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張青雲心裡一動,他知道陳雲山最近日子不好過,被柳青擠壓得很厲害,交警大隊,巡警大隊接連遭批,柳青畢竟是老雍平,根子深,一心要挑刺還是很容易的。陳雲山遭打壓,陳邁的日子想必也好不到哪裡去!

「你在哪裡,我過來陪你!」張青雲道。

「你有時間?上次我去曉爾山莊見過嫂子,他說你現在是大忙人,一天到晚是忙得焦頭爛額。」

「你小子說啥話呢?再沒時間,陪兄弟喝酒的時間也沒有嗎?」張青雲嗔怒道。

「金碧輝煌,你有空就過來吧!」陳邁淡淡的說道,聲音有些飄,似乎隱藏了很多無奈與落寞。

張青雲掛了電話,在耿霜的幫助下三下五除二的將衣服穿妥,立馬下樓打車直奔金碧輝煌而去。直覺告訴他,陳邁可能出了什麼事了,這小子天生的樂天派,今天語氣中居然都有了一絲蕭瑟,想想張青雲又覺得很愧疚,作為朋友,自己對他關心太少了。

他知道陳邁很難,他是陳雲山的兒子,註定了他不可以違背陳雲山的意思,只能在夾縫中找平衡。

金碧輝煌二樓包間,張青雲推開房門,眉頭一皺,一屋子烏煙瘴氣,陳邁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頭髮凌亂,襯衣敞開,袒胸露乳,樣子說不出的頹廢。桌子上擺了十幾個空啤酒瓶,煙灰缸內全是煙頭,煙灰滿桌子都是。

「就你一個人?」

陳邁苦澀的笑了笑,道:「還能有誰呢?現在不就有兩個了嗎?」

張青雲沒做聲,按了一下服務鈴,吩咐服務員將房間收拾了一下才坐在了陳邁的對面。

「說一下吧?啥事啊?咋就整得這麼頹廢呢?說出來心情好一點!」

「你不知道?整個雍平都傳得沸沸揚揚了,這次我……!」陳邁搖了搖頭:「還是你混得好啊,知道下面的人叫你啥嗎?縣常委以下第一人!目前周副縣長的聲望都趕不上你。」

張青雲眼皮一跳,心想是誰亂嚼舌根子啊?說這話的人真是其心可誅!不過陳邁的事他確實不知道,這段時間他一門心思關心工作組的事,其它的事都被他拋到了腦後。

「柳青這個王八蛋,督促我們搞什麼規範機動車輛管理,全縣的摩托車都要杜絕無證駕駛,現在好,弄出禍事了,他反過來就翻臉不認人,直接把責任推給了老子。」陳邁怒聲說道。

張青雲沉默,他知道陳邁還有后話,果然陳邁平穩了一下情緒,娓娓的跟張青雲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原來柳青5月份督促車管所、交警大隊搞了一個規範機動車輛管理的活動,要交警在全縣範圍內展開突擊,嚴查無證駕駛,主要的對象是摩托車。

雍平主要是山地為主,隨著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摩托車已經成了主要的交通工具,多得不計其數。陳邁交警隊就那麼多號人,全縣十幾個鄉鎮上萬輛摩托車,大多是沒有牌照和駕駛證的,他怎麼查?

沒辦法的情況下,柳青又主張搞什麼交通協管員,所謂協管員大都是本地的流氓地痞,這一搞起來就亂套了。接連一個月,全縣發生了數起因為協管員在路上追車引起的交通事故,前兩天還弄死了一個,死的那個傢伙恰好有點背景,有個什麼親戚是市人大代表,直接就把這事捅到市裡去了。

聽完陳邁的敘述,張青雲心裡一沉,也清楚這事難辦,柳青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心,反正這下夠陳家父子喝了一壺了。交警請流氓追車,發生交通事故,而且還死了人,這主管領導怎能脫得了干係?

