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左歡從沒去這樣想過,劉傑這樣一說倒覺得不妥了,自己老是這樣住陳爾嵐家肯定不是辦法,這樣購物清單上又多了很重的一筆:買房!

左歡苦惱的心算着,開網吧要一百萬,買代步工具十萬,買房首付最少二十萬,天啊!這不是要逼死人嗎?爲什麼小說裏那些有特異功能的人都那麼有錢呢?到自己這就經濟危機了,不科學啊!

三人無聊,就找了副撲克鬥地主,不賭錢,輸的人鑽桌子。然後左歡就在那兩口子的通力合作下,每把都去鑽那個比臉盆稍大一點的圓形桌底。

終於把陳爾嵐盼了回來,她抱着老大一個泡沫保溫箱,笑嘻嘻的說:“今天晚上我們的任務就是把它們吃光!”

左歡接過箱子,挺沉,刨開上面的冰渣,裏面滿滿當當的塞滿了各類海鮮,左歡最喜歡的基圍蝦更是一大堆,雖然是死的,但看那顏色還很新鮮,左歡問陳爾嵐:“送這麼多!你這同事也太好了吧!”

陳爾嵐笑道:“這人追了我很久了,以前送花送水果,知道我喜歡吃海里的東西,今天就抱了這麼一箱子來!左歡你別瞪眼,知道你這倔脾氣,我給他錢了,不然你肯定不會吃的!”

左歡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那我去做給你們吃,今天嚐嚐我左大俠的手藝!”

她們三人異口同聲道:“你會做?”

左歡很得意的說:“海鮮就這點好,管它是什麼,拿清水一煮,拌點醬油芥末,神仙也不換啊!”

“土包子!”馮娜推開左歡指着那堆海鮮說道:“這扇貝要用粉絲來蒸,花蛤炒姜蔥味的,梭子蟹可以弄老乾媽來炒,海膽用蛋來蒸好吃,生蠔烤也可以生吃也可以,就只有你喜歡的蝦蘸芥末好吃!”

三人也異口同聲道:“行家啊!”

馮娜得意了:“你們一邊玩去,還是我來弄吧!”

等了沒多久,一桌馮氏私房海鮮盛宴就擺滿了桌子,劉傑更是拿出了他珍藏已久的82年農夫山泉。

左歡早調好了一碗芥末醬油擺在面前,吃蝦是他的絕活,把蝦頭掰掉,蝦身上捏幾下,蝦尾處一擠,一個完好的蝦仁就鑽了出來,不一會左歡面前的蝦殼就堆積成山,看得衆人是目瞪口呆。

左歡嘿嘿一笑,又去搶他們面前的東西,大家馬上在桌上找準了自己的目標,搶過來死死的護在懷裏,怎麼也不許別人去碰了。

幾人爭來奪去,突然反應過來就四個人是怎麼也吃不完這些海鮮的,大家都哈哈大笑,不過,朋友們在一起,這樣纔好玩嘛!

四人又繼續奮鬥了一會,實在是撐不下去了,大家才摸着渾圓的肚子傻笑。

陳爾嵐很高興的說道:“今天這頓吃得實在是太舒服了,比在酒店吃得都開心,只是我的減肥計劃又泡湯了!”

馮娜看看時間:“啊!都11點了,再晚就回不去了,快走快走!”

左歡正想接嘴說句笑話,突然從臥室那邊傳來了一點聲響,左歡發散思維進去查看,只見一個戴着頭套的人剛剛爬上窗臺,手裏提着黑黝黝的東西,竟然是一把MP5***!

有殺手?

(人氣啊!求收藏!感謝一直陪伴我的朋友們!) 看到一個黑衣蒙面男子爬進了窗臺,左歡連忙對陳爾嵐使了個眼色:“你去送送他們!”

陳爾嵐看左歡的表情有點凝重,也不多問,追上了剛出門的兩口子說:“我送你們!”就關上門和他們一起下樓了。

這時臥室裏又順着細細的管道爬進來一個同樣手持武器的蒙面人,左歡收回精神力,準備隨時發動攻擊。

兩個蒙面人在臥室裏做了個手勢,其中一個貓着腰端着槍就從臥室裏跳了出來,用生硬的語調喊道:“別動!不準叫!”

左歡裝做大吃一驚的樣子舉起了手做投降狀,那人慢慢走過來用槍頂住左歡的額頭問道:“那個記者在哪裏?鑽石在哪裏?”

原來是緬甸來的人,怪不得聲調這麼奇怪,那個吞欽也太囂張了點,居然把殺手派到了Z國的土地上來!

左歡努力表現出很害怕的樣子說道:“鑽石在我這裏,一百多顆,不過那是吞欽將軍的,我不敢給你們!”

後面那人的漢語說得比較流利:“你還知道我們將軍的名字?把鑽石完璧歸趙了,可以不讓你死!”

確認了他們的身份,左歡咧嘴冷笑兩聲,面前那蒙面人用槍口點點左歡的額頭:“你笑什麼?想死?”

