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幹得不錯嗎?有些不可思議的夏目也走了上去,艦船開始朝著旗艦『狩獵館』前進。

在一層甲板,觀察著周圍情況的輝元察覺到了身後的來者,於是清了清嗓子。

「現在各國的行動也都比較明顯了呢。」

「tes,有關之前的話題……」

「tes。」

輝元再度打開了寫滿了資料的通神,上面的信息是關於聖譜記載的歷史的詳細概述。

聖譜記載的時間只到達1648,在表明了末世的同時,也是告知所有人,將在三十年戰爭后發生一場巨大的動亂或者是崩壞。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所以才調查了一下居里克提出來的『三十年戰爭』的『突破點』;三十年戰爭是以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之間的宗教戰爭開始的,雖說後來失去宗教性質,可終究是舊派和改派的戰爭,而在這場戰爭之中,六護式法蘭西並非是到了後面才選擇參戰的……」

那是因為

「在『馬德堡的掠奪』前後,六護式法蘭西會支持新教聯盟。以便對周圍各國建立霸權,作為掌控歐洲的第一步。」

輝元看著夏目這麼聲明。

「那也是,王的開始。」

在輝元接下來的話語中,夏目得到了一些自己並沒有的信息。

一邊觀察周圍情況的輝元一邊說道

「最開始,馬丁.路德,也就是被m.h.r.r.的書記襲名之人,於1517年《九十五條論綱》為標誌的宗教改革運動使全歐分為舊派與改派兩大陣營,而神聖羅馬帝國諸侯則在信仰上出現了嚴重歧見,同樣地分裂為兩個不同的教派,聖譜記載的改派教系就此生成。」

作為信奉著舊派的m.h.r.r.因為國內分裂的改派而陷入了越來越大的內戰當中。

m.h.r.r.作為這段歷史的主要國家。必須基於聖譜的記載展開內戰。

又由於舊派和改派在戰鬥途中越發分裂,m.h.r.r.被迫在國內簽訂條約。

「記好了笨蛋,當時的大總長,作為多個國家總長的卡洛斯一世簽署《奧格斯堡和約》,暫時結束了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之間的戰爭。」

雖然和約暫時結束了改派和舊派之間的敵意。但並未解決宗教衝突的根本原因,尤其是忽略其他新教的合法地位。在未來的數年中。後者在帝國境內的信徒迅速壯大。

因此,兩側的教系彼此不斷發展,而戰爭也一發不可收拾。

夏目恩恩的點頭,接著說

「tes,不過六護式法蘭西是屬於舊派,和改派側合作並不恰當吧。雖說有著黎塞留和改派進行溝通,但是現在這個時代,是作為下任宰相馬薩林的時代,可現在的她卻不在這裡。」

神醫嫡女 而是流亡到了武藏。幫助六護式法蘭西和安娜聯繫。

「tes,不過除此之外,由於黎塞留已經和改派建立了聯繫,作為沒有中間人的此刻,六護式法蘭西的照樣可以加入進去。」

輝元用手指著自己

「將與毛利家的協同關係減弱,以安娜殿下將亡為理由,移交我身為會長的權利給你,而這個時候,就算現在親政,那些國家也不敢輕舉妄動吧。」

「名分是——?」

夏目摸了摸頭

「讓六護式法蘭西參加『馬德堡的掠奪』的名分是『在三十年戰爭基礎上的提前開戰』嗎?」

「不是提前開戰哦。」

輝元解釋道

「而是基於三十年戰爭的歷史再現的必要行動罷了,就算沒有被聖譜詳細記載,可其中有關三十年戰爭中的法國的記敘卻可以解釋這一切。而六護式法蘭西,就是靠著『推動三十年戰爭』和『暗地裡支持新教』為理由參與進去。」

是嗎?

