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崔婷婷嘟囔了一句,繼續跟袁梓菱聊天。

很快,燒烤過來,顧銘化悲痛為食慾,開始狂吃起來。

至於二女,簡單的幾了幾串素菜就沒有吃了,繼續聊天。

吃飽喝足,顧銘送袁梓菱回家。

樓道中,兩人熱吻在一起,異常珍惜這難得的獨處時間,直到有腳步聲響起,兩人這才分開。

「明天去我家嗎?」顧銘問。

強婚:女人別想逃 「去你家幹什麼?讓你對我幹壞事啊?」袁梓菱拒絕道:「我才不去呢,我要在家陪我媽。」

「行吧!!」

顧銘沒有勉強,因為他接下來這幾天也要在家陪母親,盡為人子的孝道。

他盡孝,袁梓菱也要盡孝,豈能只准他孝順,不準袁梓菱孝順。

送袁梓菱回家,他這才下樓,開車離去。

很快,他們回到別墅。

別墅私人車庫中,早已經心癢難耐的顧銘把崔婷婷抱了過來。

「幹嗎?」

崔婷婷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便不在掙扎,任由顧銘摟著她,抱著她,把手伸進她的白大褂裡面欺負她。

終於實現了剛才的夢想,但顧銘一點都不滿足,又開始親吻起崔婷婷來。

崔婷婷回應著。

幾分鐘后,兩人這才分開。

崔婷婷靠在顧銘懷裡,喘息道:「小銘,你今天晚上回家嗎?」

「你想我回去還是想我留下?」

「我想你回家。」崔婷婷言不由衷的說。

「為什麼?」

「因為你壞,老想欺負人。」

「那你想我欺負你嗎?」

「不知道。」

不知道?沒拒絕?這還明白?

顧銘伸手去解白大褂上的紐扣。

一顆!

兩顆!!

三顆!!!

崔婷婷潔白如玉的身子浮現,還有那迷人美團,顧銘垂涎三尺。

崔婷婷含羞的閉上眼,不敢想有一天他會這樣面對顧銘。

可,現在她真心無法拒絕,也不忍心拒絕。

不過,等到顧銘想要幹壞事的時候,她忍不住提醒說:「你還沒給三姨打電話說不回家。」

「等會打!!」

「別等會啊!現在打,別讓三姨擔心。」

「好!!」

顧銘掏出手機給崔月英打電話,撒謊說他晚上跟朋友喝酒喝多了,無法開車回家,只能又在崔婷婷那睡一晚上。

崔月英:「……」 表弟睡表姐家,一次還行,這睡兩次是睡上癮了?

她是真怕兩人一時衝動,干出什麼傷風敗俗的事情來。

可,顧銘喝醉了,沒辦法開始,她也只能答應,並叮囑顧銘早點休息,少喝點酒。

慚愧啊!!

有那麼一刻,顧銘都想告訴崔月英,他沒有喝酒,還能開車回家。

可是看到摟在懷裡的崔婷婷……

他腦海中的欲~望戰勝了他的理智。

保證明天一早就回來后,顧銘掛掉電話,又開始不安份起來。

崔婷婷掙扎說:「別在這裡,抱我去房間。」

「好!!」

顧銘抱著崔婷婷進入卧室,不到幾分鐘,動聽的聲音就從卧室中傳了出來。

經久不息,直到兩個小時后,才停下。

卧室著,崔婷婷趴在顧銘身上,俏臉上還有大戰後留下的餘韻。

欲~望得到滿足,理智回歸,崔婷婷臉色複雜的說:「小銘,我們這樣做好嗎?」

顧銘:「……」

干都幹了,現在說不好有什麼用? 惡魔總裁,我沒有…… 況且,又不是親的姐弟,這有啥?

不過,這些跟崔婷婷講不通,因為在崔婷婷心目中,他一直是她的親弟弟。

他只能問:「姐,剛才快樂嗎?」

「嗯!!」

崔婷婷點頭,她從來沒有剛才那麼快樂過,顧銘給了她非同一般的體驗。

「那不就行了。」

顧銘寬慰道:「你快樂,我也快樂,我們不想那麼多好嗎?」

「萬一他們知道了怎麼辦?」

「知道就知道了憋,我媽難道還會不認你這位兒媳婦?她捨得說你?還不都沖我來,我都不怕,你怕啥?」

崔婷婷笑了,因為事情確實如此,發現她們搞在一起的崔月英只會責怪顧銘,不會責怪她。

不過,她也不忍心看顧銘承受崔月英的責罵,畢竟這事不能全怪顧銘。

她說:「以後我們還是小心一點吧!盡量不讓別人發現。」

顧銘暗爽,崔婷婷這是主動要求當他情人的節奏啊!!