“我笑他用錯了成語!”說完左歡頭一偏,讓過了槍口,同時重重一拳打在這人胸口,把他打得倒飛出去撞在牆上。後面那人反應很快,直接就對左歡開槍掃射。

可是左歡已經把速度提到了極限,側身讓過飛來的子彈就一腳踢在後面那人的頭上,在他倒地的時候我卻聽到門外傳來一聲慘叫,女人的慘叫!

門上有幾個彈孔,左歡讓開的子彈穿過門擊中了外面的人!左歡不敢去想像門外的畫面,這一刻竟心如刀絞,顫抖着拉了兩次纔打開房門。

門外,馮娜倒在了血泊中!

你們不是下去了嗎?你又回來幹什麼???

左歡跪在血泊裏抱起馮娜,拼命捂住了她腰間還在冒血的傷口,她的身體在微微的抽搐,平日裏那雙閃亮的大眼已經黯然無神。

左歡帶着哭腔對剛走出電梯的陳爾嵐咆哮:“快去開車!”

~~~~~~~~~~~~~~~~~~

CD市醫院的手術室外,劉傑臉色蒼白的來回轉圈,嘴裏不停的念着:“你不是上去拿包麼?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左歡坐在地上抱頭自責,爲什麼自己不第一時間去把那兩人制服!爲什麼要給那人開槍的機會!要是馮娜……左歡不能去想象那個場面!

陳爾嵐蹲在左歡旁邊,用手撫摸左歡的頭髮,不住的告訴他:“那是意外,那是個意外!”

不停的有護士從裏面跑出來,又急急的奔進去,偶爾出來一個醫生,就會被劉傑攔住詢問馮娜的情況,醫生總是推開他:“還在搶救中!”

陳科長也趕了過來,站在左歡面前小聲的說:“兩個都是緬甸人,沒有入境的記錄,一個當場死了,另一個還在搶救。”

左歡站起來狠狠的說:“不用搶救了,他必死無疑!”

陳科拍拍左歡的肩膀,深深的嘆了口氣。

這時出來個醫生喊道:“家屬呢?”大家馬上圍了上去。

醫生取下口罩說道:“傷者生命體徵平穩,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現在已經送去了監護室,但是情況不容樂觀,子彈擊中了她的脊髓,破壞了中樞神經,復原的機會十分渺茫。”

劉傑淚流滿面:“那會怎麼樣?”

醫生搖了搖頭:“她會永遠躺在牀上,最好的情況也是半身癱瘓。”

大家都沉默了。

左歡考慮了很久,應該要作一些事了。下定了這個決心後就對陳爾嵐說道:“爾嵐,對不起!我想把那顆鑽石要回來。”

她點點頭,取下戒指遞給左歡:“就算你不要回去,我也要還給你,這顆鑽石傷害了這麼多人,我不能再把它戴在手上了。”

左歡含着眼淚對她說:“我會送你個更好的!”

左歡轉身對陳科說:“陳科,我要去趟緬甸,希望你不要阻止我!”

陳科看了左歡很久,才說道:“我確實無法阻止你,但是你去的目的是什麼?”

左歡舉起那枚戒指:“我要把這顆鑽石塞進吞欽的腦袋裏面!”

~~~~~~~~~~~~~~~~~~

一個小時後,左歡登上了飛往KM市的航班,陳科最後也沒有阻止他,只是拍拍左歡讓他注意安全,爾嵐也沒有阻止左歡,只是含着眼淚說等他回來,劉傑也沒有阻止左歡,他說自己沒有怪過左歡,就算馮娜也不會怪左歡。

飛機降落的時候天還沒亮,左歡剛走出航站樓,一個有點猥瑣的胖子就湊過來問道:“小兄弟,住宿不?”

左歡搖頭說:“我想找個車去臨滄那邊。”

胖子打量左歡一下:“這裏過去可不便宜,你幾個人?能出多少錢?”

左歡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就我一個人,你不要想敲我的竹槓,我也不會少付錢,我要能過去的車,馬上!”

胖子被左歡兇惡的態度嚇了一跳,伸出四個指頭說:“你肯定是去果敢老街吧,四千!我把你帶到南傘鎮,哪裏離老街只有八公里,錢少就沒辦法了!”

左歡點點頭:“我要馬上走,越快越好!”

胖子指着不遠處一輛破舊的五菱宏光說道:“小兄弟你算找對了人,人稱五華山車神的就是我,整個KM市找不到比我更快的車了!先付一半,到了南傘再結清。”

數好錢給他,左歡鑽進了他那輛車,這車是不是KM最快的不知道,但左歡敢肯定他這車絕對是最爛的,沒有之一。

左歡推開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閉上眼準備睡覺,接下來的旅途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自己必須養好精神。

迷迷糊糊的一路顛簸着,左歡做了很多千奇百怪的夢,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胖子推推左歡說:“小兄弟快到了!你可真能睡的!”

