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幾句客套話之後,大堂經理就從包廂中緩緩退出。

至於其餘的服務員則將剛剛慕白幾人點的名酒和各種美味菜肴,開始端送上來。

在這美酒佳肴中,慕白和周小雨、劉菲兒等人,都端起杯中醒好的頂級紅酒羅曼尼康帝,敬了慕瀟瀟一杯。

「瀟瀟,二十歲生日快樂,嘻嘻,以後你就和我們一樣是老姑娘了。」周小雨開玩笑的說著。

「切,你們這種小女孩兒就是喜歡說這樣的反話,可等你真正的到了姐姐這個歲數,才懂什麼叫昭華易逝啊,像我、菲兒、詩詩其實無論是在娛樂圈,還是現實生活中都開始逐漸走下坡路了,我們以後再怎麼樣努力,也就是延長一些職業壽命罷了,可瀟瀟和小雨,你們兩個的大好前途才剛剛開始呢,一定要加油,祝瀟瀟生日快樂,也祝瀟瀟未來事業一帆風順。」

幾人中年紀最大的柳研,聽完周小雨的玩笑話,神情有些落寞。

確實,娛樂圈每年都會有著新的小鮮肉、小美女誕生,像她們這些明星,一旦過了三十五歲的年紀,在演繹事業上就很難有什麼大的突破了。

而對於柳研她們這種,本就是靠身材,靠臉蛋兒吃飯的女人,在看著時間刻刀一刀刀在她們身上無情的划痕,心中也是很難受的。

「嘻嘻,柳研姐,什麼昭華易逝嘛,你還這麼好看呢。」

作為主人公的慕瀟瀟也是微笑著安慰了下柳研,隨後幾位娛樂圈的女神,一邊品嘗著綠洲酒店坐的美味佳肴,一邊微笑的聊著。

大概是幾人都沒這麼放鬆的出來吃過飯,以至於在一個小時后,王妃之戀的傳奇蛋糕在眾多服務員小心翼翼的端送到包廂時,幾位女神也都喝的有些暈乎乎了。

這個時候,她們看著眼前這突然出現的,幾乎如同完美藝術品的生日蛋糕,都剎那間愣住了。

幾張讓眾多國民追捧的絕美臉蛋兒上,儘是不可思議的神情。

確實,就連在娛樂圈參加過太多大牌影星富豪生日聚會,吃過太多山珍海味的她們,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美麗的生日蛋糕。

這使得她們回過神后,都是忍不住驚嘆起來。

在驚嘆中,製作團隊中的幾位曾經受到英洲皇室加封的糕點大師,也是親自來到包廂中,拿著一份精緻的名單表,想讓慕白和慕瀟瀟在上面簽下自己的名字。

因為他們想要親自記錄每一次享受王妃之戀蛋糕人的名字。

慕白隨手接過名單,看到上面第一行赫然是富有傳奇色彩的威廉王子和他的王妃。

所以他在考慮了片刻后,就沒有再多推辭,很直接的簽上了在南京城中大部分人都知道的名字。

「冷!」

而旁邊慕瀟瀟,在聽到幾位糕點大師聯名擔保,隱私覺得不會外泄后,也簽上了她的名字。

「謝謝英俊的冷先生和美麗的慕小姐,謝謝您二位為王妃之戀這款蛋糕,再次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您二位的名字,一定會和威廉王子以及威廉王妃一樣,永遠和王妃之戀伴存,對了,接下來需要我幫您切開一下這款蛋糕嗎?」

其中為首的蛋糕大師西點文,收起名單,很紳士的躬身微笑道。 「嗯,好的,麻煩了。」

慕白和慕瀟瀟、周小雨幾人,看著眼前這高一米多的蛋糕,都是微笑著同意了西點文的意見。

隨後在西點文的掌刀下,緩緩將這王妃之戀切開。

而製作精美的王妃之戀就如同一朵美麗的蘭花一般,緩緩綻放。

與此同時,蛋糕周圍的蠟燭也悄然亮起,一首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流通的「Happybirthday」,也隨之響起。

唯美的畫面,高超的做工,都無愧於這「王妃之戀」的美譽。

很快,在切開之後,慕白和慕瀟瀟等人都嘗著這美味的蛋糕。

其中包廂處的幾個美女服務員,也是滿臉羨慕的看著在眾人中央的女主人公慕瀟瀟。

她們心底都幻想著,如果有一天也有一個男孩兒為自己舉辦這樣一場奢侈,紙迷金醉的生日,那該有多好啊。

叩天門 可當然,她們也知道,這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幻想罷了。

畢竟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能有一個花如此天價,為女孩兒慶生的白馬王子太少了。

要知道幾千萬RMB,這個昂貴的價格,已經足夠讓太多人放棄心底的堅持,讓太多曾經矢志不渝的感情都為之讓路。

很多時候,縱使青梅竹馬或許也敵不過富貴榮華。

此時在周圍這些服務員心中複雜的心情中,也在生日快樂的音樂聲中。

慕白等人一邊吃著蛋糕,一邊再次品嘗著剛剛點的美酒。

期間,由於「王妃之戀」這款蛋糕本就是大型生日聚會的蛋糕,單單慕白幾人根本沒吃下多少,這使得慕白揮手示意讓大堂經理、幾位蛋糕大師以及包廂中服務員都自行分享著這名貴的生日蛋糕。

