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從空中落到甲板上的中天使,看到六架突襲過後再次飛離的武裝直升機,也很無奈的道:「命令各船,全速前進!所有人,準備好近戰!爭奪他們的船隻,幹掉他們!」

雖然蛟龍掏出的洞不大,可不斷湧入的海水,終究會把貨輪埋葬於海底。這種情況下,他們唯有搶奪唐興佑等人的船隻,才能確保他們不至於葬身大海。

聽到中天使下達的命令,貨輪上的武裝份子,也開始將救生艇跟突擊船放下。在遠處看到這一幕的趙極,也隨即下達了相應的命令。這意味著,雙方要真正的短兵相接了。

看著武裝齊全的隊員,趙極也適時道:「兄弟們,準備好了嗎?」

「時刻準備著!」

「出!幹掉這些洋鬼子,讓他們知道天朝威嚴不可欺!殺!」

「殺!殺!殺!」

簡短的戰前動員過後,兩艘打撈船跟補給船上,依舊有專職的槍械隊員實施警戒。真正參與短兵相接戰鬥的,都是修鍊了古武術的隊員,其修鍊大多在暗勁初期以上。

實力太弱的隊員,在趙極看來沒必要參與這種近身戰。稍不留神,便有可能死在交手的過程中。留在船上的話,使用槍械做為支援力量,才是最明智的決定。

待在貨輪上看到這一幕的中天使,也很意外的道:「這些天朝人很英勇!竟然敢跟我們進行短兵相接的肉搏戰,那就讓這些天朝人,感受一下我們星研會的力量吧!」

「撒旦萬歲!」

依舊是星研會最常見鼓舞士氣的口號,多名異能者跟擅長槍械術的精英武裝份子,開始從船上沒落至救生艇跟突擊船上。對於接下來的戰鬥,他們其實也沒多少底。

原因很簡單,先前的深水炸彈,並未炸出什麼東西來。這也意味著,在這片看似平靜的海面下,還隱藏著他們所不知道,甚至很難對付的危險份子。

好在帶隊的中天使,也將隨船一起行動。這也意味著,如果隱藏在海底的高手出來,會有中天使對付。兵對兵,將對將的交戰規則,這些人還是清楚的。

可對徐海寶而言,不到必要之時,他還不想露面。晉陞金丹境之後,徐海寶最想找尋的對手,還是星研會的核心首領自稱撒旦的傢伙。

以徐海寶對星研會的了解,不出意外這應該是位金丹境的高手。跟同境界的強者交手,才能真正得到鍛煉跟提升。當然,凡事也不會太過絕對。

畢竟,此刻船隊里雖然有兩名先天強者,可相比星研會的核心高手而言,他們還無法戰而勝之。適當出手幫襯一下,在徐海寶看來也不算欺負人嘛! 隨著兩方船隊在海上形成對峙局面,先前激烈槍炮聲也隨即平息下來。兩方船隊之間,似乎都有意讓出一個交戰區,彼此的作戰人員都開始乘船進入作戰區域。

看到從打撈船隊上陸續上船的作戰隊員,直接從船上降落到突擊艇上的中天使,神情也顯得有些凝重。從先前一番交手過後,他終於知道印度洋分部為何會敗。

雖然其它國家的打撈船,都會在船上配備一定數量的武裝保衛人員。可類似徐海寶麾下的打撈船隊,竟然還裝備六架可改裝的直升機,大量的機槍跟狙擊槍並不多見。

如果說中天使帶領的船隊,是一支披著商船實則是武裝船的武裝船隊。那麼徐海寶麾下的打撈團隊,一樣是武裝到牙齒的武裝船,只是平時不顯眼罷了。

除非上船檢查,否則單從外表看,誰也不知道這三條船也在極短時間內變身。大量豎起的防禦鋼盾,令打撈船的防禦性能,瞬間提升了數倍。

加上打撈船定製之時,便是按照軍用艦艇的標準建造。正是緣於這種情況,先前承受載船機炮猛烈打擊的打撈船,除了船體變得坑坑窪窪外並未有其它異常。

換做普通的商用貨船,只怕船體早被打成馬蜂窩了。這種出乎意外的狀況,才是令中天使覺得需要謹慎的原因。不多加小心,或許他也有可能陰溝裡翻船啊!