也即是說這一切並非歸功於目前的幾人,而是上一任,也就是路易十三和黎塞留的功勞吧。

在開戰的一開始,就已經將法國的命運牽扯到了裡面。

說到這裡,夏目再度將話題轉了回去。

耳邊聽到遠處的炮擊聲,估計是m.h.r.r.正靠著發射炮擊恐嚇敵人。

無視有些間隔的炮擊,夏目問道

「那之前提到的,馬德堡提供的好處是?」

「是那個哦。」

輝元繼續說道

「是在末世來臨之時,馬德堡所和其他國家所研究出來的有關解決末世的方法。」

「別開玩笑了,而且那個交易手段,相信居里克肯定已經和武藏用過了。」

「tes,那位市長並非否定這點,可除了這個之外,居里克還提出了有關在三十年戰爭,為六護式法蘭西提供幫助的條件。」

「幫助?」

tes,輝元這麼回應。

「因為作為舊派的六護式法蘭西,很多東西都無法自由的研發,而馬德堡就做得到哪一點,而且他們還會極力控制安娜的病情。」

「幫助和安娜和輔助六護式法蘭西嗎?」

夏目沉思著,雖說到時候會和武藏在一起這一點讓夏目不滿,可除了這個之外,還有聖聯方面的問題吧。

那個教皇大叔想必不會認同此事。

「還有,有關聖聯方面,之前談到的理由我認為能夠說通。而且先不看六護式法蘭西和m.h.r.r.的改派,光是p.a.oda和m.h.r.r.的羽柴結盟就已經有些耍賴了,既然要胡來的話,為什麼這邊不可以呢?」

「的確是胡來呢。」

夏目認為那樣一來不只是六護式法蘭西,恐怕k.p.a.italia都會調人過來。

如果是那樣的話。

他確認了一件事情。

六護式法蘭西一旦參與進去,毫無疑問,會變成了改變亂世的行動。 京郊外,一棟三層的小別墅里,七個人圍坐在一張子上七個煙灰缸里有六個都滿是煙蒂。

「你們怎麼看?」

坐在首位的,一個三十來歲的年輕人熄滅手上的煙,向大家問道。

「該死的吳庸,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消息,居然把這事告訴了他大伯,害我的被家人好好的審了一頓!」

另外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憤恨的敲了敲桌子,大聲的說道。

下首一個大概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微微搖頭苦笑了一下:「都一樣,我們也被家人審的一塌糊塗,好在我們嘴嚴,又沒有行動,否則不知道還能不能這樣出來!」

「成哥,我們現在怎麼辦,總能放棄準備了那麼久的計劃?」

另外一個人,著首位上那三十多歲的人憤憤的問道,那個三十多歲的人就是這七個人中的老大,葉成。

葉成今年三十三歲,在北京國資工作,其實葉成很早以前就和吳庸有過交集,最早催促吳庸公司上市的就是他。

葉成靠著在國資委的~|條件,利用私營企業上市已經賺了不少的錢,手上的錢也有了九位數之多。這些錢即不是貪污也不是受賄,更何況葉家也是紅色大家族,不是天大的事誰也奈何不了他。

葉成和吳庸地矛盾地開就是上次地上市事件。吳庸不願意集團上市。後來還查地了葉成並且讓吳興國警告了他一番。然後隔了一年卻吳庸又弄了個通信公司上市。雖然中原通信地上市讓葉成也小賺了一筆。不過兩人地矛盾也就此埋下了。特別是葉成非常清楚吳庸地資本到底有多少。

只可惜。吳庸忙了這麼幾年早已經把幾年前地爛事給忘了。吳興國若是知道這事地話或許能想起來。可是吳興國工作忙。又和吳庸在這段時間沒什麼接觸家就都沒想起那茬子事。

吳庸地成就葉成知道那麼一點。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對吳庸更加地嫉恨。這幾年裡面。他先後把李王彭陳四家地人都有意無意引向吳庸地企業。這些家族地年輕人個個都是年輕氣盛地。看到一個不滿十八歲地小孩子地成就比他們好那麼多。心中地嫉妒慢慢地也就產生了。

後來幾家人先後都找過吳庸想要合作。從中分上一杯羹。結果都被吳庸拒絕了。嫉妒就慢慢變成了嫉恨。

還有。葉成這些年做地很細到最後一刻絕對不發動。他是在慢慢地埋下仇恨地種子。這個種子一旦發芽就可以給吳庸致命地一擊。在蘇魯豫四省們五家地人有著任何人不可比擬地影響力。五家聯合在一起。就算是現在強盛地吳家也要避讓三分。

天算不如人算。就在葉成已經成功捆綁住這幾家地人讓大家對吳庸地嫉恨達到極點快要發動最後報復地時候。沒想到他們中間卻有人把他們要對付吳庸地事情泄露了出去。 媽咪大作戰 並且被杜貴那個快嘴巴知道了。還告訴了吳庸。