這好心的舉動,莫說讓包廂中服務員受寵若驚,就連大堂經理和幾位蛋糕大師也沒想到能品嘗到如此名貴的生日蛋糕。

確實,王妃之戀售價1600000美元,其中每一種食材,都用的是最頂級的,就連蛋糕大師都未曾嘗過自己親手做出來的作品。

所以慕白的話,頓時使得包廂中響起一聲聲發自內心的真誠感謝。

「沒事,大家自便吧。」

慕白點了點頭回復了聲,繼而在這感謝聲中,柳研、李詩詩、周小雨等人大概是不勝酒力,沒用多長時間,在這歡樂嬉戲的氣氛中,就開始有些醉了。

包廂中的服務員、大堂經理等人早就退了出去。

至於生日晚會的主人公,慕瀟瀟只是喝了兩杯,就已經暈的靠在了慕白肩旁上,一頭烏黑秀麗的長發散披在肩。

又過了幾分鐘,徹底醉酒的周小雨、柳研、李詩詩就完全拋掉了女神的形象,一頓毫無規則的划拳之後就趴在桌子上說起了醉話。

慕白看著這些人,略感無奈的搖了搖頭。

至於溫柔大方的劉菲兒,倒是沒有喝醉。

不過她對眼前的這一幕,也是無奈的笑了笑,繼而伸手將幾位喝醉的閨蜜姿勢擺放的稍微舒適和好看些。

然後對慕白點了點頭,就起身從包廂中走了出去。

在熱鬧繁華中,不知不覺間就到了晚上十點。

其實劉菲兒這個時候從包廂中走出來,只是為了去結算一下,這次生日晚會的費用。

因為她不想這次出來遊玩的費用,全部讓慕白承擔。

一方面是不確定慕白和瀟瀟具體是什麼關係,另一方面則是瀟瀟在剛進娛樂圈的時候,就被東方婧安排跟著自己一起拍戲,長時間接觸下來,她早就將善良可愛的瀟瀟當成了自己的妹妹。

妹妹過生日,姐姐自然不能只來玩,而什麼都不做吧?

在這種想法中,劉菲兒並沒有直接招呼服務員結賬,而是來到了大廳前台開始結算。

在她來到前台後,大堂經理湊巧正在這裡,他因為清楚這個女孩兒是和冷少一起來的,所以很客氣的問道:「嗯?小姐,您….有什麼需要嗎?」

不過很快,眼前這個女孩兒的話,卻有些超出他的意料。

「嗯,我來結算一下這次生日晚會的費用,你幫忙看一下大概多少錢?」

「啊…您來結算嗎?」大堂經理有些驚訝道。

他其實剛剛都給普爾文普總電話聯繫過了,普總在得知是最近南京城最享負盛名的冷少來消費后,就已經在電話中明確表示,這次消費無論多少錢,全額免單!

可現在女孩兒這突如其來付賬的請求,卻讓大堂經理有些始料未及。

「嗯,對呀,怎麼?有什麼問題嗎?還是擔心我付不起?」劉菲兒神情平靜的從錢包中掏出一張花旗銀行的黑卡放在了前台,輕聲問著。

「不是,小姐,您誤會了,只是剛剛普總在得知冷少來酒店消費后,就已經明確表示要全額免單,可現在您來付賬,實在是讓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酒店經理看著櫃檯上,那同樣代表著尊崇身份的花旗銀行黑卡,臉上頓時浮現出有些尷尬的神情,心裡也很是複雜。

他本以為這次來的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冷少,其餘幾個女孩兒,應該只是陪玩的,不可能有實力去付這動輒數千萬的消費。

可他哪裡想到過,這隨便出來個女孩兒,拿出的就是年薪上億人士才能擁有的花旗銀行黑卡!

「嗯?免單?」

在酒店經理尷尬到時候,對面的劉菲兒心底也是再添了些驚訝。

因為她對於綠洲國際酒店還是有些了解的。

這是一家背靠龐大英洲財團的超六星級酒店,其目前掌託人為普爾文,身價數百億,華夏福布斯排行榜名列前五十名。

可這樣一個有強大背景的酒店掌託人,這樣一個在福布斯富豪榜名列前茅的頂尖富豪,竟然也要變相的結交或者說是討好慕白。

這讓劉菲兒心底對於慕白的認知,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

她已經無法想象,那張清秀平靜的臉龐背後,到底隱藏著的是一個怎樣滔天的身份!

