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師妹,你不鬧了,師兄現在身上有傷。”話沒說完,就傳出一聲慘叫,驚得河邊的烏鴉嘎嘎亂飛。

唐玉靜靜的站在鄉間的小路上,感受着這裏的靜謐。

“師兄,以後這種廢話你大可以不說。如果你在敢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小心我將你屁股踢開花。”朗寧兇巴巴說道。

“屁股已經開花,這麼厲害的丫頭也不知道將來誰敢要。”徐楓揉着剛被朗寧提過的臀部,一臉悲憤的模樣。

朗寧的耳朵可是十分好使,登時見她回過身寒着臉說道:“你如果不想要你的屁股了就儘管在背後唧唧歪歪。我不介意讓你爬着走路。”

徐楓嚇的趕忙捂住嘴巴,唯恐露出一個字來讓自己的屁股再度遭殃。

朗寧回身頓時換了一副笑臉,甜甜的問道:“唐玉不知道你這趟要去那裏。”

“額••••••獨臂魔一時半會恐怕是找不到了,想必這個時候恐怕是他正在哪裏躲着療傷吧。我想先回家去看看。”唐玉說着看着蓮花鎮的方向,不知道母親現在怎麼樣了。當初自己逃跑母親一定很傷心。

朗寧忽閃忽閃的眨着一雙大眼,說道:“反正我們也事,不如就陪着你去蓮花鎮看看,說不定還能順手斬妖除魔呢。”說完,她自己都感到一陣臉紅,因爲這個理由恐怕她自己都覺得蹩腳。

唐玉呵呵一笑,沒有說話。朝着落日餘暉的方向走去。夕陽中唐玉似乎被鍍上了一層金光。

“喂•••••••你什麼意思嘛!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啊。”朗寧叫着追了上去。

徐楓暗歎這個丫頭似乎也中毒不淺,不過好在這個丫頭終於遇見了心上人。隨即嘿嘿一笑,一瘸一拐的攆了上去。口中還一邊大呼道:“喂!你們兩個等等我啊••••••不知道人家受傷了這麼沒良心的!”

【求收藏了••••••••先謝謝兄弟們的支持了。】 獨臂魔此刻並沒有像他們所想的那樣在自愈療傷!而是竟然跪在一個身形魁梧的人跟前。他在血遁術開始之時就已經將目標鎖定在合歡宗所在之地雲歧山!

此時,合歡宗宗主卻是臉上冷酷異常,神情變化莫測。

如果獨臂魔說的是真的,那麼這個小子當真就是魔君之子?因爲只有魔君的體制才能將陰陽合併,練就陰陽二氣。據他所言那一擊中雖然陽力過盛但是還隱隱含着陰靈力。這種世間最爲變化莫測的靈力。同時也是當年魔君爲什麼所向披靡重要依仗。

二十年前魔道大亂,血魔公然叛亂,雖然最終合衆人之力滅了他的勢力。但是魔君在和血魔那一戰中卻是雙雙消失無蹤。至今下落不明。想來是凶多吉少。雖然前段時間不辭辛苦的找到了當年的魔君夫人,但似乎並沒有魔太子的音訊。

想着臉上泛起一陣兇殘的冷笑。這笑容直讓獨臂魔心底發寒,腳下直冒涼氣。

“你知道該怎麼做嗎?”何歡冰冷無情的問道。

獨臂魔瞬間猶如小雞啄米般,連連點頭:“知道知道•••••••只要能夠殺了他,魔君唯一血脈也就從此斷絕。宗主自然能夠憑藉着實力一舉奪得魔君之位。”

何歡面色陡然一寒,陰沉的看着獨臂魔。直嚇的後者連忙趴在地上大氣也不敢喘。

“你知道嗎,有些時候不該說的千萬不要說出口。這樣子會爲你招來殺身之禍。有些時候還是蠢一點的好。這樣或許還能多活幾年。”

獨臂魔嚇的渾身一顫,急忙趴伏在地上連連磕頭:“宗主饒命,宗主饒命。你就看在我往日忠心耿耿的份上饒了我吧,我什麼都不知道••••••”

