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很快的,警察就趕了過來。

一個穿著便服的帥氣年輕人從警車上跳了下來,快步跑到冉鈺面前,笑著說道:「冉姐,緊急召喚,所為何事?」

冉鈺指了指紅衣女人,說道:「我們懷疑她受人指使敗壞藝人聲譽。你把她帶回去調查,找出她背後的那個混蛋。」

男警看了眼紅衣女人,笑著說道:「放心吧冉姐。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行。快去幹活兒吧。」冉鈺揮手說道。

「好的。冉姐再見。有事兒再招呼我。」男警笑著說道。然後一揮手,立即有兩個身穿警裝的警察跑過來從秦洛手裡接走了紅衣女人。

「冉鈺,那男人是誰啊?對你恭敬的很啊。你呼來喚去的,當兒子使喚呢?」有女人打趣著說道。

「你是狗嘴裡面吐不出象牙。他是我一個院子里的朋友。」冉鈺橫了豐滿女人一眼,說道。

「嘻嘻,狗嘴裡要是能吐出象牙。我就專門回去養狗嘍。」那個體態豐滿的女人回擊道。

看到沒有熱鬧可看,圍觀的人群才逐漸散去。

「思璇,你沒事兒吧?」厲傾城走過來問道。

「沒事兒。」陳思璇楚楚可憐的搖頭。「從進入這個圈子起,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以前聽到過有前輩身上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替他們難過。沒想到今天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我真的不認識她。」

「我知道。你當然不認識她了。」厲傾城說道。「很明顯,她是受人指使的。」

「那是誰指使的?我沒在燕京惹什麼麻煩啊?」陳思璇問道。

厲傾城翻了翻白眼,無奈地說道:「你剛才還拒絕了別人呢。怎麼會沒有惹麻煩?」

「啊?是他?」

「有可能。」厲傾城點了點頭。說道:「思璇,你回去以後,一定要小心提防。盡量不要和他們有什麼接觸。」

「嗯。我明白。在台灣,他們不敢亂來的。」陳思璇說道。

「那就好。你是下午五點多的飛機,在這期間,就不要出去亂走了。晚些時候,我和秦洛送你去機場。」

「嗯。謝謝。麻煩你們了。」陳思璇回頭看著秦洛,感激地說道。

「嘿嘿,今天咱們的小帥哥又英雄救美了。這是第二次救下美腿王后了吧?思璇,我怕你真得獻身了哦。」

「就是。如果覺得獻身時間太早的話。可以先把你的美腿讓咱們的小帥哥摸摸嘛。男人就是靠哄著的,人家要是在你身上一點兒便宜占不到。下次誰還願意幫你?」

「秦弟弟,上去摸摸嘛。不要害怕。思璇不會用大耳光抽你的。你剛才都幫她擋下兩記狠的,她感激你還來不及呢。」

那群女人唯恐天下不亂,紛紛在旁邊出著餿主意。

「這樣—-不好吧?」秦洛偷偷瞄了眼陳思璇的美腿。不確定地說道。

這麼漂亮的長腿,還真是誘人遐想啊。摸起來的話,手感一定非常不錯。

可恨的是,自己上次治療的時候怎麼就沒有趁機感受一番?可能是當時太緊張了吧。

「有什麼不好的?讓你摸你就摸嘛。姐姐們給你做主。」

厲傾城看到陳思璇臉若桃花,眼裡都快能滴出水來,站在哪兒也不說話。暗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按道理講,陳思璇是娛樂圈的藝人。應該久經這樣的場面才對。怎麼現在跟個剛出道的純情小玉女似的,害羞成這個樣子?

難道說,她對秦洛有什麼企圖?

厲傾城看著還在哪兒裝瘋賣傻的秦洛,心裡暗自樂了起來。

心想,這傻妞就這麼淪陷了?你要是知道這個惡魔的真正面孔,怕是後悔都來不及了。

為了陳思璇的安全,秦洛陪著厲傾城親自送她到機場。

三個人在候機大廳寒暄了一會兒,廣播里便傳來了催促登記的聲音。

陳思璇的目光轉移到了秦洛身上。說道:「秦先生,我有幾句話想對你說。」

厲傾城擺手,說道:「行了行了。你們有什麼話趕緊說,有什麼事兒趕緊辦。我去喝杯咖啡。就不過來送你了。」

這女人說完,還真的轉身就走人了。

「秦先生,真是很感激你。你已經救過我兩次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才好感謝你。這是我的一點兒心意,還請收下。」陳思璇從她的LV包包里取出一個厚厚地信封遞給秦洛。

「你已經謝過我了。」秦洛笑著說道。

「有嗎?」

「有啊。口頭上說過很多次。還請我吃了一頓美味大餐。」秦洛笑著說道。他把信封給塞了回去。

陳思璇眼睛閃亮地看著秦洛,好一陣子后,在秦洛蒼白的臉色變成了粉嫩的紅色后,才說道:「好吧。那我就不勉強你了。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去台灣找我。哪兒風景優美,美女多多哦。我會幫你多介紹幾個的。」

