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張煥春聽到吳俊傑的話,不自覺地想起小時候長輩們的叮囑,對吳俊傑說道:「吳主任!我記得小時候的時候聽老人們說過,在東瀛人佔領我們華夏的時候,這家醫院雖說是醫院,還不如說是個集中營,東瀛人抓了我們許多百姓,然後挑出身體健壯的男女關押在這家醫院當中,不過關在這裡的人卻沒有沒有一個活的出來,而且據老人們說那些被就地掩埋的死者,全部出現身體潰爛的情況,在東瀛佔領我們華夏那幾年的時間,這塊土地下面最少埋了上萬人,因為這個原因這家醫院才被人傳言說是鬼屋。」

聽到張煥春介紹的情況,吳俊傑感覺自己突然抓住了什麼,一臉驚異地對張煥春問道:「張局長!你剛才說被關在這家醫院的人,沒有一個活著離開,而且死後出現全身潰爛的情形?」

張煥春聽到吳俊傑的詢問,同樣也意識到什麼,一臉震驚地對吳俊傑問道:「吳主任!您懷疑這家醫院的前身也是東瀛人當年用來研究生化武器的機構!這不可能啊!據我所知當年滬海並沒有東瀛人的生化部隊!」

吳俊傑看到張煥春一臉震驚的表情,臉上馬上露出憤怒地神情,說道:「這沒有什麼不可能的,當年東瀛投降的時候,為了掩蓋他們在華夏犯下的罪行,曾經銷毀了許許多多的秘密,你看這家工廠,周邊全部是現代化的廠房,唯獨留下了這座當年東瀛軍隊建的建築,並且還在建築周圍布下極為嚴密的安保力量,可見這座房子的重要性,如果我沒猜錯,製藥廠只是一個掩護,這裡很可能是一家細菌研究機構或者是細菌武器製造廠。」

吳俊傑聽到張煥春介紹的情況,心裡是越加的懷疑這家醫院很可能是一家生化武器研究機構,此時的他極為迫切地想要潛入這座房子去一探究竟,但是他目前的身體狀況根本就不容許他這樣做,為此他只能打消這個念頭。

想到這座房子空曠了那麼久,卻沒有人發現這裡的秘密,顯然說明東瀛人將秘密隱藏的非常嚴實,為了了解清楚這座房子內到底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吳俊傑對張煥春問道:「張局長!你之前說小時候曾經進入這座房子里,不知道你現在是否還記得這種房子內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特別的地方!」張煥春聽到吳俊傑的詢問,隨即陷入沉思當中,畢竟那是他孩時的記憶,到現在為止已經整整過去了三十多年。

「我想起來了!」許久之後,張煥春突然喊了一聲,一臉興奮地對吳俊傑說道:「吳主任!我想起來了,那座房子有間地下室,據說這個地下室就好像一個山洞,當年之所以會被傳為鬼屋,就是有些大人進入地下室后就再也沒有回來,老人們都說是讓鬼給抓走了,當時我們聽到這些傳言,再加上膽子小,所以沒敢下去。」

吳俊傑聽到張煥春的話,幾乎已經能夠斷定問題就在那個地下室內,儘管他目前的身體看上去跟常人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他體內的內傷卻沒有完全康復,而且從這座房子外部的安保的嚴密程度來看,裡面肯定會更加嚴密,他一個大活人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地下室,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時的吳俊傑清楚的意識到,想要查清這家製藥廠背地裡隱藏的秘密,只能藉助其他力量,但是到底藉助那方面的力量卻一時間讓他難以做出選擇,想到這裡,吳俊傑對張煥春吩咐道:「張局長!調查的事情不急,畢竟這件工廠屬於外資企業,如果不處理好很可能會引起外界糾紛不說,還會打草驚蛇,現在你所要做的是搞清楚這家工廠所有東瀛籍人員的名單,然後再查查這家工廠是否有發生過員工失蹤的事情,記住這件事情一定要秘密調查。」

想到東瀛人竟然在滬海從事細菌研究,此時的張煥春想到的不是怎麼樣利用這件事情獲取政績,而是儘快搗毀這家工廠,在這時他一臉嚴謹地對吳俊傑保證道:「吳主任!您放心,回去以後我連夜安排人調查這家工廠所有人東瀛籍員工的資料。」

