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尤蓮香、曾令淳、劉如懷都無需考慮,正是有他們的堅定支持,自己在常委會中的意見才可以得以絕對貫徹,而焦鳳鳴目前已經正式褪去了黃凌色彩,儼然成為自己的當家班底,而自己和他的幾度深談交流,趙國棟自信已經成功的贏得了對方的敬重。

藍光或許有些其他想法,但是在自己的刻意招撫下,應該不存在問題,從對政法系統的調整,趙國棟可以觀察一下這位昔日的盟友,今天會以一種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自己擔任市委書記這個現實。

李代富和李元慶都屬於那種遠離紛爭的角色,當然李代富和李元慶略有不同,李元慶是無意插足這些地方事務,而李代富則是剛剛入常不久,目前沒有這個力量來介入。

唯一有些另類而又不和諧的大概就是全力致這個傢伙了,但是這個傢伙也僅僅只能稱的上是一個麻煩而已。

自己不是黃凌,他也不用琢磨著以為他自己可以成為強項令包龍圖一樣的角色,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自己也只是有些噁心他那種不顧大局,反而有點子封建社會裡那種賣直沽名的味道。

王益是個鑽牛角尖的人物,李釗也是很有點剛正不阿的風骨,正好紀委監察系統和市委督查辦也的確需要這樣的人物,來肅清滌盪一下市裡邊這些沉澱已久的陳腐風氣,自己只需要牢牢把握住一個度而已。

一切皆在自己掌握之中,那就該是全面提振發動的時候了。

欲速則不達,只爭朝夕,這些話似乎都是矛盾的,但是處在這個變革的大時代里,那就得爭分奪秒卻又不能拔苗助長,其中歸根到底還是把握好一個度。

***************************************************************************

「我們寧陵和綿州、建陽以及懷慶這些傳統工業大市有著較大的差距,雖然我們也在努力追趕,但是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這需要時間。我一直在考慮一個問題,一個真正的強市是不是就是指工業經濟強大就能一俊遮百丑?」

趙國棟語速很慢,顯然也是在一邊思索一邊斟酌,「我記得東流書記在四年多前上任省長時曾經提及過一個觀點,那就是經濟發達和社會民生事業發展要並重,要讓普羅大眾充分享受到經濟發展帶來的幸福。」

「這也就要求我們黨委政府在專註發展同時一樣需要認真研究怎樣提升普羅大眾的幸福感,而幸福感來源於什麼?民生事業的逐步完善和人均收入的穩步提升,我是這樣理解的。」

中心組學習會上,所有市委委員們都在認真的做著筆記,趙國棟面前同樣擺著一個厚實的黑殼筆記本,認真的闡述著自己學習「三個代表」思想的心得體會。

「我們寧陵底子薄,基礎差,怎樣實現經濟跨越式的增長,實現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這是擺在我們在座諸位的最現實問題,發展經濟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之間的關係,我覺得是一個手段與目標的關係,發展經濟是手段,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根本目的,通過發展經濟來實現人民生活水平。」

……

按照寧陵市委中心組學習慣例,一般說來是三天時間,第一天學習研討,第二天到第三天上午是參觀考察,第三天下午,作交流發言。

這一次參觀點很是費了趙國棟一番苦心。

除了土城古城和西江民居這個首當其衝的文化事業亮點外,工業項目中主要參觀豐亭縣的竹制環保建材項目,開發區的聯華半導體和南玻集團多晶硅生產基地項目,西江區臨港新區的光華集團循環流化床鍋爐製造基地項目,蒼化縣的低聚木糖生產項目,農業項目則集中在豐亭的竹製品綜合加工基地建設,第三產業項目選擇了正在積極建設的雲嶺縣咕嚕溝國家森林公園。

土城縣三萬畝高產土豆示範園和已經簽訂了意向性合約的福建達利集團膨化食品生產基地項目原本作為一個耀眼的亮點也要列入,這本是魏曉嵐就任土城縣委書記招商引資的最大成果,為此魏曉嵐三度親赴福建拜會達利集團負責人,最終感動了對方,但是由於時間倉促,只是意向性簽約,尚無正式的協議和基地建設也還沒有正式啟動,所以趙國棟權衡再三之後只能放棄。

