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戈列連科敏銳的捕捉到了這個信息。敵人不會沒有高爆的大威力炸彈,只是沒有使用,純粹就是殺人。

這個念頭一閃,他瞬間明白了敵人的意圖,炮擊,用炮彈換人命,而不試試快速突進,近戰絞殺,顯然是用實力堆積這邊的有生力量而減少自身的傷亡。

連番炮擊所用的詹丹,他估計,用車皮運送也不為過,四五個小時的轟擊,恐怕要幾千噸,上萬噸的炮彈消耗。

先不說炮彈殺傷的人數,單單這份實力,就不是現在他能夠抵禦的。 紫發妖姬 敵人一旦展開全線攻擊,在陣地皆盡被毀,沒有遮擋的情況下,他沒有一點樂觀態度會認為能夠擋住敵人的屠殺腳步。

戈列連科想到這點后,沒有管機場正在被轟炸,而是緊急上報,將自己的判斷說出來,敵人炮擊所有的防線。他們的總攻要開始了。

接到電文,總司令梅列茨科夫也贊同他的判斷。敵人就是用炮彈對跨防線,然後用犀利的裝甲部隊全線進攻。而目前戈列連科手裡的武力在沒有陣地的情況下,對上對方沒有丁點的勝算。

他手裡可是蘇俄鮮有的精銳所在,是經過訓練的士兵,不是新兵。敵軍的意圖顯然是要殺傷消耗掉這支精銳。一旦那裡的大軍失去,對於局勢來說,將會使毀滅的打擊。

他不敢怠慢,迅速將這一情況彙報給了大鬍子,讓大鬍子定奪。

大鬍子接到前線彙報,跟智囊團的將軍們緊急研究,他們發現,戈列連科的判斷的確沒錯,對方為安全可以用高爆炸彈摧毀塔什干機場。卻大費周章的密集轟炸,沒有對建築主體造成毀滅打擊,沒有摧毀機場跑道,只是為了殺人。

而炮擊陣地,凡是炮擊過後的地段,撤出陣地晚的,部隊成團的編製消失,短短几個小時的炮火轟炸。讓錫爾河已經填進去了三個師開外,陣地也蕩然無存。

至於奪回來。那是不現實的,敵人的裝甲部隊根本沒動,似乎就是等所有防線被摧毀,才會發動總攻,進攻沒有掩體的部隊。

這點從敵軍大炮開始轟擊錫爾河東岸缺口兩邊陣地可以看出來,不是單單為了撕開口子。

按著常理。打開突破口,大軍蜂擁而入,進行快速突破絞殺,佔領一個個目標才對。可他們沒有這麼干,或許。就是要用絕對的壓倒式裝甲部隊,在沒有掩體的情況下,全線絞殺。

畢竟自己方的火炮打不著他們的火炮陣地,但對坦克和裝甲車的威脅還是不小的,所以,敵人為了避免突擊中的損失,會做出這種舉動,摧毀所有陣地,為坦克和裝甲車的突進掃清障礙。

可明知道對方的意圖,撤退,就是個問題了。一撤再撤,撤到什麼地方是頭?而且鹹海那裡的部隊是反攻的跳板,失去了,對於反攻來說,將會增加無盡的困難,起碼裏海是不可能有部隊加入攻擊序列了,海面上是絕對的禁區。

根據剛接到的彙報,敵人的炮火射程超出了預估,達到了四十公里,根本不是三十公里的極限射程。也就是說,裏海這邊的防線一旦失去,對方的火炮將直接轟擊海里的船隻戰艦,他們沒可能度過四十公里的死亡地帶,進攻海岸的。

但不撤退,敵人一旦發動總攻,他們用什麼抵禦?單單目前的制空權,炮擊,他們就一點辦法沒有,地面部隊連十分之一的力量都使不出,如何擋住對方總攻?

