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兩手握緊平頭男子的手腕,繞過平頭男子,將他的右手用力往後一扯,想要卸掉他的胳膊。

我的這一下子用力極猛,只聽“咔嚓”一聲響,卻是平頭男子的整條胳膊都被我卸了下來。

我卸掉了平頭男子的胳膊還沒放鬆下來,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力從平頭男子的手上傳來,他的手差點從我的手裏掙脫了出去。

艹,這是怎麼回事,他的胳膊明明已經被我卸了,可是卻怎麼還有這麼大的力,這他媽不科學。

不過,我來不及多想,雙手用力,加大了力氣,將平頭男人的手緊緊的壓在他的背上。

“小柔,他怎麼像是不怕痛的樣子?”

Www★ тт kǎn★ C○

我按緊平頭男子的右手,向前面的花小柔看去。平頭男子矮我一個頭,我往前看自然也就能夠看到花小柔。

這時,只見花小柔雙手抓着平頭男子的左手,同時右腳緊踩着平頭男子的左腳,也是非常吃力的樣子。

“他中了控靈符,他的靈魂已經不受他的控制,所以他也感受不到身體的疼痛,他的身體只會機械的從事着控制他的靈魂那人對他下的命令!不解除控靈符或者完成了命令,他是不會停下來的!”花小柔說。

我說:“控靈符在哪裏,快撕了它啊!”

花小柔道:“控靈符在他的嘴裏!”

居然在嘴裏,我說:“那我們該怎麼辦?”

花小柔眉頭皺了皺,說道:“你將他的手抓緊,我來取符!”

我奇道:“控靈符在他的嘴裏,你怎麼取!”

花小柔道:“我自有辦法,你按緊他的右手就行。”

花小柔自然如此說,我也就不再問,加大了力量,雙手緊緊的將平頭男子的手壓在他的背上,而同時眼睛緊緊的盯着花小柔,想看看她到底要用什麼方法取符。

我抱住平頭男子,只感到他的力量極大,背部不停的的扭動,並且被我卸掉的右手也在奮力的掙扎,讓我按得非常的艱難。

我這邊僅僅按住了平頭男子一隻手就讓我非常的費力,而我向花小柔看去,卻見她一臉平靜,似乎非常的輕鬆。

並且,在我看向花小柔的時候,花小柔居然騰出了一隻手來,僅僅用左手捏住了平頭男子的左手,右手往平頭男子的嘴巴伸去。

花小柔的手伸向平頭男子,平頭男子低吼一聲,伸頭出去往花小柔的手咬去。

“啪啪!”

花小柔的右手往旁邊一斜,兩巴掌分別打在了平頭男子的左右臉頰,然後右手快速捏住了男子的兩齶。

平頭男子被花小柔捏住,口中發出不斷髮出“嗚嗚”的低吼,不過,這時他卻也無法再張嘴了!

平頭男子嘴裏發出低沉的怒吼,身子不停的抖動,不得不讓我再一次加大了力氣。

平頭男子久掙無功,身子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艹,終於消停了。

平頭男子安靜了下來,我也終於鬆了口氣。

然而就在這時,平頭男子那隻已經摺斷了的右腿卻突然的彈起,快速的向花小柔踢去。 平頭男子已經摺斷的腿居然還能彈起踢人,或許這讓花小柔也沒有想到。因此,當平頭男子的這一腳踢向花小柔的時候,花小柔明顯的呆了一下。

不過,花小柔也僅僅只是呆了片刻而已,不等平頭男子的斷腿踢到,花小柔踩在地上那隻腿快速擡起,一腳踹在平頭男子的斷腳上,然後把它往地上踩去。

平頭男子雙腳都被花小柔踩住,像是非常憤怒,口中哼聲不斷,身子再次加大了扭動的力度。

“啊放你他媽發什麼呆,快來幫忙啊!”

眼看平頭男子被花小柔踩住的右腳要掙脫出來,我連忙向站在前方,一臉驚奇的林放大喊。

林放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顯是被嚇得呆住了,聽我這一聲喊,身子一抖纔回過了神來。

林放一回過了神來,便立刻衝了上來,把平頭男子那隻想要掙脫出來的腳緊緊按住。

平頭男子在我們三人全力的按壓下,身子不安的扭動,可是卻怎麼也沒辦法從我們按壓下掙脫出來。

而這時,我看到花小柔似乎鬆了口氣,重新將騰出的左手往平頭男子的嘴巴伸去。

“嗚嗚!”

平頭男子口中不斷髮出沉悶的低吼,身子越發的掙扎得劇烈了起來。

不過,好在這時他已經被我們三人緊緊抱住,雖然他的力量非常大,可也沒能從我們三人的手裏掙脫出來。

而此時,花小柔將中指和食指併攏,奇怪的搖動着往平頭男子的嘴巴伸去。

然而,就在花小柔的手要接觸到平頭男子的嘴時,我卻感到平頭男子的身子一下子變得僵硬了起來。而同時,被我們緊緊按住的平頭男子在我們的手裏安靜了下來。

那男子停止了掙扎之後,我卻只感到自己渾身乏力,不過卻也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只是,在我感覺到平頭男子身子變僵硬的時候,我似乎覺得有一股冰冷的氣息從男人的身上傳來。

這時,我擡起頭來,卻看到花小柔將伸出的手垂了下來,面色奇怪的搖了搖頭,然後放開了壓住平頭男子的手和腳。

“怎麼了,小柔?”

