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對於佩吉.卡特這個當事人,寧致遠更沒打算隱瞞。反正瞞來瞞去,以對方的聰明程度很快就能想到事情的真相。

再加上,寧致遠很清楚這位性格強勢的妹紙和美國隊長之間,雖然連kiss都沒打過,但兩人的感情卻是很不錯。

只可惜,由於當時的大環境,美國隊長又肩負著重擔。當然,還因為兩人的性格問題,才一直沒能有什麼進展。

不然,當初美國隊長被勾引,佩吉.卡特撞破后表面上沒什麼,可轉過頭就用來了幾槍,醋勁可不是一般的大。

好在,也正是因為這兩個傢伙兩情相悅,寧致遠才並不擔心,自己的行為會引起美國隊長和佩吉.卡特的抵觸。

ps:今天第一更!求訂閱、月票、打賞、評價!同時也求收藏、推薦、點擊等各種支持!/book/ 傲雪和李天佑剛走到青樓外,看見的,便是拔地而起的老鷹。兩人心裡都閃過一絲疑惑,穆家鎮這種地方,根本就不該有老鷹的!

依然是從後院小門進入,推門,剛走了幾步,兩個人對視一眼。

空氣中,這淡淡的血腥,瞞得過其他人,卻瞞不過他們!腦海里瞬間閃過方才在城門口遇見大那幫黑衣人。

沒想到,他們竟是到了這裡!不約而同的,兩人皆加快的腳步。

再穿過兩座院落,血腥味陡然濃了許多,順著血腥的味道,兩人目光落到莫離殤居住的院落。

這絕不是一兩個人的血,加上空氣中濃厚的死亡的味道,兩人幾乎是毫不費力的猜到戰事結果,依然順著小徑往那邊走去。

然後,一個拐身,滿園的死屍便呈現在眼前。

也就是兩堆,看起來血腥的是那堆8個人的屍體,每個人身上都縱橫交錯的有數不清的傷,黑衣之下,白色的肉皮翻開,呈現出紅肉,顯然,戰事剛結束不久。

然而,真正讓人吃驚的卻是另外一堆死屍,重重疊疊,每個人身上沒有多餘傷口,只脖子上一道淺淺的傷,表情可怖。

「離國帝師,果然名不虛傳。」李天佑淡淡的說。

傲雪沒有說話,目光落在那一眾40餘一劍斃命的屍體上,緩緩的走了過去。

僅脖子一道切口,不深,卻剛好切開氣管。

這樣的傷,她不是第一次見!

「傲雪,怎麼了?」李天佑問。

傲雪不答,因為她已經聽見房間里正往外走的腳步。

總裁的私有寶貝【完】 門拉開,便看見一襲青衣,纖塵不染的莫離殤,旁邊諸葛玉朗顯是剛洗過澡,頭髮雖已用干毛巾揉過,卻依然潤濕,衣服已不是白天穿的那套。

「雖然很想看完這場武林大會,但家裡有事,不得不走,多謝皇後娘娘多日來的陪伴,也預祝娘娘早日榮登新一屆武林盟主之位,與佑帝白頭偕老恩愛永存。」莫離殤笑。

傲雪看著他,不理會他這番說辭,目光清冷的:「為什麼殺曹二?」她問。

「曹二?」莫離殤微眯了眯眼,露出一瞬茫然神情,瞬間恍然大悟,伸手撓頭,「你說的是那個乞丐?」

「別裝了!」傲雪冷冷的,「曹二渾身上下無一處傷口,只脖子一道劍傷,切開氣管,與這些人完全一樣。」

「我沒裝啊!」莫離殤完全一副無辜神情,與方才溫潤有理判若兩人,他點了點頭:「你也從來沒問過我。」

「為什麼?」傲雪厲聲,「他不過一個乞丐,和你八竿子打不著!」最恨這種濫殺無辜的人!

莫離殤側頭,45度角斜看右上方,思考了好一會兒,給出的答案是:「我,不記得了!也許,只是覺得沒試過氣管上切開口子。」

怒!憑什麼他一個離國的人跑到西涼來殺人!而且,是以試驗的形態!

見得傲雪怒,莫離殤卻是笑著:「你生氣的樣子很好看。」

再怒!她明明在說殺人的事情,怎麼扯到她好不好看了?