「好的。」秦洛尷尬地點頭。

「嘻嘻。真是個可愛的弟弟。」陳思璇突然間腦袋前傾,快速的在秦洛的臉上啄了一口。

你知道的,個頭高的女人,想要偷吻的話成功率是很高的。

秦洛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他的臉上就多出一個淡淡的O型唇印。

秦洛一臉茫然。甚至,臉上的笑容仍然僵硬著。

「她為什麼親我?她憑什麼親我?」

陳思璇拉著行李箱站在登機口對著秦洛揮手。喊道:「記得哦。有機會一定要來台灣找我。我有機會也會來燕京看望你的。」

身高腿長,笑顏如花,這一刻的陳思璇是極美的。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很是引人矚目。

等到陳思璇的背景在檢票口消失,秦洛才低下頭看著自己的下體。

可愛的弟弟? 凹凸世界:時之念 除了能屈能伸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啊。

這一天,對秦洛同學來說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來到這個世界二十多年,除了自己的母親,第一次有個女人親了他一直很英俊從未被超越的右臉。

(PS:第二更送到。明天,超越一萬紅票。Y人們能否拿下?

另外,有人問手機閱讀的事兒。我在本書相關有過介紹。感興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 回去的路上,秦洛仍然沉溺在自己被陳思璇偷吻的事件中。和厲傾城說話也是一幅心在焉的模樣,面對厲傾城的調戲時反應也不是那麼敏銳了。

甚至,在她言語誘惑的時候,秦洛甚至都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倒是開車的計程車司機被這妖精勾引的不行,車子一直在以S型路線行走。跟在玩飛車驚魂遊戲似的。

「魂兒被勾走了?要不,我們現在回去,給你買張去台灣的機票?現在追上去的話,大概還來得及。」厲傾城見到秦洛這幅痴獃的模樣,狠狠地在他大腿上掐了一記。

「啊。什麼?」秦洛吃痛之下,這才反應過來。

「我說,人都走得沒有影兒了,你還要痴獃到什麼時候。」厲傾城沒好氣地說道。

「我沒有痴獃啊。」秦洛說道。他一直很正常地在思考問題呢。

「真應該把你剛才的傻樣拍下來。」

秦洛尷尬地笑著。任何人失去了第一次時,都會是他這種表現吧。

他還算堅強了,你看電影裡面的那些女人,哪個不小心失去了第一次不是哭哭啼啼尋死覓活的?

看到秦洛的表情,厲傾城的屁股朝秦洛身邊靠了靠,大半個身子都躺在了他的身上,柔軟的酥胸也不經意般的壓在他的手臂上。厲傾城在他耳朵吹氣如蘭地說道:「被女人親吻得感覺不錯吧?」

「嗯。」秦洛點頭。突然間,他瞪大了眼睛,問道:「你說什麼?」

陳思璇偷吻他的時候,她不是已經離開了嗎?怎麼會知道這種事情?

難道說是陳思璇告訴她的?不可能啊。她沒理由把這種事情告訴厲傾城。況且,她這個時候剛剛登機,怕是手機都不允許開機吧。

明明說要離開,卻又躲在一邊偷看。這種行為太讓人鄙視了。

難怪有前輩教育我們:寧願相信世上有鬼,也別相信女人那張破嘴。

「別裝了。我都看到了。」厲傾城嘻笑著說道。「小弟弟,你還真厲害啊。才和我們家思璇見了兩面,就勾引得人家投懷送抱,主動送上香吻。還真是看不出來呢。」

「我們只是朋友之間的道別。」秦洛心虛地解釋。 婚後和誰說再見? 「就像美國人見面時就可以互相親吻一樣。」

「是。是。我明白。你們一點兒關係也沒有。是純潔的男女關係。「厲傾城一臉認真地說道。

接著,話題一轉,問道:「你說,你們的孩子是叫我姐姐好,還是叫阿姨合適?叫姐姐吧,這樣顯得我年輕。阿姨會把我叫老了。」

「——–」

這女人,說話總是那麼的雷人。

回到傾城國際,那群女人走得差不多了。只有冉鈺和小逸在沙發上坐著聊天。

見到兩人進來,冉鈺說道:「送走思璇了?我剛才打她電話還關機。她的案子審訓結果已經出來了。那個女人是憶江南的一個小姐,受人雇傭跑來抹黑思璇。」

「受誰的雇傭?」厲傾城擰著眉毛問道。

「林三。」

「這是什麼人?」厲傾城一臉疑惑地問道。

「一個小混混。說是求愛不成,就想報復思璇。」冉鈺冷笑著說道:「切,他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德性。就他,還想向我們的美腿王后求愛?咱們秦洛上還差不多。 絕世唐門 他啊。沒戲。」

