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您的意思是?”

“我命令!”

“留下一個主力團駐守原地,監視蟲族動向,其餘人向下一個蟲族基地進發,我們沒多少時間浪費,知道嗎!”

“是!”

從少將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想到這個決定顯然已經有一會兒了,卻讓衆人留下來休息了一陣子才發佈命令,這已經足夠。隊伍很快收拾齊整,在這裏發揮不了作用的自走炮部隊,也很快跟上主力部隊,沿山谷外側道路向下一個目標進發。

從遠程重炮部隊炮擊開始就降低高度接近這裏的貨運船隊,也留下三艘貨運船作爲空中支援力量,爲留守的主力團守住骸骨山口的同時,也爲炮擊進行指引。

剩下的,當然是都跟着陸戰隊移動。

8051瞬移到這裏時,所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在漫天硝煙與黃沙之中,如同沙漠土龍般的車隊拉着長長的塵埃尾痕,拖着天空中的貨運船,向下一個蟲族基地殺去。

“速度不快不慢。”

淡淡地評價依據,從這裏的情況看,陸戰隊接下來的戰鬥會相對順暢,8051的幫助可有可無。探查了一下正在遭罪的骸骨山谷,未免再次搶了別人的鍛鍊機會,她選擇了不再跟隨陸戰隊行動。

不過接下來幹什麼呢?雖然事情很多,可都不想做。

那麼,回新朋島吧。

理所當然地,這次又將正認真‘工作’的空幻嚇了一跳。

到底是什麼時候起,決定和他共度一生的呢?

8051看着一臉溫柔,卻又帶着些搞怪急躁摸樣的空幻,心中流過一絲暖意。或許一開始不過是想要讓自己在脫離系統,卻缺乏獨立的孤獨生活中,有另一個可以依靠的目標,纔會直接同意空幻的要求吧。

但隨着相處時間越來越長,她就越來越喜歡這種在一起的感覺。

然而事情太多,她和他都沒法長時間黏在一起,這算得上一大遺憾。

不過空幻對於8051的寬容,卻讓心有愧疚的她感到欣慰,從而更加滿足。畢竟,她有些決定因爲這樣那樣的理由沒能告訴空幻。 全能千金燃翻天 只不過……

“空幻,先去吃飯吧,我想吃飯了!”掛在空幻脖子上的某隻兔子語。

“啊啦,正宮來了,空幻你要好船了嗎?我就先暫離吧,呵呵。”某腹黑血腥女語。

看着左擁右抱(誤)的空幻,8051只覺得腦海中有某些東西要斷掉了一般,臉色越來越差。難道自己在外面辛辛苦苦爲你忙碌,你卻在後面歡天喜地的開後宮嗎?去死吧!

“等等,小8你聽我解……哎啊!”

化爲了流星(旁白)。

……這纔不是夢境,吧……

“這裏是哪兒?”

空幻迷糊地看着周圍白霧濛濛的世界,有些慌張地想要控制念力去驅散這些東西以還原這個世界的本真。

可讓他驚恐的是,身體中連一點念力的感覺都沒有。

“這,這是怎麼回事!”

正在他恐懼的時候,眼前的迷霧卻從未出現般的消失,橫在空幻眼前的,是一條清澈的河流。但河流中游動的卻並非魚兒,而是殘缺的屍體。

可問題是,屍體怎麼能遊動?

空幻後退幾步,下意識地想要遠離這裏,卻突然感到河對岸有人在向自己招手,是誰呢?

好奇心驅使下,他混混僵僵地一步步向河邊走去,等到即將踏足河水之中時,對岸的呼喚聲卻突然清晰起來。

“不要過來!”

“不要過來?過來什……誒!”

猛然間驚醒,空幻跳動着後退幾步,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向自己抓來的河中屍體手掌。它們似乎沒法離開河流,只能在河邊對着已經離開河邊一段距離的空幻嘶吼着,如泣如訴,惹人煩躁。

就在這時,一杆長長的船槳砸在了其中一隻吵鬧的屍體上,將其拍成了肉泥。

隨後,在空幻的視線之中,一條簡陋的木船靠岸,握着船槳的船伕卻露出了無辜的面容,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般擡頭看向迷惘的空幻。

意外的是,船伕竟然是一位擁有着黑髮血瞳的美麗少女,只是表情冷了點。

“你,要坐船嗎?”

“坐船?我嗎?”

空幻疑惑地四下張望,發覺只有自己之後,不得不承認對方是在叫自己。

可自己真的是要去坐船嗎?

但是不等他得出結果,身子卻不由自主地邁出步子,最後輕輕地一腳踏上那艘簡陋的木船,掀開門簾坐了進去。

我這是在幹嘛?