他們糾結著,董庫並沒有停止炮擊。順子的大軍沿著錫爾河被炸的七零八落的防線,繼續南北推進,讓口子敞開的更大,讓裝甲部隊能夠更多的進入河岸這邊的陣地,做好全線過河的準備。

敵人會炸毀河面的冰層,這點已經不容置疑。他們在虎林就這麼干過,所以,董庫才會如此,讓敵軍自己撤出防線,減少部隊的損失。這些可是已經成為虎狼的老兵,真正的對抗還沒到來,他們的傷亡會消耗自己的實力的。

而董庫的目標不單單是佔領這裡,打井採油。經過幾天和左伯陽,柳敗城的研究,他的目光已經放開,為迎接更大戰爭做準備。

他不會去侵略,但自保也要有實力才行,中亞這塊他不會放棄,本來這裡就是中國的土地,只是被沙俄佔了去罷了。包括天山山脈,包括喀什湖。

他了解歷史,知道二戰早晚會來,自己不是二戰的導火索,但老希進攻蘇俄是肯定的。而自己佔領這塊,里老希要進攻的位置不遠,那就是巴庫,高加索區域。而自己這裡一旦開始採油,消息走漏后,列強不見得有機會越過沙漠來進攻,但老希卻會順勢功過伏爾加河,打過烏拉爾河。

畢竟老希現在的虎式坦克比歷史提前了幾年出現,飛機還有零式的啟蒙,這讓大鬍子的實力跟老希相差的更遠,老希一旦推進,大鬍子沒有多少機會反抗。而老希一旦膨脹,不一定會顧忌到武器公司的威脅,攻打不屬於中國的土地。也就是目前自己攻打的位置,他不見得會縮手縮腳。

而這一仗,董庫就是要讓自己實力被外界這倒一部分,起碼讓外界知道,自己在很輕鬆的情況下,佔領了西伯利亞。佔領了中亞,佔領了鹹海。

畢竟這邊還有跟其他國家的交界,戰火的硝煙會吹到他們邊界,讓消息不再被封鎖。

董庫的想法沒錯,此時,阿富汗雖然親蘇,但是是打敗英國侵略后依舊保持主權獨立的國家。他們在邊境上已經嗅到了鹹海大戰的味道,不斷派出偵查人員滲透進入鹹海區域,試圖收集戰鬥的信息。好保證自己的疆域不被戰火波及。

雖然很貧瘠,但阿富汗卻是世界上數得上礦藏豐富的國家,尤其是銅礦,鐵礦,鋰礦,石油天然氣等多種戰略物資礦藏。只是這時段沒有人開採而已。但英國和蘇聯爭奪這裡的殖民權,讓這裡渴望自由的民眾從未屈服。雖然很落後,對於戰爭的味道。他們倒是非常的敏感,在鹹海那裡戰鬥的硝煙飄到邊境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未雨綢繆了。

蘇俄是不允許列強進入他們一些敏感地域的,對於防止探子一類的工作做得非常到位,這也導致他們跟先遣軍大戰,丟失了西伯利亞,眼看中亞也要全部失去而不被外界所知。

不過,卻因阿富汗的敏感。他們在鹹海附近的大戰在董庫炮擊中,會很快被外界知道。雖不見的知道詳情,但先遣軍打到了裏海,進攻伏爾加河這個卻會被世界知道。

這些就足以了。先遣軍一個地方武裝,打的日本現在龜縮不動。丟失了大部分佔領的土地,現在又對抗列強都忌憚的紅色政權的北極熊,並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就突進到了裏海,這足以說明先遣軍的實力了。

不斷的炮擊造成的壓迫讓俄軍不得不面對現狀。他們都非常清楚,先遣軍這是展示實力,也是擺出姿態,要用最短的時間攻破擁有幾十萬大軍的防線,一舉佔領裏海以東的地域,為進攻巴庫做好準備。

鹹海跟高加索相比,高加索更加重要。一旦高加索失去,大鬍子不敢想象,他們還有翻盤的機會嗎?

短短的一個多小時的緊急磋商,戈列連科的報告被大鬍子他們認可了。那就是撤軍,守護裏海沿岸,守護烏拉爾河,守護伏爾加河,避免精銳皆盡損失在鹹海戰場。

他們擋不住先遣軍的進攻,鹹海那裡的部隊無法擋住先遣軍的殺戮。與其全部戰死,不如鞏固防線,得到喘息的時間,重新調整,繼續力量再反攻。

方案很快到了戈列連科手裡。裏海上,船隻如梭,只要能夠渡海的船隻全部啟動,紛紛趕往基安累,接應撤退的物資和部隊。

裏海雖然是個大湖,但小船隻也無法在波濤中度過海面,再加上小船也起不到作用,所以,船隻都略微的大一點。

戈列連科接到可以撤退的命令后,他沒有欣喜,當時遞交報告也不是他怕死,而是他沒有辦法讓這裡的大軍活下去。這是蘇俄的精銳,實力的差距會被對方全部絞殺,這是他無法接受的,遠比自己戰死更讓他在意,所以,他才會遞交這個撤退請求的報告,拼著上軍事法庭,他也要保住這裡的幾十萬部隊。