會議日程安排得相當緊湊,幾乎是馬不停蹄的從一處趕到另一處,在第三天下午的會議交流發言結束之後,中心組會議全體成員又被全部拉到了已經正式開工建設的主幹線大橋橋頭工地上,去感受了一番寧陵發展變化的大動作,竺文魁又在市委委員們面前對這烏江和展板,炫耀了一番口才。

趙國棟的想法是這一次中心組學習會議還是要以發展經濟為主旨,畢竟寧陵目前還需要將經濟發展作為主要工作來抓,但是下一次中心組學習會議,他就要適當加入社會民生事業的工作亮點作為考察參觀對象。

不管是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取得的成效,還是下崗再就業工程取得的成績,抑或是城市低保覆蓋的落實兌現,這些都應該成為中心組學習參觀的重點,這一點他已經在最後的交流發言時相當明確的提了出來,一地黨委政府不僅僅要把目光聚焦於經濟發展上,同時也應當將怎樣全方位的提升民眾生活水平和幸福感指數放到和經濟發展同等高度的位置上來考慮。

趙國棟也沒有料到自己在最後發言屢屢提及的民眾幸福感指數很快成了寧陵官場上的一個流行詞語,無論是市級機關各部門還是區縣黨委政府,領導在講話中言必稱民眾幸福感指數問題,市統計局也在參考國際慣例要設計一個寧陵民眾幸福感指數的係數標準,準備在全市開展民眾幸福感指數調查,這也引發了寧陵社會上的陣陣熱議。

有的人說這是作秀玩噱頭,有的人說這是落實中央三個代表思想的直接體現,有的興高采烈,有的冷然旁觀,不過作為始作俑者似乎卻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在會上的強調竟然會帶來這樣大的衝擊力。

***************************************************************************

「老魯,你的想法很好,作一部專題的紀錄片來展現我們寧陵歷史民俗文化和自然山水風情,雖然可能花銷不小,但是我覺得可以考慮,這是一個值得的投資。」趙國棟似乎被觸動了什麼,努力的思索著記憶中那破碎的片段。

「目前我們寧陵的歷史民俗文化這一魅力已經漸漸在全省乃至全國有了一些名聲,這和我們西江和土城申報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以及上一次的採風團來我市採風有很大關係,我估計在國慶節黃金周期間,我們寧陵的旅遊產業會有一個飛躍式的增長。」魯能並沒有注意到趙國棟的目光有些飄忽,似乎被勾起了什麼記憶,興緻勃勃的道:「我覺得如果能趁熱打鐵推出這樣一部全景式的紀錄片,再效仿您當年在花林時邀請各地旅遊公司負責人來寧陵參觀,我們這方面的優勢還有相當大的潛力可挖。」

「老魯,等一等,讓我想想。」

趙國棟竭力挖掘著記憶力的零碎片段,印象中自己好像是去桂林時見識了當時的那個張藝謀挂名導演的「印象.劉三姐」,也就是2003年或者2004年的時候,具體時間他有些回憶不起了,但是「印象.劉三姐」卻是如一泓清泉讓桂林這個已經蒙上了舊塵的旅遊區再度靚麗起來。 這倒是一個很值得玩味琢磨的事兒。

據說就憑這一炮不但使得這個大型山水實景演出走紅且紅得發紫不說。創造出的巨大經濟效益讓人瞠目結舌,而其給地方經濟帶來的影響力更是難以言喻,這也讓後續的各地政府趨之若鶩。

桂林這個原本在其他旅遊景區競爭下有些江河日下的旅遊城市也因此重新煥發了青春,這話可能稍稍有些過,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大型山水實景演出的確給桂林的旅遊產業注入了新的活力,大大提升了桂林旅遊的品牌形象。

也不知道創作這個山水實景演出的團隊現在是否已經接下了為桂林增光添彩的活兒,如果可以的話,寧陵完全可以先行一步,藉助這個創作團隊的名氣、影響力以及創作實力好生運作一把,把寧陵醇厚的歷史文化底蘊和豐富的民俗文化魅力徹底展示給世人。

魯能有些不知所措的望著這位市委書記,他不知道自己那一句話突然觸及到了對方哪股神經,對方竭力思索的表情太過明顯,顯然是在回憶或者探索什麼,魯能只能緊閉住自己嘴巴,等待著對方從回憶思考中自己清醒過來。

