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師傅……這……”鄒忌皺着眉頭對這自己身邊的軒轅峯說道。

他們幾個人此刻都隱蔽在一個較高處,剛好可以看到軒轅家族大院的正門和東院兩個位置。

鄒忌這是看到了幾個人押着李叔前往東院時候的情景才問向軒轅峯的。

軒轅峯也是緊緊地皺着眉頭。

“師傅?我們怎麼辦?”

鄒忌又一次問道。

軒轅峯看着那東院。

目光一凝,“走,跟我來!”

說完,軒轅峯直接轉身下山,鄒忌幾人連忙跟在身後。

只見軒轅峯帶着鄒忌幾個人直接繞到了軒轅家族這個大府邸的後面。

這可是饒了不小的一個圈子啊,不過幾個人倒是一點也不累。

這後面倒是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

軒轅峯慢慢的走到這個後牆旁邊。

然後沿着牆邊,一點一點地走到牆角。

幾個人都是疑惑地看着軒轅峯,而鄒忌懷中的軒轅寶寶也是睜着大大的眼睛。

軒轅峯慢慢地彎下身,從那片草地中竟然直接掀起來一個蓋子,是圓的,類似於井蓋的那種。

鄒忌一看,頓時苦笑了一下,好嘛,又是井蓋……

軒轅峯迴頭看着鄒忌衆人,一揮手,“跟我下來!”

說完,自己率先跳了下去。

鄒忌他們毫不猶豫地跟着,一個一個地往下跳,等着衆人都下去後,軒轅峯又把蓋子完完整整合上了。

鄒忌他們下來後都站在原地沒有動,因爲這裏面黑洞洞的,他們又不清楚這裏的地形,所以都站在原地沒有動。

軒轅峯把蓋子給蓋好了之後轉身直接朝着裏面就走了進去。

雖然黑黑的,但是他的腳步一點都不慢,似乎是能看清楚一樣,但是其實是軒轅峯太熟悉這裏的地形了,因爲這就是他自己建的。

“這……這是……”鄒忌忍不住說道,但是立刻被軒轅峯給打斷了。

“不要說話,現在我們的頭頂上,就是大廳,我沒估計錯的話,軒轅劍此時應該就在這上面。”

鄒忌目光閃動了幾下,沒說話,繼續拉着軒轅寶寶的小手跟在軒轅峯的後面。

由於這密道不怎麼高,如果在抱着軒轅寶寶的話,那肯定得碰着她頭了。

幾個人跟着軒轅峯七拐八拐得足足走了大概五分鐘左右。

終於,走到盡頭了。

軒轅峯站在原地,擡着頭看着上面。

“鄒忌,一會你先託我上去,等我上去了,我拉你們上去。”

說完,軒轅峯雙手託着上面,上面赫然是一個大大的長方形木板。

軒轅峯咬着牙,“吱吱……”慢慢的那個木板移動了。

光線也隨之而來照了進來。

終於,木板移動得可以使一個人上去了。

“鄒忌,托住我!”軒轅峯說完,鄒忌鬆開寶寶的手,立刻上前托住軒轅峯的小腿,軒轅峯雙手也拉着上面用力。

“嗯!”鄒忌悶哼一聲,軒轅峯也同時發力。

“增!”軒轅峯直接就上去了。

然後就看見軒轅峯蹲在洞口的邊緣看了看,發現沒什麼人之後又朝着下面的鄒忌幾個人伸出了雙手。

鄒忌毫不猶豫,直接抱起旁邊的寶寶給軒轅峯遞了上去。

軒轅峯直接抓住寶寶的嫩手,一用力直接把寶寶給拉了上來,然後軒轅峯又一個一個地把鄒忌等人給拉了上來。

幾個人上來一看,頓時楞了一下,只見這密道的入口竟然就是一張牀,而那木板就是牀上的牀板。

軒轅峯等着衆人都上來後又把這牀板放好,把牀單什麼的都鋪好,赫然什麼痕跡都看不出來了。

鄒忌晃晃腦袋,好嘛!這電視劇裏的情節都出現了,接下來是不是該碰到敵人了!

就在這時,房間外面的走廊上突然傳來了腳步聲!而且不止一個腳步聲。

一聽這個房間裏的所有人無不臉色大變。

鄒忌給自己一巴掌的心都有了,自己這烏鴉嘴!

幾個人連忙四處躲了起來。

鄒忌躲到了一個柱子後面,其他幾個人也隱蔽的很好!

就在這時,房間門口那幾個人突然停下了,同時傳來一個聲音。

“等一下,我剛剛怎麼看到家主房間裏有人影啊!”

“不會吧,這東院就剩李管家自己了,這裏怎麼可能有人啊!”

一個人質疑到。

“不是啊,我真的好像看到人影了,而且還不止一個呢!四五個人把!”

