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左右手在半空划虛z字,兩個z符號在半空交叉,形成一個佛門卐印。

身上的無名功法,瘋狂地催動,讓他身上散發出一層淡淡的金光。

這才是,正宗的佛門功法。

這才是,真正的佛修。

不利用外物,單純靠感悟,發自內心的佛道。

無名功法跟佛門印記融合在一起,瞬間葉雄身體光華大作。

「去吧,佛門卐印。」

雙掌一推,半空之中,似乎有梵音響了起來。

佛門卐印迎風便漲,瞬間就到了第一層禁制面前。

只聽聞嗡的一聲巨響,佛印跟禁制的反彈之力撞在一起。

純正的佛門卐印竟然直接將第一層禁制擊破,然後氣勢不減,朝第二個禁制擊去。又聽聞嗡的一聲響,第二層禁制再次被擊破;卐印闖進小島數十米,這才慢慢消失。

好恐怖的攻擊力!

靜!

停泊了數百條船的海邊上,靜得沒有一個人說話。

全都驚得啞口無言。

如果說前面的人已經很厲害的話,那江南王這一擊,已經讓人無話可說。

一招法術擊破兩層禁制,除了他,還有誰做得到?

四使也愣住,半晌沒發話,直到葉雄緩緩走進小島,才反應過來。

「這才是正宗的佛門法術,發自本源的。」

「我從來沒有見過,鍊氣期的高手,能有如此強大的攻擊能力。」

「這到底是什麼法術,你們見過嗎?」羅娟問。

米蘭跟李槐同時搖了搖頭,米蘭說:「在修真界,我從來沒見過這門法術,簡單而粗暴,攻擊力驚人。」

「難道是他自創的法術?」羅娟震驚地問。

「你以為他是絕世天才?」徐成半點都不相信,冷冷說道:「就算有點實力,那又如何,他這招發動這麼慢,誰會傻呼呼站著讓他打,沒用的招式?」

冷總裁,你好狠 三人知道他對葉雄有意見,當下也不想得罪他,全都沒有說話。

接下,又有兩名修士進來,最後統計一下人數,進入禁制之內的,剛才好十個人。

其中,華夏就佔了四個。

葉雄,楊心怡,段絕,跟朱雀。

剩下的分別是黃金尊者,英王索夫,雷神,美王,冰川女神跟海洋王。

黃金尊者是葉雄生死對頭,再熟悉不過,英王索夫是英國皇室的王,他的兒女一個被殺,一個被廢,都是葉雄下的手,這次肯定會不死不休。

剩下的四個,雷神是法國的王,美王是美國的王,冰川女神是歐洲王,藍發藍眼;海洋王有一頭雪白的長發。

這些都是傳說之中的人物,都是一個國家之中最強的人物,葉雄以前只是聽過,從來沒有見過。

現在,終於全都匯在一起。

葉雄走到幽冥身邊,他分明看到黃金尊者跟英王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帶著仇恨。

陳蕭跟黃金尊者之間也有仇,這一次的選撥,看來有趣了。

四名使者從半空之中落下來,走到十人面前。

徐成在十人身上掃了一輪,這才說道:「經過第一輪篩選,你們十個人進入小島。這一次的名額是四名,也就是說,你們十人之中,有六個人將會被淘汰。」

十人面面相覷,全都在各自思量著。

「考核的方法,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因為考核題目都是統一的,我們四個人一起才能開啟。」徐成目光落到其餘三名使者身上,說:「咱們把考題開封吧!」

