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巨蟒即便是生命力強橫也經受不住這般長時間的打擊和傷害,動作和凶威越來越慢,越來越弱,無趣,燕無憂一聲冷哼,長劍自一條巨蟒的眼睛中一刺到底,長劍輕震,蟒首無力聳拉著摔向地上,如法炮製的斬殺另一條巨蟒,這才神清氣爽的收劍入鞘走向林蕭。

二人並肩望向同一個方向,那裡有人正走過來,他並沒有隱藏,隱隱的有種奇特的壓迫越來越近。

腳步聲越來越近,普通的灰色衣裳、普通的面容,魁梧的身材,堅定有力的腳步,一身灰衣的青年在百米外走出。

林蕭二人打量著越來越近的石淵,突然二人眼中神光微凝寒光一閃,手握劍柄目視前方,來人不急不緩的腳步給人一種不真實感,前一刻還在百米外,轉眼出現在林蕭二人眼前三丈外,來人在三丈外站定上下打量著林蕭燕無憂二人。

後土峰石淵,來人淡然一笑,首先打破平靜道。

玄青峰林蕭。

紫雷峰燕無憂。

林蕭燕無憂二人並未有所放鬆,依舊劍不離手各自報上姓名出身。

石淵見二人如此也不在意,淡然一笑手指一方道:我從那邊來,手指的方向正是林蕭呆了數月之久的山谷方向。

林蕭雙眼微咪,這石淵很不簡單,即便是隨意站在那裡依舊給林蕭一種如山般的氣勢,不動如山,全無破綻,厚土決的傳承者嗎?好精深的功力。

師兄有何見教?林蕭問道。

石淵淡然一笑說道:只是好奇,所以一路尋來,倒是讓我見識了二位師弟的手段,轉首指了指已經沒了氣息的巨蟒,這兩條風岩巨蟒可不簡單,竟然被二位師弟如此輕易就收拾了。

師兄過獎了,若是師兄來對付這兩條巨蟒想來也是手到擒來,哪會如我兄弟這般麻煩,林蕭淡然道。

石淵搖頭一笑,接著道:這巨蟒之肉可是美味,不知石某可否留下跟二位師弟共享一餐?

嘿嘿。

原來是同道中人,正好讓師兄嘗嘗我的手藝,蟒肉管夠,對於吃我們兄弟可是行家,但我兄弟出力斬了妖蟒,師兄也不好意思在這坐享其成吧,搭把手撿些柴火來可好?

燕無憂一說到吃,一副遇到知己的模樣,雙眼放光。

石淵聞言哈哈笑道:師弟所言極是,正該如此,為兄去去就回。

好深厚的修為,好重的煞氣,好厲害的人物。

燕無憂望著石淵消失的方向一連三個好,轉頭對微微沉思林蕭道,你怎麼看此人?

我們入宗不久,對太玄太陌生了,他那身隱晦的煞氣應當是久待山中養成的,不過他既然不曾露出敵意,姑且先不管他,他雖然修為了得,但如今的我們也不是好捏的,他若是要動手剛剛就動了,不需想太多,我們一切小心就是,林蕭沉思一番說道。

燕無憂聞言點點頭道:不管了,先好好吃一頓再說,提劍走向巨蟒屍身。

這畜生都死了一身鱗甲還這麼堅硬,倒是不錯的好材料,要不要留下帶走些,燕無憂用劍敲打著巨蟒鱗甲轉頭問道。

林蕭走上前撫摸著巴掌大的鱗甲道:確實是煉製戰甲護臂的好材料,先弄下來再說。

待石淵用細藤拖著大捆的乾柴出現時,兩條巨蟒已被二人分成一塊塊白花花的肉塊,擺放在溪水邊的青石上,巴掌大的鱗甲也仍在溪水旁邊堆起一堆。

石淵打量下青石上大塊的肉山神情訝異,古怪道:二位師弟果然是行家,難道二位對蟒肉有偏愛不成?

不怪石淵神情訝異,除了蟒身上一些無用之物被處理掉,渾身鱗甲都被林蕭拔下,這畢竟是不錯的鏈甲材料,可以換些其他有用之物,拿去換些元石也不錯。

但燕無憂把蟒身上的肉都分割成一塊塊的,又在溪水中清理乾淨,弄出了這麼座白花花的肉山,可就有些刺眼了,林蕭看著這小山般的肉山也是一陣無語,兩條十丈巨蟒全身的肉都在這了。

浪費可恥,如此美味浪費可恥啊!