空幻疑惑不已,但既然進來了,既來之則安之吧。

讓人意外的是,裏面並不是空的,反而顯得很寬敞。

不僅掛着吊燈,桌上擺放着美食,周圍還有這沙發甚至牀鋪。而更讓他噴血的是,裏面還不止他一人。

一位巨X長髮的美女身着綠白相間的校服,懷中抱着長長的太刀坐在一角,刀柄被胸口兩團巨大的贅肉夾住,底部輕輕地抵在美女滑嫩的嘴脣上。似乎因爲睡覺過沉的緣故,刀柄與嘴脣結合處還可愛地粘着一絲清亮的液體。

這應該是很具有誘惑力的場景,但那是在忽略了美女懷中的不明男性頭顱的前提下。

雖然早就見慣了血腥場景,空幻還是忍不住一陣顫抖,隨後轉開了視線。

不過很快,他的注意力又被另一位吸引。

那是一位面容普通的少女,同樣在睡眠中,茶色的短髮顯得利落而又英氣,身體表面不時閃爍的電弧讓空幻沒來由地感到親切。而因爲是盤坐,少女短裙似乎因爲船身移動帶起的微風而時不時調皮地跳起來。

舔了舔干涉的嘴脣,空幻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動作的不雅,兩眼注視着裙下的風光。

終於,有一股神聖的微風吹過,頑固的裙襬終於被掀開,可是……

“爲什麼是安全褲!!!”

空幻絕望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嗎!

“你這傢伙在看什麼!”

還沒等空幻從消沉中清醒過來,似乎被驚醒的少女就突然間臉色通紅地將之前一直抱在懷中的物體突然扔了過來,隨後重重地砸在空幻的後腦勺。

彷彿被重拳擊中一般,空幻無力地撲倒在了船艙中,好半會兒才恢復過來。

忙不迭地撿起對方砸過來的東西,也不來得及看一眼,他就一面道歉一面將其遞過去。

不過……

“誒……啊!!”

出現在空幻手中,竟然是一條斷手。斷口處似乎還流淌着粉紅色血液的斷手,散發着讓人詭異的氣息。茶發少女在見到斷手的之後,臉上更是意外地露出一絲溫柔的氣息,隨後伸手搶了過去,死死地抱着毫不放鬆。

而讓人奇怪的是,在斷手接觸少女身體之後,少女體表那本來被空幻以爲是發怒才大量散發的電流卻戛然而止。

“這,這是?”

空幻淡定不能。

“這個?”

少女疑惑地看了看空幻,隨後見空幻一直盯着自己懷中的斷手,頓時冷哼一聲,偏過頭去:“纔不會給你,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從那些可惡的傢伙手裏搶的。本來想要腦袋的,可是……算了,有這隻手也好,那樣那個混蛋就不會再亂找了。”

一股寒意涌上心頭。

空幻忍不住後退半步,似乎想要遠離眼前這位怎麼看都應該是青春美少女,卻說着恐怖的話語同時,還抱着一雙斷手似乎正在用臉頰摩挲的詭異生物。

異地生存路 這是怎樣一副詭異的場景啊!

但就在空幻想要退出船艙時,艙門門簾卻正好被掀開,剛進來的少女與空幻撞了個正着,發出一身可愛的‘啊’,瞬間洗滌了他那陰鬱的內心。

轉頭看去,一位金髮嬌小,典型童顏巨X的少女,正雙眼含淚,發出小動物般地輕呼。

在見到空幻目不轉睛地盯着她時,更是立馬臉紅地用門簾擋住身體,只露出可愛的小臉。

“對不起,你的身體沒有問題吧?”

頓時做紳士狀,似乎忘記了船艙中詭異場景的空幻,清楚地知道自己身爲朋族主意識的撞擊力。很顯然,他並不認爲眼下嬌小可愛的少女,能夠承受自己大意之下的撞擊。然而在少女聽到空幻的詢問之後,卻只是可愛地搖了搖頭,隨後伸出一根滑嫩的食指點在下嘴脣上,隨後用那治癒般的鈴音說道。

“這是禁止事項哦。”

那一瞬間,空幻被完全治癒了。

所有帶來不快的場景似乎都消失不見,什麼巨X太刀少女懷中的頭顱,什麼安全褲少女手中的斷手,什麼童顏巨X少女胸口下方的頭顱下顎……等等!!!

“下顎?”

空幻低下頭去,看着見他沒反應就自顧自地偷偷繞過空幻,此時已經坐到船艙中的少女,此時巨X下把玩着的血腥下顎,那種說話的東西此時卻成了少女梳理頭髮的髮梳似的。

“啊啊啊啊!!!這是,這是怎麼回事!”

空幻雙腿蹬地後退幾步,恐懼地看着船艙中的三位少女,卻發現她們彷彿都沉浸在了手中那些身體殘骸之中,完全無視了他的動作。

但有過之前的經驗,他又不敢向門簾處移動,只能儘可能地遠離前方的少女。

可就在這時,身後的手指似乎碰到了什麼東西,空幻下意識地回頭看去。

“啊啊啊啊!!!”