「不過一螻蟻爾,你又何必放在心上?」莫離殤笑,漫不經心的。

這是一種徹底的對生命的藐視。

別人的生死,從來,與他無關。

或者,站在神壇太久,在他看來,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神,芸芸眾生,不過是他休閑消遣的工具。

一個人,就連國家皇位繼承人的選擇,都可以隨意到以揉腦袋舒不舒服去選擇,更何況百姓。

「在離國,你也是這樣對你子民?」傲雪上前一步,緊緊逼問。

「離國的皇帝,不是我,而是玉朗。」莫離殤笑,「那些人,不是我的子民,我也從來不對他們生死負責!」

傲雪再一次無語,她就不明白,上一任離國皇帝,究竟是怎麼老眼昏花,才會立莫離殤為帝師,還讓他教育下一人皇帝!

便就在傲雪徹底無語中,李天佑上前:「沒錯,你不是離國皇帝,對離國百姓可以不負責,但朕是西涼皇帝,每一個西涼子民,朕皆視為家人。你殺了朕的家人,你覺得今天,朕會輕易讓你離開嗎?」

「視為家人……」莫離殤一陣咕咕低笑,彷彿聽到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佑王的家人可真多啊!說這話,你也不害臊。俗話說,一將功成萬骨枯,何況,你這帝位,究竟怎麼來的?你比我更清楚。這中間,殺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又有多少是和你有血親關係的?別在我面前裝大義凜然,所謂帝王心術,我知道不會比你少!」

說著,莫離殤拉著諸葛玉朗,直直越過李天佑和傲雪,往院門口走去。

「我們還會見面的,傲雪。」忽的,莫離殤開口,言語中似有笑意,「下次,如果我想起來的話,我會告訴你。另外,這些屍體,麻煩幫我收拾下!」

跨步,已邁出院落拱門。

這時,一道黑影飛快閃過,落在李天佑面前:「主子,就這樣放過他們?」

「還能怎樣?你還想抓了他們不成?」李天佑瞟過他一眼,明顯不想多說。

傲雪接過李天佑的話:「離國內亂,那是他們自己的事,他們內部再怎麼斗,都理所當然。可若我們抓了他們的皇帝和帝師,離國上下一定同仇敵愾,到時候,你還真想邊疆戰事再起,百姓流離失所么?」

「是。」黑衣人退下。

李天佑和傲雪轉身,亦往外走。真討厭,好端端一個夜晚,所有好心情都被莫離殤破壞了!

院子里,門口不遠處,此刻還站著三個人,分別是季舒玄,戚昊厲和一眉清目秀的小倌兒。

傲雪完全目不斜視的就走了過去,李天佑自然也裝作什麼也沒看見。季舒玄見李天佑和傲雪都走了出去,自己也沒任何留在這裡的必要,跟著往外走。

戚昊厲目光卻是在季舒玄身上停留追隨了許久,這才摟著小倌兒走了出去。

季舒玄雖走在戚昊厲的前面,可方才,戚昊厲和小倌兒同時出現在墨離殤院落,並親密摟腰那個場面卻是看得真切。

這種男人玩男人,竟會被某些人做得那麼自然!

無法理解!世風日下!

再想到當日自己差點被他調戲,季舒玄就覺得身上雞皮疙瘩掉一地,真是他這輩子最丟人的事情!

戚昊厲跟在季舒玄後面,看著前面這人玉樹臨風的模樣,卻是說不出的心動。一路跟到季舒玄院落外,這才轉回自己院落。

這一日,陪戚昊厲的小倌正是青樓最為當紅的一個,對於察言觀色自有心得。這位戚堡主什麼心思,自是一目了然。當然,他也不會說出口。

回到院落房間,小几上,依舊擺著剛才那盤圍棋的殘局。

「戚堡主,還繼續嗎?」小倌兒問。

戚昊厲只瞟過一眼:「不下了。」這盤棋,輸贏早定,不出三步,對方就會輸的徹底。他又想到季舒玄,聽說,季舒玄下棋鮮有對手,他倒是很想試試。

「那我命人抬水進來,伺候戚堡主沐浴更衣。」小倌兒說著,到門口吩咐幾句。

洗澡水很快抬了進來,小倌兒話不多,小心伺候著戚昊厲寬衣。

當衣服脫下后,看著戚昊厲厚實的胸膛,結實的腹肌,窄臀,小倌兒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自墮入風塵后,伺候過太多男人,大多身上肥肉一塊一塊,滿腦肥腸,還第一次伺候如此有料的男人。