「陳叔呢?他是什麼意思?」張青雲皺眉問道。

「他去武德了,市局那邊態度硬得狠,市局督查室馬上就會派人過來。」陳邁情緒低落的說道,突然眼圈一紅,眼淚一下流了出來:「青雲,我這次真的完了,我爸把柳青、厲剛還有黃書記都得罪了,市局督查室的人一來,他們還會幫我說話?」

張青雲苦笑了一下,心想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現在公安局交警隊出了這麼大的簍子,武德之能力通天也沒法翻盤吶,何況陳氏父子又不是他的嫡系,想來他也不會動用高副市長那邊的關係。

「青雲,我該怎麼辦?這回完了,我可能就再也爬不起來了,我爸可能也要遭殃……」陳邁哭喪著臉說道。

殭屍老公晚上好 張青雲心裡一寒,心中一時也沒有定計,不過一看陳邁那副熊樣,他還是忍不住吼道:

「你小子給我振作點,不要他娘的像個娘們一樣,天塌下來了嗎?屁大點事就哭!哭管個屁用啊!起來,馬上跟我走。」

陳邁被張青雲突如其來的一陣臭罵弄得渾身一激靈,痴痴的看著張青雲,良久,他臉色一變六神無主的道:「去……去……哪裡?畏罪潛逃?」

張青雲啞然失笑,陳邁歷練還是太少了,溫室中的花朵總經不起風雨,一出事就成了這幅熊樣。

「還能去哪裡?去武德啊?你他娘的等市局來人了,黃花菜都涼了!」張青雲沒好氣的說道,說完沒等陳邁回應,一把就把他提了起來。

兩人到樓下,耿霜早接到張青雲的電話,不一會兒就開著她的尼桑過來了,張青雲簡單的給她介紹了一下情況,由於事情緊急,他叮囑耿霜幫他請兩天病假。 總裁別亂來:前夫,咱倆不熟 又給王濤去了一個電話,要他盯著工作組,叮囑他自己外出這幾天,不要輕舉妄動,一切布置妥當,便把陳邁塞上了車,自己駕車風馳電掣的朝武德奔去。

【求收推】二更完成! 刊鮮的局勢宗倉都在徐軌的判斷點中六「匯

金善明宣布大選勝利,連任朝鮮內閣總理,但是隨即反對派「民生黨」黨魁李順福在漢城街頭髮表演說,公開宣布此次大選根本沒有做到公正公開,完全是在中國人以及金善明的操縱下的暗香選舉。

同時,李順福和其所領導的「民生黨」號召在3月26日這一天,全朝鮮舉行罷工、罷市、罷課,舉行聲勢浩大的遊行,以抗議此次選舉,督促重新選舉。

應該說,「民生黨」還是具有一定鼻響力的,在3月26日這團,一些城市開始響應「民生黨」號召,舉行罷工、罷市、罷課,舉行遊行抗議此次選舉此前,所有中方工廠同時宣布,一旦工人加入罷工行列,那麼他們將被永久性開除,並且資方將向其索賠因為罷工而給資方帶來的全部損失。

顯然,這一強硬宣布還是給許多工人帶來了巨大震懾,因此在漢城之外許多城市的工人並沒有參與到罷工之中,但是存漢城則截然不同。

遊行的隊伍聲勢浩大的高呼著各種口號,集隊從大街小巷走過,號召全朝鮮人民團結起來,恢復朝鮮民主獨立等等

3月26日下午2時,朝鮮內閣總理金善明,下令軍警、軍隊武力鎮壓此次遊行。

「3,26大慘案」爆發!

是日,大批全副武裝的軍警沖入遊行隊伍,強行衝散遊行隊伍,並致使六十餘人重傷,兩百餘人遭到逮捕一

就在遊行隊伍中的李順福,帶著大批「民生真」黨員大聲呼籲,政府已經開始殘暴地鎮壓愛國之朝鮮人民的正義舉動,所有愛國之朝鮮人民應當奮勇反抗當局暴行!

