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嵐風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帶著兒子打江山、

。 蕭青帝一直在觀看葉秋的『表演』,開始他一臉不屑,並不覺得一個小醫生能掀起什麼風浪,直到陳天正被擊飛之後,他的臉色才微微變了一下。

隨後,葉秋又放倒了水晶宮幾十個保安。

直到這時,蕭青帝才認真的打量葉秋。

如果說,擊飛陳天正是用了什麼陰謀詭計,那麼放倒幾十個保安,還是陰謀詭計嗎?

顯然不是。

只有一個結論,葉秋會功夫,而且身手不弱。

接著,葉秋又用酒瓶敲碎了馮幼齡的腦袋,展示了強勢的一面。

蕭青帝的眼中出現了欣賞。

而恰好在這個時候,葉秋一腳踢飛馮幼齡,抬起頭,也盯著他。

兩人四目相對。

蕭青帝瞬間就明白葉秋心裡在想什麼,說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些狗血的言情劇總會給人灌輸一個錯誤的概念,那就是一個大家族有兩兄弟的話,肯定是一個極其優秀,而另外一個特別廢物。」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這些狗血言情劇的影響,因此,很多人認為我哥哥是人中之龍,我是廢柴。」

「但他們忘了一個事實,我和蕭九是同一個媽生的。」

旁人一臉懵逼,不明白蕭青帝說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葉秋倒是聽懂了蕭青帝話里的意思,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蕭青帝看著葉秋笑道:「你的表現讓我有些意外,甚至都讓我有點捨不得殺你了,如果你願意做我的奴僕,那麼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一筆勾銷,你看怎麼樣?」

「不怎麼樣。」葉秋語氣生冷。

「看來你還不知道做我奴僕的好處。」蕭青帝說:「我可以給你花不完的錢,睡不完的女人,以及,榮華富貴和滔天的權勢。」

「真的嗎?」葉秋不信。

蕭青帝含笑點頭:「當然是真的,本公子一言九鼎。」

「那好,把她給我,我要睡她。」葉秋指著白冰說道。

刷——

剎那,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白冰的臉上。

白冰被點住了穴道,身子不能動,當幾百雙眼睛落在她身上的時候,她又羞又氣,紅著臉狠狠地瞪了葉秋一眼。

她的這個表情恰好被蕭青帝看到了。

蕭青帝原本被壓下的怒火,「蹭」的一下就冒了起來。他太了解白冰了,白冰平時對人都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樣子,只有在面對她覺得很重要的人時,才會出現害羞的神情。

難道,這個小子真跟白冰有一腿?

再聯想到先前求婚被拒,蕭青帝徹底怒了。

「激怒我是很愚蠢的做法,最後問你一遍,是選擇做我奴僕,還是選擇死?」

蕭青帝的聲音冰冷,帥氣的臉上殺機密布。

葉秋淡淡的回應:「雖然我只是一個小人物,但我不會做別人的狗。」

「那就是選擇死啰?」

葉秋沉默。

沉默就是默認。

「好,夠硬氣!待會兒我要打碎你全身的骨頭,希望到時,你還能這麼硬氣。」蕭青帝獰笑道。

「等我把你打趴下了,希望你還能像現在這麼囂張。」葉秋回敬了一句,沖向了蕭青帝。

有句老話說的好,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葉秋不知道蕭青帝的實力,決定主動出擊。

就在他快要靠近蕭青帝的時候,一聲怒喝從旁邊傳來:「休得傷我家公子。」

緊跟著,陳天正出現,截住了葉秋。

「滾!」

葉秋拳頭徑直轟了出去。

陳天正畢竟是成名已久的虎榜高手,臨戰經驗十分豐富,看到葉秋的拳頭砸向自己,身子往後一翻,快速躲開,然後單手撐地,雙腿懸空踢向葉秋的小腿。

葉秋往後退了一步。

趁此機會,陳天正的身子猛然躍起,用他最擅長的鷹爪功,抓向葉秋的咽喉。

這是一招必殺技。

陳天正想用最快的速度幹掉葉秋。

這十年來,他在蕭家為奴,一直跟隨在蕭青帝的身邊,雖然多次出手,但從來沒有哪一次像今天這麼狼狽。

最讓他不能忍受的是,自己居然被一個小醫生擊傷了,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葉秋不敢大意,身子往旁邊傾斜了一下,躲開了陳天正的攻擊,接著閃電般的一腳,踹在陳天正的褲襠上。

砰!