炮擊,在他開始部署撤退中,依舊轟擊著,已經奪得了制空權的先遣軍沒有展開大面積的轟炸。敵人的高炮數量並不少,轟炸,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損失飛行員,損失飛機,就目前來說沒有價值。

董庫並不打算繼續進攻,所以,跟敵人拼消耗沒必要。他只要壓迫蘇俄,擺出一天兩天就可以吃掉他們大軍的態勢就足以。只要俄軍領會了意圖,不用拚命佔領這裡不是更好?雖然他強攻一樣可以拿下這裡,並留下數萬俄軍的生命,但不用花代價不是更划算?

炮擊中,曲軍剛已經佔領了裏海和鹹海之間的防線,大炮前移當中,並沒有繼續進攻,而敵人,已經全線後撤了四十號公里,讓出了之前構築的防線,在後方再次構築了防線,掩護部隊的撤離。

曲軍剛此時並不知道敵人全線撤退,一通炮轟就將俄軍打殘。他佔領了防線后,命令部隊在沙塵暴里尋找所有的武器彈藥,避免以後這裡會遺留手榴彈或者地雷,炮彈等火海。這裡,可是他們的地盤了。而現在清理,遠比被沙土埋上了好清理的多。

於是,一個個探雷器,也就是金屬探測器,磁感應電子管的新產品被戰士們用上了。他們不是戰場掃雷,而是打掃戰場。這要是讓外界知道,可也會贊起奇葩了吧。

畢竟先進一些的探雷器目前各國還沒有投入研製,這要在二戰開始后,地雷被密集的布置,才會應運而生。而這沒什麼高科技含量,董庫早就給工兵配置了這玩意,只是一直沒有用武之地而已。

不過,董庫這個探雷器的敏感程度非常高,來拿子彈自十公分的距離里都會被感應,所以,它走過的地域,雖不見的絕對不安全,但也差不多了。

董庫也不知道俄軍已經開始後撤,他的炮擊在下午終於停止。炮彈的消耗還是次要,炮管的壽命,炮膛灰燼的清理讓炮擊不得不停下,否則,炮彈因煙塵和未燃燒盡的火藥導致通行不暢,會引起炸膛的。

炮擊,在五個小時后,終於停止了。希爾河畔,漫天的沙塵讓天空跟傍晚一樣。也讓先遣軍的視線無法看到陣地的情況,但,直升機卻在炮火停止后一個多小時里,看到了裏海上的成片船隻。

敵人還要增援?還是撤退?

這兩個判斷決定接下來的戰鬥方向。為了逼迫俄軍撤退,董庫消耗了庫存三分之一的炮彈,著實夠心疼。如果俄軍撤軍,那他就贏了,因為,這些炮彈換取了他士兵的生命。這就值了。而一旦敵人增兵,那這裡的炮彈投入就沒必要了,就是浪費。他還要強行突破,進攻來絞殺敵人。

很快,直升機被撒了出去,在高空進行偵查,查看敵軍現在的動靜尤為重要。

短短不足一小時,在天黑前,消息傳了回來。

裏海那裡幾個港口人潮洶湧,但卻不是援軍,而是撤離。因為,直升機的飛行員看不到隊伍和物資離開港口,只看到物資和卡車源源不斷的湧入。

「太好了!」

董庫興奮的一拍大腿。炮彈的消耗終於換來了敵軍的撤退,這就意味著計劃可以繼續實施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敵人按著預想的開始了撤退,董庫的全線進攻也可以實施了。

但進攻不會在這會,所有高層都非常清楚,這會是俄軍拚命的時候。這會的俄軍防守部隊接到的都是死命令,不會後退半步,為撤離爭取時間。

那些過時的機器如果是其他國家會不遺餘力的留下,但董庫對於這些落後的機械並不在意。這些不過是回收的廢鐵,為了廢鐵拚命不值當。

大軍現在突襲,完全可以在兩天的時間裡突進到敵人的最後防線,裏海沿岸。可代價同樣不會小,得到的無非是過了時的機械和自己用不上的槍械。唯一有價值的就是糧食和燃油。這些,都不能讓董庫犧牲戰士的生命。