省委組織部的效率很高,省委常委會的第二天組織部就開始走程序,好在魯能已經是副廳級幹部,只需要在省委組織部內部走一道程序,而不需要像正處提副廳那樣還需要層層過關,這樣就要快得多。

魯能也從省里的一些關係了解到省委常委會上的激烈交鋒,燕然天和戈靜的終極大pk不但讓常委們都大開眼界。同樣也在省裡邊傳出無數個版本,當時局面究竟如何除了常委們本人,自然無人能知,常委們自然不會無聊到會把這些東西向外詳細透露,頂多也就是一鱗半爪的兩三句話,這樣被人牽強附會再加上自動潤色一番,也就衍生出來許多令人拍案驚奇的八卦故事出來了,但是一個折中性的結局卻是清楚無誤的。

有四個地市原本向省里提出考慮本地實際情況由本地幹部出任,但是兩名提拔的地市意見都遭到了省委否決,而只有需要兩名轉任的地市意見則獲得了通過,其中就包括寧陵。

魯能就此知曉趙國棟在省裡邊的實力絕對是過得了關的,不管其他,僅僅是戈靜在這件事情上和燕然天較勁兒,而最終還能順利通關,這也就意味著省委書記應東流也支持了戈靜的意見。

是不是為了工作,魯能覺得只能說看領導怎樣看,他覺得你趙國棟在寧陵幹得不錯,的確符合了他的思路意圖,那你怎麼干都應該是符合他的意圖的,也就是說這就是為了工作,至於你被否決了則不是為了工作,可以依此同樣進行推理。

魯能沒有那麼多愁善感去想其他,寧陵爭取到了有寧陵市委自己來推薦宣傳部長這一重要角色,在第二天的市委常委會上,魯能就以全票通過的方式獲得了市委的推薦,並以最快方式報到了省委組織部備案。

剩下的就是一個程序問題了,省委組織部已經先行同意魯能任寧陵市委宣傳部長。常委則需要下一次常委會上過一遍即可。

「老魯,我聽說桂林好像搞了一個灕江山水劇場,就是那個劉三姐歌圩,他們想把那個劉三姐的名頭和桂林旅遊結合起來打造,你有沒有印象?」趙國棟終於想起了一些事情,雖然很模糊,但是卻有了一個概念。

「你是說當時桂林那個山水劇場?我當然有印象啊,2000年夏天的時候還搞了一個很高調的新聞發布會似的,弄得還是有些風生水起,後來聽說還是因為資金問題卡住了,投資商和地方政府都對搞這樣一個活動沒有經驗,究竟是長期搞下去,還是就三五年的藝術生命,究竟是以自身發展積累來運作,還是依靠地方政府支持來打旅遊牌,好像都有些定位上的爭議,但好像最主要還是資金問題。」魯能思維很敏捷,那時候他還在當是廣電局局長,對於這些消息還是敏感的。

「沒有錢,這都白搭,當然你這樣一個項目恐怕也不是三五千萬丟進去能冒泡的。弄不好就得說上億,當然投資者得考慮清楚,地方政府一樣也得算算賬,划算不划算,別學不少景點開發,都是慘淡收場。」魯能琢磨著是不是趙書記也想學這麼來一出,心中倒吸涼氣的同時臉上還不敢表露出來,說話也是思襯再三,免得壞了趙國棟興緻。

「嗯,定位是個問題,資金更是關鍵中的關鍵,商業方式運作,就得考慮投資者的風險,若是政府來運作,這樣大一筆資金砸進去,能起到多大效用,能回收多少成本,一樣需要算賬,這可不比實業,能扎紮實實生產出東西來,那玩意兒做好了,遊客不買賬,那就真的成了打水漂了。」

趙國棟的話讓魯能原本懸在空中的心又稍稍放下。

他就怕趙國棟是一時頭腦發熱,根本就沒有考慮其中風險就要由政府來操作運作,那可真的就成了揮之不去的夢魘了,這樣大一個項目涉及這麼多資金,真要打了水漂,也許他沒事兒,但是自己這個實際操作者估摸著政治前途就此打住了。