戰帝寵入骨:娘娘太撩人 這一極具盅惑性的煽動,很快讓遊行者和軍警展開了搏鬥,

6時,軍隊出現了!機槍被迅速架設起來。6時20分,隨著一聲令下,朝鮮軍隊對遊行隊伍開槍射擊一

子彈在空中呼嘯,無數的遊行者在猝不及防之下,紛紛倒在血泊之中。在那一瞬間,整個遊行隊伍完全亂了…一

朝鮮人的在哀號,然後在哀號中紛紛中彈倒地

李順福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一切,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朝鮮當局竟然兇殘到了如此地步,竟然會公然開槍射殺自己的同胞槍擊整整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當最後一聲槍聲停止之後,整個漢城街頭死一般的死靜。

無數的屍體倒在血泊之中,那些還未死去的人,在血泊里發出悲慘的呼聲,渴望有人能夠來救他們一把,但迎接他們的,卻是兇狠的刺刀在「326大屠剎。中,超過一千名朝鮮人死亡,一千多人受傷,數千人被捕,一時之間漢城監獄人滿為患。

3月27日,朝鮮內閣總理金善明指責「民生黨」挑起朝鮮內戰,挑唆朝鮮人民以暴力形式攻擊政府部門,並致使上千人死亡。

朝鮮官方報紙《中朝報》也在第一時間,憤怒譴責「民生黨」所造下的一切「罪行」並且要求「民生黨」為自己的所有「罪行」負責酬

在漢城的中國記者在度過了一晚上令人恐懼的時刻后,第一時間出現在了屠殺現場。朝鮮當局政府發言人指著滿地的屍體和鮮血,憤怒的譴責正是因為「民生黨」的挑動,這才讓這裡發生了如此的慘劇。

當有記者問起軍隊為何會出現並且開槍的時候,這名發言人義憤填膺地說道:

「在衝突爆發伊始,我們的軍警以極大的剋制力,容忍著暴徒們的襲擊,但是得寸進尺的暴徒開始搶奪軍警的武器,軍警被迫還擊,但是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的軍警還是儘力避免傷害到他們的同肌…

可是在「民生黨。的竭力鼓動下,暴徒們不顧一切的衝擊著軍警的隊伍,次后,兩名忠誠的警察死在了暴徒的襲擊下,在這樣的情況下,總理府被迫下令調動軍隊,儘快結束暴動,但是那些萬惡的暴徒卻依舊不肯善罷甘休一」

就在這位發言人喋喋不休說著的時候,忽然嘹亮的軍號聲響了起來,接著,一面巨大的中**旗出現,在軍旗的後面,是無數裝載著中國士兵的卡車。

記者們的注意力瞬間都被這樣的場面吸引住了。

卡車停了下來,那些中國士兵紛紛從卡車之上跳下,迅速把朝鮮軍警、士兵和現場分割開來

一輛軍用吉普車駛來,當停穩之後,一名佩帶著少校十,,年輕英武的中**官,蹬著烏黑髮亮的高統皮靴沉穩順掣吐來。

「我是警衛隊第一師第一營營長蕭遠!」

當蕭遠這句開場白說出來后。無數的欽光燈頓時閃爍不停。

蕭遠,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的公子,未來軍方指定的接班人!

儘管早就知道大總統之子已經正式加入軍隊,但誰也沒有想到蕭遠竟然會出現在這裡,竟然會出現在漢城街頭

「我奉中華民國駐朝鮮全權特別代表徐釩部長之命,監管血案現場!救治受傷群眾!」蕭遠的聲音不大,但卻能讓每個人都清楚:

「血案已經發生,誰是誰非,究竟是怎麼發生的,政府自然會組織專門調查組進行調查,但是在此之前,漢城治安將由我們接管!」

「蕭營長!」一名記者大聲問道:「請問中國政府會介入此事嗎?」

「我是軍人,政府的事情我無權過問!」

「蕭營長,外界盛傳,你是軍方指定的未來接班人,是這麼樣的嗎?。

記者的提問忽然從血案轉到了這個問題上,蕭遠面無表情地說道;