此時的先遣軍戰士上下都已經磨合的差不多了,虎狼之師為這些浪費實力不值當。最關鍵的是現在董庫的動作是侵略,雖然打著報仇雪恥的旗號,但畢竟這裡已經被沙俄佔領了很多年,實際上就是有侵略的嫌疑。

基於這點,董庫為了避免戰士反戰情緒的產生,也不願意多犧牲戰士的生命,在戰爭理由牽強些的情況下,勝利,是唯一可以平復戰士內心各種念頭的方式。所以,他採用了繼續壓迫,而不是強攻的方式,讓戰爭的勝利趨於穩健,雖然緩慢了點,但效果顯然會更好。

經過簡短的上衣,大軍,在命令中開動了。

順子這裡跟邢遠的部隊回合後分兵三路,邢遠的部隊負責鹹海東部,錫爾河入海口沿線城市,順子的大軍分兵兩路,一路向塔什干挺進,攻擊杜尚別。抵達和阿富汗交接位置,讓部隊露露臉。一路向鹹海南端的烏爾根奇挺進。

曲軍剛和劉海松則穩步前移陣線,掃蕩裏海和鹹海之間的區域,緩步前進。

隨著方案的確定,部隊在休息了兩個小時,維護了大炮和所有裝甲部隊。後續給養已經完全充足后,大軍動了。

攻擊錫爾河鹹海入海口的邢遠沒有太多的啰嗦,韓傑和孟昭成各負責一個城市,直接向河岸的陣地發起了炮擊。

猛烈的炮火在停歇了倆小時后,再度響起。

轟轟的劇烈爆炸讓本就不多的守軍全部繃緊了心神。這裡一個地方的守軍才一個步兵師,他們的任務時堅守一天。可大家都知道,那麼堅固的防線在敵人的炮擊中三個小時都沒挺住,他們怎麼可能守住一天?

但死命令是不勻速撤退的,他們是老兵。不同於新兵,這點非常清楚,所以,在破阿基一開始,除了隱蔽外,他們沒有絲毫的逃跑跡象。

炮擊,只是為了拔出不多的火炮陣地,在直升機的指揮下。短短不到二十分鐘,火炮陣地皆盡摧毀。

韓傑站在裝甲車裡。指著灰塵漫天的地方下令道:「今晚到裡面住,攻擊開始!」

隨著韓傑的命令,自走火炮跟著坦克,裝甲車跟著火炮,一路揚起漫天的沙塵,呼隆隆的撲向了前方。

俄軍抱著必死的決心堅守。火炮陣地沒了,他們依舊不會退縮。燃燒瓶,集束手榴彈,藏在陣地里倖存下來的反坦克炮,81口徑的迫擊炮都被搬了出來。靜靜的看著坦克大軍呼隆隆的撲來,一個個臉上看不出恐懼,都穩穩的拿著各自的武器。

隨著坦克的靠近,反坦克炮率先轟鳴起來。陣地上倖存的三十門反坦克炮的轟擊也不容小覷。75口徑的穿甲彈,尤其現在的穿甲彈是不足以摧毀t62的裝甲的,但卻可以炸斷鏈軌,炸壞那些自動輪,導致坦克癱瘓。

炮火出現的一刻,所有前進中的坦克緊急停車,炮口快速轉動,在轟轟的爆炸聲里,瞄準了火光閃起的位置,隨之開炮還擊。

反坦克炮的數量太少,尤其炮擊運動中的坦克,需要計算速度等因素的,所以,命中率並不高。他們一輪的炮擊,一發炮彈沒有奏效,就被密集的炮火湮滅,連開第二炮的機會都沒有,就在爆炸中,變成了零件。