師兄只管放開吃,保准管夠,燕無憂豪爽的道。

石淵看著巨大的肉山不禁好笑的搖搖頭道:師弟果然是非常人。

燕無憂嘿嘿一笑,師兄辛苦了,我來生火,待會師兄放開了吃就是,我這手藝保准不會讓師兄失望。

石淵哈哈一笑道:好,在這山中好久沒有好好吃一頓了,今天托師弟之福,也算是犒勞下自己了。

燕無憂挑些細柴,拔劍斬出一道紫色劍光在細柴堆上,很快一堆篝火熊熊燃起,燕無憂動作不停,熟練的把蟒肉分割成三指寬一指厚的肉條,串成一大串架在火上烤起來,一番熟練動作忙完,燕無憂在青石下坐了下來。

望著火上蟒肉開始散發出肉香,吞咽下口水道:真是煎熬啊。

看來師弟對於吃果真很執著,在這人跡罕見妖獸出沒的深山中,師弟也算是別具一格了,看燕無憂快速熟練的忙完,石淵笑道。

嘿嘿。

只是口腹之慾罷了,活著就對自己好點,何必委屈自己,燕無憂說道。

活著就對自己好點,石淵有那麼瞬間的失神,楠楠輕念一聲,微微沉默,似乎放下了某種包袱,抬頭對燕無憂說道:師弟這番話讓我想起了一位長輩,當初他也曾說過跟師弟相似的話,只是我一直悟不透,師弟之洒脫,讓我懂了那位長輩的苦心,謝過師弟了,石淵一臉正色道。

燕無憂聞言一愣,道:隨口一說而已,不想竟然讓師兄憶起往事,能幫到師兄就好。

石師兄可是在這山中待了很久了?林蕭隨意問道。

石淵眼中精光一閃轉頭望著林蕭道:師弟何處此言?

林蕭淡然一笑說道:當初我兄弟二人也曾在山中待過兩年,不過那時卻是迫不得已,不像師兄是忍著寂寞在這山中苦修,不過,林蕭頓了下接著道,師兄這身修為一般四階妖獸只怕是難以走上幾個回合,王獸不出,這方山中能給師兄造成麻煩的妖獸只怕是難尋了把?

石淵深深的了看一眼林蕭道:師弟無需對我這般防備,我在這山中另有打算,微微一頓,這裡也不像師弟看到的那般簡單,師弟可知道劫道者?

見林蕭燕無憂二人面露疑惑之色,石淵不禁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一番二人,你們竟然真的不知道?沒有長輩或者師兄給你們提過?

我們入門不過三年時光,一年前被收入內宗,平時也很少跟其他師兄交流,劫道者確實第一次聽聞,林蕭道。

石淵認真打量下二人說道:原來二位師弟也是心高之人,也是,何須去做別人的陪襯,這劫道者又稱之為獵殺者,隱藏在這太玄山中,進出太玄山或者在山中歷練的內門弟子,都是劫道者的獵殺目標。

至於這裡有沒有王獸,那也不是絕對的。

也未必就只有南方和西南那些妖族部落有王獸存在,這裡也同樣可能出現王獸,誰知道哪只四階妖獸會不會突然進階成王,我這次尋來本以為能見識下妖王,不想竟是遇到二位師弟。 宗門竟然放任這些人的存在?林蕭聞言不解問道。

這些老鼠隱藏的太深,多是一些無極境的武者在外活動,御空境不出,何須宗門來清理他們,我們下山是來歷練的,不是嗎?

這麼說我們在這山中的敵人不只是妖獸,還有那潛伏在暗處的獵殺者了,燕無憂道。

暗處嗎?恐怕不止吧!

多謝師兄解惑,不然我們兄弟或許會吃大虧,林蕭真誠道謝。

呵呵,以二位師弟的修為和小心,想來也不至於出什麼差錯,不過你們竟然對這些一點不知,倒是讓我有些意外了,獵殺者的存在在內宗也算是公開的秘密了,即便是在外宗,對世家和部落而言也不是秘密,你們怎會一點都不知?石淵很是意外。

篝火上的蟒肉在燕無憂的翻滾下散發出誘人的肉香,燕無憂吞咽著口水說道:好久沒這麼好好吃一頓了,今天定要好好吃一頓。

一品暖婚 撒上一些所謂燕氏秘制調料,就迫不及待得抓起幾串烤的焦黃誘人的蟒肉,隨手給石淵和林蕭每人扔上一串,自己抓著一串蟒肉也不廢話就往嘴裡送去,一口咬下,外焦里嫩大呼過癮。

石淵見他如此模樣也是食慾大開,蟒肉入口暗贊一聲「好香」,伸出大拇指,叫一聲好,望著篝火上被燕無憂重新放上的一串串新鮮蟒肉雙眼放光。

一場有聲的戰鬥在三人之間展開,待火架邊最後一串烤好的蟒肉被燕無憂抓在手中,燕無憂突然感覺兩道刺目的眼神投在自己手上的蟒肉上。

嘿嘿。

看著林蕭和石淵手中的最後一口蟒肉,燕無憂不禁得意笑出聲來。

願你今生無長情 你確定你不是故意數好的數量?林蕭不善道。

我也很懷疑師弟是故意的,石淵扔下手中的長簽望著燕無憂道。

你們說話可要憑良心,燕無憂邊吃邊翻滾著火架上已經嫩黃變色的蟒肉,這火架上的香肉可是我在照顧著,不然你們能在我手上搶下那麼多嗎?

