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想合上指縫,已經來不及了。

小爪子被他抓住了,慕靖西警告她,「搗蛋可以,不許太過分,知道么?」

咦!

爸爸這話是什麼意思呀?

允許她搗蛋了嗎?

「嘻嘻,爸爸最好了!」撅起小嘴巴,急著要獻吻。

還沒親上他的俊臉,就被慕靖西一手抵住她撅起的小嘴巴,「爸爸的話,聽清楚了么?」

「什麼話呀?」眨了眨眼,小糯米一臉無辜。

慕靖西無奈的扶額,算了,跟她說太多她也不明白。

自己看著她點就是了。

但還有一句最重要的話要叮囑,「搗蛋只許對二伯搗蛋,其他人不可以,知道么?」

「好,好的吧。」

答應得勉勉強強。

一副老大不樂意的模樣。

「不乖,就罰你一個月不能見媽媽。」

豪門主母 小糯米痛苦的捂住腦袋,「不要啊!」

「那就乖乖聽話。」

小糯米點頭如搗蒜,「知道了知道了,小糯米乖乖,一定乖乖聽話。」

訂婚典禮在中午十二點正式舉行。

此刻,賓客已經陸陸續續到場。

封先生和封太太也先一步來到了宴會廳,以主人的身份,笑吟吟的迎著著賓客。

隨後到場的慕靖南,穿著一身定製的黑色絲絨西裝,酒紅色的領結,將他深邃立體的臉,襯托得愈發俊美,他薄唇緊抿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自周身鋪散開來。

看到封先生和封太太站在宴會廳門前,迎接賓客,他眉頭一蹙,側頭,壓低了聲音問陳尋,「這是怎麼回事?」

「二少,我也不知道。您稍等,我去了解一下情況。」

陳尋去了解情況,封先生和封太太看到慕靖南來了,熱情的迎了上來。

「靖南,你來了。」封先生帶著讚賞的目光看著他,這可是他女婿。

以後,他可就是慕家二少的岳父了!

慕靖南微微一笑,「您二位怎麼來這麼早?」

「這不,我們也邀請了一些賓客,來為書兒的訂婚做一個見證。」封先生小心翼翼觀察著慕靖南的神色,「沒有事先跟你商量,靖南,你不會介意吧?」

慕靖南能說什麼?

他們的理由正當,他還能說些什麼?

「不過是多了一些賓客而已,無妨。」

「哈哈哈……」封先生看向封太太,一臉的得意,「我說什麼來著?我們是一家人,靖南又怎麼會生氣?」 岳峰晉級武王後期前,古木提前布置了隔絕一切的防禦禁陣,所以,在第二天沒有人知道,古木也不想讓人知道,畢竟如此強悍的提升,實在過於誇張,傳出去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年僅十五歲的岳峰,突破到武王後期,由於資質經過洗滌,註定,以後成就會更高。

這讓他激動不已,更加崇拜自己的師尊。

因為,自己能夠有如今的成就,皆是他所賜。

對於這一點,古木並不認可。

岳峰在沒有服用龍珠前,用了將近四年時間,從普通平凡的孩童,提升到武師巔峰,雖然繼承了自己在歸元劍派的資源,但資源只是輔助。

如果沒有大毅力和付出是不會走到這一步。

岳峰達到武師巔峰,更加堅定古木給他龍珠的打算,如今他突破武王後期,後者所做,僅僅是給他提供資源,能有如今成就,也是他自己努力換來的。

依稀間。

古木能夠從岳峰身上看到曾經的自己。

縱然這副身軀很平凡,縱然經脈不通,但堅持不懈的努力,獲得了不少機遇,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也許在很多人的眼裡,古木只是一個幸運的傢伙,但對於這一點,他自己卻堅決否認,因為,能夠有如今成就,同樣是經過努力換來的,就算奇遇不斷,也是因為不言棄和在死亡線上拼來的。

試想,如果在剛剛穿越尚武大陸。

古木得知全身經脈不通,選擇就此頹廢,那麼就算前方有著無數奇遇等著他,最終結果也是失之交臂,或者,現在的他已經死了,或者還是那被人欺辱的廢物。

……

岳峰晉級武王後期,古木叮囑他低調,然後好好修練,爭取早日突破武皇,然後隨著自己干大事。

干大事?

岳峰畢竟還小,不懂其中的意思,但師尊吩咐下來,他就會去努力,然後朝著武皇境界突破!

接下來兩天。

古木過的很平淡,偶爾去柳清鶯庭院為她看病,當然,龍靈也隨著去過一次,看到柳清鶯那冰清玉潔的女人,雙腿癱瘓,雙目失聰,也是頗為惋惜。

「你一定要將柳師姐醫好。」離開柳清鶯的庭院,龍靈愁眉不展的說道。

「我會的!」古木堅定說道。

龍靈略微放心,然後看著她,笑著說道:「我剛才聽尹丫頭說,當年你曾在掌教面前說過,願意娶柳清鶯為妻,照顧她一輩子?」

古木臉色微變,旋即停下身,說道:「柳師姐是因為我的斷命針落得如此下場,所以我當時很自責,才會……」

「我知道。」龍靈伸出匆匆玉手,封住了他的嘴,道:「我的男人懂得擔當,值得表揚。」

古木愕然看著龍靈。

這還得表揚啊?

