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巨大的邪惡豎眼怒吼聲陣陣,彷彿對那五色神光極其的懼怕一般。

但是對於豎眼的怒吼聲,那五色神光反而是更盛幾分,熾盛的光芒比太陽還要耀眼,奪目的讓人睜不開雙眼。

「吼!四聖者,你們不要高興得太早了,等到那一天真正到來,你們會知道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虛妄徒勞的。」

豎眼發出一聲驚天怒吼,五色神光射入他的邪眸之內,使得他劇痛無比,黑色的血液從他那巨大的豎眼中滴落下來,落入了那無盡深淵之中,使得一片土地都是瞬間焦黑起來,冒起了絲絲黑氣。

這偌大的無盡深淵地帶,滿目的焦黑,竟然都不是天火炙烤形成的,而是由無盡的鮮血滴落,將這片地域生生破壞掉的。

「哎。」

從無盡虛空中傳來一聲彷彿是來自遠古的蒼老嘆息聲,在這片天宇飄蕩迴響,這道嘆息聲,彷彿是穿越了亘古,有一種滄桑感與無力感。

隨著那道虛空裂縫徹底的閉合,那隻巨大的豎眼也是終於消失不見,封印住這條虛空裂縫,那五色法印也是終於砰然消散而去,彷彿是從未出現過一般。

無盡深淵所處的這片地域,依舊是瀰漫著無窮的黑色霧氣,充滿著幽深邪惡之感,除了黑風呼嘯聲,一切都是顯得安靜異常。

此時,在那深不見底,繚繞著無窮黑色霧氣的深淵中,深褐色的懸崖石壁上,一處凸起的石柱上卧著一道身影。

身影看上去有些單薄消瘦,一身衣衫殘破到了極點,身上掛滿了傷痕,嘴角上還掛著一抹鮮紅的血跡。

這道聲影自然便是先前和乾元來了一記驚天對轟,墜落下無盡深淵中的陸哲了。

深淵當中黑霧繚繞,可視度極地,陸哲劇烈的咳嗽了一聲,吐出一口黑血,而後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望向這片地域。

「這裡,就是那無盡深淵當中嗎?」

陸哲艱難的支起身子來,體內的傷勢極其的嚴重,可以說是他踏上武道一途以來受到的最重的傷勢了,而乾元,也可以說是他踏入武道以來所交戰過的實力最強者,此時的自己,根本不會是他的對手。

陸哲強行調動起體內的氣力,勉強支起了身子,站立在這凸起的石柱上,顯得小心翼翼。

眼神望向這一眼望不見底的深淵,陸哲心中激起了驚濤駭浪,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就算是身上有著乾綱學院特質的護體靈器,他依舊是感受到一股濃郁至極的妖邪力量充斥在自己周遭,無時無刻不再努力想要侵入自己的身體之內。

陸哲此時體內狀況本就是極其的糟糕,加上這些妖邪力量作祟,此時他的處境也是極其的艱難。

「置之死地而後生,現在,也只能是放手一搏了。」

陸哲口中輕嘆一聲,眸中透出堅毅之色,從他的雙眸中射出兩道金光,彷彿是想要看穿這深淵中的各種虛妄,直抓本真所在。

但是這黑色霧氣卻是極其的難纏,一層層疊加在一起,有一種極其古怪的力量,阻隔住了一切,陸哲的雙眼根本就不可能望穿。

「轟隆隆!」

突然間,這深淵中異變突起,發出了一場劇烈的轟鳴聲,陸哲瞳孔緊縮起來,眼神陡然射向異動傳出的方向。

他只看見,在他身邊的懸崖石壁上,一道道不知通向何處的石質台階從石壁上凸顯出來,石台一道接一道,一路向下蔓延而去,不知通向何方。

一道道石台林立,就宛若是通天石台一般,登踏上去,可直通九天!(未完待續) 一道道石台林立,就像是從石壁上自然生長而出一般,沒有一絲縫隙,嚴絲合縫,顯得極為貼合。

陸哲被這突兀出現的石台給震懾住了,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瀾,這憑空出現的一階一階的石台,一路蔓延而下,不知終點,本身就是一個奇迹。

「這無盡深淵,為何會有這麼多的黑氣瀰漫,妖邪力量又為何會充斥著這片地域?」

陸哲眉關緊鎖,開始思索起來,來到這深淵之內,他開始更深層次的接觸到了這無盡深淵的可怕之處,許許多多的疑惑也是如同潮水一般朝著陸哲湧來。

抬頭向上望去,一大片的黑霧繚繞在自己的頭頂,陸哲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處在這無盡深淵中何處,目光根本就不能突破這層層黑霧,這石壁根也本不可能攀登而上,而陸哲此時也不會御空飛行,所以根本不可能從上面脫離開無盡深淵這處險地。