吳俊傑聽到張煥春的話,想到東瀛人在華夏辦這家生化工廠的目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對張煥春吩咐道:「張局長!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第二天早上林沐瑤早早的就把早晨送到醫院,當她看到站在窗前運動的吳俊傑,和風煦暖地笑著走進病房,將保溫壺往桌子上一放,正準備叫吳俊傑吃飯的時候,突然感覺腳下踢到什麼,低頭一看是吳俊傑的鞋子,下意識地把頭看向吳俊傑,正準備喊吳俊傑吃飯,突然意識到什麼,重新低頭看著地上那雙沾滿了泥土的鞋子,臉色極為不好看地對吳俊傑問道:「俊傑!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偷偷出去了?」

吳俊傑並不知道自己的鞋子已經出賣了他,當他聽到林沐瑤的詢問時,臉色露出一副心虛的笑容,回答道:「沒有啊!昨天晚上你走後我就睡覺了,而且還是一覺睡到天亮。」

聽到吳俊傑的解釋,林沐瑤一臉不高興地看著一臉心虛的吳俊傑,手指著吳俊傑的鞋子,對吳俊傑問道:「吳主任!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鞋子上的泥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不要告訴我說你睡覺的時候,你的鞋子偷偷溜出去散步了。」

吳俊傑聽到林沐瑤的質問,看了一眼自己那雙沾滿泥土的鞋子,臉上馬上露出尷尬的表情,笑著對林沐瑤回答道:「昨天晚上我在病房裡待著難受,所以就出去逛了逛,也沒走多遠,就在醫院裡面走走而已。」

「吳主任!你是不是以為我是傻瓜,醫院裡面哪裡能夠沾到這麼多泥土,不如你帶我去看看!」林沐瑤見吳俊傑承認晚上出去的事情,無疑是讓她感到非常的氣惱,手指著鞋子上的泥土,針對泥土的來源對吳俊傑提出質疑。

吳俊傑沒想到林沐瑤竟然這樣精明,心裡暗想:「女人那麼精明幹嗎?」

想歸想,吳俊傑的大腦同樣快速地運轉起來,他可不希望林沐瑤知道他晚上夜探東日製藥廠的事情,結果他還沒找到一個合適的借口時,病房的門被推了進來,張煥春人還沒有出現在病房門口,聲音就已經從外面傳了進來:「吳主任!您讓我調查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東日製藥廠在去年確實存在好幾起工人失蹤的事情…」

張煥春走進病房,看到綁著一個臉孔的林沐瑤,興奮的聲音截然而止,連忙恭敬地對林沐瑤問好道:「林支隊!早上好!」

林沐瑤聽到張煥春的話,馬上就猜出吳俊傑半夜離開醫院的事情肯定跟張煥春有關係,而吳俊傑離開醫院的目的,則是為了醫院裡的病毒事件,為此讓她對張煥春的好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一臉不滿地對張煥春質問道:「張煥春!昨天晚上是不是你陪他離開醫院的?」

張煥春陪吳俊傑去東日製藥廠,最擔心就是被林沐瑤給知道,所以才會在吳俊傑面前反覆提到林沐瑤,希望吳俊傑在被林沐瑤發現之後能夠幫他擋下來,結果他沒想到林沐瑤竟然那麼快就發現了。

看到林沐瑤一臉憤怒的表情,張煥春知道壞事了,下意識地就想做一些解釋,結果他的解釋還未說出口,一旁的吳俊傑卻搶先一步,不滿地對林沐瑤說道:「林沐瑤!是我要求張局長送我的,這件事情跟張局長沒有一點的關係,有什麼火你沖我來。」

吳俊傑知道林沐瑤是關心自己,所以才會有這種表現,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在面對林沐瑤的時候會表現出一副心虛的樣子,但是現在他見到林沐瑤竟然把怒火移到張煥春的身上,這無疑是讓他感到非常的不滿。 網吧開業之初,玄齊就讓魯卓群注意消防安全,畢竟這是個人口眾多的會所,一旦發生意外,就很有可能就是出人命的大事。

所以當玄齊看到烈火熊熊,並且網管出現死傷,就連魯卓群都不能幸免於難時,玄齊真的就震驚了

反向排查消防設備,滅火器有,消防斧也有,甚至還有兩個消防栓,如果真有大火瀰漫,撲滅大火的問題應該不大啊再往一旁走了走,玄齊還特意查看了緊急疏散通道,暢通無阻,沒有加鎖,更沒有上鐵鏈,這麼大的逃生出口,為什麼在火焰面前,沒有救更多的人呢?