這以後回家,還不得爽翻天,再也不愁沒有女人可以睡了。

然而,崔婷婷卻不是這樣想的。

她願意當顧銘的情人,但卻想天天跟顧銘在一起,她忍不住問:「以後還出去嗎?」

「要啊!!」

「能不出去嗎?」崔婷婷捨不得的說。

「不行,外面還有事情,必須出去。」

「那什麼時候再回來?過年嗎?」

「應該是!!」

「還有好久啊!!你一年就不能多回來幾次嘛。」崔婷婷不滿道。

顧銘說:「你可以到申海市來嘛,到時候我帶你去好好逛逛。」

「我哪有時間,不去。」

顧銘:「……」

崔婷婷一個月賺幾千塊錢,都不願抽時間出來玩,他一天光是賣房就能賺幾十萬,豈能動不動就回家玩。

況且,他跟袁母還有一個三年之約呢。

三年說長很長,但是說短也短,他必須搞錢,必須儘快把先天神珠的六大神通都激活,儘快實現他出人頭地的夢想,唯有如此,才能敞開了玩。

現在,不是時候。

當然,這些他不能告訴崔婷婷,他說:「怎麼就沒有時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抽出時間來的,我在申海市等你。」

看到崔婷婷還想找借口,顧銘怒了,直接吻上崔婷婷誘人的紅唇。

舌來舌往,崔婷婷哪有機會說話,迷失在這激烈的熱吻當中。

聽說娘娘是小作精 很久,兩人才分開,顧銘再次期待的問:「姐,你願意到申海市來看我嗎?」

崔婷婷靠在顧銘的懷裡,說:「遇到你這小混蛋算我倒霉,我來還不行嗎?」

她這裡千里送……這也太那個啥了吧!她嬌羞的掄起粉拳捶打顧銘胸口,大罵顧銘壞蛋,欺負她。

這姐撒起嬌來,也是別有一番味道,顧銘食指大動,再次把崔婷婷按倒。

顧銘想幹什麼一覽無遺,崔婷婷可憐兮兮道:「能不來嗎?好疼的現在。」

「這還不簡單?」

顧銘立刻把手放了上去,並得意說:「姐,讓你感受一下我慈悲手的厲害。」

「慈悲手?」

「就是氣功按摩。」

「這也能治?」

顧銘得意道:「就沒有慈悲手治不好的傷和病,你瞧好了。」

「嗯嗯!!」

崔婷婷一個勁的點頭。

只聞其名,不見其實,她一直對顧銘的氣功按摩好奇不已,可卻無緣得見。

如今,終於可以感受到了,她很是激動,迷人的眸子一直看著顧銘,看得顧銘是心癢難耐,一點而慈悲心腸都沒有。

這不是丟人嘛。

顧銘趕緊拋出腦海中的邪念,想著崔婷婷剛才喊疼的可憐模樣。

瞬間,他的慈悲心來了,慈悲手開始。

道道靈氣流出,崔婷婷感受到那流動的暖流,激動得不要不要的。

氣功按摩,這當之無愧的氣功按摩啊!!

至於效果,這還需要說嗎?自然是一點都不疼了,大戰再次上演。

剛才顧銘其實是沒有盡興的。

崔婷婷雖然不是初女,但已經有好幾年沒有體驗過了,需要小心呵護。

但是現在不一樣,崔婷婷已經適應了,他們可以敞開了玩。

同時,徹底打開心扉的崔婷婷也願意陪他敞開了玩。

體驗感十足,兩人沉迷其中難以自拔,享受著這美好的夜晚。

一夜過去。

第二天,顧銘醒來,看著躺在他懷裡的睡美人,得意不已的同時,忍不住又欺負起來。

這還能睡得著?

崔婷婷從睡夢中醒來,感知到顧銘使壞的魔爪,立刻不滿的哼道:「壞蛋,一大早就欺負人家。」

顧銘壞笑道:「還有更壞的,要嗎?」

「不要!!」

「為什麼?」

「你太久了,我還要去上班,幾分鐘還差不多。」

顧銘:「……」

有時,太久未嘗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但是,他還喜歡久一點,幾分鐘就完事,一點體驗都沒有。

時間不允許,實力不允許,崔婷婷笑著推開顧銘,起床穿衣。

美人更衣,同樣是一副難以一見誘人畫面,看得顧銘是狂咽口水。

「德行!!」

崔婷婷白了顧銘一眼后說:「起來了,三姨還等著你回家呢,別讓她著急好嗎?」

「嗯!!」

顧銘起床,穿衣洗漱,一起去外面吃過早餐后,這才分別。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