然而,陸哲所不知道的是,就算是天地玄境的強者,也不能夠在這無盡深淵當中飛行,因為在這個地方,已經是被下了禁制,有一種神秘莫測的力量,充斥著這片地界。

不過,陸哲也沒打算從上面離開這無盡深淵,眼神向下撇去,望向了那一道道石台,石台從他腳下開始,一直蔓延向下,這石台像是專門為陸哲鋪設生成一般,起點,恰好正是始於陸哲的腳下。

一切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人安排好一般。顯得那麼的巧合,卻不失突兀,讓人難以揣測。

陸哲突然間覺得。這一次的天驕之戰,似乎已經是超脫出了天驕之戰的範疇,冥冥之中,有一雙大手,改變了事情發展運行的軌跡,一個變數的產生,或許將顛覆所有!

從靈戒中取出一顆中品丹藥。一把吞服了下去,陸哲立即便是開始運轉起三清法訣。開始煉化這著枚丹藥的效力。

三清法訣玄奧的法訣運轉起來,一股奇妙都是力量便是開始從陸哲體內流動起來,這枚中品丹藥的龐大藥力也是迅速在他體內擴散開來,蔓延向四肢百骸。

「轟!」

一道道藥力細流衝破了陸哲體內被淤血堵塞住的經脈。陸哲的靈力也是緩緩開始流通起來,體內的傷勢開始緩緩修復,他的臉上也是慢慢的恢復了一抹紅潤之色。

陸哲盤膝而坐,開始調養傷勢,在和霧妖王的大戰中,他本就是體力透支,受了重傷,加之和化靈境小成的乾元一戰,幾乎是要了他的半條性命。索性他的肉身體魄強大,還有大乾無極護住他的經脈,不然他恐怕此時早就是成了亡魂。飄蕩在在無盡深淵當中,永世沉淪了。

「呼。」

半個時辰過後,陸哲吞吐出一口濁氣,也是終於直立起身字來,雙目陡然間睜開,迸射出兩道金光。整個人的精氣神都是為之一震,體內的氣勢緩緩攀升起來。全身被堵塞的經脈被打通了十之**,他的傷勢也是好了個七七八八。

「傷勢終於是好的差不多了。」

陸哲從靈戒中取出一身乾淨的衣物,替代了身上的那件破敗的不成樣子的衣服,臉上浮現出一抹自信的微笑,緩緩開口道。

他的傷勢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痊癒大半,完全是得益於他那強悍的肉身體魄,還有三清法訣這一強大奇異的靈術法訣,而且在他療傷的途中,他又是吞服了一顆中品丹藥和五顆下品丹藥,在三清法訣的煉化下,他的傷勢才是能夠痊癒的如此之快。

「為了療傷竟然是耗費了我兩顆中品丹藥,還有五顆下品丹藥,這筆賬,可是得找乾元算回來啊。」

想到乾元那副不可一世、高高在上,一副指點自己生死的模樣,陸哲心中就是有些咬牙切齒,他最討厭別人拿捏自己的性命,他的命運,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如果有人企圖出手染指自己的命運話,那麼自己必將斬斷他的雙手!

如果有人試圖扼殺自己於搖籃當中,那麼自己就算是獅子搏兔,也要拼出一個燦爛生天!

「這無盡深淵,究竟是有些什麼隱秘,我倒是要探上一探。」

陸哲眸中掠過一絲凝重,深吸一口氣道。

眼神緊緊的盯住了那一道道石台,身下風雲變幻,黑霧繚繞翻滾,如同一個真是的魔界一般。

陸哲臉上浮現出一抹嚴峻之色,隨即一腳抬起,踏向了身前的第一道石台,一腳落下,另一隻腳也是緩緩抬起,隨之整個人都是站立在了第一道石台之上。

站立在第一道石台上,並沒有什麼異變產生,陸哲心中那塊懸著的大石頭卻是並沒有隨之落下,這無盡深淵實在是太過於詭異,他絲毫不敢大意。

陸哲小心前行,再度踏下一道石台,可依舊是沒有任何異象產生,安靜異常。

平淡愛情纔是真 他心中感到疑惑,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這無盡深淵如此的詭異,不應該這般平靜。

抱著這種心態,他又是再度跨下了數十道石台,可依舊是沒有異象產生,只是這空氣中的黑霧越發的粘稠,那股妖邪的力量越發的強大。

「咦,這道石台上似乎有什麼東西?」

突然,陸哲眼神向下瞥去,身下那道石台上似乎是有一件金屬器具。

陸哲那道石台走去,將它們撿起,發現這竟然是一件匕首靈器,只是內部符文已經磨滅,成為了一件廢器。

在行進的過程中,他總覺得在深淵下方有什麼不知名的東西在召喚他一般,越往下,那種感覺就越是強烈。

短暫沉默。陸哲決定繼續向下行,看一看到底有什麼在呼喚他,不看個究竟。心中總是難以放下。

當然,這是在還能下行的情況下,如果實在太危險,只能調頭了。

這個時候,他取出了冰魄寒刀,還有幾枚靈符,用以護體。

深淵越發的黑暗。岩壁粗糙,如龍鱗般張開。有很多的縫隙,更有讓人心頭悚然的波動不時擴散。

「咚!」

突然,從虛空中射來一道寒芒,直撲陸哲面門。彷彿是要將他面門洞穿而去!