「我是軍人,我的職責是服從命令,至於所說的我是不是軍方指定的接班人,我不知道,也沒有辦法回答。但有一點,我將服從國家的一切召喚!」

記者們把大量的問題拋向蕭遠,居然和血案一點關係也都沒有。

蕭遠耐心回答完了問題之後,迅速命令第一營全體官兵投入到對傷者的救護之中。

一名記者飛快的在本子上記錄著:「這名年輕英俊的軍官,以與其年齡不相符的成熟,應對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在蕭遠的指揮下,中國士兵們盡著自己一切可能,救護著那些奄奄一息的朝鮮人,儘管不時還有槍聲傳來,但蕭遠卻沒有任何畏懼的表情,,

我們知道,我們的大總統素來都有「和平總統。的美譽,而他的兒子,在繼承了父親的衣缽,成為一名國家軍人之後,也同時繼承大總統的美德」

這名記者非常有想像力,在他的筆下,蕭遠被描述成了一個在漢城動亂進行到最危急時候,忽然出現的救星一般

而此時的蕭遠,卻並不關心記者如何描述自己,他唯一想的,是如何儘快抓捕住在逃的李順福,並且將其「保護」起來。

全城搜捕開始了,,

整個漢城都被戒嚴,只許進,不許出,同時,由中國方面單獨組成的調查組也開進漢城,對「326慘案。進行調查

3月30日,李順福的蹤跡終於在漢城西南方向的一幢獨立小屋內被鎖定,但是李順福及其死黨卻以開槍的方式拒絕抓捕。

當聽到這一聳息之後,蕭遠居然笑了:「或許李順福是一個好的政客,但他的頭腦卻絕對不聰明。開槍拒捕,這不等於給人落下可口實?。

下午,蕭遠下令對李順福藏身處進行強攻,在半個小時的激戰後,李順福所藏身的小屋被攻克,李順福的數名追隨者被當場格斃,李順福本人落網

當看到徐釩和朝鮮內閣總理金善明出現的時候,蕭遠快步迎上:

「報告徐部長,報告金總理。「民生黨,黨魁已被抓獲,在抓獲過程中,我部遭到激烈抵抗,我被迫下令還擊,但李順福本人未受到傷害

徐釩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蕭營長,辛苦了」

隨著李順福的落網,調查結果很快出來了。在這份調查上這麼說道:

「李順福及其領導的「民生黨」必須對漢城之「3,26血案。承擔起全部責任在我中**隊某部進行例行檢查之時,一直躲避著調查組調查的李順福及其同黨忽然對我部開槍射擊,造成該部兩命中中國士兵受傷」

在沖入李順福及其同黨藏身處,並且抓獲李順福后,在其藏身處發現大量非常藏匿之武器,因為調查組認為「326血案百年血案。完全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暴動調查組認為應當組織特別法庭審問此一血案罪魁禍首」

調查組的調查結果,等於為「326血案」板上釘釘。

4月7日,「326血案特別法庭」成立,並且公審李順福及其同黨。

李順福被以「叛國罪、煽動罪、暴動罪」受到審判。審判的結果沒有任何懸念,以李順福為首的一百三十七名「民生黨」黨員被判決死,刑。

在這次

原本對如何處置李順福,徐釩等豐國官員還是大費周折的,但由於李順福意外的暴力拒捕,以及蕭遠的成功抓捕,讓事情一下變得簡單起來一「國棟,辛苦了,辛苦了」徐釩笑容滿面的請蕭遠坐下:「這次如果不是你,恐怕事情還沒有那麼簡單,我看軍方選擇你當接班人並沒有銑」

「徐部長」蕭遠遲疑了下,還是把心裡想的話說了出來:「我知道軍方選擇我做為了接班人,但是,但是這樣的話,我接我父親的班,豈不是成了家天下了?」

「家天下?」徐釩動了下眉毛:「如果能夠使國家強盛,並且長期的保持這種強盛,兒子接老子的班又有什麼不好?難道真的非要讓一介,無能的人,來擔當我們國家的大總統,把國家弄的一團糟才好嗎?