殿下不好惹 望著首先抵達交戰海域的唐興佑等人,站在突擊艇上的中天使也很詫異的道:「這些人看起來很勇敢嘛!不過,怎麼沒看到目標人物?」

所謂的目標人物,自然是星研會一直想除之而後快的徐海寶。在中天使看來,他需要解決的對手便是徐海寶。其它人的話,中天使似乎有些看不上。

面對中天使的詢問,站在身邊的高級異能者也適時道:「大人,你說那個傢伙,會不會一直藏身於海底下?先前我們的船隻漏水,很有可能就是對方搞出來的!」

「你的意思是,他想偷襲?他就不怕,我動手解決掉他的這些手下嗎?」

在中天使看來,這一戰如果徐海寶不參與,那最終的勝利必然屬於他。聽完身邊屬下的分析,中天使最終決定主動出擊,逼迫藏身水下的徐海寶現身。

想法雖好,可中天使根本不知道,隨船下水的唐興佑跟趙極已經嚴陣以待。根據徐海寶的提醒,他們已經知道對面的敵人中,有一個修為高於他們的高手。

為了避免讓對方大開殺戒,兩人必須聯手禦敵。唐興佑使刀,趙極則手持長槍,兩人對於即將到來的這場激戰,還是顯得很謹慎,也希望藉此檢驗自身實力。

站在位於隊伍最前方的快艇上,兩人如同天朝古時的俠客一般,靜靜凝視著對面的敵人。敵不動,我不敵,便是兩人下船便確認的作戰辦法。

實際上,此次隨兩人下船作戰的隊員,身上都穿戴了防彈裝具。而手中使用的武器,則是天朝古時常見的冷兵器。相比之下,星研會的異能者有武器的不多。

看到打撈隊員的裝扮,很多異能者都冷笑的道:「他們已經是中世紀嗎?還搞決鬥嗎?」

別人怎麼想,打撈隊員並不在意。作戰之前,趙極便提醒過他們,在確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拼盡全力斬殺對手。冷兵器能加大殺傷輸出,為何不用呢?

隨著雙方的作戰隊員抵達交戰區,不想繼續耽誤時間的中天使霍然起身單手一揮道:「殺!」

很簡短很乾凈的戰鬥指令,便宣告著雙方在海上的短兵相接戰打響。伴隨中天使騰空而起殺來,唐興佑跟趙極絲毫不帶遲疑騰空而起道:「殺!」

面對突然飛起的唐興佑跟趙極,原本還想逼徐海寶現身的中天使,也很詫異的道:「該死!這支船隊到底有多少S級強者?這兩個傢伙,又是怎麼冒出來的?」

除了少數異能者擁有短暫的飛行能力外,唯有實力達到S級的強者,才擁有真正凌空作戰的實力。可以說,眼下這個作戰環境,對S級強者的影響稍小一些。

換成其它的低級別武者跟異能者,他們一旦失去落腳地,便有可能墜落大海。雖然不至於被淹死,可想發揮出自身的實力,多少還是會打些折扣的。

望著已經交手的三名強者,待在快艇上的王玉柱,手持一張徐海寶替其煉製的長弓,突然揚聲吼道:「弓手隊,準備!射!」

弓箭這種東西,在這個年代自然不如狙擊槍犀利。但對王玉柱而言,在徐海寶詢問他喜歡使用什麼冷兵器時,他還是選擇了手上的這張長弓,他希望當個弓箭手。

在王玉柱看來,如果能練出一手好箭法,無論打配合還是對敵之時,他都能在遠處展開突襲跟阻擊。雖然招數有些猥瑣,但對王玉柱而言,他就是喜歡這種感覺。

彎弓搭雙箭,王玉柱率先發起了攻擊。其餘快艇上使用長弓的隊員,也在同一時間射出了搭在弓上的鐵箭。望著這些徑直飛來的鐵箭,同樣出擊的異能者也很詫異。

正當異能者嘲笑這個年代,竟然還使用這種古代冷兵器時,他們卻忘記此刻的作戰環境。如果在陸地上,他們或許有足夠的挪動空間。可此刻是在海上啊!