三人點點頭,各自從身上掏出一條鑰匙。

徐成從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一個鐵盒子,捧在掌心之上。

盒子有個四個孔,四人將自己的鑰匙插進鑰匙孔之後,輕輕一扭,盒子開啟了。

這感覺就像是高考一樣,至少看起來挺公平的。

打開盒子,裡面是一個錦帛卷子,徐成拿出來看,握在手中,對剩下的三人說道:「咱們一起看這一屆的考題吧」

四人目光同時落到錦帛上,當看清考題之後,四人眼睛里都露出疑惑之色。

徐陽將錦帛收起來,放到盒子里,收回儲物戒之中。

「考題已經出來了,下面我宣布這一界升仙大會的比試項目。」

本章完 「這一屆的考核者,真是撿到寶了,哪怕沒通過考核,也是受益匪淺。」看到考核題目之後,羅娟感嘆。『』

「這一次南域還真是下了血本,估計連續幾屆的四域會戰,成績不好,南帝臉上也無光,所以採用這種方式,想培養出有能力也有資質的新人。」李槐說。

「這種方法真是太有遠見了,也只有咱們南帝,才能想出如此讓人佩服的考核辦法。」

周圍十人聽了面面相覷,都不知道接下來的考核到底是什麼。

正這時候,羅成說話了。

「這一次跟以前一樣是利用擂戰方式,最終勝出的四人,將有資格進入修真界,但是……」徐成再將那個盒子打開,從裡面掏出十幾戒指,放在手心上,這才繼續說道:「我手上的是儲物戒,裡面擁有法術秘笈,陣法秘笈,丹方靈藥,法寶煉製圖跟材料,符隸材料,傀儡材料;接下來,我們會給你們三天時間,你們利用裡面的東西增強你們的實力,三天之後,再進行大戰,最後勝出的四位,就是這一界地球升仙大會的優勝者。」

場下十人全都一陣驚喜,暗自幸運。

真是拾到寶了,哪怕這一次輸了,只要能學會儲物戒裡面的東西,實力絕對會大增。

畢竟裡面的東西,可是來源於修真界的。

「下面,一個個來領取儲物戒。」

一行十人,輪留上去,每人取下一個儲物戒。

葉雄拿到儲物戒之後,意識馬上就進入裡面,發現裡面是個一平方米左右的空間,擺滿各種條樣的東西。

「每個儲物戒裡面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我們絕對不允許作弊,如果有人膽敢告訴別人,或者不獨立完全,我們將取消其參賽資格。記住,裡面的所有東西都必須獨立完成。從這一刻起,每名成員之間的間隔,不得少於十米,散開。」