何歡冷冷一笑,多年來他穩坐着這個合歡宗的位置就是憑藉的鐵血的手段,對於頗有心計的人往往都是寧殺錯不放過。當然仙化門的那兩個棋子例外。

這一次,他不想動手。隨即他眼中精光一動,一掌拍在獨臂魔的頭上,頓時獨臂魔滿臉痛苦之色,豆大的汗珠不斷沁出。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許久,何歡才長出了一口濁氣。獨臂魔整個人都癱倒在地上。許久他眼中的驚懼才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欣喜,急忙趴在地上叩頭:“多謝宗主爲我療傷,賜予我神通。”

通過剛纔那一會,何歡不但將獨臂魔的內傷治好,更是強行將他的修爲提了一個境界。

“去吧,帶着左右護法一定要搶在邪魔之前解決了他,不然迎接我們的只有是死亡。”

••••••••••••••

蓮花鎮!山水靈秀,風氣淳樸,人傑地靈,高官巨賈的沒少出。方圓百里不少的姑娘都想嫁入蓮花鎮中。這也讓蓮花鎮的小夥子們一度的非常自得!非常慶幸自己能夠生長在蓮花鎮。據說蓮花鎮下有着一個仙蛤蟆可保蓮花鎮的鄉民五百年。

但是此時,那些姑娘們可不這樣想了。方圓百里此時都在議論着蓮花鎮。

一夜之間,一夜之間••••••蓮花鎮就變成了一座死城。

據說有夜間打獵的獵戶親眼看到,數之不盡的妖魔從天而降,見到人就廝殺。人們在這羣妖魔面前顯得脆弱無比,只是一下就能將整個人斯成粉碎。當時獵戶就嚇的尿了一褲子,死死的趴在地上,久久不感動。這才僥倖逃得一命。

“前方不遠就是蓮花鎮了。”唐玉熱情的給朗寧和徐楓介紹道。路旁行走的路人聽到唐玉所言,眼中頓時出現一抹驚懼之色。更是遠遠的離開他們這一行人。

原本唐玉就很奇怪,平常這裏到處商販怎麼現在一個都不見了。而且行人也是稀少的很。一路上根本就沒有見幾個人。心中不免騰起一陣疑惑。有心想要找個人問問,可是那些人見到唐玉走來全都是遠遠躲開。無奈,唐玉只能加快腳步往蓮花鎮的方向行去。

往日繁鬧的蓮花鎮,此刻卻是死氣沉沉。到處都是斷壁殘桓,血流成河!好似一場災難降臨在蓮花鎮一般。

唐玉整個人都震驚了,眼前的一切讓唐玉整個人渾身猛烈顫抖不已。

“娘•••••娘••••••爹•••••••”唐玉瘋了一般的衝向李府,迄今爲止唐玉都沒有喊過李全福一聲爹。雖然這個義父非常的疼愛自己。往日的種種的瞬息襲上心頭,唐玉衝口喊出。

此刻他心中恐懼到了極點,他多麼的希望這是一場夢。他害怕看到李府,他甚至已經不敢在往前邁步。他甚至害怕的整個心都是抽作了一團,痛的令他呼吸,痛的他幾欲不能忍受。可是現實終究還是要面對。

眼前的李府,完全顛覆唐玉心中的印象。一片血紅狼藉的瓦礫,到處都是被燒黑的焦木,甚至有些還在冒着青煙。往日氣勢恢宏,熠熠生輝的李府此刻儼然已經成爲了一片廢墟。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唐玉撕心裂肺的吼叫一聲,整個人睚眥盡裂,目中赫然流下兩行血淚。身子一軟跪倒在地,整個頭部抵在地上大張着嘴許久都沒有哭出聲來。身子不住的發顫,他的心更是痛的在滴血。他恨自己,恨自己爲什麼要離家出走。爲什麼連自己母親和義父最後一面都沒有見上。他們是多麼的疼愛自己,可是自己卻•••••••地上堅硬的青石被唐玉用力的抓的留下道道的血痕。哭聲終於傳來,撕裂心肺,痛入骨髓,更令風雲變色,日月無光!天地一片陰沉••••••••