陳天正捂著褲襠跪在地上,臉色慘白,巨大的疼痛使他身體不停地顫慄著。

在場的賓客們都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望著葉秋。

這傢伙,也太無恥了吧!

砰!

葉秋又跟著一腳踢飛陳天正。

只聽「哐當」一聲,陳天正摔在蕭青帝的腳下,掙扎了兩下,沒有爬起來,低聲說道:「公子,對不起!」

「廢物!」

蕭青帝罵了一句,抬頭盯著葉秋,眼中有著森冷的殺機。

「你成功激怒我了,今天就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你。」

蕭青帝說完這句話,猶如一道奔雷似的,沖向葉秋。

葉秋看到一道虛影衝來,拳頭還沒來得及砸出去,胸口上就傳來一陣劇痛。

緊接著,身子倒飛出去。

轟!

狠狠地砸在宴會廳的門口。

這一刻,葉秋只感覺渾身像散了架似的,疼痛不已。

賓客們見到這一幕,滿臉震驚,一個個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直到現在,他們才明白蕭青帝之前說的那番話,都是一個媽生的,都有同樣的基因,蕭青帝也許不如冠軍候蕭九那麼璀璨奪目,但,絕非廢柴。

眼前這一幕,就是最好的證明。

葉秋擊傷了虎榜高手陳天正,已經夠厲害了,可居然擋不住蕭青帝一擊,可見蕭青帝是多麼的變態。

「垃圾!」蕭青帝一邊罵,一邊走近葉秋。

葉秋艱難的站了起來,臉色漲紅,強行將一口血壓了下去。

「轟!」

蕭青帝再次發起了攻擊,和剛才一模一樣的招式,簡簡單單的一拳,只是速度更快,力量更大。

葉秋根本擋不住,人又飛了出去。

這次連宴會廳的大門都撞爛了,斷了兩根骨頭。

「住手!蕭青帝你住手!不準傷害葉秋!」白冰流著淚大喊。

然而,蕭青帝根本不理會,繼續邁步向葉秋走去,眼裡泛著冰冷的殺意。

。 「誰跟你說過我只是毒蠱雙修?誰又跟你說過我僅僅是魔門弟子?」藍羽看着正在與自己對峙的烏斕娜,臉上的表情逐漸的嗜血了起來。

「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血魔道。」藍羽的瞳孔在這一句聽起來駭人心魄的話語之下,變成了血紅之色。

「李染,護我周全。」當青木若何看到藍羽的眼瞳轉化成兩片血紅色的血泊之後,便是朝着李染快速的講到。

「小主子放心!」李染點了點頭,將自己的佩劍自劍鞘中拔出,然後把青木若何摟在了懷中。

「我們該怎麼辦?」而至於青木若何身後的那幾隻烏熊蜂,則是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勸你們不要動別的心思,我們本來就已經被種族給拋棄了一次了,若不是小主子心地善良,我們現在早已經是那瓶中之蠱。更何況小主子的謀略出眾,天賦非凡,如今還有藍前輩守在身旁,大局未必會向女王那邊兒傾斜。」與其他烏熊蜂不同的是,其中那個之前最先與藍羽動手的蜂族壯漢此時則是立場堅定的站在了青木若何這一邊兒。

「小主子手上還有着下一代的蜂王和烏玉瓊漿,跟着小主子,只要能活着出去,我們便也有機會坐一坐那身居蜂王之上的日子!」在壯漢說完之後,其中那唯一的雌性烏熊蜂便也是站在了青木若何這一方。

「妹子和大熊說的有道理,干他媽的,跟着小主子吃肉!」在這之後,剩下的幾隻烏熊蜂便同樣很快就選好了自己的立場……

「殺意霸體決!」再一聲大吼之後,藍羽眼瞳中的殺氣便開始順着其自身的血液流向他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接着,藍羽渾身的皮膚便開始變的通紅了起來,在其皮膚之下的青筋也是猙獰的顯現了出來化作了深紫之色。