我看一個國家採取什麼樣的制度,完全應該看這樣的制度是不是適合這個國家。比如有人說你的父親是「東方的大獨裁者」可是難道獨裁製度真的不好嗎?就本人來說,我一直不認為世界上有一種制度是絕對的民主和絕對的獨裁。客觀的說,任何一種社會制度都是處於民主和**之間的某個個置。比如說美國。號稱是民主國家的首領,但美國依然十分重視政府、聯邦的權威,甚至不惜發動一場戰爭來維護聯邦的統一。

勇來看看我國之前皇帝時候中央極權制這樣典型的極端獨裁製度,皇帝作為最高統治者也不是完全自由的。唐太宗幾次發誓要殺掉魏徵這個「村夫,但一直未能礙手;武則天的手詔也曾被官員打回,口稱「不經鳳台鸞閣何以稱敕?,

獨裁,實際上是將權利相對集中在少數人的手裡,這樣一來,他們的權利較少收到約束,可以相對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政治主張。而民主則是將權利相對的分散,是領導者的權利受到較大的約束,迫使其實施社會上比較流行和公認的政策。

獨裁製度的成敗,幾乎全部取決於領導人。獨裁是一個創造偉人和暴君的制度。其政策主要體現個人意志,而各人又是千差萬別,因此表現出政策的不穩定性,甚至同一個人在不同時期也會有相當大的差別民主制度則不然,這種制度下誕生不了唐太宗,但也誕生不了隋焰帝。這是一種創造中庸和無鮮明個性政客的制度,而正是因為其的中庸,使得一顆子彈或是領導人的健康,不能造成在獨裁製度下如此巨大的影響。

林肯被暗殺后,廢奴運動並沒有停止就是例子。

獨裁和民主應該說是各有優劣,分別適用於不同的歷史時期一般來說,在體現領導人意志,相對的獨裁比相對的民主更有效率,無論是建設還是破壞,在獨裁的制度下都比民主制度要強的多。

因此在「明君。的領導下,尤其是軍事、科技等方面,獨裁利度相比民主制度佔有一定優勢。在伯羅奔尼撤戰爭中,獨裁的斯巴達能大敗民主的雅典,成為希臘的霸主就是一例。但是,如果這種制度遇上的是昏君甚至暴君,那麼破壞的效率也是一樣甚至更加的瘋狂。所以,誰來獨裁可以說是獨裁製的致命傷。從古至今,沒有人能夠解決這個問題。以中國來說,秦始皇之後是秦二世,晉武帝之後是晉惠帝,隋文帝之後是隋焰帝,明太祖之後是建文帝;甚至有的統治者年輕時和年老時的差別就大的嚇人,如唐玄宗。

而民主制度則相反,輪流坐莊、三權分立、輿論監督,尤其是直接差額選舉,極大的限制了統治者的權力。使其就個人而言,難以有大的作為,不論是好是壞,而只能沿著整個社會發展的道路一步步緩慢然而是持續的前進,因此,在經過一段較長的時間后,民主制往往較獨裁製度有明顯優勢,這是世所公認的。」

說到這裡徐釩看了一眼蕭遠:「所以,在我看來,中國需要進行一段比較長的時間之後,才能進入民主,而這,也是為什麼軍方竭力要把你培養成接班人的原因。你從小在大總統的教育下成長起來,其思想,也繼續了大總統的一貫思想但是,所謂的家天下是不成立的,因為加入有一天你成為了大總統,那麼當時的環境一定有了非常大的改變,你的兒子,不會繼續得到軍方的一致擁護,那個時候才是你真正實現中國民主的開始。」

蕭遠聽到這裡,心裡開始明白了許多事情。

家天下,或者獨裁民主,都需要一個過程,讓民眾能夠接受。能夠理解,一直到了最後,才能按照另外一種方式讓中國的強盛強大永久的保持下去! 張青雲雖然拉著陳邁兩人一起去武德,他心裡其實也沒底,一路上陳邁在他的勸慰下也漸漸恢復了冷靜,心景也開闊了不少。

