間離央想到之前太儀吞掉的那些內丹,當時離央不知那是什麼,但後面從蘇風逍口中得知那是妖獸的內丹,蘊含了它們全身八成的修為。

「我能叫你離央嗎?」

離央思索中,眼前有光華一閃,一個黑白兩色的小鼎幻化而出,比起上次的虛幻,這次看上去則是凝實了很多。

半透明的小鼎上多出了一對黑白分明的小眼,滴溜溜轉動間對著離央傳音道。

聽著這道顯得稚嫩的聲音,離央臉上露出了笑意:

「當然可以了!」

太儀鼎得到離央的回復,黑白分明的小眼也極為人性化露出了開心的意思,同時再次傳音道:

「離央,你能不能幫我忙?」

問完,小眼中滿是期待之意地看著離央。

「幫忙?我有什麼能幫你的?」

「幫我收集這個,我需要它們!」

太儀鼎看離央沒有拒絕,飄飛到離央的腰際間,輕輕碰了一下離央的儲物袋,一枚靈石出現,跟著太儀鼎飄到離央的面前。

「靈石!你要它幹嘛?『

離央詫異,沒想到太儀鼎它要的竟然是靈石,而且居然還能從自己的儲物袋中將靈石給弄出來。

ps:在這裡悟道預祝各位道友新春愉快,幸福美滿! 「我出世之際,遭到天劫幾乎毀滅性的打擊,若不是你出現,或許就崩毀在天劫之下了,當時意志懵懂,為求扛過天劫,我將伴生之物打入你體內,最終化作你那丹田中的光暗兩個漩渦,之後我則遁入丹田之中,借你身體度過了天劫,但即便如此,還是受到了天劫難以逆轉的傷害!」

太儀鼎並沒有直接說要那靈石有何用處,而是將當初離央進入那個神秘空間,以及為何會進入他丹田中的因由說出。

離央聽完一默,他後來也發現了體內的變化,也知道這變化跟自己在神秘空間的遭遇有關,但具體也不清楚,如今聽太儀鼎所言,總算是知道了體內變化的具體因由。

「那麼,你想要這靈石,是否與你受到的傷害有關?」

雖然離央看不出這太儀鼎究竟受到什麼難以逆轉的傷害,但從它的話中也聽出了什麼。

太儀鼎上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再次傳音道:

「其實,天劫留在我身上的傷害,若想完全恢復,需要你體內靈力的幫助,只是現在太過於微弱,所以才需藉助其它能量來恢復我的一些傷害!」

「需要我的靈力幫助,天劫在你身上留下的傷害才能徹底恢復,難道是因為你將伴生之物打入我體內的原因?」

離央望著太儀鼎,目光閃爍間,若有所思的開口說道,而後目光望向這擴大了的鼎內空間,繼續道:

「這鼎內空間的變化,應該跟你上次吞掉的妖獸內丹有關吧!」

太儀對著離央搖了搖鼎身:

「嗯!不過上次吞的那些內丹所蘊含的能量斑雜,只能恢復那麼一絲的傷害,等我體內的這個空間徹底衍化成一個完整的世界,我那時才是完整的,才能開始我的修鍊。」

「徹底衍化成一方世界!」

這次倒是離央被這話給震驚到了,本來鼎內存在的這空間就已經給離央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了,如今聽到它的話,更是驚得離央下巴都快掉了,若是按它所說,自己如今所在的世界,是不是也可能是什麼衍化出來的。

看著離央目瞪口呆的樣子,太儀鼎有些不解,不過它也沒有多想,再次問道:

「所以,你可不可以幫我收集這些石頭?」

好半晌,離央才從震驚的神態中緩緩回過神來,看著太儀鼎上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忽轉念一想:這天地本就不知是如何存在的,而又孕育了無數的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奇迹,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好!我答應幫你收集靈石,不過你具體要多少?」

想到自己如今能如願踏上修仙之道,皆因太儀鼎將它伴生之物打入自己體內,將自己的真氣轉化為靈力,雖然是為了扛過天劫,但離央也確實的得到了好處,而且在那神秘空間中,離央同時也得到了修仙功法,所以離央沒理由不答應。

「具體要多少我也不知道,這些石頭雖然蘊含著能量,不過也只是比上次吞的妖獸內丹好上一些而已,僅能幫我恢復很小程度的傷害!」

聽到離央答應了,太儀鼎黑白分明的小眼露出了雀躍之色,不過,對於離央的問題,它並不能給離央一個具體的答案。

「我身上的靈石不多,而且它對我也有用,自己要留著一點,這些先給你,等後面得到更多,再給你!」

離央原本想問太儀鼎它具體要多少靈石,但沒想到它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而按蘇風逍所說,這靈石對於修仙者也是不可或缺的,離央本身也試過用靈石修鍊,的確是對自己大有裨益,所以想了想,先取出了儲物袋中一半的靈石出來,同時也想看看太儀鼎怎麼使用靈石。

