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想到這,他眼珠一轉,裝作無可奈何的樣子說:“我答應你了!但是你給我記住以後別讓我見到你!”

老闆哈哈大笑:“還以爲你有多硬氣呢,好了我洗耳恭聽。”

“在偶然的情況下我得到了一本古時候流傳下來的祕籍,所以我是按照那上面的記載召喚出來鬼卒的。”

交錯的記憶之光 “祕籍?”老闆皺着眉毛思考了一下,很快他就相信了,能召喚古代亡靈的本領肯定就是古時候流傳下來的方法了,所以古代祕籍……有意思。

“那祕籍呢?”他問。

“在樓上我的行李箱裏,讓我上去我給你拿下來。”張謙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

“你可以讓你的同伴給你拿下來。”這傢伙很雞賊。

張謙一愣,心思急速轉動:“不行,那本祕籍有禁制,除了我誰都看不到。”

老闆沉默了一會,隨即笑道:“有點意思,那你去拿吧。不過小子你可記住了,別耍花樣,這個旅館就是我的主戰場,如果你敢耍花樣我分分鐘就能弄死你們!”

“既然是你的主戰場那你的膽子還這麼小?”張謙嘲笑道。

“哼哼,激將法對我沒用,趕緊去給我拿下來!”

“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跟我一塊。”張謙繼續刺激他。

“老子非常放心。”老闆果然上當了,冷哼了一聲,繼續安坐在櫃檯裏面看片去了。

張謙轉身往樓上走去。

兩大鬼卒繼續在困鬼符文裏面掙扎,但是最終還是徒勞無功,他們對視了一眼,嘆了口氣,那嘆息聲中滿是絕望。

他們知道張謙是想要去拿封魔瓶,但是這個養鬼的旅店老闆實力太強了,現階段的封魔瓶對他能不能起作用根本就是個未知數!

但是這個時候還能怎麼辦呢?只能寄希望於它了,哪怕有一點希望也是極好的!

張謙回到了房間,衆人都在。

他顧不上其他,趕緊拿出了自己的行李箱,很快就找到了封魔瓶。

攥着這個瓶子,他的心裏就有了一些底氣了。

“我…我剛纔在樓梯口瞄了一眼,下面…”李成纔有些心驚膽戰的說。

花開兩季 “下面全是鬼。” 婚身解數,總裁追妻太高調! 張謙回答道,“旅店老闆是個養鬼的惡人,也可能他本身就是一個鬼,他打算把咱們全都殺掉然後變成他圈養的鬼!”

衆人一聽這話全都嚇傻了。

“那…那我們怎麼辦?”王小美嚇哭了。

“對了,謙兒,你還有兩個很厲害的手下,你可以保護咱們的對吧?”李成才抓住了張謙的胳膊。

張謙的臉上露出了一個非常苦澀的笑容,鬼卒已經被抓了!保護大家?拜託我現在都是過江的泥菩薩自身難保了! 衆人聽到李成才的話,聯想到之前張謙憑空抓起曾桓的那一幕,臉上都露出了希望。

張謙沉默了一會,他想把鬼卒被抓的事情說出來,但是那樣的話這些人很有可能會陷入絕望的。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面對困境,哪怕再困難,只要心底有希望,那麼就不會輕易的放棄,就有可能能存活下來;但是如果內心絕望了,那麼就會死的更快。

所以他並沒有說實話,只是點了點頭:“對,只不過鬼卒現在正在忙其他事情,很快就會來的,到時候咱們就都能得救了!”

果然,大家在聽到這番話的時候都露出了笑容。

“謙兒,你說怎麼做,我們聽你的!”李成才說。

“嗯!只要能脫離這個鬼地方,你怎麼說我們怎麼做!”王小美說。

其餘三人也都帶着希冀的目光看着他,就連曾桓也不例外。

這個傢伙還沒有蠢到家,知道現在事情的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只能配合眼前的這個人才有可能能脫離險境。

“不用你們做什麼,咱們大家老老實實的待在這個房間裏就行。”張謙低頭繼續在行李箱裏翻找,翻找了一會,終於眼睛一亮。

衆人一聽這話都有些發愣,只是老老實實的呆在這就行?

當他們再看向張謙的時候,發現他手裏多出了一張黃色的符紙。

這張符紙是山靈咒。

這是當初張謙和劉和離開劉王莊的時候順手從大隊門口撕下來的,他想着既然河裏的水鬼都被清了,那麼這張符咒留在那也沒什麼用了,還不如自己帶着,說不定什麼時候可以用的上。

現在看來,當初這個順手牽羊的無心之舉還真是中了大用。

他興沖沖的去找膠水,但是膠水這種東西誰會閒着沒事隨身帶着?找了一圈都沒找着,最後沒辦法了,只能用葉倩倩的面霜代替膠水把符咒貼在了門上。

也不知道這個符咒在這個有房頂的旅店裏面有沒有用,但是隻能死馬當作活馬醫,能用的招全都用上就是了。

“好了,暫時應該是安全了。”張謙擦了擦汗。

還沒等衆人鬆一口氣,門外響起了旅店老闆的聲音:“喲,你小子倒真有點本事,居然還能弄出來山靈咒?”