他並不知道趙國棟內心早已打定主意要干這一票了。而且還是要打算搶在桂林之前干這一票,往往第一票的影響是轟動的,而後續的影響力則很大程序要被淡化許多。

「是啊,趙書記,這種活計完全就是風險運作,如果沒有強有力的團隊來策劃操作,根本就不敢想,就算是政府腰包鼓脹,但是這種活動動輒上億元投入,都趕得上一個大項目了,真的打了水漂,恐怕難以向老百姓交待啊。」魯能趕緊道。

「老魯,我覺著你怎麼是在變著法兒提醒我不要去嘗試在這方面冒險呢?」趙國棟笑了起來,「不是你剛才還在給我說一部好的紀錄片能夠把我們寧陵的人文山水風光展現給世人,可以讓我們寧陵的城市名片更加璀璨么?怎麼說起這事兒,你就慫了呢?」趙國棟似笑非笑的瞥了魯能一眼。

魯能腦門子都急出了一層汗,這哪能比?拍部紀錄片能花多少錢?搞一個連桂林這樣風光的城市都幾年沒人感接招的那種活動,那得多少錢?

見魯能臉有些發紫,趙國棟啞然失笑,「老魯,一件事情要一分為二的看,既不能只看到風險而畏縮不前,也不能只看到利益而盲目衝動。政府主導也好,純商業運作也好,這都需要根據實際情況因勢利導量力而向,孰優孰劣,現在談這些都為時尚早,不過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的創意,老魯,這事兒你得盯著,先去了解一下桂林方面的動作,如果他們現在還是處於擱置狀態,那我們就可以先下手為強請那個團隊來我們寧陵看看。」

魯能只覺得自己嘴巴有些發苦。

他不是不支持大力發展這一類號稱無煙產業的文化旅遊產業。但是這事兒非同小可,涉及到方方面面,資金是一回事,運作的複雜程度只怕更是難以想象,現在自己這個宣傳部長剛一上任就要扛這桿大旗,他還真的有些覺得吃不住。

尤其是對真要像趙國棟所說的那樣為了寧陵城市形象或者旅遊資源開發來搞這麼一出,那自己背負的壓力就真的太大了,一旦失敗了,那自己可就是百死莫贖了。

「趙書記,恐怕我們還是得慎重一些,我們寧陵文化旅遊產業才剛剛起步,說實話,整個寧陵市也就只有花林的麒麟觀——囫圇山風景區算是小有名氣,諸如西江民居和土城古城都是養在深閨人未識,咕嚕溝國家森林公園也是剛剛開始開發,這樣冒然投入巨資進行包裝打造,我擔心投入和產出之間的巨大差距會讓您失望的。」

魯能幾乎是咬緊牙關諫言,剛就任宣傳部長,這就要掃市委書記興頭,無論是誰都得掂量一下,但是他不能不諫言,否則釀成大錯那就難以彌補了。

趙國棟怔了一怔,之後笑了起來:「老魯,我可沒說咱們政府會來主導操作這玩意兒,現在市裡用錢的地方這麼多,像你所說要經營這一出投入怕不會少於上億元,市裡財政還不得掏空?躍軍市長怕是跳腳罵娘的,我的想法還是要走商業運作的路子,當然我們在辦法上可以想多角度來籌劃,不過有一點肯定要明確,市財政是不會為此買單的。」

魯能鬆了一口大氣,只要不是市財政買單,搞商業運作,那就要簡單得多,既然是商業運作,那自然就是市場經濟,自負盈虧。風險也由投資者來承擔,當然趙書記那話里也吊了個尾巴,但至少比政府主導運作要好得多了。

「趙書記,桂林搞商業運作都還沒能搞起來,咱們寧陵能行么?」魯能還是提醒了一句,這兩個城市現在的文化旅遊知名度實在相差太遠了。

「事在人為,何況你不也說咱們寧陵的寶貝也是養在深閨人未識嘛,就是要利用這一出來打響!」趙國棟笑眯眯的道。 …月就在威力大盛的秋老虎中慢慢擊了過去,十月是志凶忙碌的一個月,前期三個月的布局到了九月都是收穫的季節,魯能在就任市委宣傳部長兩個星期之後,他的市委常委任命才姍姍來遲,不過這並不影響什麼。

市委市政府都重新調整了分工。雖然新的一屆人代會還得要等到明年初去了,但是無論是誰都清楚,目前的格局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不會改變,而誰現在摸著哪樣工作也基本上就這樣敲定。