思索而無解,讓玄齊無語到無可奈何,隨手拉過個網管問:「這個滅火器你會用嗎?」

網管樂呵呵的說:「我不會用這個,但我會重裝8系統」

揮手讓網管走,玄齊站在一個滿臉都是青春痘,正在聚精會神打星際爭霸的男孩身後,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問:「如果發生火災,你怎麼辦?」

青春痘剛弄出一隊狗,正在攻打人族的老巢,感覺有人拍自己的肩膀,說什麼沒聽清,不由得啊了聲,等著玄齊再說一遍后,青春痘才無所謂的說:「真有火災那就跑唄,實在不行,還可以砸窗戶跳樓」

難怪這丫的會摔斷雙腿玄齊無語的搖頭,沉迷在網路世界的網蟲們,雙眼裡只有顯示屏,在精神高度集中的情況下,別說外面起火了,哪怕就是有人把他的鞋子脫了,估計他也不會察覺,還在往外出狗兵呢

玄齊回到辦公室中問:「開業前沒有對員工進行消防安全方面的培訓嗎?」在縱火案之前,網吧驗收都是例行的,換言之也就是公式化的。上級部門來到有營業執照的網吧,例行公事的走上一圈。至於那些連營業執照都沒有的網吧,更是如艾草般野蠻的生長著。

「沒有進行培訓丨多是以電腦技能為主。至於消防安全這個方面……」魯卓群指了指外面:「該有的東西我們都有不管是滅火器還是消防斧,我們都有」

「哎」玄齊無奈的嘆息一聲,而後又走出去,站在火源燃燒的地方,左轉轉,右轉轉,一身真氣往外瘋狂噴涌,玄齊開始運轉術法,推算諸天。 暖愛入骨:大叔心頭寶 術法拚命轉動,玄齊就想要看一看,究竟是誰在這裡縱火。

全身的真氣匯聚在頭頂天靈上,玄齊就感覺時光開始流逝,剛過兩秒一股莫名的噁心衝上心頭,天旋地轉,玄齊一時間站立不穩,直接摔到在地上。

老黿在玄齊的耳邊說:「你剛用過巫術,身體正在虛弱期,又想用真氣化液后,才能用的術法,你不頭暈,那才奇怪呢」

「那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裡災禍叢生,望著這裡的財富與心血都付之一炬」玄齊身上升騰出一絲深深的無力感,想要肩負起這個重擔,玄齊卻發現自己的肩頭承載不起這裡的重量。

「做人不能死腦子,要學會靈巧,懂得分析,光用蠻力是不行的,註定會被這個世界淘汰。」老黿說到這裡,聲音稍許低沉:「你要進行逆向思維,好好的想一想,別人為什麼要放火,這場火又為什麼會造成這麼大的損傷?」

老黿的話讓玄齊沉思,原本堵塞的大腦頃刻間盤活,按照犯罪學的角度反向推理,玄雷出事後,誰是最大的獲益人,誰就是犯罪嫌疑人。

玄雷的出現只會影響一種人,那就是經營小黑網吧的業主。上網的人口就這麼多,隨著玄雷擴張,肯定是要擠壓他們的生存空間,擋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他們的財路被擋了,自然會伺機報復。

午夜場開始,一些明天還要上班的人,開始下機。更多晝夜顛倒的人,雙眼閃亮的好像燈泡,對於他們來說,漫漫長夜才剛剛開始。

玄齊木然的站在門旁,就好像是個呆立的石像,望著人如潮水般退散,玄齊的眼睛緩緩眯起來,望著黝黑的夜空,試圖看到隱藏在黑暗中的黑手。

就在三條街外一間民宅內,三十二歲的魏方眉頭緊鎖坐在空蕩蕩的網吧中,一共十六台電腦的小黑屋,現在空空蕩蕩。魏方嘴巴里叼著煙捲,深深的吸了兩口,煙頭紅的發亮,最後從鼻頭中噴出兩條黝黑的煙龍。

十六台電腦每天能賺將近三千塊,只要不停電,那就是一條現金河,要不了多久的功夫,賺的錢就能夠再開一個大一點的網吧,怎麼現在就沒人了呢?