一行十人,分別散開,朝不同的方面而去。

將要離開之前,幽冥在葉雄身邊小聲說道:「好好選擇,一定要選擇對戰鬥有用,別貪多。」

「你放心,這種方式我最喜歡了。」葉雄笑道。

接下來,一行十人,分別找到不同的地方,著手準備。

對於使用這種方法的人,葉雄不得由得暗暗佩服。

這就最大限度,將實力跟資質融合在一起,不會出現天才被埋沒的情景。

現在的地球,修真勢力集中,曾通的修士比起大家族的修士實力要弱得多,因為他們沒有修鍊資源。

現在這麼多資源擺在他們面前,等於給了他們新的機會。

特別像朱雀這種,空有一身境界,而沒有實戰經驗,也不懂什麼法術的人,這些就對她幫助非常大。

葉雄找地方坐下,將儲物戒之中的東西全都拿出來。

法術:歸元一擊。

身法:魅影步。

陣法:五行困陣。

煉丹:強元丹。

法寶:魚鱗甲。

符隸:隱遁符。

傀儡:鐵甲士。

儲物戒之中,一共有七樣東西。

葉雄細細看了一遍,開始篩選起來。

首先,他先把傀儡去掉,雖然這傀儡似乎非常厲害,如果煉製成功,等於多了一個同伴,殺傷力巨大,但是他對傀儡一竅不通,連最基本的原理都不明白,根本就不可能煉製出來。

第二,把歸元一擊去掉。

這法術說明能短時間大量提升攻擊力,以葉雄的理解能力,三天之內應該能學會;但是他細細看一遍,這歸元一擊的威力,還遠遠不如他頓悟的佛門法印,學了也是浪費時間。

第三,把法寶去掉,葉雄對於煉器雖然略懂一些,至少黑劍就是他煉製出來的,但是對於煉製法寶,他依然是門外漢。

第四,隱遁符去掉。

制符一道,葉雄只是略知一二,從神族寶藏那裡得到一本小冊看過制符,了隨意了解一下,根本就不熟悉。

一下子去掉四種,那就只剩下三種了。

強元丹:提升服用者的元氣強度,持續時間五分鐘。

葉雄現在最熟悉的就是煉丹,煉製問仙丹之後,他的煉丹水平大大提升,加上有火靈幫忙,煉製這強元丹,妥妥沒有問題。

魅影步:行動如魅影,見首不見尾,屬於暗殺類步法。

葉雄身上法術不少,最弱的就是步法,如果能學會魅影步,對他的實力增強非常大。這就成了他的第二個選擇。

舊愛如歡 最後一個:五行困陣。

對於陣法的理解,葉雄依然停留在很淺層次,他只知道禁制屬於陣法的一種,見過幽冥用靈石布下禁制,但是自己從來沒有試過,能不能布這五行困陣,他一點譜都沒有。

他決定,如果煉製出強元丹,再學會魅影步,還有時間的話,再試試這五行困陣。

這陣法說明,如果能將對手困在陣法之內,就可以一直困著,直至靈石消盡。

這五行困陣,配合佛門卐印,對手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佛門卐印威力非凡,攻擊力爆表,就是發招時間有些長,而且攻擊範圍不大,如果能將對手困在一個小空間挨打的話,對方只有死路一條。

如果再服用強元丹,提升元氣之後再發動佛門法印,那對方十死無一生

哪怕是幽冥,也很難承受住如此厲害的攻擊。

葉雄想著,熱血就沸騰起來。

當下,他按計劃,首先煉製強元丹。

強元丹的丹方,一共有十八種靈藥,都在儲物戒之內。

葉雄將這些靈藥全都拿出來,然後從自己的儲物戒之中,拿出微型丹爐。

這強元丹的煉製難度,跟葉雄以前煉製過的突破丹差不多,比起問仙丹差遠了。

由於有多次的煉丹經歷,加上有火靈在身,葉雄信心大增。

掌心一吐,一團火焰落到煉丹爐底下,開始煅燒起來。

很快,丹爐之內,開始沸騰起來。

葉雄將幾種靈丹,按照丹方的順序,一一拋落煉丹爐之內,慢慢煉化。

整個過程,如同行雲流水,沒有一絲的猶豫跟。

那樣子,彷彿煉製過千百遍一樣。

就在葉雄全神煉丹的時候,他絲毫沒發現,二十幾米外,羅娟嘴裡咦了一聲,然後從身上掏出一個類似於手機的通訊器,打開攝影功能,將他整個煉丹過程,全都錄了下來。

(本章完) 羅娟很意外。

葉雄那行雲流水一般的煉丹手法,深深地吸引住了她。

作為一名選撥者,她有自己的底線,並不像徐成那樣,小雞腸杜。

由於是朋友,羅娟不想得罪徐成,但是並不改變他對這年輕帥氣男子的欣賞。

從他敢站出來,大聲質疑使者的殆工開始,羅娟就對他心生好感。

唯唯諾諾的人,她不喜歡。

接著,他一招佛門法術,將兩層禁制直接打破,讓她很震驚,這說明他不是空有嘴巴而已,而是名藝高人膽大的修士;現在見他如此熟悉的煉丹水平,她又被震撼到了。

真是個非常有前途的少年啊!

沒想到,在地球這樣的地方,還有如此有天賦的修士。

羅娟將攝像頭對準葉雄,將他煉丹的行動,全都錄了下來。

葉雄正在全神灌注地煉丹,根本就沒想到自己被偷拍。

一個小時之後,丹爐之內,傳出一陣濃冽的丹香。

強元丹,終於煉製成功。

葉雄將丹爐蓋打開,將那顆丹藥放在掌心之中,細細看著。

「能不能讓我看看?」羅娟突然走過去,微笑地問。

葉雄將丹藥遞了過去,說:「當然可以,還請使者指教。」

羅娟撲哧一聲笑了起來,將丹藥接過來,笑道:「你不用太拘謹,我又不會吃了你。」

對方是使者,考官,葉雄本能地帶著恭敬,因為這女使者不像徐成,讓人討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