“行了你,你是不是這兩天心理刺激太大眼花了?還四五個人?咱們把這東院把的這麼嚴實,別說四五個人了,就算一個人都過不來,行了行了,趕緊走吧,再不回去軒轅老大該發火了。”

說着,其他幾個人都離開了。

而那個人則是苦惱的撓了撓頭,又看了眼房間裏面,沒說話也走了。

【實在對不起,昨天卻是發生了一點事,導致今天沒有按時更新,不過放心,我現在正在碼字,一會還有兩章補上!今天三更!】 房間裏的幾個人頓時都鬆了口氣,尤其是鄒忌。

不過軒轅峯的臉色不怎麼好看,原因就是他聽到了那幾個人說這東院就剩李管家自己了!那別人呢!

木楊靜萍呢!人都去哪裏了!

軒轅峯臉色鐵青,雙眼都快要噴出火來了,他現在想要馬上衝出去和軒轅劍大戰三百回合!

可是理性告訴他,他必須忍,小不忍則亂大謀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師傅……你不要太着急了,現在我們必須冷靜,先商量一下對策吧,我們總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

鄒忌走上前,對這軒轅峯說道。

軒轅峯擡起頭來,看了眼鄒忌,沉吟了一下,“走!跟我去找李管家!”

鄒忌點頭,“大龍小兵,先把行李放在這裏,藏好了!”

申大龍和張小兵兩個人都點了點頭。

軒轅峯大步流星的朝着門外就走了出去。

鄒忌剛想叫軒轅峯謹慎一點,就看見軒轅峯已經一把將門打開,朝着走廊的一邊走了過去。

鄒忌頓時鬆了口氣,看着這院子裏是沒有守衛的,緊跟着鄒忌也追了出去。

幾個人又是七拐八拐地走到了一個房間門口,這裏的房間不是水泥磚頭的,而是像古時候的那些大宅子一樣的木質結構。

軒轅峯站在一個較小的屋子門前。

敲了敲門。

木製的門上頓時發出了“砰砰”的聲音。

緊跟着這房門就被打開了,這是一箇中老年男子,比軒轅峯大了有十幾歲左右,頭髮很亂,眼神呆泄,整個人的精神狀況都不佳。

而且還是微微馱着身子,臉上也爬滿了皺紋,白髮橫生。

“李叔……”軒轅峯輕輕的叫了一聲。

那李管家早已經愣在了原地,本來渾濁的眼神頓時變得很是清明,而且身子也立刻直了,死死的看着軒轅峯。

“李叔……你受苦了,我收到你的飛鴿傳書就立刻趕了過來,沒想到,軒轅劍的動作如此之快……這都怪我!”

說着,軒轅峯的眼圈也紅了,似乎他現在已經不是一家之主,在比他年長十幾歲的李叔面前,他還是一個小孩子。

那李管家慢慢的伸起手,摸了一下軒轅峯的臉,頓時老淚縱橫。

“回來……回來了就好啊!”那李管家聲音沙啞的說道。

軒轅峯的眼淚也再也止不住地落了下來。

“來來,孩子們快進來吧,外面不安全,進來說話!”

李管家揮揮手,招呼這鄒忌等人。

鄒忌不免驚訝了一下,這李管家竟然一點都不懷疑鄒忌他們的身份,而是直接讓他們進屋子。

不過軒轅峯點了點頭就進屋子了,鄒忌他們也沒在意,跟着也進去了,鄒忌還牽着軒轅寶寶。

等着衆人進了屋子之後,那李叔把門關上。

然後笑呵呵的走到了一邊的一個柱子旁邊,上面赫然掛着一個寶劍。

只見那李管家速度極快地拔下那把寶劍,然後直接指向了鄒忌和申大龍張小兵三個人。

“家主你快走!我來拖住他們!你快跑!” 將軍有令:穿越妝娘有點乖 說着那李管家步步緊逼,寶劍穩穩地指着鄒忌的脖子,同時大聲叫道,“放開寶寶!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你們對家主大人下了什麼毒!他竟然不能反抗你們!以家主大人的功力,殺死你們都綽綽有餘!”

此時的李管家一點都不像剛剛那個弱不禁風的老人了,反而精神奕奕地,雙眼滿是憤怒的目光。

鄒忌他們三個倒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寶劍給嚇了一大跳,鄒忌連忙鬆開了寶寶,同時舉起了雙手,“李叔李叔,你別誤會,不是你想的那樣!”

鄒忌一邊往後退,一邊說道。

那李叔一皺眉,又大聲說道,“好小子,算你識相放開了大小姐!告訴你!你們現在走不掉了!別以爲軒轅劍回來和保護你們了!老夫現在就殺了你們!”

說着,那李叔手一抖,寶劍穩穩地朝着鄒忌就刺了過去!

那李叔同時還大聲叫道,“家主大人快走!你找你的父親!我拼了這條老命也得拖住他們!”

說着,這寶劍直接到了鄒忌的眼前!

“鐺!!”還好鄒忌躲得快,寶劍一下刺到了柱子上面。

鄒忌一邊躲還一邊大聲叫道,“誤會啊誤會!李叔誤會啊,我不是軒轅劍的人,軒轅峯是我師父,我們都是他徒弟!再說了,你別光殺我啊!!”鄒忌四處跑着,那李叔不斷地追着。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