「萬化血魔!」烏斕娜見此情況,倒是不曾驚慌,反倒是十分鎮靜的將這萬血化魔陣完全開啟,讓這邪陣中祭煉的陣靈化作了恐怖的血魔。

「華庭沸血術!」自那血魔從陣中剛一出現,藍羽便是催動了以前從血淵界中的宗門裏學來的術法,一拳朝着那血魔轟了過去。

「這能耐,最少也是個邪王。這老傢伙,到底是誰?我不記得血淵界出來有派出來過邪王作為卧底凡界的探子啊…」就在藍羽與萬血化魔陣中的血魔廝殺之時,在烏斕娜一種烏熊蜂族眾之後,一位身穿青黃色長袍的長發陰柔男子看着陣中的藍羽沉吟了起來。

「就憑這種貨色,也想讓我葬身此處,你們可是太天真了!」在第一次交手下來,精通血魔邪道的藍羽便是摸清了對面血魔的底細。在得知血魔的深淺之後,藍羽臉上的笑容便更加陰森、寒冷了起來。

「華庭殺意決!」接着,在藍羽的一聲大喝之下,一頭血色荒獸便是自其身後浮現,其鋒利且又厚重的爪子上照着血魔的腦袋便是拍了過去。

「此人在血魔道上的造詣,比而今血淵界中血魔道第一人赤荊王可是要強上不少,這烏斕娜當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在烏熊蜂族眾身後的陰柔男子在藍羽施展出華庭殺意決之後,便是眼瞳一縮,知道這萬血化魔陣估計是必敗無疑了。

「我來主攻,爾等對我掠陣!」那陰柔男子此時再也無法安心的再一眾烏熊蜂身後作為幕後主使掌控全局了,只見他對着一眾烏熊蜂一聲輕喝之後,便是縱身一躍跳到了那萬血化魔陣之中。

「僅僅憑你和這血魔,可是拿不下老夫。」當那身着青黃色長袍的陰柔男子來到藍羽對面時,藍羽則是仔細的看了他一眼,而後就擺了擺手萬分隨意的說到。

「不知前輩名諱?」不過那陰柔男子卻並沒有因為藍羽的這一句話而生氣,反倒是語氣中帶着些許恭敬的開口向藍羽問到。

「年輕人不先自報家門?」藍羽看着眼前還算是彬彬有禮的年輕邪修,心中生出了些許的好感,畢竟這種年輕人在血淵界可不算多見。

「在下竹葉宗,祝卿杏,人稱清風王。」在藍羽這略有調侃的回問聲淡下之後,那陰柔男子便淺淺笑了下,隨後語氣溫和的向著藍羽自報出了家門。

「怪不得會用萬血化魔真,原來是個來自毒魔邪道宗門的後輩,要不是我精通血魔邪道,恐怕還真是要著了你的道兒道兒。你這後輩,心機不錯,看來在血淵界時,也一定是個年輕有為的邪王啊。」藍羽聽着那陰柔邪修的話語,也是點了點頭,言語中對其是頗為認可。

「多謝前輩認可。我本想着用這不懼毒蠱的萬血化魔陣來破掉前輩的毒蠱之術,卻沒想到前輩居然還再血魔道上有如此研究,當真是晚輩失算了。還請前輩不加吝嗇,賜下大名。」祝卿杏此時倒也是坦然,既然藍羽看出了自己之前的小心思,其再隱瞞也就沒什麼用了。

「我名藍羽,血色華庭,殺意王!」藍羽嘴角輕輕一咧,隨後便是帶着三分張狂的向著那對面的祝卿杏說到。

「殺意王…,莫非前輩就是那個近兩千年前橫掃十萬里,靠着一柄血鴻邪劍殺戮無窮修士的殺意王!?」在藍羽略帶輕狂的自報家門以後,祝卿杏先是猶疑的片刻,接着就想起了殺意王這個名頭之下的那些故事。

「年少輕狂,往事不值一提。」藍羽擺了擺手,輕笑着相祝卿杏講到。

「久聞前輩大名!」然而,對面的祝卿杏卻不是這麼認為。殺意王的大名,至今還在血淵界中主修血魔邪道和殺意邪道的那些大小宗門裏流傳。在其中,被奉為一段傳奇,亦被奉為是這兩道的頂峰之一。