葉成和這些年輕人所做的事都是瞞著家裡大人的,現在讓吳石這麼一插手,家裡人都知道了。好在之前葉成就已經考慮過這種情況些年輕人的口供很一致,所以吳石也沒弄到什麼確切的消息。說起來吳石那的消息還不如杜貴那多過吳石說了這麼一下,讓五家的人都給了自己孩子一個警告至少他們在做起來不能像原來那樣天不怕地不怕的了。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就是吳庸也絕對想不到此事的起因在幾年前難怪他一直猜不出有人對付自己的原因。

「成哥,你倒是說話啊,總不能計劃了這麼久,就這麼放過他?」

彭家的彭國棟也叫了一聲,彭國棟幾次要入股吳庸的康師傅集團都被拒絕,甚至一個子公司入股都不行。現在看著吳庸賺了那麼多錢,加上葉成的故意引導彭國棟想想就很氣憤,總以為這些錢應該有他的一份。

「怎麼可能放棄?」葉成瞪了一眼這兩個人:「吳庸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以為在非洲搞點礦產回來就可以不把所有人放在眼裡,這次讓他小子知道華夏到底是誰的地盤!」

「成哥,我家老頭子可是嚴厲吩咐過,絕對不準主動挑起和吳庸的任何事端,否則會將我逐出家門的!」

李家的李風是七人中最膽小的一個,他不知道吳庸的能耐和影響,不過對自家老頭子的話卻是深信不疑的,所以才皺著眉頭問道。

「小風,你要怕的話不如回家去吃奶,那沒一點事!」

彭國棟輕蔑的看了一眼李風,對彭國棟的說法葉成沒有任何的表示,這個李風膽子是小,但也最怕有人激他,一激就什麼都不顧

「你,你說什麼,我什麼時候說怕了,不就是一個吳庸嗎,毛都沒長齊的傢伙,誰會怕他?」

果然,彭國棟的話讓李風氣的臉都紅,大聲的在那爭辯著。

「好了,都別吵了,這裡沒人怕他吳庸,不就是他大伯今年上了位,要知道風水輪流轉,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輪到我們家了!」

葉成對著大家看了一圈,才慢慢的說道。大家不由自主的都點了點頭,這些人家裡都不缺少部級高官,甚至國級也有,每家都有人可能問鼎最後那幾個最高位置的。

「不過家裡的人咐我們也不能完全不聽,既然如此,我們把原來計劃中最嚴厲的打擊放在最後,先從小的做起,吳庸不是去了法國了嗎,那就讓他焦頭爛額的回來吧!」

葉成臉上露出一股陰險笑容,其他幾人也都一起笑了。可惜葉成犯了一個錯誤,以他的資歷家裡人不可能把吳庸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葉成只知道吳庸在非洲有很多礦產,只知道他和非盟主席納爾遜的關係還可以,卻不知道實際上吳庸已經是非洲的無冕之王了,葉成錯誤的估計了吳庸的影響力,還以為他是一直靠著大伯和家裡的關係才能這麼順風。

………………………………………………………………

吳庸在法國兩天過的非常舒適,希拉克第二天匆匆見了吳庸一面之後便離開了,酒會還有三天,聽說世界各地很多人都收到了希拉克的邀請,希拉克很重視這個酒會。

至於酒會的目的是什麼吳庸一還不清楚,不過有一點吳庸已經確認,希拉克對自己沒有任何的惡意。因為吳庸在巴西遇刺的事情,希拉克對吳庸的安全保護特別的重視,在吳庸的外圍安排了大量的精英保鏢,而且這些人完全配合吳庸身邊人的行動。

1998年2月22號,希拉克的酒會一位歐洲貴族後裔的城堡內如期召開,吳庸到的時候,酒會現場已經差不多有近百人到場了。

仔細看了一下,近百人中然有七八個都是吳庸認識的,那些認識吳庸的人看到吳庸進來,紛紛走過來和吳庸打起了招呼,一時間吳庸也吸引了不少現場人的目光。

「庸先生您也來了!」一個高高瘦瘦的白人先到了吳庸的身邊,微笑著問道。

「是啊,沒想到赫力先生您也來了!」吳庸又看了看其他幾個湊過來的人:「還有庫爾斯先生他們!」

「我們都是接到希拉克總統先生的邀請後來的,吳庸先生您一到,我們也能猜出希拉克先生這次請我們的用意了!」

赫力有些神秘的一笑,吳庸仔細看了看這些認識的人,不由的點了點頭,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他們都是非洲一些金礦的礦主,一共八個人,只有兩個是非洲本地人。