看著戚昊厲走進那個碩大浴盆,小倌站在戚昊厲身後,稍稍加重手力的給他按摩肩膀,見戚昊厲享受的眯上雙眼,小倌兒快速脫掉自己的衣服,也走進浴盆坐下。

戚昊厲依舊沒有睜眼,小倌兒心知他沒有排斥,雙手攀上戚昊厲胸膛,開始有技巧的給他按摩。

或輕或重,或有的地方打圈圈,或有的地方微微提起……

戚昊厲依舊沒有反對,身體更為放鬆的坐在浴桶,雙臂放在浴桶邊緣,頭部微微揚起,亦放在浴桶邊緣,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見戚昊厲這幅模樣,小倌兒受到鼓勵,雙手一路往下,整個人也貼了上來,嘴唇對著戚昊厲的唇,便想輕吻。

便就在一張唇即將觸碰到另一張唇的瞬間,戚昊厲微微偏頭,讓了過去。

小倌也不惱,世上人有萬千,有的人,會將整個身體留給最愛的人,也有的人,會留一張唇。小倌兒身體略微低下,順勢含住戚昊厲喉結,舌頭上下滑動。

不出所料的,戚昊厲發出極為享受的聲音。

小倌心下歡喜,沉在水裡的手也已握住戚昊厲早已昂起的巨頭。

好大!比他從前伺候過的任何男人的都大。

舌尖順著戚昊厲的脖頸,滑過胸膛,停留了許久后,繼續往下,他的頭已埋入水中,一寸寸劃過小腹。

便就在舌頭快靠近關鍵處時,戚昊厲忽的站了起來,「嘩啦」一身,水濺了一地。

戚昊厲順手拿過搭在屏風上的衣服,也不擦水,直接套在身上。

小倌兒依舊坐在水中,茫然的看著這個明明已經情動,卻忽然中斷的男人,自己的技巧那在整個青樓也是數一數二的,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哪裡做錯了。

「出去!」戚昊厲開口。 戚昊厲怎麼了,只有戚昊厲自己才知道。

沒錯,他確實很想,正常男人,又是在這方面從來不節制的人,只是

他忽然不想別人碰他。

身上微濕,戚昊厲也懶得用內力把身上烘乾啥的,直接便外面走去。

身後,小倌可憐兮兮的從水裡站起來,將身上擦乾淨,穿衣。戚昊厲是客人,即便自己這會兒再想,客人不想了,他便只能終止。

再說季舒玄,從莫離殤的院落回去后,就直接回到自己房間。

仰面躺到床上,腦海里一直是離國格局:在離國,帝師從來備受尊崇,特別是這一代的莫離殤,早在上一任帝王期間,他就已被神話,甚至連下一任皇帝的選擇,都由帝師說了算。朝堂上下,經脈縱橫交錯,無一例外的是,各路人馬皆以莫離殤馬首是瞻。

這次,莫離殤帶諸葛玉朗單獨出行,理論上,離國那邊一定做了周全的部署。以莫離殤的手段,斷無可能給其他人機會派人行刺。除非

除非那邊出現極大的變故,否則,就這段時間對莫離殤隨心所欲個性的了解,他也不至於急著連夜趕回去。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這次出行,本身就是莫離殤設的局,讓離國那些對皇位有想法的人顯形,然後一網打盡……

至於這次武林大會,他自然知道戚昊厲是李胤駿的人,也已經側面查到穆宏田穆盟主也是李胤駿的人,只是,朝廷從來不干涉武林,武林也從來不參與朝廷,這位廢太子爺,究竟打的是什麼主意?

難道,他還想以區區武林,顛覆政治軍事於一體,且軍事強大的朝廷?

季舒玄有點失眠,他想起身找李天佑和傲雪討論一下,可又一想,就他對李天佑的了解,這會兒十九八九就在「做運動」,自己還是不要去打擾了!