城投公司雖然新建,但是也正是如初生牛犢不怕虎一般,運作的風風火火,尤其是塹文魁的主要精力更是放在這上邊,江東新區的開發和主幹線大橋的建設都全面啟動。西江民居和土城古城的保護修橫項目也正式列入了市政府的重點工程,要力爭今年就完成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明年就要開始進入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程序。

拿趙國棟的話來說,現在的競爭不是龜兔賽跑,當龜那樣穩步慢跑不行,當兔子那樣狂奔一陣歇息一陣也不行,得當健馬,持續快跑。才能不落後於這個,時代,否則只會被省內其他兄弟城市甩得更遠。

「躍軍。國慶七天假可能只有辛苦你了。我得回京里一趟。一別大半年了,還是怪想念自己媳婦的趙國棟和鍾躍軍一邊走一邊開著小玩笑。

「呵呵。應該的小別勝新婚,這味道更不一樣啊,沒事兒,你就去吧,這邊事情也沒啥大忙頭,都上了正。

鍾躍軍心情也很不錯,趙國棟對他還是相當放手,就算是提出一些不一樣的看法,也是選擇只有兩人的時候私下交換意見。從不在外人面前表示兩人的不一致,而且聽他也承認這個傢伙在很多事情上的觀點的確有著異於常人的敏銳和新穎,即便是在自己最擅長最自傲的城市規哉建設領域,對方提出的一些想法一樣令他耳目一新。

就像把妙峰讓。妙湖建成域中的森林公園這一出,不能不說是一個大手筆,佔地九平方公里,不進行開發,而是將其納入整個城市環境生態體系,要做到這一點可不容易,幾年之後只怕那片地區就要成為寸土寸金,能堅持這個,底線。那可得要些毅力魄力才行。

當然並非兩人任何觀點都完全一致,比如在打造西江民居土城古城作為寧陵城市名片一樣。趙國棟提出的要選擇利用山水實景演出運作來提升寧陵城市文化旅遊大市的地位。在這一點上鍾躍軍雖然贊成這個觀點,但是對運作方式卻不太贊同。

這和方式耗資巨大,究竟能對地方文化旅遊產業帶來多大效益值得考究。但是趙國棟則堅持這個想法,好在趙國棟也同意政府不能在其中佔據主導地位,而更應該採取商業模式來運作,這才平息了兩人之間的爭執,只要不由市財政出錢。鍾躍軍倒是不介意哪家投資商願意來搞這樣一出,但是他內心還是很不以為然。

「嗯,如懷找了你吧?是不是說本來落戶他們河南新區的三星級酒店可能要黃,要到江東新區來?」趙國棟笑著問道。

「嗨,那不是咋的,乎心手背都是肉,我能怎麼說?江東新區現在也只是剛開始,我接觸了一下。還是建議他們最好建在河南新區,我也給他們說估計主幹線大橋建成之時,也就是河南新區和江東新區之間的大橋開建之時,他們又有些猶豫了鍾躍軍這一點上倒是顯得挺大氣。

當然也不完全是大氣,畢竟江東新區要真的開發出來沒有一兩年時間不行,而且還得有段時間來積聚人氣,而人家能等你兩三年?河南新區基礎設施都初具規模了,現成的土地,只要一開工,建成之日就是開業之日,這對於酒店投資看來說當然也需要算賬。「嗯,這樣最好,免得如懷網到西江就感覺咱們市裡在故意拆他的台在背後捅他的刀子,心裡拔涼拔涼的。」趙國棟笑了起來,「這會兒得到這個。消息,怕是又感覺到了鍾市長如沐春風般的溫暖了

鍾躍軍也笑了起來,似乎在琢磨啥,頓了一頓才道:「趙書記,西江區區長這個。位置也不宜空懸太久,我看賀同怕是難以扛起這個重任,您覺得賈平原怎麼樣?」

「老賈?」賈平原是市建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在這次城市建設規哉中也算是勞苦功高,給趙國棟印象也不錯,和鍾躍軍關係挺密切,也是多年的老關係了

趙國棟沉吟了一下,他也一直在考慮這個西江區區長人選問題。要說資歷肖朝貴也還是夠了,但是肖朝貴長期在組織系統工作,對政府行政工作並不太熟悉,尤其是要扛西江區這桿旗,他這今年齡也有些吃緊了。老肖也來他這裡試探過口風。但是趙國棟沒有表態,老肖倒是十分知趣,沒有再來多問。