厲傾城搖了搖頭,說道:「那個林三肯定是被人推出來的替死鬼。真正的幕後黑人應該是那個點思璇陪酒的混蛋。」

「我也想到這一點兒。可是那個林三嘴硬的很。怎麼審都不肯說。也只能把他當做主犯來罰了。」冉鈺無奈地說道。「再說,就算能夠問出幕後黑手又怎麼樣?道歉?或者說賠點兒錢?唉,女人出來做點兒事真是艱難。」

「是啊。」厲傾城深有同感地點頭。

「你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啊。從來都是你佔人便宜的,哪有人敢主動跑來送死?誰敢招惹你這毒蜘蛛,不死也要脫層皮。」冉鈺笑著打趣。

「我哪裡有讓人脫皮的本事啊?脫衣服還差不多。是不是哦,小弟弟?」情不自禁的,厲傾城又把戰火引到秦洛身上。

「我不知道。」秦洛趕緊搖頭。

心想,你要真拿刀架在我脖子上逼迫我脫衣服的話,我也會從了你的。

和生命相比,貞操實在微不足道。

「受不了你們這對姦夫*。我和小逸約好了去逛街,你們倆呼風喚雨去吧。」冉鈺笑罵著說道。

「傾城姐姐,秦洛哥哥,你們倆好好玩哦。」小逸從沙發上跳起來,對著兩人做鬼臉。

「小逸,你少跟冉鈺來往。 修仙之王者歸來 不然早晚會學壞。」厲傾城對著她們離開的背景喊道。

等到兩人提著包包離開,二樓一直熱鬧喧嘩的大廳只有厲傾城和秦洛兩人了。

厲傾城一步步地向秦洛走近,酥胸起伏,妖眸似水,用手臂碰了碰秦洛,問道:「小弟弟,現在就剩下咱們倆個人了。你不想干點兒什麼嗎?」

「啊?」秦洛覺得自己的嗓子發乾。說話都不太利索。「你想幹什麼?」

「討厭。我是女人。哪能幹什麼啊。」

「——–」

厲傾城的雙手如靈蛇一般的纏上秦洛的脖子,身體一點點兒的貼在他的身體上。除了中間那層薄薄的衣服,兩人已經是貼身接觸了。

秦洛的心臟以七十碼的速度飛快地跳躍,彷彿他只要張嘴,就能夠蹦出來一般。

他的額頭出現細密的汗珠,手指也以細微的弧度在顫抖。他一步步的被厲傾城逼退,直到他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倒在沙發上。

厲傾城的身體跟著前傾,豐滿妖嬈的身體重重地倒進秦洛的懷裡。

塗著黑色指甲油的纖纖玉手在秦洛的大腿上撫摸,艷如妖精般的精緻臉頰一點點兒的向秦洛靠近。

秦洛感覺的到,她的嘴唇觸碰到自己的耳朵。

厲傾城的聲音酥酥的,氧氧的,小聲地在秦洛耳朵邊說道:「要不,我們—-」

秦洛快哭了。

有你這麼誘惑人的嗎?人家也是男人好不好?小弟弟也是可以正常使用的。

他的心裡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如果她提出那樣的要求怎麼辦?

答應吧?可他良心過意不去。

他是個純統的男人。是個脫離低級趣味的男人。是個對愛情充滿純真幻想的男人。

他一直渴望著找一個真心相愛的女人,在新婚之夜,當她掀開自己頭上的紅紗—–不是,當自己掀開她頭上的紅紗,她解開自己的皮帶時,自己才全心全意地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獻給她。那是多麼美好而神聖的一刻啊?

拒絕?他又心有不忍。

拒絕一個女人,就是在傷害一個女人。他是個醫生,一個繼承中醫文化正統醫德的醫生。他的職責是治病救女人,而不是去傷害女人。這樣的選擇,對他的職業是一種侮辱。

更重要的是,厲傾城實在是一個很誘人的妖精。你看,她的胸部那麼大,屁股那麼圓,嘴唇那麼濕潤,長相那麼好看——

要是這次拒絕了,她一怒之下,以後再也不給自己機會了怎麼辦?

秦洛紅著臉,小聲說道:「我們去三樓吧。」

他知道,三樓是厲傾城的獨立王國。有沙發,有床,還有足夠兩個人躺上去的大辦公桌。到時候,她想在哪兒折磨自己都行。

「去三樓做什麼?」厲傾城問道。

「我覺得,這裡不太合適。會有人過來看到。」

「過來看到怕什麼?」厲傾城聲音甜膩地說道。

「可是——會不好意思。」秦洛想,難道這女人喜歡當著別人的面做這種事兒?真是特別的愛好啊。

「不好意思?我們好好地聊天,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厲傾城狡黠地笑道。

「聊天?」秦洛瞪大了眼睛。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