朗寧早已淚流滿面,哭的像個淚人。心更是痛的無以復加。她不敢勸唐玉,她知道自己勸解不了。目前最好是讓他痛痛快快大哭一場,將心中的怨氣,怒氣,恨意通通的發泄出來。

徐楓雙眼赤紅,眼中佈滿了血絲。站在那裏久久不能動彈。這是多麼慘絕人寰的一件事。是什麼樣的仇恨竟然將整個鎮都要血洗。這樣的手段實在令人髮指。

唐玉的哭聲嘎然而止,整個人身子一斜,頓時倒在地上。

朗寧猛地嚇了一跳,將上前查探。還好發現只是暈闕了過去。

“讓他睡一會兒,或許一覺醒來就不會那麼痛了。”徐楓的聲音都是顫抖的。

朗寧含淚答應,可是這怎麼可能呢?如此大的深仇大恨,怎麼可能是一覺就能消減的了的。

“待我查出真兇,看我不將他剝皮拆骨,千刀萬剮,碎屍萬段••••••”徐楓面目猙獰,顯然痛恨到了極點。

“師兄••••••”朗寧初次見到徐楓這個樣子,頓時被他臉上神色嚇住了。

【情節正在急速的開展,希望看到更加精彩的兄弟們趕緊給ge收藏吧。寬裕的就賞賜個貴賓神馬的吧。】 根據店家所述,唐玉、徐楓、朗寧三人找到蓮花鎮東十里外的一個山坡上。

翻過山坡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山丘,山丘的土很新鮮,一眼就能看出剛被翻過的痕跡。

與其說是一座山丘倒不如說是一個巨型的土堆。按照店家的話就是整個蓮花鎮中的人能夠找到幾具完整的屍體那就是燒了高香了。衙門實在沒有辦法,那些屍體根本就拼接不到一起。縣太爺奏請上面只能將整個蓮花鎮的鄉民埋在了一起。這樣讓他們在地下也好有個伴兒。

看着眼前的新築起的土堆,唐玉的心已經麻木了。他彷彿沒有感覺一般呆呆的站着。

朗寧的身子微微發顫,臉色煞白。她知道這個土堆下面掩埋了蓮花鎮上萬的鄉民。

“真是太可惡了,這麼大事情怎麼就沒有一個門派出面。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都在幹什麼?”徐楓怒火中燒,頭髮似乎都要立起來。

唐玉至今想不明白,這麼多的城鎮。他們爲什麼單單就對蓮花鎮下手?是什麼致使他們具有如此大的深仇大恨。不管如何這件事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一定要兇手血債血償。

遠處一雙美麗的眼睛霧濛濛的盯着唐玉,此刻她的心幾乎都要碎了。兩日來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她知道自己不能這樣,否則只能使自己走上一條不歸路。

天際一片陰沉,不久大雪紛飛。

是世人的疾苦感動了上天嗎?

“咻~~!”

三道黑色的流星穿過紛紛揚揚的大雪飛快的落在山坡之上!

“獨臂魔?”徐楓瞬間發現山坡上落下的三個人。朗寧也是一驚,想不到獨臂魔這麼快就找上門了。

獨臂魔嘿嘿一聲,嘴角泛起一絲兇殘的微笑!

“正好你們三個都在,咱們新仇舊賬一起算。”

聞言,唐玉默默的轉過身,木訥看着山坡上的那三個人。

“嘿嘿•••••••真是好巧,想不到我們要找的人就是你。這也太巧了吧,早知道是你我們也就不用如此的大費周章了吧。”楚步凡哈哈笑道。

驀然間,唐玉雙目赤紅,身上傳出的殺氣驚人。

“原來是你乾的!”唐玉雙目如電的盯着楚步凡。

楚步凡被這一眼盯的腳底發寒,心生膽怯。暗怪自己嘴快!