就在魏方詫異的時,屋子內的電話響起,拿起來放在耳邊就聽到魏龍的聲音:「老二,你那邊的生意怎麼樣?我這邊二十台電腦一個人都沒有,老三剛才給我打電話,他那邊十台電腦也沒有人。」

魏家三兄弟都開黑網吧,收入也都非常不錯,三兄弟還合計是不是開一個大型的網吧,賺更多的錢,但是因為利益不好劃分,現在單打獨鬥還算滋潤,也就沒有往下深談。

魏方聽說另外兩個地方也是如此,詫異說:「還真邪氣我這邊十六台機器,也沒有人啊」

「老龔剛才跟我說,有家叫玄雷的網吧新開業,裡面有三百台電腦,而且還是三塊錢一個小時……」

「三塊」魏方詫異:「投資這麼大,一小時才三塊,腦袋抽風啊」

「天知道」魏龍沒在這個話題上深究:「既然你也沒生意,那就關門吧我約了老三,咱們哥仨吃點宵夜。順道合計開大網吧的事情……」

午夜的京城,喧囂而躁動,在耀眼的霓虹燈下,一台台計程車在寬闊的街道上飛馳。拉著一個個醉生夢死的男女,或是回家,會是拉到賓館里,每當夜幕降臨,霓虹閃爍時總會有很多故事發生。

在長安街小區的旁邊,是個喧囂的夜市,一排排塑料棚前面支著一口口的路子,這是一間間臨時經營夜市的大排檔。

魏家三兄弟坐在小圓桌前,每個人的身旁都擺著一瓶二鍋頭,桌上的菜肴只剩下湯水,魏方眼珠喝的血紅,舌頭逐漸大起來,僵著脖子說:「大哥,親兄弟還明算賬,你這樣說就不對,憑什麼哥仨拿一樣的錢,你要佔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和老三每人才三十,這不公平」

老三魏永傻呵呵一笑,看似臉頰緋紅,其實頭腦卻非常的清醒。大哥尖酸刻薄,二哥容易衝動。當大哥提出這樣的要求時魏永就知道這不可能。

魏龍眉頭皺著,他覺得這樣分紅沒什麼不妥,因為他是三兄弟的老大,最早開網吧的人,順道拉起老二老三,現在他們翅膀都硬了,敢說不了

魏龍望著魏永說:「老三,你是什麼意見?」

魏永沒想到魏龍會問自己,遮掩住眼中的慌亂,而後拎起二鍋頭灌了一口,醉醺醺說:「現在不挺好的嗎誰於誰的,沒必要搞這麼大,今天的冷清也許只是個意外。」

「屁」魏龍把桌子一拍:「我的傻兄弟你們還真以為這是件意外,我可告訴你,這不是意外,玄雷網吧後面站著通天的大人物,一次拿出六百個億要做全國網吧連鎖……」

這個消息果然震撼到魏方與魏永,就聽著魏龍繼續說:「以後小網吧,黑網吧根本就無法生存,我可是打聽清楚了,國家要對網吧進行集中整治……」

魏方就感覺太陽穴一突一突的,才賺了幾個月大錢的好生意,以後就不能做了?憑什麼別人能做,自己不能做,就因為他們比自己有錢?

混人思考問題,永遠沒有正常邏輯。身體內的酒精不斷的燃燒,魏方心胸中的惡氣激蕩,大哥再說什麼,他已經聽不到了腦袋中就剩下一個瘋狂的念頭,你不讓我賺錢,我也不讓你賺,大家大不了一拍兩散

魏方把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而後惡聲惡氣的說:「那就把玄雷燒了,讓那個大人物知道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

聽到魏方的醉話,魏龍氣樂了,斜眼望著魏方說:「放火燒,你的膽還真夠肥的,誰去燒?萬一鬧出來了人命,是要吃槍子的大好的日子不好好過,抽什麼風,再說了你去燒了好處能落到你頭上?蠢材」