陸哲立即抬起冰魄寒刀抵擋,體內靈力急忙催動起來,那道寒芒當得一聲射在了寒刀刀身之上,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轟鳴聲。

若不是有冰魄寒刀護體,恐怕他的面門早就是被那一道寒芒給洞穿了。

「才一千五丈遠,就已經如此,還有多深,我能下去嗎?」陸哲皺眉。

「轟!」

當陸哲沿著石台走到兩千丈的深處之時,那岩壁上冒出各種紋絡。如同鎚子般,打向他。

陸哲揮動冰魄寒刀,抵擋住了所有的攻擊。但是同樣,寒刀刀身上出現了數十個凹洞,連鋒利的刀鋒都是出現了幾個缺口。

潛行這麼深,各種危機已經頻繁出現,這已經算是極限距離了,再下去的話多半有大恐怖。

當那波紋散去。岩壁恢復寧靜時,陸哲稍作休息。一陣遲疑,還應該前進嗎?這深淵像是無底洞啊。

「冰魄寒刀再用來抵擋攻擊的話,必然會作廢,而且也撐不住再大的攻擊。還有別的方法嗎?」他思忖

「丹田的那塊骨!」

突然,陸哲腦海里閃過了一道亮光,想起了丹田裡的那塊骨。

那塊骨來歷極其神秘,雖然一直沒有顯化出來,但是其能力之強大可怕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它在許多危難時刻都是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可怕能力,力挽狂瀾,挽救了自己的性命。

想到自己有體內那塊骨,陸哲心中陡然間便是有了底氣,隨即也是收起了冰魄寒刀,再度朝著身下的石台走去!

「轟!」

僅僅只是走下一道石台,這深淵中便是突變驟生,從下方的無盡深淵中的猛然升騰起一股妖邪之極的力量,朝著陸哲撲殺而來。

感受到那股力量的可怕之處,陸哲眉關緊鎖,一抹凝重之感驟升。

那股妖邪之力撲殺上來,離陸哲越來越近,陸哲只是感覺到一股至陰至邪的力量想要侵入自己的軀體,來影響自己的心智,控制自己的軀體。

就在這時,陸哲身上攜帶的那枚護體靈器也是砰的一聲爆炸開來,湮滅於空氣中。

陸哲心中暗叫不好,原本身上有著護體靈器,自己還能勉強抵擋住這妖邪之力,可是這護體靈器一爆裂開來,那妖邪之力便是肆無忌憚的朝著自己衝擊而來。

而且,這種力量,似乎連靈力、精神力都是無法阻擋,而陸哲賴以為生的那塊骨也是安靜異常,沒有任何動靜。

「轟!」

沒有了那件護體靈器,那股妖邪之力也是如入無人之地一般,衝進了陸哲身體之中。

妖邪之力一衝入陸哲的軀體之內,便是首先朝著陸哲的泥丸宮衝去。

泥丸宮乃是人體識海之處,人體神識皆是在此處。

陸哲只感覺到眼前一黑,一股奇異的感覺從心頭升起,他的眼眸都是閉合了上去。

等到陸哲猛地張開雙之時,一副令人血脈噴張的畫面出現在他眼前,令人慾火焚身!

一道身姿曼妙的女人,款款解下了素白的腰帶,衣物緩緩脫落,露出了如雪一般的肌骨,胸前兩顆玉兔顫顫巍巍的,隨著她步入一個冒著絲絲熱氣的水池當中而簌簌而動。

女子回眸,百笑而生,一抹笑容,奼紫嫣紅。(未完待續)

ps:汗,這章寫了好久才寫出來,大家接下去看就知道為啥了,遁走。。。羞羞 美人入浴,香艷迷人,雪為肌骨易消魂,芙蓉籠霧荷盤露。

那女子像是活生生的人一般,出現在陸哲眼前,脖頸白皙,如同羊脂白玉,細膩溫滑,讓人看上一眼便是忍不住要沉醉其中,上前撫摸上一把這溫香暖玉。

古人云,最難消受美人關。

陸哲雖然年僅十五歲,但是身體各方面機能還是發育成熟的,要知道,在落花城中,陸哲的一個兄長才十六歲,孩子都會滿地打滾了。

陸哲也是堂堂熱血男兒,看著這樣一副景象,說沒有些動容是不可能的。

但是心中有所動,並非是說陸哲精蟲上腦,便是要衝上前去,抱取美人入懷,體驗一番人間樂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