動念中,有光華閃過,在離央的手中赫然多出了約莫二十枚左右的靈石,捧成一小捧。

太儀鼎見此,眼中露出喜色,也不見它有什麼動作,離央手中的靈石盡數離開他的手掌浮空而起,接著,在離央驚奇的目光中,浮空而起的靈石迅速縮小,直至完全消失。

「咦?」

而就在靈石完全消失的剎那,離央似有所感,抬眼望向這鼎內空間的邊緣之處,而這邊緣之處,則是一片混沌迷濛,原本靜止不動,但在靈石消失的剎那,離央感到竟是細微的翻滾了一下。

「這混沌邊緣竟然會動,難道這鼎內空間就是這麼擴大的!」

離央走到鼎內空間的盡頭處,看著又靜止不動的混沌邊緣,目光閃動,忽然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什麼。

原本的鼎內空間只有畝許大小,但如今卻是擴大了一倍有餘,離央先前沒有想到它是怎麼擴大的,但如今在靈石消失后,鼎內空間的混沌邊緣卻出現了動靜,離央立馬就想到了這一點。

看著這混沌邊緣,離央目中出現了感興趣之色,想了想后,伸出了手,先是試探性地碰觸了混沌邊緣,發現並沒有什麼危險,才大膽地將手探入,那種感覺就跟將手伸進水中一樣,但又有些許不同,至於不同在哪裡,離央卻是不知怎麼描述。

而太儀鼎的意志,準確地說是鼎靈,跟在離央身後,看著他的動作,也不阻止,反而眼中也出現了好奇的神色。

這鼎內空間對它而言,就跟離央和他體內的丹田一樣,雖然它知道自己徹底將天劫傷害化去后,體內能衍化成一方世界,但對於這混沌邊緣,它也不是很清楚,當時的天劫對它影響不小,似乎遺忘了不少關於它自身的事情!

「嗯?」

當離央將手又探進去一點,眉頭忽然一挑,因為此刻他的手似乎是遇到了屏障,竟是無法再進,甚至稍微一用力,就被一股反彈之力彈了出來。

「這混沌邊緣後面是什麼?」

既然被彈了出來,離央也就沒有要再探進去的意思,而是收手后,回頭問漂浮在他身後的太儀鼎。

「我也不清楚!」

太儀鼎搖了搖鼎身,如此對著離央回道。

「這是你自己體內的空間,竟然會不知道!」

太儀鼎的回復令離央詫異不已,直接回過身來盯著它看。

「或許沒有受到天劫的轟擊,應該會知道,但由於天劫的原因,導致我如今連自己的來歷都不清楚,而且,我覺得我的出世應該會很順利才是,會遭到天劫的轟擊,應該是這片天地出現了什麼變化!」

聽到離央的話,太儀鼎黑白分明的眼中出現了迷茫之色,似乎在回想著什麼,但最終好像什麼也想不出來,只對離央說出了這番話。

」既然如此就算了!」

當時那雷霆的威力離央可是親眼見識過的,而受到雷霆重點針對的太儀鼎,其境遇可想而知,所以對於太儀鼎如今的狀態也能理解,而自己也是隨意一問而已,並非一定要弄清楚混沌邊緣後面是什麼。

「對了,你將我弄進來就只是想讓我幫你收集靈石而已嗎?」

這時離央又忽然開口問道,因為他覺得太儀鼎將自己弄進鼎中應該還有其它的事,否則只需對自己心神傳音即可。

「還有一件事要拜託你,你看水池那裡邊!」

而太儀鼎也的確還有事要離央幫忙,見離央自己提起,傳音間,飛到了池子的上面,示意離央看向池子中。

而當離央看向池子中時,還有些疑惑,但當他目光移動間,看到池子中的一抹綠色時,眼睛陡的一亮,並快步來到池子邊上:

「莫非,這是上次丟入池子中的蓮子,居然真的發芽了!」

ps:今天是大年初一,祝大家身體健康,闔家幸福!新的一年心想事成!萬事如意!恭喜發財! 水池之中,一片只有指甲蓋大小的碧綠葉片漂浮在水面上,給這還沒有生機的鼎內空間帶來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果然是啟神蓮!」