見趙國棟一時沒有吱聲,鍾躍軍心中也是一陣忤枰猛跳,他知道自己有些唐突,但是賈平原也在他面前幾次流露出想要到下邊去鍛煉的意思,尤其是在宗建出事兒之後就這種心態就,是迫切,他也無意間和焦鳳鳴談及過,焦鳳鳴到是十分坦率。要他和趙國棟直接交換意見,如果趙書記沒有意見,一切都應該不是問題。市裡主要人事權力基本上都掌握在趙國棟手中,尤其是像西江區區長這樣的重要職位如果沒有趙國棟點頭基本上就是想都別想,鍾躍軍一直想找個合適機會開口,今天正好,但是見到趙國棟沉吟不語,鍾躍軍又有些後悔,如果遭到否決,自己面子往哪兒擱?還是應該尋找一個更穩妥的方式來才好。

趙國棟也是在考慮賈平原如果擔任這個西江區長是否合適,賈平原能力還是有。但是長期在建設系統工作,的確缺乏在地方上獨當一面的經驗。好在劉如懷這個區委書記能力相當全面,只是賀同就需要適當調整一下了。

鍾躍軍這段時間和自己配合得很默契,賈平原也非庸才,大家都知道賈平原很得鍾躍軍的信任,這個人情必須耍給,否則鍾躍軍這個市長就玩不轉了。

「老賈不錯。我原則上同意既然打定主意,趙國棟也就爽快利落的同意:「和鳳鳴說一說。過了國慶節之後常委會上議一議吧,豐亭縣委副書記和組織部長也空缺了這麼久,劍民書記也和我提起過要儘早安排。到時候我們提前開個碰頭會研究一下

鍾躍軍大喜過望,沒想到趙國棟如此乾脆的同意了自己的推薦。甚至爽快得讓他都有些意外,「對,豐亭兩個職位也不宜空缺太久,這對工作也有一定影響,是該研究一下了。」

趙國棟也一直在琢磨著訌里人事問題,雖然市級班子基本上都穩定下來了。但是縣級班子和市直機關的一些人事調整也提上了議事日程,陸劍民和焦鳳鳴都和他提及過到年底可能會面臨的一些人事變化,提醒趙國棟也要儘早考慮研究。

豐亭縣委書記謝波在這個位置上一干就是六七年,而且豐亭的經濟發展不但沒有多大起色,而且地位也是每況愈下,黃凌在任時不太重視縣域經濟發展,所以放任了豐亭的沒落,趙國棟來了幾個月,也就在考慮必須要對整個,豐亭縣委班子進行大換血。以促使這個本來條件不錯。但是經濟卻逐漸淪為全市末尾的縣份能有所起色。

最旱趙國棟是有意讓魏曉嵐到豐亭擔任書記。但是王伯濤的出事打亂了他的安排,不得不將魏曉嵐推到了土城擔任縣委書記,現在這豐亭縣委書記由誰來擔任也是一個難題,至少趙國棟現在還沒有考慮好。

黃昆年底就差不多了,要到市人大擔任副主任,唐耀文應該可以接任花林縣委書記,但是這個。縣長人選也相當重要,不能預先考慮。

花林經濟目前己經僅次於西江,而且按照目前增速,如果西江沒有大動作拿起來,保不準兩三年之後就要超越西江成為當之無愧的第一經濟強縣。

黃昆這傢伙這幾年蕭規曹隨,再加上唐耀文也是埋頭苦幹,花林經濟雖然沒有多少新的亮點,但是食品和製革兩大產業穩步發展加上旅遊產業的拉動了地方特色的根雕、石雕、草編、藤編等手工藝產品生產業的發展,旅遊景區周圍鄉鎮的農民不少以此致富,三大產業基本上就扛起了花林經濟的江山。

到現在花林縣都在盛讚羅大海和趙國棟時代打下的好底子,尤其是以資產入股麒麟觀囫圇山旅遊景區開發公司,後來轉換成為上市公司星浪公司的股份,每年都可以獲得收益不菲的分紅,讓花林財政更加寬裕。而且這筆資產已經比起最初入股時漲了十倍不止,可謂一隻下金蛋的母雞。

