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告訴你,一分股,是一千兩銀子。

一股裏,是一千分。”

“嘶!”

張廷玉倒吸一口冷氣,眼冒精光,道:“那麼一股就是……一百萬兩銀子!!”

隆正帝等人也紛紛變了臉色,眼神隱隱駭然的環。

賈環臉上也不見嬉笑了,正色道:“對,一股就是一百萬兩銀子。初步行一百股!”

“一……一百股?!你的銀行,價值一億兩?!”

張廷玉猛然站起身,驚駭道。

賈環豎起兩根手指,道:“第一,這不是我的銀行。誰認購了股份,就是誰的銀行。其中,天家以內務府的出息爲抵押,自動認購三十股。

第二,大秦銀行,絕不只值一億兩。”

“只值?寧侯,大秦一年的稅負,也不過四千萬兩。拋除來年的預算外,能剩下五百萬兩,就算是一個肥年了。

你張口一個銀行,就值一億兩銀子?

誰認?”

張廷玉臉色鐵青,咬牙切齒道。

隆正帝也沉聲道:“天家以內務府的出息爲抵押認購三十股,就是三千萬兩?憑什麼?”

賈環失笑道:“陛下,您這話說的……簡直半點水平都沒有。內務府現在一年能出息多少?臣指的是,不計算玻璃的利益。

因爲臣打算擴散開玻璃方子,讓大秦百姓都能使上廉價玻璃。

所以內務府明年的出息,就不要計算玻璃的利潤了。”

隆正帝聞言,臉色更難道:“你打算擴散玻璃方子?”

https://tw.95zongcai.com/zc/20592/ 賈環點點頭,道:“因爲臣要籌措銀子,購買銀行股份。”

隆正帝聞言,忽然反應過來,道:“你的意思是……銀行比玻璃的利潤還大?”

賈環呵呵笑道:“論暴利,玻璃給銀行提鞋都不配。”

隆正帝直直的環,道:“有什麼計策你直說,拐彎抹角做什麼?想報朕教訓你的仇?”

“呵呵呵!”

贏祥等人不厚道的笑起來了。

賈環臉一黑,恨了隆正帝一眼後,道:“天家認購銀行股份,是以內務府的出息爲抵押。而內務府最大的出息,日後便是銀行每年的分紅。

我保守推測,最多五年,內務府就能憑藉銀行的分紅,還清認購股份的虧空。”

“當……真?”

隆正帝眼冒精光的環,緩緩吐出兩個字。

賈環沒有再耍嘴,點點頭,道:“千真萬確,所以,臣才說,一千兩一分股的價格,低賤之極。

等到明年,認購銀行股份的人手中的股份,價值至少翻一倍不止。

而且,一定是有價無市。”

“那麼也就是說……除卻天家抵押而得的三成股外,寧侯還能籌措到……七千萬兩銀子?”

張廷玉環的眼神,如同在金人。

賈環搖頭道:“未必。”

“怎麼說?”

張廷玉忙問道。

賈環道:“未必有那麼多慧眼識珠的人。另外,我們會以銀行股份,兼併大秦各地的錢莊。

三年內,我要讓大秦銀行,爲大秦國土上,唯一的銀行。”

贏祥皺眉道:“賈環,有的錢莊,都是別人經營多年的產業,人家未必會讓你兼併了去。能夠經營錢莊的人,沒有哪個是善茬,多是各地的豪強鄉紳。”

賈環嘿嘿一笑,道:“如今天下的錢莊,多以放貸爲生。所以,幾乎不存在不放印子錢的錢莊。

只要放印子錢,也就不存在不逼人家破人亡的老底。

但凡有半點心慈手軟,他們也存活不下去。

因爲他們的高利息,還要給各方上供。

因此,我開始籌備銀行後,第一件事,就是掃清大秦各地的黑心錢莊。

爲了減少不必要的殺戮,我會給他們兩條路:被兼併,或者被抄家。”

見隆正帝皺起眉頭,賈環正色道:“陛下,不要以爲臣是在吞食民財,與民爭利。

恰恰相反!

等大秦銀行建立後,將會以遠遠低於錢莊的利率,爲每個需要貸款的大秦百姓放貸。

從而最大限度的減少被印子錢逼迫的家破人亡的慘劇。

而即使是在災年,也會有一定的保障。

試想,如果在災年,百姓能從銀行貸出一筆銀子做急救,還會出現那麼多流民,還會出現易子相食的慘劇嗎?”

隆正帝分明不信,疑惑道:“既然是極低的利率,那你又如何保障銀行的利益,你不是說有大量的分紅嗎?”

賈環笑道:“第一,是積少成多。大秦百姓億萬計,即使再低的利率,在這個基數前,累積起來都會是一個天文數字。

其二,也是與尋常錢莊最不同之處,那便是銀行會參與一些暴利行業的投資,比如說,白瓷!”

“你願意拿出白瓷的方子?”

隆正帝眼睛一亮,往前坐了坐,問道。

賈環笑道:“不是拿出白瓷的方子,是以白瓷作坊的股份,與銀行換股。

如此一來,銀行也將因賈家白瓷作坊而分享利益。進而,所有持有銀行股份的人或家族,也跟着受益。

不止白瓷,還包括水泥,香皂甚至是酒樓等產業。

這些產業,臣打算最少拿出四成的股份出來,與銀行換股。

不客氣的說,只我賈家的產業,若能營銷四海,所帶來的恐怖利潤,就夠大家吃個盆滿鉢滿。

我一個人暴富,會讓許多人不安。

可當所有人都跟着一起財,總不會再眼紅我了吧?