「我去」魏方把胸膛敲得嘣嘣響,睜著一雙醉眼說:「出了事老子一個人扛,絕對不連累你們。」

魏永好言相勸:「二哥,你喝多了別說醉話,別說胡話,這犯法」

「滾」魏方臉色全紅:「什麼叫醉話,什麼叫胡話?什麼又叫法我可告訴你,這個天下,除了老天爺,就我大……」

其他桌子的賓客往一旁讓了讓,跟醉漢沒必要較真,能讓多遠,就讓多遠吧就連魏龍眉頭都皺起來,向魏永打了個眼色,示意他該走了。

魏方真醉了,腦袋中就剩下了一個念頭,那就是燒掉玄雷網吧,他敢擋自己財路,那自己就敢把那裡一把火給燒了。在酒精的支配下,魏方還真沒什麼可怕的。想做就做,要不然不痛快。 林沐瑤聽到吳俊傑的話,感到非常的委屈,長這麼大,她還沒像今夭這樣委屈過,美眸轉o阿轉的,又濕又濡,看到林沐瑤淚眼汪汪的表情,吳俊傑的臉上露出痛惜不已的神色,柔腸百轉,輕柔地安撫著她,柔聲說道:「沐瑤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跟你說話,昨夭晚上張局長其實也勸過我,是我執意要去東日製藥廠看看,最終他見無法阻攔我了,不得已才陪我去」

林沐瑤聽到吳俊傑的解釋,彷彿找到了宣洩的缺口,趴在他的懷裡嚶嚶泣哭,粉拳擂著他的脊背,哭道:「我為什麼會這樣,還不是擔心你身體的康復,我讓你對我凶讓你對我大聲說話」

吳俊傑任由著林沐瑤的粉拳像雨點般不停地落在他的背部,他沒想到林沐瑤那堅強的背後,競然還有這樣柔弱的一面,他等林沐瑤發泄完后,這才一臉認真地對林沐瑤說道:「沐瑤並不是我要故意隱瞞你,而是這件事情關係這我們全華夏千千萬萬入的安危,結果證明昨夭晚上我的決定是正確,如果沒有我昨夭的舉動,或許在將來的某一夭災難就會降臨到我們華夏民族的頭上,到那個時候我們華夏恐怕就要大難臨頭了」

林沐瑤聽到吳俊傑的話,瞬間停止哭聲,她離開吳俊傑的懷抱之後,也不顧臉上仍1日掛著淚水,一臉認真地對吳俊傑問道:「什麼問題能夠威脅到咱們華夏的命運?」

提起病毒的事情,吳俊傑臉上的表情變得極為嚴肅,對林沐瑤介紹道:「這次我們醫院發生的病毒事件你應該知道一些,我和江院長他們為了找出病毒來源,專門針對這件事情進行討論,結果最終鎖定在東日製藥廠的身上,原本我是準備第二夭去東日製藥廠調查病毒來源,誰會想到在這個時候競然遇到刺殺」

「今夭早上我專門到傳染科去看過,十幾位感染者的情況都非常不容樂觀,如果不儘快找出病毒的源頭,找出治療這種病毒的方法,這些感染者只能在痛苦當中絕望的死去,所以我才會決定晚上去這家製藥廠看看」

林沐瑤聽到吳俊傑的話,馬上就抓住問題的關鍵,一臉嚴謹地對吳俊傑問道:「俊傑你的意思是說這家製藥廠有問題」

吳俊傑聽到林沐瑤的詢問,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回答道:「沒錯這家製藥廠有問題,而且問題還非常大」

「這家製藥廠是屬於外資企業,是東瀛入在我們滬海投資的企業,昨夭晚上我們到這家製藥廠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在一座現代化的工廠內競然保存著一座古老的建築,而這座建築物則是當年東瀛侵略我們華夏時建造的,根據張局長介紹,當年東瀛入佔領我們國家的時候,那裡表面一家醫院,實際上裡面卻關押了許多我們白勺同胞,而被關押在這裡面的入在東瀛戰敗的時候,也沒有一個入能夠活到離開那裡,我懷疑當時東瀛軍隊建這座房子的目的是用來進行細菌研究,後來因為戰敗的原因,被徹底的掩蓋了」

吳俊傑介紹到這裡,突然想起張煥春的調查結果,馬上走到病房門口,對因為剛才的一幕而不好意思離開病房的張煥春喊道:「張局長你請進來」

張煥春聽到吳俊傑的話,小心翼翼地走進病房,看到已經恢復正常的林沐瑤,一臉歉意地對林沐瑤說道:「林支隊昨晚的事情都怨我,要是我再堅持一會,吳主任也許就不會那麼晚還跑到東日製藥廠那邊去」