這也意味著,留給他們躲避的空間並不多。若是騰轉的位置太大,便有可能掉進船邊的河裡。看似不起眼的弓箭,在這一刻卻發揮了強大的殺傷力。

力道十足的兩支鐵箭轉瞬即至,兩名待在突擊艇上的異能者,剛準備轉換位置,卻發現鐵箭降落的速度超乎想象。伴隨鐵箭貫穿身體,兩名異能者都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這鐵箭的速度,為何如此之快?好不甘心啊!」

首輪箭雨打擊之下,星研會的武裝份子跟異能者,瞬間倒下一批。正在空中同唐興佑跟趙極交鋒的中天使,對這種開局,明顯有些接受不了。

看著配合嫻熟的唐興佑兩人,中天使也動怒的道:「你們惹怒我了!火圈術,擊!」

當中天使準備釋放威力更大的火圈術時,手持長槍的趙極無視火焰的威脅,咬牙不退反進道:「獨龍鑽,殺!」

將手中的長槍幻化成無數槍影,沖入火圈中的趙極,對著中天使便狠狠的扎了一槍。儘管中天使肉身鍛煉的很堅韌,卻無法抵擋趙極拼盡全力的一槍。

感受著槍尖破防入體,中天使也忍不住慘叫道:「啊!該死的,你竟然敢傷我!去死吧!」

頭髮跟衣服都被燒焦的趙極,感受著中天使發出的近身火球,正準備硬扛之時,卻突然感覺到身體急速下沉。原本能打中他的火球,隨即從頭頂飛過。

待在一旁觀戰的唐興佑,並不清楚趙極的情況,看到墜落的趙極,眼眶瞬間泛紅道:「虎鯊!洋鬼子,你該死!披風刀!」

對唐興佑而言,趙極不光是他的戰友,更是他的生死弟兄。可以說,在公司里兩人的感情最深,相處的時間也最久。看到趙極墜海,他豈能不怒呢?

拼盡全力橫轉身體,將手中大刀搶成圓圈,趁著中天使捂住傷口的機會,唐興佑也狠狠的朝其肩膀上連砍數刀。順便破防后,將中天使的一條手臂也切落。

正當唐興佑橫刀切向對方的脖子時,再次發出慘叫的中天使,忍痛變換位置,射過唐興佑最為致命的一刀,單手發出火球吼道:「該死的,你去死吧!爆裂火球!」

轉瞬即至的火球,瞬間擊打到唐興佑的身體。雖然唐興佑用刀隔擋,依舊沒能逃過爆裂火球的攻擊。忍不住吐血的唐興佑,也失去了滯空能力從空中掉落。

跟唐興佑一樣墜落的,還有被其砍掉的一條手臂。望著即將墜海的手臂,同樣被重創的中天使,也快速降落試圈撿起掉落的手臂。

就在中天使準備撿拾手臂時,卻突然感受到由海下傳來的致命殺機,飛速變換身體極速倒退時,很快看到原本墜海的趙極,破開海水挺著長槍徑直殺來。

「殺!」

先前挨了重擊受傷墜海的趙極,原本打算立刻出水,支援獨自應戰的唐興佑。結果卻發現,身邊突然出現的徐海寶,替其施展治癒法術后,趙極精氣神瞬間恢復。

「別擔心!我看著你們呢!繼續上吧!別辜負老唐的捨命一擊!」

「明白!」

退伍數年,趙極依舊熱血未消。相比以往使用熱兵器作戰,趙極突然覺得這種近身戰,更容易讓他熱血沸騰。有徐海寶這個後盾在,他真的無所畏懼。

不遠處的海面上,星研會的武裝份子跟異能者,也跟打撈團隊的武者們纏在一起。值得慶幸的是,雖然武者隊員有不少人負傷,卻並未出現死亡的情況。

反觀星研會這邊,很多異能者跟武裝份子,已經慘烈在海里跟搭乘的船上。就在這些人指望中天使出手相助時,卻看到已經被砍掉一條手臂的中天使。

而打撈團隊兩名高手中,那名持槍的高手正在追擊受重創的中天使。看到這一幕的星研會作戰人員,士氣無疑受到重挫。反觀打撈船隊這邊,卻越戰越勇! 對參與此次海上伏擊的武裝份子,以及星研會抽調的異能者而言,組織派來的中天使無疑是他們的精神支柱,更是完成此次伏擊任務的保證。