白蛇傳 “啊啊啊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啊……啊咧?”

驚恐地叫了一陣子的空幻,這才發現出現在眼前是一名男性。

在這個看到的三位美麗可愛女性都存在某些精神問題的情況下,空幻覺得同爲男性的對方,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他狐疑地掃過對方全身,沒有發現任何東西,這才舒了口氣。

“別叫了!老兄,這是怎麼回事,能說說嗎?”

從自己到了之後,後面只有那位童顏巨X的少女進入,所以這男的應該是先到。而從對方的反應來看,想來是瞭解什麼內情吧。

但意外的是,這人在被空幻驚動之後,就一直髮出焦躁的悲鳴聲,從頭到尾都無視了空幻的存在。

“啊,終於找到你了一夏,快跟我回去,明明說好了要在一起的啊!”

男性身體一陣顫抖,空幻的身後竄出一位梳着幹練馬尾的少女。她直接伸手抓住了男性的手臂,想要向門簾外拖動,但貌似已經崩潰,應該是名爲一夏的男性卻恐懼地大吼大叫,死死地抱着船艙支柱不願離開。

這時,又一位金髮美少女滿臉嬌憨地鼓着臉,怒氣衝衝地衝進了船艙,抓着一夏的另一隻手,兩眼着怒視前一位少女:“一夏是我的,一夏纔不會跟着你這種低賤的平民走呢!”

“你說什……”

“都給我放開,一夏是我的!”

空幻已經麻木了,因爲又一位讓人眼前一亮的少女衝了進來。

這次是扎着雙馬尾,身材有些矮小卻氣勢十足的東方少女,可她卻一點也不客氣地抱住了名爲一夏的人生贏家兩腿,似乎要將對方從另外兩人的身邊拖走。

隨後,金色短髮的軟妹也走了進來,在看見三人共奪一夫的場景之後,猶豫片刻,就上前一步,抓住了對方還在大吼大叫的腦袋,將開合的大嘴捂在了自己胸口,還輕輕拍打着對方的後腦勺,溫柔的說道。

“放心吧一夏,會沒事的,會沒事的。”

可憐的男性只能痛並快樂着地發出嗚嗚聲。

但就在空幻擔憂名爲一夏的生物是否會因爲窒息而死的時候,門簾又衝進來一人,銀色長髮,還戴着眼罩,這是什麼設定?

不論怎樣的設定,這位少女幾乎啥都沒說,就大膽地揪住了名爲一夏那兩腿之間唯一的凸起。

“……”

“……”

“……”

空幻淡定不能,被連續五位各具特色的美少女擠開,貌似屬於人生悲劇的空幻,冷眼看着痛並‘快樂’着的名爲一夏、卻已經崩潰的生物在那裏慘嚎。

但眼下的場景似乎並非美景,伴隨着慘嚎聲越來越大,一陣破布撕裂聲突然傳來。

心臟猛的收縮,名爲一夏的物體終於走到了生命盡頭,變成了數塊,似乎很好地體驗了一把名爲‘車裂’的酷刑。

在看到銀髮獨眼少女手中抓着的短棍樣物體時,空幻更是忍不住夾緊雙腿。

更讓人渾身發寒的是,親眼目睹、親手施力致使愛人四分五裂的五位少女,卻沒有一點過激反應,而是欣喜地抱着腦袋、手臂、陰【嗶——】和連着雙腿的身軀,相互看了看,隨後又都冷哼一聲偏過頭去,各自尋了個角落坐好。

這時候,又一位黑髮幹練的御姐般女性,急匆匆地衝了進來。

在見到五位少女和她們懷中的物體之後,頓時嘆息一聲,板着臉徑直走向擁有身體部分最多的雙馬尾少女處。

“給我!”

“爲什麼,明明是我搶到的,而且我們約定好了的!”

“我是他姐姐!”

“這……”

我暈,你們到底是怎麼了!!

空幻看着如同討價還價般爭論者誰才應該獲得屍體,然後雙馬尾還貌似不捨地從手中的殘軀上撕下一條大腿遞給黑髮御姐,卻被對方果斷搶走多的那一部分之後,將大腿扔給雙馬尾少女,再然後兩人就吵起來的情形,自覺的全身止不住地生出雞皮疙瘩。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行,我要出去!”

空幻手腳並用,跌跌撞撞地衝出門簾,想要從船邊跳出,然後用如本能般的飛行能力飛過河流回到岸邊,但只是被船頭黑髮灼眼少女輕輕用船槳一檔,就渾身無力地撲在了對方腳邊。

“你想死一次嗎?”少女威脅着說道。

“這,這到底是哪兒?到底怎麼呢?”

空幻有氣無力地看着天空,其中一半被少女的裙襬擋住,露出了下面哪一點點白色。

明顯發現空幻動作的少女,淡然地後退半步,隨後一腳踹在空幻太陽穴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