轟轟的炮擊讓前沿陣地變成了火海,也讓沙塵遮住了天空,遮住了視線。

坦克炮擊結束,並沒有停留,呼嘯著開足了馬力,直撲掩體。

這些砂質掩體他們不需要轟塌,這些有後面的火焰兵來解決,他們只要摧毀敵人火炮,讓後續的裝甲車和步兵車進入陣地即可。

俄軍的機槍徒勞的轟鳴著,一道道火舌噴吐著子彈,打的坦克叮噹作響。但卻擋不住坦克前進的腳步。

坦克毫不停留,轟隆隆的開上了第一道放長線,在密集的迫擊炮轟炸下,毫不在意的衝進了防線內。

隨著坦克的進入,一個個身影撲了出來。他們抱著冒著煙的手榴彈捆,在撲出幾步后,轟轟炸響,掀起漫天的沙塵。

一個個身影被坦克上的機槍打成篩子,但依舊前赴後繼的向前沖,手榴彈延時四秒讓他們不得不提前引爆,否則,不見得有機會拉導火索了。

一個個燃燒瓶被點燃,士兵們舉著燃燒的油瓶沖向坦克,隨之在身上中槍的同時,投出了油瓶。

隨著油瓶的碎裂,呼啦啦的火焰騰空而起,整個坦克大半都被火焰包裹。

燃燒瓶這種東西對付二戰初期的坦克還能奏效,那時的坦克密閉並不是很好,可以燒到油箱,或者將坦克內的空氣隔絕。

可t62的設計,這些都不是問題,通氣口,和底部的出坦克的艙門,包括密閉的油箱,都不是火焰能夠起作用的。

一輛輛坦克燃燒著火焰,快速賓士,讓火焰儘快燃燒乾凈,也避免其他部件過熱,導致被引燃。

他們的鏈軌碾過一個個手持油瓶的身影,壓著火焰滿地亂轉,機槍,噠噠的不及愛你段掃射。撲殺著冒頭的俄軍。

隨著坦克湧入的數量越來越多,這些自殺式的攻擊方式徹底失效。機槍,不用擔心打到自己的坦克,所以,到處的火舌噴涌,子彈密集的掃向四外。讓很多剛剛鑽出掩體,還沒來得及看清坦克的位置,就被機槍打的透心涼,渾身是血的倒了下去。

步兵車在這短短的一兩分鐘里衝進了陣地,隨即,後門打開,一個個火焰兵跳下了車,緊接著一道道的火龍撲進了掩體內。

凄慘的嚎叫隨著火焰的噴射響起,一個個渾身著火的身影衝出掩體。很快,酒癮窒息而撲倒在地,並快速的被燒抽抽,蜷縮在地上。

他呢款在步兵車跟上的一刻,跟自走火炮離開了陣地前沿,直接衝進了後面的陣地縱深,為徒步趕路的火焰兵遮擋彈雨,消滅那些迫擊炮。

自走火炮沒有攻擊力。但有鏈軌,他們在戰壕上。在陣地里來回碾壓,讓無數的俄軍想離開戰壕都成了奢望。手榴彈少有能夠準確塞到鏈軌那裡的,讓這些自殺的俄軍收效甚微、在坦克衝出陣地,回頭繼續掃射的時候,他們被留下的不過是十幾輛不能行動的坦克,但都未炸毀。只是鏈軌斷了而已。

隨著越來越多的坦克裝甲車的湧入,這裡的防禦陣地徹底崩碎。到處是屍體,到處的焦炭,掩體內的火焰也沖射擊口噴出,裡面顯然已經不可能有活人了。

克孜勒奧爾達出現在面前的一刻。順子大聲下令。

自走火炮一個個炮口揚起,方向則是錫爾河對岸,而不是克孜勒奧爾達。

克孜勒奧爾達已經是掌中之物,沒了外圍防線,坦克已經沖向城門,裝甲車緊隨其後,在炮擊中,沖向城內。

城內的火炮數量有限,轟擊疾馳的坦克無疑是大炮打蚊子,沒等發射幾炮,坦克已經空開城門前的掩體,在手榴彈的爆炸聲中衝進了城裡。

裝甲車緊隨其後,快速分割街道,坦克直接炮轟那些有掩體的房屋,裝甲車的高射機槍也全部轟鳴,掃射街道兩側的房屋,不給敵人巷戰任何機會。

猛烈的炮擊讓河對岸的另一個師苦不堪言,炮彈落下,沙塵漫天的同時,一個個戰士被震死在掩體里,爆炸點周圍三五十米內,生物難以存活,即便是在地下兩米多深,依舊無法倖免。

在韓傑攻進克孜勒奧爾達的同時,孟昭成了打進了拜科努爾,同樣炮擊對面的河岸,做好了過河的準備。

他們清理城鎮內殘餘的速度堪稱恐怖,在不到二十分鐘里,已經沒有居民的城鎮就被全部佔領。房屋建築則大部分殘破,還有沒被消滅的俄軍也難以成氣候了。等步兵從後面進入,他們將會在短時間內被肅清。