「青雲,這次我要真的被處分,查辦了,我就辭職。回頭你給嫂子打個招呼,要他照顧一下我,我去跟她混。」陳邁道。

「你這小子,凈說些廢話,馬上給你老爸打個電話,問一下他在哪裡,我們好過去找他。」張青雲笑道。

陳邁訕訕一笑,給陳雲山撥了一個電話,說了一下具體情況,電話中他還勸慰了老頭子幾句,前前後後十來分鐘,他才結束通話。

「怎麼樣?」

陳邁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我爸找梁書記了,梁書記好像跟政法這條線搭不上界,市局那邊新提拔了一個局長,新官上任,老爸沒摸清路數,不敢輕易找他。」

張青雲暗暗搖了搖頭,心想陳雲山真是暈頭了,他去武德不去找政法委嚴書記,反而找宣傳部老梁書記,這不是弄巧成拙嗎?不過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陳雲山和嚴書記不熟,不過不管怎樣,也不能瞎忙活,萬一梁書記和嚴書記不是一條線上的,那他不是壽星上吊嗎?

「青雲吶!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先謝你了,你現在在雍平如日中天,年青幹部中你最牛,難得你忘記兄弟我。」陳邁很有感觸的說道。

「你小子什麼時候變得多愁善感了?這可不是你性格哦!」張青雲取笑道。

陳邁搖搖頭,嘆道:「現在不比當年了,在圈子內面滾得越久,這心思就越多,說句實在話,我是真的佩服你。你啥基礎沒有,能混成這樣,實在不容易啊!」

張青雲沉默,陳邁的感受他也有共鳴,官場確實是個大染缸,進到了圈子內面,你就不要想過安生日子,不進則退,時時要謹慎小心,尤其像自己這種根子淺的人。

「麥子啊!有一句話叫志當存高遠,我這才哪兒到哪兒,也就是個副科,披了一張縣委的皮而已!

你也不差,我們同歲,你就是交警大隊隊長了,我們這次在武德活動一下,最好的結果是能夠調到別縣去,職務不變,畢竟不是每個縣都有雍平這樣複雜的。」張青雲道。

「那可難嘍,真要調的話,多半也要降職!」陳邁幽幽的說道,但是眼中的神情卻又希望真能如張青雲所言,眸子中儘是嚮往的神色。

「我現在是想明白了,還是你的目光長遠,當初我就不應該留在雍平,在外面雖然難點,但是沒有老爸罩著,我可能還沒那麼多顧忌。」

張青雲笑了笑,意味深長的說道:「現在想明白還不晚!」

偷來的果實 陳雲山下榻在市局附近的海珠賓館,張青雲和陳邁到海珠賓館的時候就已經轉鍾一點多了,兩人一下車,陳雲山早就恭候多時了。

「爸,您怎麼這麼晚還沒睡啊!」陳邁上前幾步關心的說道。

陳雲山搖搖頭,快步朝張青雲走來,張青雲連忙叫了一聲陳叔。

陳雲山緊緊握著張青雲的手,半晌才道:「青雲,我啥都不說了,患難見真情!這個時候你還沒忘記我陳氏父子,我老陳謝了。」他說完,長嘆了一口氣,神情儘是蕭索。

張青雲心一沉,直覺告訴他,陳雲山在武德跑了幾天,沒什麼收穫,畢竟陳邁這次捅的簍子有點大。

「陳叔!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我們進去再說!」張青雲輕身說道。

三人進到酒店陳雲山的房間,陳雲山親自給張青雲倒了一杯茶,張青雲瞟了他一眼,發現對方有些憔悴,頭髮也很久沒染了,髮根絲絲銀髮很明顯。

「麥子,你去看看服務員給我倆的房開好沒有,今晚我們總不能三人睡一間房吧?」張青雲笑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