「你這孩子着實不錯,雖然出身於血淵界但卻是彬彬有禮,一會兒你若是敗在我的手中,我也可以放你一馬。不過任務失敗的下場,你應該知道。」藍羽作為一個老人精,自然也能看出這祝卿杏對自己並不似是恭維之態。於是乎,出於對祝卿杏這個後輩的欣賞,藍羽便是打算在其戰敗之後饒他一命。

「多謝前輩!」在藍羽對着對面這彬彬有禮的年輕人立下許諾后,這外貌陰柔的祝卿杏則是對着藍羽躬身一拜,由衷的感謝到。。 第四百七十八節東廠

大明永樂十八年(公元1420年)七月,被抓入南京女犯營地的尼姑和女道已經高達一萬二千餘人,可賊首唐賽兒還是蹤跡全無。只是此時的老皇帝已經開始忙於另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遷都北京。

七月里,老皇帝下詔改北平為北京,而後便又帶著部分官員和大批的貨物去往北京,遷都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官員們也早就都不再反對遷都,因為他們現在要反對的另一件大事,那就是太監干政!

七月底,大明新都北京新建成的皇城紫禁城裡,內閣議事房房裡,內閣首輔楊榮面色凝重的看了看幾位內閣成員,良久才悠悠長嘆了一聲道:「諸位,廠衛改制之事看來已經是無可轉圜了,六部的幾位老大人也已經儘力了,我們就真的沒有辦法了么?」

楊士奇也痛心的點點頭道:「是啊,太子殿下因為上書勸諫已經被陛下訓斥,如今還是南京反省,我們這些東宮屬官也不能再說什麼,否則就是給太子殿下招禍啊!」楊榮點點頭道:「這個我們都明白,士奇就無需再解釋了。」

楊士奇也長嘆一聲道:「那接下來我們該如何是好?莫非就任由太監干政這樣的事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發生?那百年之後我們還有何面目去見歷代先賢啊!」這個問題自然是誰也回答不了的,內閣眾人一時都陷入了沉默。

忽然,一陣尖刻的笑聲從暗處響起,緊接著,只見一個總管太監就悠忽的出現在了內閣眾人面前,內閣眾人自是大驚失色,內閣首輔楊榮更是勃然大怒的呵斥道:「大膽內侍,你怎麼敢偷聽內閣議事?」

只見來人陰陰一笑道:「咱家本來是替陛下來傳個口諭,可沒想到幾位大人談興正濃,咱家不忍打擾,這才一直候著,這會兒是實在等不得了才不得不現身相見的,還望諸位大人不要怪罪才是。」

楊榮一聽是有陛下口諭,這才強忍住怒火起身施禮道:「陛下有什麼口諭帶到,還請劉公公宣旨吧。」來人自然是內宮第一高手劉懷禮,他見內閣的幾位大人都施禮候旨了,這才滿意的陰陰一笑,他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劉懷禮假意清了清嗓子,這才開口說道:「適才陛下召見馬雲總管和咱家時說了:你們這個機構該著叫個什麼名好呢,朕想了許久,覺得就叫東緝事廠如何?就把東安門北面的那個大院給你們用吧。不過起名之事和選址之事還須得看看有沒有什麼忌諱,劉懷禮,你待會就去內閣問問幾位大學士的意見吧,他們可都是這方面的行家。」

幾位內閣大臣一時愕然不已,搞了半天這陛下的口諭就是告訴他們一聲要任用太監干政的事是不可更改的了,明著是讓劉懷禮來問他們內閣的意見,其實叫這麼個可拍的怪物來不就是一種變相的威脅嗎?

幾位內閣大臣相視一眼,卻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和沮喪,因為誰都知道,這一刻誰出言反對,誰就是大不敬的抗旨之罪,內閣有建議權,可那僅限於朝堂之事,這後宮之事,內閣還真是說不得碰不得的。

更何況,剛才他們討論的話可都被劉懷禮聽去了,誰也不知道劉懷禮到底來了多久又聽了多久,他們說的話其實已經觸犯了皇帝陛下的逆鱗了,若是這死太監回去添油加醋的亂說一通,那他們這些內閣大臣可能就要成為東廠開府的祭品了。

見內閣大臣們都低頭不語,劉懷禮也不著急,反正他這次來的目的他心裡是很清楚的,更何況剛才還聽到了這些內閣大臣們對他們的非議和不滿,那他今日就更不能輕易的就這麼走了,他的手段可多著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