龍大美女啥時候這麼寬容了?

「古木,我一直在想你這樣的男人,身邊總少不了桃花,以後會不會有三妻四妾的打算呢?」

當然有!

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古大少有三妻四妾的打算,但也僅僅是幻想,現在有龍靈陪伴已經足夠了。

所以就見他笑著說道:「不可能,我心裡只有你。」

龍靈白了他一眼,道:「如果我同意呢。」

「啊?」古木瞪圓了眼睛。

今天這是怎麼了?

龍大美女性格大變化?

不可能!

這應該是在試探我。

古木暗暗想著,旋即挺了挺腰板,道:「能夠有你這樣的美女陪伴,我已經很知足了,更多的艷福消受不起。」

龍靈嫣然一笑,然後摟住古木,道:「古木,你是我一個人的,誰都不許搶。」

古木暗暗慶幸。

果然,她是在試探自己,還好哥頂住了試探。

……

三天後。

劍山下。

一個大型擂台在歸元劍派弟子搭建下出現了,擂台頂端掛著橫幅,上面寫著『生死不論,比武擂台』。

搶錢俏嬌娃 擂台搭建好,古木扛著斬妖劍,一屁股坐在檀木椅上,然後翹著二郎腿,悠哉的曬著太陽。

根據宗門的線報。

大約再過一個時辰,六個來自各個州郡的勢力達到劍山,屆時,至少有三十名武皇出現在這裡。

他在這裡就是等候。

既然外界傳言自己擁有羊皮卷,那自己索性也不隱瞞,想要看看,到底又多少傻比來送死。

今天,他一定要讓尚武大陸的人知道,武狂古木已經歸來,也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實力。

他希望歸元劍派能夠強勢,對自己也是如此。

以前,他的修為在大陸根本不算什麼,所以沒有底氣說話,也只能隱藏修為。

如今,五種真元在身,斬妖劍在手,修為達到武皇巔峰,普天之下除了武聖,誰和可以和自己一戰?

「是時候該向世界證明自己的存在了。」

古木坐在椅子上,嘴角抹出一絲冷笑,同時轉過頭,看到那頭鱷魚獸在下面蹲著。

此番擺下生死擂台,他旨在揚威,但也知道,在這個以武聖最強的時代,如果沒有如此級別的強者,立威就等於笑話,而他今天就是讓所有人知道,歸元劍派擁有一名武聖!

無恥的古木,已經想好讓鱷魚獸來震懾群雄,如此,立威的效果肯定會更好,到那時候,沒有武聖級別的州級勢力肯定會清醒一些。

……

一個時辰,轉眼即逝。

很快,就看到通往劍山的道路上,陸續出現了很多武者,而這些人便是來自六個州的州級勢力。

當這些不請自來的武者浩浩蕩蕩來到劍山腳下,首先就看到那醒目的擂台和橫幅,以及坐在椅子上,一個身穿藍色道袍的年輕人。

「比武擂台?」

走在最前端的一個武皇強者,冷聲道:「難道歸元劍派知道我等要來,特意擺下擂台迎接?」

諸多勢力強者紛紛駐足,指著那橫幅議論起來,不過言語間有著譏笑。

很顯然,他們對歸元劍派這種行為很費解,很鄙夷。

「鏘!」

就在這群足有百人的武者打算繼續前行的時候,忽然聽到劍出鞘的聲音。

然後便看到一道劍芒,打著旋從擂台處飛射而來,最終插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地面上,擋住了去路。

而待得劍芒散去。

他們這才發現擋路的是一把與眾不同的劍,很顯然,這把柄處有著奇怪獸首雕刻的劍正是斬妖劍。

古木將劍丟出去,擋住這群武者的腳步。

繼而身子放下腳,用手臂倚在腿上,身子微微探出,朗聲道:「諸位江湖上的朋友,來我歸元劍派所為何事?」

眾多高手駐足,聽到他所言,紛紛皺眉。

這傢伙是誰啊,這麼吊?

六家勢力停在不遠處,一個老者走出,拱拱手道:「聽聞貴派獲得了羊皮卷,我等不遠千里而來,希望能夠一睹此物,也好有個參照,能夠去尋找遺落在外的其他羊皮卷。」

古木冷笑不已。

這群逗比說的好聽,但又有誰知道,會不會頭腦一熱,靠著人多勢眾,搶奪羊皮卷?

他絲毫不懷疑,貪婪支配下,這些人會做出此種事來。

「不錯,你們所說的羊皮卷就在我手中。」古木很坦然,然後指著頭上的橫幅,道:「今天我古木在此擺下擂台,諸位如果誰能勝我,羊皮卷便是他的。」

此話一出,那些武者紛紛錯愕。

他們來這裡當然是為了羊皮卷,否則也不會凝聚這麼多人。

起初,還不能確定,畢竟只是流言蜚語,如今卻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自己承認了。

等等?

古木?

六個州級勢力武者紛紛愕然,然後脫口道:「你是武狂古木?」

「……」

是自己不夠出名,才讓他們如此後知后覺?

那些得知古木身份的武者,忽然間將目光集體移向擋路的斬妖劍上,然後再次驚呼道:「這是——武神佩劍!」

……

浩浩蕩蕩的六方勢力知道了古木的身份,也知道了擋路的正是武神佩劍,頓時神色一變再變。

武狂古木,他們早有耳聞。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