這裡岔開一句,其實吧,這會兒的李天佑和傲雪,還真沒做運動,最多,也就是摩擦摩擦。

明兒個的對戰之人,可不是昨天和今天這種對於傲雪來說完全菜鳥級別的人,而是,真正的武林高手,對武林盟主這位置有的一拼的人!

面對那些人,無論是李天佑還是傲雪,都不敢輕敵到半夜不睡覺,做那種事情耗費體力了。可是,李天佑又是絕對肉食動物,這會兒抱著自己愛的女人,身體怎麼可能沒有反應。

不能做,又有反應,於是,他只能抱著傲雪蹭啊蹭的降火。

「滾,別弄我!」傲雪怒。中午已經來過一次了,他還想再來一次么?

「難受……」黯啞的嗓音低低縈繞在傲雪耳邊,竟有幾分撒嬌的味道。

傲雪才不吃這套:「別碰我,自個兒左右換右手!」

「雪,你好殘忍……」某皇帝幽怨的,然後真的轉過身去。

過了一會兒,見李天佑沒來蹭自己了,傲雪轉過身朝李天佑那邊移過幾寸,巴著他的後背:「喂,你不會真的在自己解決吧?」說著,她的右手順著他的腰側,摸到前面。

快到寶貝位置時,她的手忽然被他捉住,然後環在他的寶貝處……

悲催的傲雪,自投羅網般被迫幫李天佑疏導了一番。

隔壁的隔壁,季舒玄沒去找李天佑和傲雪,便只能躺在床上繼續失眠,關於李胤駿的陰謀,假設一,假設二,假設三……

腳步聲傳來的時候,季舒玄正想到假設七。側耳,那腳步,並沒有如平常那般順著長廊就走了,而是徑直的,朝他的房間的方向。

很顯然,是來找他的。

沒有殺氣,亦沒有刻意隱藏腳步。

那麼,會是誰?

季舒玄翻了個身,側躺著,睜開眼睛看著門口的方向。

人影越來越近,人影印在紙糊的窗上。

皺眉。

戚昊厲!他跑來做什麼?

門推開。

戚昊厲站在門口,原本就長得高大,黑色的衣服在夜裡顯得格外肅殺,月光恰從那人背後打過,房間里頓時拉出長長的倒影。

「出去!」季舒玄冷冷開口。

「我還沒進來。」戚昊厲說。冰冷的人,一對上季舒玄就有種莫名的愉悅。他倒也不客氣的,抬腿就走了進來,還順便把門關了!

原本淡定的,躺在床上的季舒玄立即就不淡定了,一個翻身坐起來,披了件衣服然後往桌子旁走去。

戚昊厲可是個取向有問題的人啊,此刻房間里只有他和他,他若繼續躺床上,難免某人沒有想法!(舒玄啊,你果真小看自己了!對於某些人來說,無論你是站著坐著躺著,他都會有想法。)

「你來做什麼?」冰冷的言語,從懷裡取出火摺子,吹兩下燃了便要點燈。

「半夜三更要睡覺了,點什麼燈?」戚昊厲說著,不在桌子旁坐下,反而往床邊走去,直接合衣躺下,「我今天晚上住這兒。」

「戚堡主沒喝酒吧?怎麼連自己房間都找不到了?這裡是我的房間。」毫不掩飾的譏嘲的語氣。

「我自然沒喝酒,也知道是你房間,相反,我是來保護你的!」戚昊厲雙手枕在頭下,微微笑的看著背對著自己站在桌子旁的季舒玄。

季舒玄再冷笑:「舒玄何德何能,竟要戚堡主做侍衛?」側首,餘光落至優哉游哉躺床上的戚昊厲身上,右手朝著門口的方向,「麻煩,請回。」

這個討厭的傢伙,看起來似乎剛洗了澡,頸上一寸內的頭髮還是濕的。真煩,不睡覺跑來騷擾自己!

「舒玄可真太見外了,你既是我請回來的客人,我自要負責你的安全。莫先生那院子的情形你也看見了,萬一待會兒有什麼黑衣殺人不長眼睛的把你當成他,出了意外的話,江湖中人豈不是要嘲笑於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