衆人的心又提起來了。

“只不過可惜啊,這符咒上的靈力已經少的可憐了,難當大用。”

“有沒有用總要試過才知道。”張謙回答道。

“試過才知道?”老闆的聲音滿是不屑,嘲笑道:“看來我對你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你真是對符咒一竅不通。這張符咒分明是二次使用的符咒,本來靈力就不多了,從原來貼的地方揭下來會更大的損耗它本身所蘊含的靈力,也就是說,這東西現在跟廢紙沒什麼兩樣了。”

“哼,我告訴你,如果你想靠你的話打擊我們,那你就失策了!”張謙大聲說。

“打擊你們?哈哈哈哈。我不屑做這種事。”

還沒等張謙開口,轟的一聲房門就被粗暴的打開了,旅店老闆走了進來,手裏捏着那張山靈咒。

張謙等人如墜冰窟。

旅店老闆還是那副猥瑣的笑呵呵的模樣:“小子,你還有什麼招數使出來我看看吧?”

張謙背在背後的拿着封魔瓶的那隻手微微顫抖。

“你爲什麼要養鬼?”張謙問,“殺害了那麼多人你心裏就沒有一點負罪和愧疚嗎?”

旅店老闆距離他有點遠,封魔瓶的攻擊距離又太短,所以暫時只能沒話找話順便找機會。

“關你什麼事?”老闆冷笑了一聲,“我殺人又怎樣和你有什麼關係?想當衛道士?那你也得有本事才行,沒本事就別那麼多廢話。”

張謙看着他:“咱們做個交易吧,東西我給你,但是你要放我們離開!”

“最開始咱們不是這麼說的,我只答應放你還有你的小妞離開這。”

這些人一聽頓時臉色大變,齊齊看向張謙。

張謙心裏怒罵了一句,但是臉色依然平靜:“但是我並沒有答應你。學會了召喚鬼魂你就可以想怎麼召喚就怎麼召喚,而且召喚出來的都是鬼齡很長的很厲害的鬼,你完全用不着我們。”

“這個交易對你來說很划算。”

老闆沉思了一會:“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我完全可以殺了你然後再拿到那本祕籍。”

“你可別忘了祕籍上有禁制,只有我才能看見,也只有我才能教給你破除禁制的方法!”

“有點意思。”老闆笑了:“但是我不信你,我覺得你還是在耍花樣,所以…”他臉色突然一變,右手一揮,張謙等人的身後突然出現了十幾個恐怖的鬼,在一瞬間就把除了張謙以外的其他人都抓住了。

“啊!”

“放開我!”

“謙兒救命!”

“張謙!救救我!”

他們嚇傻了,被鬼抓住是很難受的,陰氣入體會讓他們感覺疼痛和寒冷。

“放開他們!”張謙怒道。

“交出祕籍,我還是可以放你和那個小妞走。”老闆得意的說。

“張謙,救救我!”王小美哭道,她正在被兩個男鬼抓着,男鬼一邊抓着她還一邊色眯眯的伸手在她身上亂摸。

張謙當場憤怒了,什麼也不管了,拿起封魔瓶對準了一個男鬼一瓶子就掄在了它腦袋上。

男鬼慘叫了一聲,身體立刻閃爍了起來,這是遭受了封魔瓶重擊的下場,魂魄會變得很不穩定。

張謙將瓶口對準了它,隨後‘嗖’的一聲,它就被吸進了瓶內。

在場的所有鬼和人都驚呆了。旅店老闆也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張謙一擊得手再次出手,狠狠的打在了另一個男鬼的腦袋上,然後如法炮製的將它也收進了瓶子。

這一下這羣鬼立刻嚇得鳥獸散,衆人擺脫了鉗制,全都跌跌撞撞的聚集到了張謙的身邊。

“好寶貝啊!”旅店老闆又是害怕又是興奮的盯着張謙,“我改變主意了,你把它送給我,我就放你們離開,你們所有人。”

衆人立刻將目光都集中到了張謙的身上。 “你做夢!”張謙冷聲說。

現在封魔瓶是他唯一的依仗了,如果沒了這個東西那他就真成了菜板上的豆腐了。

“你不給我也會搶的,”老闆笑了:“而且我還會把他們都殺了,你這個瓶子能護得住多少人?”

衆人的呼吸都急促了,面對死亡,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張謙…你…你快給他吧!”曾桓是第一個說話的。

張謙憤怒的瞪着他:“你是傻-b嗎?給了他咱們就一點自衛能力都沒有了!他肯定會把咱們都殺了的!”