離央的靈識對著那碧綠的葉片覆蓋過去,延伸進水中,看到了一根柔嫩的莖從水底下生長而出,在水面撐開了這一片碧綠的葉片,散出的氣息雖然弱小,但離央還是確認了這正是啟神蓮。

當初離央將蓮子丟入池子之中,只是抱著一試的想法,沒想到這蓮子竟然真的發芽並生長了出來,一般靈草仙藥對生長的環境極為苛刻,但如今見這啟神蓮成功地在池子中發芽生長而出,離央意識到了這池子怕是不凡。

豪門獨寵之千金冷妻 「這是你上次丟進池子中的種子,在我消化妖獸內丹的過程中發芽了,而在它發芽的瞬間,這個空間出現了變化,彷彿……就彷彿活了過來似的!」

太儀鼎飛臨水面,輕輕觸碰了那小小的蓮葉,引動了水波,使得蓮葉微微擺動起來,同時對著離央傳音到。

而在蓮葉擺動的瞬間,離央還未收回的靈識,這一刻也清晰地感受到了一種奇妙的感覺,鼎內空間中有一種莫名的波動出現,這波動令離央心神一震。

離央閉上了雙眸,這波動拂過他的心神間,離央朦朧間看到一顆蓮子,從在水底靜謐不動,再到開始慢慢變得飽滿起來,直至一抹嫩芽出現,突破種皮,在水底下緩慢地向著水面頑強生長,最終躍出水面,一葉碧綠的葉片舒展開來。

「生機么……」

離央閉著的眸子睜開,有一絲綠芒劃過,在心神中的最後畫面,與此刻看向池子中的那一片蓮葉重合,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我想拜託你的另一件事是,幫我從外面帶些種子種在這裡!」

太儀鼎觸碰了一下蓮葉后,又飛回到離央的身前,看著他閉目感受著什麼,便沒打擾他,等到離央睜開眼時,才說出了它的另一個請求。

「種子的話,這裡剛好有一顆!」

聽言,離央從他的儲物袋中取出了一顆種子,正是他當時在那冥絕獸上得到了天玄靈株的種子。

當時得到這靈種的時候,太儀鼎剛吞噬了大量的妖獸內丹,陷入沉眠之中,所以離央只能暫時收在身上,如今聽太儀鼎說起,才想起自己有這麼一顆天玄靈株的種子。

低頭看著手中的靈種,離央目光一閃,看向面前的土地,往前走了一些距離站定后,伸出一根手指,指尖有黃芒繚繞,對著地上一點,一個一指深的細小坑洞出現。

低頭看著地上的坑洞,離央將另一隻手中的靈種一丟,準確地丟入坑洞中,接著手掌對著坑洞一個虛抹而過,坑洞的泥土自動回填,而太儀鼎這時則是拘來了一捧清水,澆了上去。

「離央你把你的靈識分化出一半來!」

將靈種種下后,太儀鼎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對著離央這樣傳音道。

「要做什麼?」

離央不知道太儀鼎要自己分化出靈識的用意,疑惑開口的同時,也將自己的靈識分化出來,對於太儀鼎,他是相信的,畢竟從他踏上修仙之道以來,太儀鼎就一直跟著自己。

離央的靈識一分化出來,半透明的太儀鼎眼睛隱去,陡的有柔和的光芒散出,光影重疊間,竟是有另一個太儀鼎出現,一個幻化,變成一道離央看不懂的符文,和他的靈識一陣交融后,化作兩道流光,一道重新沒入離央的識海,一道沒入太儀鼎的鼎口。

「好了!這樣你以後想隨時進來都可以,不用我帶你進來!有點累了,先回本體了」

這過程雖然不到半柱香的時間,但這樣做明顯對太儀鼎的影響不小,此刻它看上去又虛化了不少,對著離央傳音后,光芒一閃地就消失了。

「這個感覺是……就好像我跟太儀鼎融為一體,不分彼此似的!」

當流光重新沒入離央識海的時候,離央沒有感到半分不適,甚至在他的感覺中,他和太儀鼎之間多了一層緊密的聯繫。

「謝謝你!」

感受了一陣后,離央抬頭對著鼎內的天空道了一聲謝,他知道太儀鼎聽得到。

關於修士之間所使用的法寶靈器,蘇風逍同樣跟離央提過,像能誕生出意識的靈器法寶極為罕見,特別是像太儀鼎這般的與常人無異的器靈,想要得到它們的認可異常困難,而剛才太儀鼎這麼做,明顯就是將它的命運與離央連在了一起。

離央並沒有要立即出去的樣子,在原地沉思了一陣后,忽然揮手對著前面的虛無一揮,剎那間前面的虛無一陣扭曲變幻,一副畫面呈現在離央的眼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