“你們都該死••••••”

唐玉風一般的撲向山坡上的楚步凡!

獨臂魔嘿嘿一笑,一步搶前截住瘋了一樣的唐玉。嘿嘿一笑:“另外兩個交給你們了。”

強烈的刺激使唐玉腦中一片混亂,出手毫無章法。

才兩個回合就被獨臂魔一掌轟了出去。唐玉完全不顧生死,瘋子一般的再次撲上,可是此時的獨臂魔已經非彼往昔。唐玉根本完全就不是對手。

這邊林翌晨已經和徐楓已經對上。兩人剛過上一招,林翌晨就嘴角微微一笑,說道:“濤浪谷!”面色卻是十分不屑。

“仙化門?”徐楓心頭大驚。剛纔林翌晨所施展的就是仙化門五行術法中的“寒冰斬。”這個術法曾經在十年一次的“靈真鬥法大會”上出盡了風頭。徐楓一眼便認了出來。

“你知道就好!”徐楓嘿嘿笑道。

“妖孽我殺了你。”徐楓暴喝一聲,手中黃金巨劍猛揮,瞬間使出“大金劍氣”,這一招實乃徐楓的必殺技。此刻全力施展登時威勢着實不容小覷。

林翌晨眼中寒芒一閃,手中頓時飛出一隻冰鳥。

“玄冰裂鳥••••••”

林翌晨冷喝一聲,冰鳥頓時在空中變大無限倍。帶着一聲冰鳥啼鳴衝向徐楓的大金劍氣。

“砰!”兩者撞在一起,強大的氣流回旋登時讓徐楓和林翌晨踉蹌後退幾步。

徐楓擦下嘴角溢出的鮮血,剛纔的那一記硬拼已然讓他內府受到不小的動盪。

忽然一聲驚呼傳來。徐楓頓時臉色大變。

楚步凡滿臉Y笑的使勁兒聞了聞剛摸過朗寧俏臉的手。臉色愈發的Y蕩。

“小姑娘不如我們不要打了,咱們好好的在一起研究研究男女怎麼個不同怎麼樣?本少爺會好好的疼你的。”

朗寧氣的小臉蒼白,恨不得一下將他的魔爪剁掉。

“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誅之!本姑娘不殺了你就不叫朗寧。”立時飛劍一仰,劍影紛飛。

楚步凡嘴角泛起一絲玩味的笑意,看的出他根本就不將朗寧的招式放在眼中。

飛劍被朗寧舞的天花亂墜,目不暇接。待到整個劍勢更加絢麗的時候朗寧劍勢陡然一轉快若閃電的向楚步凡擊來。

楚步凡眼角的笑意愈發的深了。待到朗寧劍勢攻到身前的時候。突然一隻巨大的墨金葫蘆從天而降擋在楚步凡的身前。

一時間朗寧所有的攻擊全部落在墨金葫蘆之上,強大的反震力在空中就已經讓朗寧連吐幾口鮮血。

轟的一下摔在地上,朗寧的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

“師妹~~~!”徐楓瞬間心神大亂,一陣猛攻。頓時抽身撤退撲向朗寧。

林翌晨臉色一變,陰沉道:“想走!沒那麼容易。”手中猛地迸發出一道凌厲的玄冰氣刃。

“噗~~!”

徐楓被這一記玄冰氣刃斬到後背,登時整個後背鮮血淋淋露出森森白骨。同時也順着力道就地一滾,瞬間來到朗寧身邊。黃金巨劍猛然揮出,頓時逼退跟前的楚步凡。

“哼哼~~~垂死掙扎!看你能撐多久!”楚步凡邪魅的看着從徐楓身上不斷淌下的鮮血,眼中滿是興奮。

“師兄,你不要管我,快~~快點去幫唐玉。”朗寧剛說完就再次噴出一口血。

徐楓登時心中一陣慌亂,嘶叫道:“師妹,師妹你撐住。 他的溫柔 我這就給你療傷。”

朗寧急的一陣搖頭,連連說道:“不~~師兄我沒事,你快點去幫唐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