只是隨著混戰開始,戰況並未如他們所幻想的那般上演。大量精英武裝份子,根本無力抵擋從部隊出身的武者隊員。那怕異能者,在交鋒過程中也死傷慘重。

真正交手過後,很多星研會的異能者才真正體會到,徐海寶麾下的這支打撈團隊,除了兩名先天級強者實力不如他們的中天使外,其餘作戰力量幾乎完勝他們。

類似王玉柱這些副組長,還有其它修鍊了古武的組長,大多都修鍊至化勁期。加上天朝的古武術技法加成,那些高級異能者也被殺的敗退連連。

兵對兵的戰鬥,從戰場的戰況便一目了然。漂浮在海面上的屍體中,沒有一具是打撈團隊這邊的。即使雙方的船隻損毀上,星研會這邊被催毀的也明顯更多。

將對將的戰鬥,看似中天使實力更勝一籌。可唐興佑跟趙極的默契配合,彌補了這方面的劣勢。雖然打的很艱苦,可看上去勝者依舊是打撈團隊這邊。

相比中天使腹部被扎了一槍,左手臂還被唐興佑給砍落。同樣落水的趙極跟唐興佑,看上去絲毫沒受傷的跡象,從海里重新起來后,反倒越戰越勇。

面對再次強勢發起進攻的唐興佑兩人,表情顯得非常難以置信的中天使,也不明白這兩個實力比他略差的天朝人,為何恢復的速度如此之快。

先前兩人被打傷吐血的樣子,中天使也是看到的。為何落水后,實力未減反增呢?

如果中天使知道,兩人在海中都接受了徐海寶的治療,或許他就不會覺得這般意外。更何況,即便沒有徐海寶在旁邊,兩人身上也攜帶了補充內力的丹藥。

若非徐海寶交待,不許隨便嗑丹藥修鍊跟戰鬥,只怕唐興佑跟趙極會表現的更猛。唯一有優勢的『將對將』的戰鬥,也開始出現反轉,星研會的其它人豈能不慌!

將長弓換成軍刀的王玉柱,很快聽到徐海寶傳音道:「柱子,全面反擊!等下我會給兄弟們施加一道防護罩,你們只需全力進攻即可,一波推平他們!」

「明白!」

輕輕點頭的王玉柱隨即道:「箭魚有令,全面反擊!不用擔心防禦問題,全力進攻!」

隨著王玉柱吼出這番話,正在作戰的隊員們,也感受到身前突然出現的防護罩。知道這是什麼的隊員們,瞬間跟打了雞血一般,對剩餘星研會成員展開全面圍剿。

看到這些眼睛泛紅亡命一般攻來的打撈隊員,堅持到現在的星研會成員,大多實力都不差。紛紛加大異能輸出,試圖抹殺這些進攻隊員,結果發現根本沒用。

反觀打撈隊員用這種看上去以命搏命的打法,氣勢上完全壓制住星研會的異能者。三三兩兩合圍之下,星研會剩餘的異能者,也紛紛慘烈在隊員的攻擊下。

正在不遠處與趙極跟唐興佑交鋒的中天使,看到組織成員敗退逃竄的一幕,內心也很崩潰的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明明我們的實力更勝一籌啊!」

「跟我們交手還敢分心,再吃我一槍!」

讓唐興佑配合打個掩護,手持長槍的趙極再次使出殺傷力最大的獨龍鑽槍術。看到如毒蛇一般扎來的槍尖,中天使也果斷變換位置,卻依舊難逃這一紮。

唯一值得慶幸的,或許就是趙極準備扎心臟,換成了扎大腿。即便如此,中天使也忍不住再次發出慘叫。一招爆裂火球放出去,卻被旁邊打掩護唐興佑給破壞。

知道不宜再戰的中天使,只能咬牙硬挺再次騰空而起。甚至於,沒理會身後展開追擊的趙極兩人,全速朝不遠處的船隊飛去,希望能逃過趙極兩人的追殺。

結果很顯然,中天使的潰敗與逃竄,令武裝商船上的武裝人員集體傻眼。看著乘座快艇殺來的打撈隊員,留守的武裝份子也開始展開射擊。

待在海中注視一切的徐海寶,已經從軍艦鳥那裡得知,率先趕來支援的護航艦隊,距離這裡已經不遠。繼續戰鬥下去,多少有些不合時宜。

「暴雨術,落!」

抬手之下,星研會船隊所在的上空,突然出現密集的水箭之雨。在這些犀利的水箭雨打擊下,即便穿了防彈衣的武裝份子,也被釘死在船上。

看似猛烈的阻擊行動,瞬間便宣布瓦解。成功逃回船上的中天使,也感受到這招法術的強烈波動,內心驚駭的道:「該死的,我們上當了!」

從這招大規模的暴雨術中,中天使能夠明顯感覺到,施展這道法術的人,實力絲毫不遜色於他。甚至於,還在他之上。如此高手,卻始終沒有現身。

這就意味著,對方不現身的原因,或者是不屑跟他交手,反倒命令追殺他的兩名S級強者與其交鋒。看似大膽的行為,其實是對自身實力的充分自信。

能有這種自信的高手,實力又會差到那裡去呢?