「張局長多餘的話就不要說了,說說你的調查結果」吳俊傑見張煥春小心翼翼地向林沐瑤陪不是,不等張煥春把話說完,就插話向張煥春詢問調查結果

張煥春聽到吳俊傑的話,隨即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複印件,一臉恭敬地對吳俊傑彙報道:「吳主任這些是東日製藥廠所以東瀛籍入員的名單,不過因為我們白勺許可權有限,目前暫時還無法查清這些入的背景」

張煥春把複印件遞給吳俊傑之後,接著彙報道:「有關入口失蹤的事情,昨夭晚上回去以後,我專門調閱了我市這兩年下來發生的所有失蹤案,結果發現在去年一年內,我市發生的所有失蹤案件當中,有二十一起是東日製藥廠的員工」

「二十一起失蹤案跟東日製藥廠有關,既然這樣,為什麼你們警察局沒有認真調查呢?」吳俊傑得知二十一起失蹤案跟東日製藥廠有聯繫的時候,本能的覺得這二十一入很可能已經成為東日製藥廠的實驗對象,並且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這無疑是讓他對市警察局的辦案能力極為不滿,隨即對張煥春質問道

張煥春今夭早上在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同樣也非常的憤怒,並且責令督查馬上介入調查,身為一名警察局長,他非常清楚,如果下面的入能夠認真對待,恐怕失蹤的入絕對不會那麼多

「吳主任得知這件事情我同樣也是非常的憤怒,當即就把東城分局的局長叫到市局狠狠地訓了一頓,並責令督查隊介入調查,不過根據東城分局的局長反映,當時他們曾經成立專案組,對失蹤案進行調查,但是東城屬於工業園區,是我市外來務工者非常多的一個區,入口流動比較大,最終沒有任何的線索」

吳俊傑聽到張煥春的解釋,想到東瀛製藥廠的那座樓,心想那些東瀛鬼子之所以會放棄利用製藥廠的員工進行實驗,很可能就是因為東城分局成立專案組的原因,否則這起病毒事件也不會那麼早就曝光

想到這起失蹤案發生的時候,張煥春僅僅只是一個副局長而已,這時吳俊傑歉意地向張煥春道歉道:「張局長對不起剛才我的口氣有些不好,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張煥春聽到吳俊傑的道歉,連忙揮手回答道:「吳主任這件事情是我們白勺責任,如果我們白勺千警能夠再負責一點,恐怕我們早就搗毀這家掛羊皮賣狗肉的製藥廠了」 在寬敞的馬路旁有著一個加油站,醉醺醺的魏方走進去,讓人往可樂瓶里加油。

京城的街頭,偶爾會有冒失鬼,把車開到沒油,而後來加油站中加油,所以加油站里的員工也沒在意。給魏方加滿,收了他十塊錢。

醉醺醺的魏方,沿著寬敞的大街又走回到吃宵夜的地方。這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再過兩個小時天就該亮了。

黑色豪門:溺寵小逃妻 昏黃的路燈把魏方身影拉長,拎著大可樂壺的魏方,在路燈下蹣跚而行,身上依然還帶著濃重的酒氣,步履蹣跚,冷不丁的看到,好似夜晚出沒的小鬼

玄雷網吧的大招牌,依然閃爍霓虹,隨著凌晨來臨,整個城市逐漸開始寂靜,魏方的酒勁開始上涌,心中愈發的憤恨,左右望了望,沒有看到路人,惡貫滿盈,仇恨盈胸的魏方,抬起腳走進了玄雷網吧的門口,抬頭閃著閃爍霓虹的大招牌,魏方的嘴角上閃爍著一絲的冷冰,伸手輕輕的推開玻璃門。

凌晨三點,正是人類每天最疲憊的時間,很多網管都已經酣然入睡,網吧里就連亢奮的網蟲們都張口打起哈欠。

空蕩蕩的大廳里,挺著一排排的自行車,在靠近出口的地方,擺著一輛輛的摩托車,路遠的網蟲們,都會有一輛小摩托,不是踏板就是大架,有的還會買公路賽。靠近出口的地方,不大的地方里一共停了三十多輛摩托車。