石淵望著三人面前各自六根長簽不禁有些鬱悶,即便是燕無憂手上要忙活火架上的烤肉,依舊比石淵和林蕭快了一步拿下最後一串。

師弟對於吃果然了得,不禁懂得吃好,還可以吃得夠快。

見林蕭似乎要有所動作,燕無憂連忙在肉竄上連咬幾口,在肉串上留下一串齒印,滿嘴蟒肉的不滿嘟囔道:你這奪食的習慣什麼時候能改掉。

旁邊的石淵投來古怪的眼神,林蕭輕咳一聲道:這混賬進食的速度沒人性,跟他一起就要學會搶,不然他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喪心病狂。

了解、我似乎已經感受到了,石淵認同的點頭。

燕無憂聞言翻了個白眼,幾口消滅掉手中那串蟒肉,仍下長簽道:我一邊要管飽自己的肚子,還要為你們做燒烤,你們這麼說也太讓我傷心了。

林蕭聞言不禁送上嘲諷的冷笑,就在這時林蕭突然有所感應的望向瀑布方向,燕無憂和石淵也不約而同的望去。

嗷~嗚~

一聲狼嚎,一道銀光在瀑布后射來,一身銀白色皮毛的神駿妖狼,在三人不遠處出現。

嗷~嗚~

銀色巨狼仰首又是一聲狼嚎。

好一頭神駿的異種狼妖,望著仰天狼嚎的巨狼,石淵贊道。

這是那小東西?怎麼突然長這麼大,燕無憂打量著巨狼道。

小狼確實變化很大,半天前林蕭出洞時小狼不過是一般成年狼大小,現在狼身竟然已近兩米長。

巨狼一聲長嚎低頭望向不遠處的三人,但很快把目光轉向火架上的烤肉,鼻子微抽撲了過來,燕無憂下意識的一掌拍向撲往烤肉的銀狼。

哎呦喂!

燕無憂甩著酸疼的手腕瞪著被擋下的銀狼,銀狼望著燕無憂低頭嗚嗚,很是委屈。

石淵看著嗚嗚撒嬌的巨狼臉上滿是古怪,這外表神駿,甚至漂亮的不像話的巨狼實力絕不簡單,嗯,配合著這體型,撒起嬌來,總有種莫名的古怪。

這妖狼是師弟的妖寵把,竟然已經突破四階了,最難得是這狼妖還是個頗為不凡的異種,師弟還是個馴獸好手?

嘿嘿。

燕無憂心中暗道,什麼馴獸好手,眼前的這個大傢伙,根本就是個剛滿月不久的狼崽子而已,燕無憂指了指溪水邊的一堆蟒肉,你這狼崽子醒的倒是時候,想吃那邊有。

銀狼轉首望了望那堆白花花的蟒肉,在看看火架上烤的焦黃的蟒肉,前爪刨地嗚嗚低叫,眼淚汪汪地看著燕無憂。

哈哈。

石淵見此模樣大笑起來。

林蕭看著委屈撒嬌的銀狼,再看看一臉難看的燕無憂,也不禁露出笑意。

小狼望著大笑的石淵有些迷惑,有些戒備,這個人很強大。

又看看不遠處的林蕭,就要像以前一般嗚嗚一聲撲向林蕭。

林蕭笑容消失,這可不是以前的小不點了,連忙伸手指叫道:停下。

石淵見銀狼順從的趴在地上,很是意外的望了一眼林蕭,又打量起做撒嬌狀的巨狼,原本他以為這銀狼是燕無憂的妖寵,現在見銀狼對林蕭也是這般順從模樣,石淵有些不懂了。

見巨狼如月前小狼那般的撒嬌模樣,林蕭無語了,這麼大個頭的巨狼,怎麼看也沒以前那可愛模樣了。

望著火架上一串串已經烤的焦黃誘人的蟒肉,林蕭突然身形前傾,微微揮手肉串一連串的飛向空中,林蕭飛身而起抓向空中十數串烤肉。

燕無憂正一臉不爽,打量著轉移陣地撒嬌的銀狼。

我干!