其實,非洲目前的形勢是雇傭兵軍團佔有35%的非洲金礦,20%在非洲本地土著或者重要人的手中,另外還在當初殖民者後裔的手中。赫力,庫爾斯都是殖民者後裔,他們兩個家族在非洲就佔有整個非洲13%的金礦。

「那些人,都是其他地區金礦的持有者,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的居多,看來希拉克這次是想要黃金了!」

赫力湊到吳庸的耳邊小聲的說道,吳庸再次點頭,看來他的猜測沒有錯。

酒會陸陸續續還有人進來,最後一共來了大概一百五十人,其中有一百一十人都是擁有著金礦的人,有二十多個是世界各地的銀行家代表,剩下的人則是法國一些貴族人士。

酒會開始以後,希拉克並沒有做任何的發言和表示,其他人也樂得自由結合交流。 深淵主宰系統 這種酒會參加的機會可不多,與會的都是世界級的富豪,在當地都有著一定的影響力,不認識的認識一下,認識的加深一下感情,對以後的生意都有好處。

讓吳庸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酒會真的辦成一個純粹的酒會,希拉克總統對每個人的態度都是一樣,臉上的笑容也從沒有停過,一直到酒會結束都沒有說出他的用意,彷佛真的是請大家到這裡來玩一場似的。

不過酒會之後這些人並沒有急著離開,這是一個交流的好機會,酒會上一些不方便說的話可以拿到私下去說,事後吳庸聽說,你幾天在法國這些參加酒會談成生意的交易額就達到數百億美金。

讓這些人沒走的原因其實還有一個,八天之後法國去舉行一場大型拍賣會,這些富豪們都想順手拍點東西再回去。 前往馬德堡的航線之上,遮擋住太陽的身影是一艘快速前進的艦船。

越過了天空的迴廊,從雲層中露出鋼鐵頭部以及彈射鉤和表層裝甲的艦船在兩側繪有六護式法蘭西的紋章,紋章上方是對外的流體炮塔,上面使用了加護術式之後用於增強射擊準度。

插在艦橋上的旗幟迎風飄揚,人們的視線放佛跟著風流移動,慢慢的移向西南方。

休閑的時間往往很快結束,半天的休憩讓所有人都得到的一些恢復。

根據之前自動人形調查的情況來看,這裡已經是屬於m.h.r.r.的空域了。

畢竟六護式法蘭西北方和英國的浮遊島接壤,南臨k的瀨戶內,而m.h.r.r.所在的近畿則是k的東偏北的方向,用不了多少時間就可以到達。

快速行駛著,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發現m.h.r.r.或者是p的艦影,也沒看到織田的『a.h.r.r.s.』羽柴『p.a.m.』或者是共同部屬的被稱為『p.a.o.m.』的紋章,只有一望無際的空域而已。

從沒有敵人的現狀來判斷,一開始追擊武藏的那些船應該是『p.a.o.m.』的吧,作為織田和羽柴的連同艦船,上面能承載五大頂.六天魔軍或者是其他m.h.r.r.側的人。

對此,沒有率先發生衝突也是一個不錯的開端。

輝元在那邊和聖聯聯絡,不過作為主要的國家的k肯定在為嚴島的歷史再現浪費時間和精力,

在歷史上,村上穗軍,織田.信長便命九鬼.嘉隆於伊勢國打造6艘安宅船、配有大炮及鐵炮、鐵制令焙烙火矢完全無效。

所以面對安宅船那長22尺。寬12尺的龐大體型,作為當時最大及高防禦力的戰船,肯定會給予k足夠的打擊。

如果是那個教皇國的話,是否會選擇聖譜記載的歷史,還是選擇維護教皇的威嚴呢?不論哪方面,都是極為麻煩的選擇。

要是記得沒錯的話,那場戰鬥還是會以p的勝利告終。

原因就是——

比起地脈爐的暴走更加可怕的存在,龍脈爐為基礎所產生的,能夠毀掉嚴島三分之一土地的超大型爆炸。

那次爆炸,將決定『第二次木津川口之戰』的勝利者。

不管是誰。都在為了今後而努力的戰鬥著。

夏目坐在甲板最前端,遠處的地平線漸漸清晰起來,繞過了m.h.r.r.環繞近畿部下的對空炮塔基地,正朝著馬德堡靠近。

「總長大人。」

順著風而傳來的聲音來自於女性型自動人形。

是安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