“不不不。”曾桓還沒說話老闆就開口了:“如果你給我,我可以放你們走。但是如果不給,你們就都得死。”

“給了你我們一樣會死!”

“嗯,所以問題就是你不相信我,而我也沒辦法證明。但是你可以換一個角度思考問題,如果你給了我,我或許會殺你們也或許會放你們,所以你們將會有一半的機率活下去;但是如果你不給我,那你們就一點活下去的機會也沒有。”

張謙憤怒的冷笑:“我寧可死也不會向你妥協!”

他看的很明白,這個旅店老闆和他之前碰到的鬼都不一樣,之前碰到的那些鬼基本上都是含恨含冤而死,他們雖然也會走極端但是不會太喪心病狂,最起碼還是知道‘冤有頭債有主’這個道理的;但是這個旅店老闆就不一樣了,他作惡殺人完全就是爲了一己之私,毫無道理可言,所以向這種人妥協跟自殺沒什麼兩樣。

“死心眼啊。”老闆搖了搖頭:“也許是我對你一直太客氣了。”說着他一揮手,站在最外圍的曾桓和曾芸兩兄妹立刻發出了一聲驚呼。

衆人回頭去看,卻發現他們倆已經被幾個鬼拖到了左右兩旁。

“救救我!”曾芸哭喊。

“放開我!救救我!”曾桓臉都嚇青了。

“給是不給?”老闆盯着張謙。

張謙憤怒的回瞪着老闆。他想去救這倆人,但是救誰呢?倆人已經被拖到了房間兩邊,不管去救誰另一個都死定了,而且跟着他的這幫人他也就顧不上了。

真是難受啊!

“不給是吧?”老闆陰森的笑了,輕輕的一揮右手。

被拖在房間右邊的曾桓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衆人看過去全都嚇傻了,曾桓的腦袋居然被硬生生的撕下來了!

鮮血狂噴,原本潔白的牆面立刻被染的通紅。

“哥!”曾芸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

“曾桓!”其他人也都發出了呼喊。

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在他們眼前死了!

雖然他很討厭,但是誰都不會想讓他去死啊,畢竟是認識很多年的朋友啊!

張謙憤怒的看着老闆:“你這個喪心病狂的混蛋!”

“對,我就是混蛋。”老闆笑了:“一般人都是這麼稱呼我的。”

張謙趁着這個機會迅速的跑到曾芸身邊接連幾下將她身邊的鬼魂解決,拉着她的手就往回跑。

曾芸憤怒的甩開他的手:“都是你!都是你害死我哥的!都是你!”

張謙愣了,而老闆這時候也沒動手,優哉遊哉的站在那看戲。

“快跟我過來跟大家呆在一起!”張謙再次拉住她的胳膊,其他人也快速的往這邊靠攏着。

“呆在一起有什麼用?你有什麼本事能保護我們?你什麼本事都沒有!就一個破瓶子!”曾芸歇斯底里的罵着。

還沒等張謙說話王小美說:“小芸你怎麼能這樣!是張謙救了你!”

“我不用他救!我要我哥哥!還有你這個不要臉的臭女人!我哥哥一直對你很癡心你卻喜歡這個土掉渣的死窮鬼!現在我哥哥死了,你滿意了是吧?啊?”

王小美被說愣了。

“哈哈,這就是人心。”旅店老闆幸災樂禍。

聽到了他的聲音,曾芸這才沉默了。

看到這些人都看向了自己,老闆臉上的笑意更是濃郁:“你保護他們,救了他們,但是他們誰會念你的好?小子,我看你雖然沒有靈力但是氣運不錯,不如這樣,我收你當徒弟你跟着我學習鬼術如何?”

“我.草.你.媽!”張謙回答道。

“我看你是給臉不要!”老闆臉上的笑意頃刻間散盡,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濃濃的殺意:“我告訴你們,哪怕你們聚在一塊也沒用!你也是與鬼爲伴的人,你知道的,鬼都是可以無視地形的!”

話音剛落,曾芸又發出了一聲慘叫。

其他人頓時發出了驚恐的叫喊——一雙手突然從牆裏伸了出來抓住了曾芸的脖子。

張謙剛想再去救她,李成才又發出了一聲驚呼——他被幾個從地板上冒出來的鬼抓住了胳膊又給拖走了。

“謙兒!救救我啊!謙兒!”李成才大聲呼救!

張謙內心的憤怒鋪天蓋地,他舉起瓶子衝向旅店老闆,但是沒想到半路上被幾隻從地板上冒出來的手絆倒了。

好在瓶子沒撒手。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你連接近我的機會都沒有!”老闆冷冷的看着他。

張謙心裏的憤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無法言喻的絕望。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