突然見林蕭這般動作,燕無憂一聲怪叫,就欲起身奪食,林蕭一掌拍下,把剛剛起身的燕無憂拍的倒在地上。

石淵接過林蕭甩來的肉串,對二人這番動作既意外又好笑。

多謝師弟的烤肉,石淵對林蕭笑道,又看看一臉失敗的燕無憂,哈哈一笑。

你這混賬也太不厚道了把,見林蕭甩給石淵幾串焦黃的蟒肉,又往銀狼面前的草地上丟了兩串,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就埋頭苦幹起來,臉色不善的道。

那邊剩下的都交給你了,想怎麼吃怎麼吃,想吃多少吃多少,林蕭瞄了一眼溪邊肉山示意道。

至於我手裡的你就甭想了。

燕無憂神情悻悻的放棄了奪食的打算,你這個陰險的混蛋,你這奪食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燕無憂隨手招來溪邊一大塊蟒肉,也不在分割成小塊,就架在火上烤起來。

我還不是被你這非人類的進食速度給逼的,連骨頭都不吐的傢伙,竟然還能吃的這麼快,你是人嗎?林蕭反擊道。

石淵聞言在燕無憂面前的地上看了下,這才發現當真如此,巨蟒被燕無憂剔除的只剩主骨和一些碎肉,弄出一堆白花花的蟒肉,但這些肉塊中還是存在些少許細碎的小骨,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硬,燕無憂竟然真如林蕭所言,骨頭都沒吐,這一副好牙齒,讓石淵都有些羨慕了。

見石淵投來異樣的眼神,燕無憂不禁有些惱羞成怒,我這幅好牙齒還不是你奪食逼出來的。

林蕭報以冷笑,小狼幾口啃光青石上兩串蟒肉,舔嘴遙尾對著林蕭一副討好模樣。

那裡都是你的,想吃往那邊看,林蕭指著火架上的烤肉對小狼道。

燕無憂連續招來幾大塊蟒肉,直接串起架在火上,見小狼那模樣不禁罵道,你這狼崽子竟然也要我伺候,還挑起食來了,隨手把自己分割好的細條肉串搭在火架上,挑起一大塊半生不熟的蟒肉扔向小狼。

小狼嗷嗚一聲撲上去嗅了嗅,撕扯一大塊蟒肉下肚,抬起狼頭興奮的對燕無憂嗚嗚叫個不停。

看來它以後的伙食都要交給你了,林蕭看著興奮的小狼嘿嘿怪笑道。

這該死的狼崽子,我還沒給它算賬,倒是先給他當了次伙夫。

燕無憂怒罵一聲,再次挑起一塊蟒肉甩向空中。

嗷嗚

小狼興奮的化為一道銀影沖向空中,凌空咬住半熟的烤肉興奮大嚼起來。

好快的速度,見小狼追逐烤肉射出的狼影,林蕭心中一驚,暗道。

嘿嘿。

燕無憂見狀抓起幾塊烤肉往遠處甩出,小狼幾口吞下口中蟒肉,身化殘影在青石上衝出,再次出現時,被燕無憂甩出的幾塊烤肉都被小狼叼回放在青石上。

銀狼搖尾,興奮的望著燕無憂,似乎在等著燕無憂有所動作,又見火架上大塊烤肉都已不再,小狼坐在青石上前爪撓撓脖子,低頭撲在烤肉上撕扯起來。

林蕭三人望著在埋頭撕扯的小狼一臉凝重,剛剛小狼的數度著實讓人吃了一驚,燕無憂有意逗弄小狼,一把甩出四塊烤肉,竟然被小狼在空中瞬間就給叼回來。

這來回四個回合,三人竟然有些把握不住小狼的移動軌跡,這不得不讓三人大驚,這種速度若是為敵,三人就只有被動防禦反擊的份。

見林蕭和燕無憂也滿是意外,石淵壓下心中震驚,看著歡快撕扯烤肉的小狼,有些忌憚的道:這妖狼是什麼異種?四階就有如此恐怖的速度,既然速度如此了得,那麼攻擊力也定然凌厲了得,二位師弟有此妖獸相助,定是一大助力。

隨手又招來幾塊蟒肉架在火上,沒浪費我的烤肉,這狼崽子還算是有點用處,燕無憂對著小狼笑道。

小狼對於燕無憂的誇獎回一聲狼嚎,尤其見火堆上的蟒肉更是興奮。

突然,撕扯蟒肉的小狼突地對身後的密林處一陣低吼,狼軀微微后傾,林蕭見狀擺手讓小狼安靜,不動聲色的望一眼密林處。 距離林蕭幾人二裡外的密林中,聚集六男四女十人,正是十幾天前各自分散的陸少游、楊成雲、和冷素心三人帶的隊伍。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