再者,天家作爲銀行的最大股東,日後別人嫉妒,也只會嫉妒天家!”

隆正帝咂摸了下嘴,細眸明亮的環,心裏滿意的不得了,道:“若真如你所言,那就……那就讓別人嫉妒去吧!”

“哈哈哈!”

贏祥張廷玉等人都笑了起來。

“不過……”

隆正帝面帶疑色道:“你如何保證,天家始終爲最大股東?畢竟,只有三成。”

賈環抽了抽嘴角,道:“第一次行的股份,爲原始股,會登記造冊。

任何原始股份想要交易,必須報與總部,修改名冊後纔算作數,否則,一律不認。

而且除卻天家外,任何家族都不可以擁有過一成的股份,最多,也只能是一成。

銀行是爲了大多數人共享利益,而不是爲了製造出富可敵國的寡頭。”

隆正帝聞言,捏了捏眉心,道:“既然如此,那麼這個銀行,你就去操辦吧。”

賈環想了想,還是道:“陛下,臣先要申明的是,臣籌辦的銀行,雖然可以允許戶部派人監察,但監察之人,只能帶眼睛,不能指手畫腳。

另外,大秦銀行,是獨.立的,戶部,內閣,甚至是陛下,在其沒有觸犯國法時,都無權干涉。”

隆正帝聞言,臉瞬時黑了,道:“連朕也不能干涉?”

賈環半步不退,道:“陛下,經濟之道,有經濟之道的法則。銀行爲經濟之物,它就只需遵守經濟之道。朝廷有監察之權,但不能有干涉之權。

不然等哪天,不懂行的戶部大佬一拍腦袋,想安插個人手來掌管銀行,那該怎麼辦?

等到銀行成爲龐然大物,一旦有人破壞經濟之道的規則,那將是傾天大禍!

臣相信以陛下的英明,斷不會做此不智之事。

但,後世之君呢?

臣不得不提前防範,否則,好事也將變成壞事。”

隆正帝深深的環一眼,道:“你是說,朝廷有監察之權?”

賈環點頭道:“當然,任何時候,朝廷都有資格去銀行查賬。”

隆正帝輕輕閉上細眸,思量了片刻後,睜眼環道:“準。”

賈環點點頭,道:“臣向陛下討一份御命金牌,如朕親臨,可調動當地駐軍。

臣擔保,三年內,大秦銀行將開遍大秦二十四省。

五年內,大秦銀行將開遍大秦三百零八府。

十年內,大秦銀行將遍佈大秦一千二百八十六縣!

到時,朝廷再無缺銀錢之憂,天家也不會爲銀財困窘,億萬百姓也將受益。”

隆正帝環,這一刻,他心裏忽然覺得,讓銀行這一新生事物出現在大秦,不知道到底是好還是壞,但他頗有決斷,至少,在與贏祥張廷玉甚至李光地交談後,他們都沒有認爲,銀行會危害到江山社稷。

既然如此……

“朕準了!賈環……不要讓朕失望。”

……

ps:本書中的銀行,和實際銀行是兩個概念。

一個壟斷的,甚至將這個壟斷延伸到白瓷水泥香皂地產甚至是運輸行業。

想不暴利都難。

當然,這種畸形產業一定有它的致命弱點。

但這不是現在考慮的問題,也會有解決之道。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上書房內,除了隆正帝和贏祥外,其他人都怔怔的環,目光豔羨。..

從這一刻起,大秦權勢滔天的頂級大佬,就又多了一位。

想想他們,走到這一步,站在這間上書房內,用了多少年。

而這一位,又用了多少年?

他只是和皇帝幹了一架……

不過……不管怎麼說,既然銀行策略定下,朝廷缺銀的問題也將很快解決。

那麼,其他的,都將不會是問題。

張廷玉深信,只要度過今年最艱難的一年,到了明年,國朝形勢只會越來越好。

對銀行的依賴,也會越來越少。

說到底,銀行不過是一個類似於內務府,斂財的機構。

只是以前是賈環一個人帶着幾家勳貴大財,如今,卻是帶着天家,帶着大部分既得利益集團一起賺銀子。

對於軍權,賈環依舊只是影響,也只能是影響,而且,不會獲得比現在更大的影響……

對於政事,他就更不可能插手。

因爲,他張廷玉,一定會死死防備住賈環伸向朝堂的手。

待李光地老相爺駕鶴歸西后,朝堂上將再無賈家援手。

安心做一個受用富貴的權貴紈絝吧,這對大家都有好處。

張廷玉眼睛閃爍,眼神又案後的隆正帝。

卻正帝也正在細眸中,閃爍着與他一樣的目光……

……

“敢問寧侯,這銀行股份,如何賣?畢竟,這是一全新不同之事物。當然,下官不是在懷疑寧侯,寧侯陶朱之術,世人皆知。只是……”

張廷玉還是不大信,賈環僅憑一張嘴,空口白牙,就能套現幾千萬兩銀子。

他心裏總覺得憋屈,也覺得夢幻……

覺得憋屈和夢幻的何止張廷玉一人,一億兩白銀的衝擊,讓每個人心裏都不踏實。

聽張廷玉問,其他人也都環。

賈環笑道:“過半個月,等我度完蜜月,會先召開一次玻璃方子拍賣會。

到時候,大秦五湖四海的巨賈,都將雲集都中。

畢竟,玻璃的暴利,讓他們每個人都眼紅。

這些巨賈能成爲大富之家,就必然有一定的獨到之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