不過,他們炮擊河對岸只是做做樣子,他們接到的命令是今晚不過河,休整部隊,休息一晚。

河對岸遭到猛烈的炮擊,守軍已經驚恐萬狀,他們都相信,在天黑前敵人會進攻河對面,他們的戰鬥就在這會。

炮擊造成的效果估計會讓河對岸的俄軍一晚上難以入睡,但絕對不會反擊。守都守不住呢,哪裡可能反擊?

在韓傑和孟昭成完成既定目標,留下部隊鎮守空無一人的城鎮,大軍順著河岸開始掃蕩並不時的炮擊河對岸,讓俄軍不知道他們要從什麼位置渡河的時候,順子的左路大軍已經打到了塔什干。

此時的塔什乾沒有了大批的守軍,能夠帶走的,已經全部帶走,連燃油都隨著撤退的隊運向了碼頭。

但駐守的部隊數量還是不少,這裡要有兩個師的守軍,防守著塔什乾和西面的河岸,命令,同樣是堅守一天。

順子的部隊順著被炮火翻了個遍的殘破陣地出現在塔什乾的一刻,戰鬥猛烈爆發。

守軍知道無法行賣你,在看到順子部隊的同時,炮擊就開始了。

所有的遠程火炮,不論是十公里的還是十五公里的,全部開火,密集的炮彈雨點般的落向這面。

順子的自走火炮和大炮早就架設完畢,前突的坦克只是為了得到對方陣地坐標罷了。

敵人炮火移開,這邊幾百門的火炮立時轟鳴,隨之,是升級起飛,衝過漫天的沙塵,撲向塔什干。

可預計的空中攔截沒有出現,在炮彈飛行的上方,直升機都清楚的看到了塔什乾的機場,也沒有一架飛機起飛。

「撤的倒乾淨!」

帶隊的隊長確認機場沒有飛機后,直接下令攻擊地面部隊,讓那些火炮陣地失去發射炮彈的能力。

炮擊中,轟轟的兩聲巨響,俄軍的兩個火炮陣地被摧毀,引起了炮彈的殉爆。

狂暴的衝擊波在蘑菇雲騰起的一刻,席捲了周圍千米,摧毀了無數的地面設施,也讓這一帶的能見度幾乎為零。

俄軍的炮擊遠遠不如先遣軍的猛烈,在他們成功炸毀了四輛坦克,第二輪炮擊中,所有的陣地就被先遣軍的炮火覆蓋,同時,空中沙暴上方,一枚枚的炸彈投擲了下來,轟轟的巨響中,鋼珠封鎖了地面的一切空間,讓火炮陣地沒有殉爆也在一兩分鐘里沒了人影。

火炮陣地的失去,他們的防線就跟紙糊的一樣了,在炮轟延伸,直升機向機場飛去的一刻,坦克就在灰塵中衝進了陣地,隨之,火焰噴射器的火龍鑽進了一個個掩體外漏的射擊口,慘烈的屠殺就此開始。

負偶頑抗的俄軍連交鋒的機會都沒有,大多沒看到人影就被火焰燒死,陣地,頃刻間變沒了守軍,活著的,都嚎叫著,滿身火焰的衝出掩體,倒在噠噠鳴叫的機槍下。

沒了防禦陣地,塔什干被拿下只是時間問題了,最多半小時,這裡就會變成先遣軍的駐地,機場,會湧來停泊直升機。

就在這一刻,恰爾蘭和新庫茲涅茨克幾乎同時傳來消息,天氣溫度驟降,根據蘇俄本地人說,這是降溫了,要進入嚴寒的時節了。

董庫接到電文,他突然想起後世黑龍江、蒙古、新疆每年在十二月份前後會受到一個氣流影響,那就是西伯利亞寒流。

西伯利亞寒流會讓氣溫驟降,伴隨著大風,降雪,也是煙炮季節的開始。這時段最多會有三四天,氣溫下降中,寒流就會衝擊新疆、蒙古和黑龍江。

而這裡雖然受到海洋氣候的一定影響,但寒流的到來,依舊會出現煙炮季節,出現大降雪。

「最多三天……」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