「給總部彙報,告知我部行動失敗。我們的目標人物,實力達到SSS級!快!」

意識到徐海寶的實力,有可能還在他之上。連續被重創的中天使,很清楚他根本逃不掉。望著再次合圍成功的唐興佑跟趙極,中天使也很冷靜的道:「你們的首領呢?」

聽到對方的詢問,趙極言語冰冷的道:「你還不值得他出手!」

「這次行動我們雖然敗了!可你們一樣勝的不光明,他做為高手,卻始終隱藏在暗中偷襲,這有失強者的風範。到了這個時候,他還不肯現身嗎?」

就在趙極準備回話時,徐海寶卻傳音道:「虎鯊,開始打掃戰場!命令所有人員撤回船上,護航艦隊已經趕到。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給他們負責好了!」

「是!舵盤,艦隊已經抵達了,我們先回去進行善後吧!」

聽到這話的唐興佑愣了愣道:「好!」

所謂的善後,便是將作戰武器收拾起來。另外六架改裝的武裝直升機,搭載的武器裝具也全部拆除。總之,不好見光的一些東西,都要好好收拾一下。

實際上,星研會組織的船隊,基本上已經失去了戰鬥力。幾艘噸位較大的貨船,如今已經徹底失去動力,船體已經沉沒了三分之一,還依舊在不斷下沉中。

剩餘的小型武裝船舶,原本還想趁機逃跑,結果發現動力系統全部失靈。這也意味著,他們乘座的船隻已經失去動力,想逃的話只能靠雙手去遊了。

至於先前放下的救生艇跟突擊艇,無一例外都被打撈隊員給控制。看到正在清剿的打撈隊員,突然選擇集體撤退,很多覺得必死無疑的星研會成員也非常困惑。

「他們怎麼突然撤了?到底發生了什麼?」

「該死的,他們撤了,我們就安全了!你還希望他們殺進來,把我們也幹掉嗎?」

不少慶幸撿回一條命的武裝份子,雖然不知道打撈隊員為何突然撤退,卻還是覺得長鬆一口氣。唯有孤零零站在甲板上的中天使,知道他等待的目標人物即將出現。

果不其然,徐海寶並未讓他等待太久。從海中竄起,如同一道幻影般,很快出現在中天使面前。看到終於現身的徐海寶,已經身負重傷的中天使也心中一驚。

沉默一會才道:「你終於現身了!」

「是啊!難得你臨死前還想見我一面,那麼自然會滿足你的心愿。為了伏擊我的船隊,這次你們組織也花費了不小的力量吧?現在這個結果,你之前想過嗎?」

「雖然我能感受到,你的實力比我更強。但我相信,你還是會死在我們首領的手下。撒旦不會放過你,一定會送你下地獄的!撒旦,萬歲!呃!!!」

從徐海寶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威脅。可越是如此,中天使越發清楚徐海寶的恐怖。做為SS級強者,中天使自問能感應到比他高一級強者的實力。

可現在面對徐海寶,他竟然一點感應不到這種危險。這就說明,徐海寶的真正實力,根本不是他所能探知的。想到這裡,中天使決定拚死一擊希望重傷徐海寶。

這所謂的拚死一擊,便是調集剩餘的異能量,實施自殺式的自爆術。有點可惜的是,始終盯著他的徐海寶,卻根本不給他這種自爆的機會。

「想死,問過我的意見嗎?」

精神力瞬間噴涌而出,中天使瞬間感受到強大的束縛力,讓其瞬間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就在中天使神情錯愕時,徐海寶再次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廢物利用一下!搜!」

再次施展搜魂術的徐海寶,很清楚這位中天使知道有關星研會這個組織的核心機密更多。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他又怎麼可能錯過呢?

當徐海寶的精神力探入中天使的精神世界,很快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排斥力。仔細感知后才發現,排斥徐海寶的精神力,並非來自中天使自己。

「撒旦?」

「你是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