魏方伸手擰開瓶蓋,嘴角上浮現出一絲瘋狂的猙獰,把可樂壺裡面的汽油灑向摩托車上,空氣中濃重的汽油味瀰漫,魏方還怕汽油不夠多,又伸手拔掉幾輛摩托車下面的輸油管。

空蕩蕩的大廳中,站著一個滿是罪惡的靈魂,他血紅的雙眼中全都是瘋狂,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一根煙用火機點燃,跳躍火苗映出那張扭曲變形的臉。血紅的雙眼中閃爍著猙獰,深深的吸三口,煙頭紅的發亮。魏方伸手拿起煙頭,發出一串怪叫后,對著摩托車,彈出了煙頭。

轟火焰把汽油點燃,幾乎是在瞬息間,有油的地方都燒起來,整個大廳一下就變成了火海,氣溫不斷升高,在高溫中摩托車的油箱開始發熱,當溫度達到一定的程度后,油箱內的汽油會燃燒繼而爆炸。

盤腿坐在休息室的玄齊,雙眼猛然睜開,心驚肉跳的感覺讓他心煩意亂,用出鑒氣術,立刻看到大廳中烈火熊熊,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雙腳一振,玄齊站起身,真氣暴走,直接運行周身。眼中一團星火閃爍,抬腳就踹在了地上。原本還堅實的樓面,直接被玄齊踹出個大洞。

玄齊從二樓落到一樓,噼里啪啦,碎開的混泥土撒了一地。玄齊站在離出口不遠的地方,看到門口前的空間內火焰不停燃燒。熊熊火焰把一輛輛摩托車吞噬,就這樣燒下去,很快就會爆炸

轟一輛摩托車的油箱被燒炸,橘紅色的火焰在小區域內飄蕩,黝黑的煙霧與紅色的火舌升騰,在整個區域形成熱浪熊熊。

玄齊一個箭步就往火海衝過去,老黿嚇得哇哇大叫:「於什麼?於什麼?你是個行氣境的小玄修,沒有金剛不壞之體,如果被爆炸的火焰卷到,一樣會死的」

「少說沒用的廢話,快些給我加上黿龍甲」正說著玄齊雙手一伸,從地上抓起一輛山地車,腳掌用力身軀騰空而起,雙手緊握山地車的橫樑,好似抽打棒球般,對著下面一輛正在燃燒的摩托車就抽了過去。

轟巨力迸發,山地車直接扭曲變形,被抽中的摩托車,好似個圓球貼著地就往玻璃門外撞去。稀里嘩啦轟玻璃被徹底震碎,燃燒火焰熊熊的摩托車,飛到了無比寬敞的大街上。

被老黿加諸黿龍甲后,玄齊大發神威,手中捏著變形的山地車,對著燃燒的摩托車奮力的抽打,轟轟轟又有三輛摩托車被抽了出去。

劇烈的爆炸聲,還有刺鼻的焦糊味,加上外面的火焰熊熊,很快就驚醒了上網的網蟲,一個個看著窗外燃燒的火光,不由得湊到窗戶邊,看著下面正在燃燒的摩托車,就有幾個人發出陰腔怪調。

「這是誰的摩托車啊真不幸好好的怎麼就燒起來了」

聽到有人這樣說,騎摩托車的人不由得往前擠,看到正在燃燒的摩托車,他們也無法分辨,於是有幾個擔憂的人就往出口跑剛下到出口處,又被升騰的黑煙給嗆回來。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下面著火了快些跑吧」隨著這幾個人的怪叫,原本還在看熱鬧的人,這一下都著急了,原本還是優哉游哉的旁觀,現在變成感同身受的角色扮演

就在人群開始鬧哄哄的時,衣衫不整的魯卓群跑過來,剛被玄齊問過消防問題,在喧囂的人群中,他的腦袋裡不斷的迴響,消防栓,滅火器

於是魯卓群大吼聲:「都不要著急,也不要驚慌我們有滅火器」在慌亂的人潮中,一個人喊是沒用的,全部都好像是無頭的蒼蠅,左邊跑完跑右邊,右邊跑完跑左邊。

魯卓群也是個狠人,見無法控制局面便泛起狠,從牆上拿起一個於冰滅火器,拉掉了線頭打開閥門,手中握緊把手對著亂糟糟的人群就是一通的狂噴,一面噴一面還怒吼:「不要著急冷靜一點不要著急,冷靜一點」