「你們為什麼喊他冷少?我可以知道嗎?」

最終,在緩了幾秒震撼的心情后,劉菲兒還是問出了目前心中最大的疑惑。

可還沒等酒店經理開口時,她身後就傳來一聲略帶些磁性的清冷聲音。 在劉菲兒剛剛將心中的疑惑說出口,還沒等大堂經理回答的時候,身後就響起略帶些磁性的好聽聲音。

「嗯?怎麼想起問這個了?不用太在意,那就是個代號而已。」

這聲音使得劉菲兒連忙轉身,映入眼帘的不是別人,正是讓她已經疑惑猜測了將近一天的慕白。

「奧….我…就是挺好奇的。」她看到慕白后,抿了抿紅潤的嘴唇,然後略顯尷尬的回道。

確實,背後打聽別人消息,還被當事人撞到,想來無論是誰,都會有些尷尬的。

不過慕白並沒有什麼不滿的神情變化,只是輕聲笑了笑,沒有再對她說什麼。

這時,這個很年輕的男孩兒,又向她這邊走了兩步,就來到了櫃檯前。

只見他從衣兜中掏出一張國內銀行最頂尖的鑽石卡,繼而將銀行卡放在了櫃檯上推給大堂經理道:「今天用餐很愉快,結算一下用餐費用吧。」

「奧,冷少,不用了,真的,剛剛普總親自打電話說了今天您的所有費用全部免單。」

大堂經理沒有接這張銀行卡,而是神情很尊敬的說著。

說完之後,他就想將這張銀行卡重新推回去,但當伸手碰到這張銀行卡的時候,卻明顯感覺到了一股抗力。

這抗力,讓他根本推不回銀行卡。

這使得他有些詫異的抬頭,眼神中儘是不解的看著眼前的男孩兒。

是的,他有些不解冷少現在的用意。

按理說,免一份將近四千萬的飯局,想來是沒有誰會拒絕的。

畢竟四千萬,不是一個小數目。

免這樣的天價飯局,就算是普爾文普總也要承擔著很大的壓力,甚至還需要親自給英洲總部高層寫一份說明書。

可現在,銀行卡上傳來的這股抗力,讓他明顯感覺到眼前的這個男孩兒,並沒有想要接受這巨額免單的意思。

「我這人不太喜歡佔人便宜,所以…..還是結算下費用吧。」

片刻后,男孩兒的話,在大堂經理詫異的心情中響起。

不過也就是這很平淡的話語,卻讓他有些回不過神。

拒絕了?

他沒想到這個男孩兒,面對這樣的巨額免單,幾乎沒有一絲猶豫的就拒絕了。

怎麼能?

要知道這可是幾千萬啊!

確實,雖說普總是想要靠這樣一次巨額免單,結交上這個男孩兒。

可用幾千萬去結交一個人,這絕對是他自從在綠洲國際酒店跟隨普總以來,普總付出的最高代價。

但現在看來,縱使這個極高的價格,依舊沒有讓這個男孩兒神情有哪怕一點的變化。

「冷少,這….」

大堂經理在這一刻想了很多,最後張了張嘴,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

卻只見眼前的男孩兒將放在銀行卡的手,緩緩收回然後輕聲道:「天色…不早了,結算吧,我不想再浪費沒必要的時間了。」

不想再浪費沒必要的時間。

男孩兒的這句話,將他本來想說的話,全部卡死在了喉嚨中。

大堂經理,一時間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因為人老成精的他,能從男孩兒這很是平淡尋常的話語,明顯感覺到,對方並沒有什麼興趣在和他虛以委蛇。

如果自己再這樣不識趣的勸說,那恐怕會適得其反,迎來其反感。

一個普通人的反感,說實話,沒有人會在乎什麼,那身為綠洲國際酒店經理的他,更不會在乎什麼。

可他無比的清楚,眼前的這個清秀男孩兒,絕不是什麼普通人。

而是一個自從在南京城橫空出世以來,便未逢抗手,在最頂尖富豪圈都聲名赫赫,令人趨之如鶩的年輕人。

所以,面對這樣一個人不耐煩,大堂經理不敢不以為意。

在愣了片刻,他回過神來,就有些歉意的低頭,拿起櫃檯上的這張銀行卡,開始了正常的結算服務。

「冷少,您消費了三千七百六十餘萬,破了我們酒店私人飯局的最高消費記錄,很感謝您能來我們酒店消費。」

幾分鐘后,在結算完賬款后,大堂經理就將銀行卡遞還回去,很尊敬的說著。

「嗯,好,我知道了。」

此時,櫃檯前的慕白平靜的接過銀行卡,點了點頭輕聲說著。

然後他和劉菲兒就離開了櫃檯。

兩人回到包廂處,在幾個女服務員幫助下,將已經喝醉的慕瀟瀟、周小雨等人攙扶起來,離開了酒店。

出來之後,一直在酒店外面等待中的雲曉坤,再次將幾人送回了豪華的環紫金別墅區。

期間,雲曉坤打開雲海聯盟的紫金貴賓網路,讓慕白在網路中對他接待服務進行評價。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