車窗外還是黑夜,左歡問那胖子:“我睡多久了?”

胖子眼睛裏全是血絲:“快14個小時了,再有半個點就到了。”

這胖子居然開了這麼久的車,左歡數出了三千塊錢遞給他:“辛苦你了!”

胖子見他多給了一千,精神好多了,問道:“兄弟你是去老街玩幾把是不?身份證帶了吧?我一會直接把你拉到邊防檢查站去,那裏來接人的車多的是,你可以直接從那裏過境,一百塊就直接把你拉賭場門口。”

左歡奇道:“只憑身份證就能過境?”本來左歡還存了偷渡過去的念頭的。

胖子很是專業的說:“果敢那地方說的是漢話,用的是人民幣,手機是移動號碼,連座機都是臨滄的區號,和我們這邊的小鎮差不多,如果你不是犯了什麼事要跑路的話,就在檢查站交幾十塊的過境費,把身份證一登記,你就可以出國旅遊了!”

他從遮陽板上拿出一張名片遞給左歡說:“到那邊你遇到麻煩的話可以找這個人,花點錢基本上什麼事都可以給你解決。”

名片上寫着:緬甸撣邦第一特區豪上豪國際貿易集團董事長總經理,甘永。後面還有幾個電話號碼。

左歡說:“董事長總經理?這甘永來頭這麼大?”

胖子猥瑣的笑了兩聲:“你過去了就知道了。”

這時陳爾嵐打來了電話,告訴左歡馮娜已經醒了,讓他不要擔心那邊的事,自己注意安全。

胖子問道:“爾嵐是你女朋吧?”

左歡說:“你怎麼知道?”

胖子道:“你睡覺的時候叫了她的名字有六十八次!”

左歡有點黯然:“對!她是我女朋友,我肯定是太想她了。”

胖子說:“還有個叫倩倩的,你一共叫了她的名字三百六十次,她一定欠你很多錢吧?”

(借用了大話西遊裏的一段臺詞,個人覺得那是最好的華語電影,裏面的每一句臺詞都是那麼的經典!)

在經過了南傘小鎮後,胖子把左歡拉到了邊防檢查站,那裏有很多荷槍實彈的軍人,胖子說道:“兄弟你過去把身份證給他們登記一下,然後就可以出境了,走出去就有很多車,我就只能送你到這了,過去了多贏點!”

左歡揮手和他告別,掏出了身份證和四十圓塊的過境費遞給一名檢查站的軍人,他簡單的檢查了下左歡的隨身物品,手一擺:“你可以過去了!下一位!”

跨過一道代表國境分界的黃線,左歡就來到了緬甸境內,馬上圍上來幾個人讓他坐車,問了問價格,和胖子說的差不多,左歡就隨意上了輛車,僅僅過了十多分鐘,就把左歡拉到了著名的果敢首府:老街市!

這裏雖是緬甸一個特區的首府所在地,但就和國內的鄉下小鎮差不多,入眼的都是漢字招牌,狹窄的幾條街道上遍佈着賓館,到哪裏去找那個吞欽將軍呢?

左歡拿出胖子給的名片,撥通號碼後一個男人的聲音問道:“誰啊?今天沒貨了!”

左歡很客氣的說:“請問是甘董事長嗎?”

電話那頭的人好像聽到了什麼有趣的事,笑着說:“是,我就是,你找我什麼事?”

左歡說道:“我有點事想找你幫個忙,你的公司在哪?我過來找你。”

電話裏那人說:“你看見金鼎大酒店了嗎?那對面有條巷子,你進去走個到第一個路口左拐,就能看見我的公司了!”

左歡依言找到金鼎酒店對面的小巷,走了好一會纔有個路口左拐,拐過去就看見一棟瓦房下面的煙攤上有幾個歪歪扭扭手書的大字:豪上豪國際貿易集團總公司!

(大家請收藏下本書,有什麼意見請在書評區留言,再次感謝土豪一日三省600的大力支持!) 煙攤旁有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留着個寸頭,模樣倒還算周正,他見左歡在看他,馬上笑得和菊花一樣燦爛,挺着個老闆肚便迎了上來,很熱情的說:“你就是剛剛打電話來的那個吧?我是豪上豪的董事長甘永!”

左歡指着那煙攤啼笑皆非:“這就是你的國際貿易集團?”

甘永笑道:“煙都是內地煙,放在緬甸賣,不是國際貿易麼?我的企業剛剛纔起步,規模是小了點,不過經營了纔剛一個月,集團的員工就增加了一倍!”

他指着趴在煙攤上打盹的一個老頭說:“現在我的企業有了兩個人,正在進入良性循環,相信離掛牌上市也不遠了!”

草!從他一個人到有兩個人就敢說員工增加了一倍!雖然這話也沒毛病,但左歡馬上就對他失去了信心,左歡衝他一抱拳:“祝你早日上市,我們有緣再見!”說完左歡扭頭就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