細節決定成敗,慌亂之間,生死之中,只有底氣足了,才能注意這些細節。魯卓群之所以有底氣,是因為在網吧里還有那個充滿神奇,製造奇迹的玄齊

隨著半罐子於冰噴洒,很快就讓人冷靜下來,魯卓群望著還有些呆愣的人喊:「全呆在這裡不要動,會用滅火器的跟我來,不就是燒著幾輛摩托車嗎?燒一輛,我賠兩輛給你,好大事」

財大氣粗的粗魯,不但讓人覺得反感,反而安定了人心。亂鬨哄的人群終於有了主心骨,一個個會用滅火器的人,把手舉起來,七八個人拎著滅火器,帶著頭盔目鏡與口罩,排著隊就往下沖。

出口處,玄齊的再一次旋身,把最後一輛摩托車抽出去,缺氧的疲憊加上高強度運動,累的他氣喘吁吁。腳下癱軟坐在樓梯上,老黿大聲喊:「你這是在逞強,是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以後不能這樣做了」

玄齊有氣無力的點頭,兩個肺葉火辣辣的疼。身後傳來腳步聲,魯卓群一馬當先,拿著於冰滅火器對著明火就噴,呲呲呲呲呲九台滅火器不斷的噴吐冷白的起霧,二樓和三樓的窗戶也被打開,消防栓里積蓄著白色的泡沫,對著下面燃燒的摩托車就噴。

慌亂而惶恐的人群,最害怕像無頭蒼蠅般亂飛。只要能夠找點事情做,就不會在慌亂中做傻事,更不會因為愚蠢傷害到自己與別人。

半個小時后,熊熊的火焰被噴的熄滅,越發黑暗靜寂的黎明,也響起嘹亮的救火車聲,累的滿頭大汗的魯卓群,毫無形象坐在玄齊身邊:「你怎麼知道這裡會失火?」

玄齊吸著鼻子說:「猜的」說罷又覺得這個答案不夠精準,便望著魯卓群說:「玄雷網吧將會像一道驚雷般給整個網吧業洗牌,必然會驚擾到一些人的財路,兔子急了還咬人,更何況是開黑網吧的小業主……」玄齊說著聲音化為幽幽:「有雷就有火,雷火總是相生的,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並不奇怪。」

「你是說這把火是人放的?」魯卓群的雙眼閃過厲色,京城四公子,別說平日里都是他們欺負人,但至少沒吃過像這樣的虧,望著玄齊點頭,魯卓群牙齒咬的咯咯作響,如果今天沒有玄齊在,說不定自己就被燒死了

「老虎不發威,這幫孫子還真以為老子是病貓」魯卓群伸手就拿起手機,開始給自己的朋友打電話,這個時刻社交圈就顯露出了威能。不過片刻的功夫,從司法部門,到刑偵部門,魯卓群全都吆喝了一遍,這個黎明註定不會平靜,而這一把大火必然會被促使整個行業規範的出台。

在這種情況下,玄齊自然不會袖手旁觀,拿起手機打給了鄭老的秘書,同時不讓吆喝來盛登峰,掌握傳媒集團的大少,這一刻需要他來舞動輿論的武器

千萬不要小瞧了輿論,被稱為無冕之王的神器,如果能夠運用得到,行動起來自然事半功倍。破局之前,玄齊一直都在布局落子,等得就是這個東風,雖然這陣東風來的不是時候,甚至還有些超乎想象,但足夠讓玄齊借風成事。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玄齊還讓鬍鬚準備了份暗訪資料,依靠手中的底牌玄齊相信足以撬動整個行業。

良莠不齊,雜草叢生的行業,早就該經過一番規範,把那些二貨從業者,全都清理出局。給這個已經惡劣到無以復加的行業,規範出合適的標準。 吳俊傑聽到張煥春的話,對張煥春說道:「張局長!剩下的工作就讓我來做吧!今夭是你這個新局長上任的第一夭,我想市委恐怕會派入到你們市局宣布,這個時間你最好還是回去等著。**奇無彈窗qi」

「吳主任!沒事,早上我已經接到市委組織部的通知,組織部的蔡部長會在十點整到我們局宣布任命。」從市委任命他為局長的消息傳開之後,今夭早上張煥春就手機鈴聲就一直響個不停,向他表示祝賀和表忠心的電話是一個接著一個,讓他是煩不勝煩卻只能疲於應付。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