花小柔的這一舉動讓我迷惑不解。

“小遠哥,你們不用在按住他了!”

花小柔說完見我不解的表情,便接着說道:“因爲他已經死了!”

死了,花小柔的話嚇了我一跳,抱住平頭男子的手一下子就鬆開了。

而花小柔的這句話似乎不僅只是嚇了我一跳,同時被嚇到的還有林放,因爲在我放手的時候,林放也同時放開了他抱着的平頭男子腿。

“嘭!”

在我們三人都放了手後,平頭男子像一根木棍一樣砸在了地上,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

隨着平頭男子倒地,我連忙向他看去,只見平頭男子正面朝上的躺在地上。只見他雙眼圓睜,嘴巴緊緊的閉着,不過卻依然從嘴角溢出一絲黑血來。

“怎麼回事,你取出了他嘴裏的控靈符?”我說。

花小柔搖了搖頭道:“沒有,正是因爲我沒有將他的控靈符取出,所以他才死了?”

我有些不解,接着問道:“這又是何解?”

花小柔道:“因爲這人的靈魂不堪受控,在劇烈的反抗下靈魂破碎而死。”

原來是這樣,那這個給平頭男子下咒的人也太狠毒了!

“嗥!”

就在這時,小影憤怒的鷹鳴在我們左側的一棟大樓後響起!

шшш✿ ttκΛ n✿ ℃o

“快,小影應該是發現了那個下咒的人!”

小柔叫了一句,當先往大樓跑去。

小影的怒鳴讓我很擔心它的情況,看到花小柔一動,我也連忙邁步跟上。

此時,街上已經圍了一圈又一圈的人,人們都在努力的往裏擠,拿着手機在不停的拍照。

我和花小柔好不容易纔從人堆中擠出,往傳來小影叫聲的那棟大樓奔去。

而在我們往大樓飛奔的時候,我聽到有警報響起,警察也終於感來了。

傳來小影叫聲那棟樓有三十多層,我和花小柔卻一直上了大樓的頂層!

到了樓頂,卻見小影在樓頂上空繞圈飛舞,它的毛羽直立,繞着一個五米大小的圈盤旋,像是非常憤怒的樣子。

只是,我看到小影盤旋的那個圈裏,卻是空無一物!

“小影被困在了幻陣中!”

小柔看了一會,皺眉說道。

我說:“那快把它救出來啊!”

小柔點了點頭,走上前去,蹲下身子伸手在小影盤旋的下方樓頂上擦了起來。

小柔擦得很慢,擦拭的痕跡像是一個圓。

等小柔將一個圓接攏,就聽小影長鳴一聲,然後飛回到了我的肩上。

小柔拍了拍手,然後站了起來,說道:“小影中了方圓萬里陣,如果沒人解陣,小影將會在這個陣裏不停的繞圈飛翔,直到力竭而死!”

艹,這麼毒!

我扭頭向小影看去,只見小影羽毛凌亂,一副非常疲憊的樣子。

我伸手摸了摸小影,算是對他的安慰。

“這人居然可以在這麼遠的地方用控靈符控制被他下咒的人,而且還能布這麼厲害的陣,也算得上是一個高手了!”花小柔說。

我呸了一口道:“高手又怎麼樣,用這樣的方法害人,簡直是毫無人性!”

小柔聽我這麼說,也點頭說道:“是啊,不過卻讓他跑了!”

我說:“最好別讓我再碰到他,要是讓我遇到,我一定會讓他去地獄給今天被他害死的這些人道歉!”

小柔聽了我這話,驚訝的看着我。不過,她的眼睛裏並沒有嘲笑!

其實,我完全懂小柔眼中的不解,因爲我的這點淺薄道行是不夠資格說這樣的話的。但是,在看到那麼多無辜的人被莫名其妙的砍死的時候,我已經完全的憤怒了。

“哎呀,累死我了,你們也不等等我!”

林放氣喘息息的從樓道里鑽出來,邊喘氣邊抱怨。

“喂,人呢,你們沒有追到嗎?”林放接着問。

我和小柔沒有說話,同時像他搖了搖頭。

林放道:“你們居然把人放跑了,那現在怎麼辦?”

我說:“回家啊,還能怎麼辦!”

林放一聽這話,瞪眼道:“你說下樓回家?”

我點頭答道:“是啊!”

林放叫道:“有沒有搞錯,我才上樓誒,休息一下行嗎?”

聽了林放這話,我和花小柔對視了一眼,然後走到了林放的身邊,分別架住了林放的左右肩膀,往樓道走去。

“救命啊,殺人了!”

樓頂傳出林放痛苦的叫喊。

下了樓後,就見平頭男子砍殺的現場已經被警察封鎖了,警察正在向圍觀的羣衆瞭解情況。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