十二點再來一更。兄弟們把今天票砸來。十二點再砸! 人事問題永遠是高於一切的核心問題。無論是經濟發展還是社會民生事業的推進,抑或其他,歸根到底都要落實到幹部身上。

只有幹部才能落實貫徹定下來的一切決策,而用符合自己胃口,能理解自己思路,能貫徹自己意圖的幹部,這就是一把手最基本的用人觀。

一個一把手如果不能合理有效的掌握用人權,那就是一個失敗的一把手,而可以說如果把用人權掌握住了,市委書記就是及格的,及格不等於合格,你掌握住了用人權但是卻沒有用好這份權力,那僅僅是及格,而不是合格,只有當你用的人成功的推動了一地的發展,你才是合格的。

當然合格者中還有極少的優秀者,那就是既要能讓自己用人意圖得以貫徹,讓被用者能在其位充分發揮作用,而又能遊刃有餘的處理好與自己副手和助手,比如市長、副書記、組織部長之間的關係,要讓**和集中體現到恰如其分。

從安都飛往京城的機上。趙國棟都還在琢磨著這市裡的人事問題。

在臨行前,他也和焦鳳鳴交換了意見,讓他要開始考慮豐亭縣委班子的調整問題,以及東江區委書記、花林縣縣長人選。

東江區區委書記俞德壽最早是寧陵地區建市之前的寧陵市市長,后一直擔任區委書記,就沒有挪過窩,也是全市罕有的從建市以來就沒有動過的書記,98洪水把區長給擼了下去,他卻只挨了一個處分,連趙國棟都有些驚訝自己已經走了一個來回,這傢伙居然還在東江區委書記這個位置上坐著,真是滄海桑田唯有他不變色。

東江區和豐亭縣情況雷同,只不過區長是去年才下去的,俞德壽年齡明顯偏大,政績不彰,東江區在他手上毫無起色,一個市轄區有這樣好的條件居然淪落到和豐亭、蒼化這些縣為伍的份兒上,其表現可想而知,現在年齡大了也就更沒有啥想法和衝勁兒,調整也屬必然。

焦鳳鳴也問及了西江區區長人選,趙國棟當然知道鍾躍軍已經和焦鳳鳴溝通過了,也很鮮明的表明了自己的肯定態度,剩下的也就是焦鳳鳴的事兒了。

趙國棟的想法是在明年換屆選舉之前,要基本上把全市主要領導班子給確定下來,不再進行大的調整,讓這一屆班子能夠有兩三年踏踏實實幹實事的穩定環境。

是騾子是馬都得給我拿出來遛遛,班子戰鬥力的強弱。主要領導的能力作風,他都要好好觀察一下,能者上,庸者讓,劣者汰,必須要落到實處,那種論資排輩卻又尸位素餐的角色也就該逐步退出這個歷史舞台了。

***************************************************************************

趙國棟飛抵京城時已經是晚上七點過了,劉若彤開著那輛歐寶車來接機,她比趙國棟早一天回國,在家休養了一天,看上去氣色和精神都很好。

這輛歐寶車兩人用的機會都很少,好幾年了,公里數都還兩萬公里不到,不過保養得挺好,風噪和發動機聲音都很小。

十月京城氣候最為宜人,國慶黃金周京城也是全國遊人最為嚮往之地,從首都國際機場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可以感受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旅客都是興高采烈,期盼著這個黃金周能夠給他們帶來美好的回憶。

劉若彤駕駛著汽車平滑的駛出機場,汽車飛馳在機場高速上。

「這一次回來能呆多久?」趙國棟從側面可以看到劉若彤清秀雋雅的側面臉頰,在傍晚迷濛的彩光下顯得那樣恬靜安詳。

「我能呆多久也不影響到你的工作啊。應該是我問你在這個國慶期間能呆多久才是。」劉若彤笑了起來。

「我?嗯,我能呆四五天吧。」趙國棟也笑笑,兩人之間因為長久分離的生疏感似乎也隨著這兩句話而漸漸消褪了,「休整休整,這段時間把我累得夠嗆。」

「嗯,我聽四姐說了,你殺回寧陵怕是得拿出點像樣的成績來才能像安原省的領導交待吧?是不是覺得很有壓力?」

劉若彤微微抿嘴,趙國棟天生的野心在這個時候就展露出來了。

留在能源部當這個規劃和發展司司長按理說也是一個前程似錦的道路,同時呆在京城這座深潭裡,通過劉家的枝蔓也能汲取不少養分培植自己,真要打熬幾年,積蓄不少人脈資源不說,三十五歲之前下地方最起碼也能在東部哪個地區弄個正廳級幹部乾乾,比起會那偏遠之地應該要強多了,但他卻毫不猶豫的殺了回馬槍。

寧陵他沒有去過,但是據說比懷化還差一大截,習慣於大都市和東部沿海地區發達景象的她無法想象比懷化都還差一大截的地方怎麼會讓趙國棟如此甘之如飴流連忘返,懷化在她心目中已經是真正的鄉下地方了,比懷化還偏遠窮困,那可真的就是窮山惡水了。

「哪兒工作會沒有壓力?如果你想要在一個位置上干出點像樣的成績來,想要做點實實在在的事情,就沒有說沒有壓力的,能源部如此,寧陵一樣如此,沒太大差別,關鍵在於要掂量在人生每個時段在什麼位置上更能體現自己價值。」

趙國棟展顏一笑,望著劉若彤,「daisily,就像你一樣。你不也無怨無悔的選擇了自己的事業么?我想我們都是屬於一類人。」

劉若彤默默點頭,趙國棟說得沒錯,自己和他都屬於一類人,都是為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寧願在其他方面做出犧牲的人,但是自己是為了一個崇高的信念,而他呢?

就像四姐所說,他的確是一個野心、魄力和才幹、智慧的結合體,這樣一個人的政治前途不可限量,但是這個人的目標是什麼呢?

他的所作所為是真的為了這個國家或者一個地區的繁榮發展而實現自己胸中抱負還是只是以這些來為他的升遷之路作鋪地鮮花呢?

「我的選擇是基於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基於對國家的熱愛,你呢?」劉若彤輕若無聲的話語傳入趙國棟耳中,這聽起來似乎有點冷幽默的味道,但是趙國棟去能感受到對方話語中的執著和堅決。

略微沉吟了一下,趙國棟目光望向前方擋風玻璃外的夜景,「我亦同樣如此,或許我喜歡享受生活,又或許我還有其他的愛好,但是無可改變的是我永遠願意為這個國家作我能做到的任何事。」

劉若彤有些訝異於對方竟然能聽到自己那猶如蚊蚋般的自語,而更讓她驚訝的是對方能夠說出這樣一番話來,而且是這樣的堅執決然。

似乎覺察到了劉若彤懷疑的目光,趙國棟淡淡一笑:「人在不同崗位上都一樣能做出不同的業績來,你如此,我亦如此。或許在外在表象上不一樣,但是我想我們都是為了一個目標就足夠了。」

車裡顯得格外安靜,似乎兩個人都細細體味各自暴露出來的些許,人生本來就很複雜,你無法用一個單純蒼白的框架去對應每個人,每個人都是豐富而充滿了不斷變幻色彩的多面體。

就像歷史上的種種人物一樣,張居正固然是一代名相,但是其私生活卻令人不齒,秦始皇暴虐無道,但是卻開創了一代帝國,對真正意義上的中國出現起到了無可替代的作用。康乾號稱盛世,卻是導致領先世界五千年的泱泱大國走向沒落的罪魁禍首。

這一切都很難用片言隻語來說清楚,趙國棟和劉若彤也一樣,只要把握住其中的核心就足夠了。

「有點意思,給我的感覺很深刻。」劉若彤燦然一笑,「我昨天回家碰見了沈東昭,他還在問起你這個國慶節會不會回來,他說他很懷念和你把酒言歡的滋味。」

「呵呵,把酒言歡?這種滋味我也很久沒有嘗過了,也罷,尋個機會吧。」趙國棟有些感慨,此次回京他也是有些想法的,**爆發在即,伊拉克戰爭爆發不可避免,怎樣做點有益的事情呢?

冥醫 單憑自己手中的力量現在根本不足為道,如果能夠影響到蔡正陽、寧法甚至陸建邦,或許能有所為,當然自己也可以通過自己眼前這位妻子以及沈東昭這一批人來施加微末影響,僅僅稱得上的是微末之力了,看看能不能讓歷史的巨艦稍稍偏離一些航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