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和他們商量的事情,不過是他們順手就能做的,而且也不需要投資的。

他們也是有著自己的小算盤。

並且在之前,有的人沒有做,但是看到這樣的情況也有受益,自然樂的幫我這個忙。 第九十七節、應了那句老話

「天鵬,看的怎麼樣了?」

「我看完了。」

「我是說,有什麼感受?」

撿個乞丐當駙馬 「簡單啊,不就是裝修嗎,我做小工而已。」

「你確定看過了,想過了?」

「我確定,整個流程,我現在都記下了。」

「工作內容呢?」

「我知道。」

「我先提前給你打一個預防針啊,到時候,千萬別給我掉鏈子!」

「放心,不就是體力活嗎。這點能力我還是有的。」

「好,我們去裝潢公司吧,等會我們要一起吃個飯。」

「要不要準備一下啊。」

「不用,你難道要換衣服?」

「不是,我是說,要不要給他們帶點什麼東西。我要換衣服嗎?」

「不用,吃飯的地方肯定有酒水,而且煙什麼的,我自己有。」

「你不用想這麼多,雖然是咱們找他們辦事,但是他們也是非常樂意的,我們給他們的單子,又不是沒有報酬。我們不過是簡單的敘敘,聊聊天。自然一點,坦誠一點就行了。」

本來就是。

這些單子,算起來還是要他們請我們吃飯呢。

上哪裡找這麼多的單子。

「鵬啊,到時候,那些能說,那些不能說,你一定要注意啊。盡量不要說太多,有什麼就說不知道,其他的往我身上推就行了。別把咱們的計劃,咱們的老底什麼的都說了。」

「明白,我好歹也是股東好不好。」

「另外,明天還有一個戰友過來。這個戰友,以前在部隊的時候,挺機靈的,腦袋很靈光的,就是不知道做事怎麼樣。 豪門溺寵:薄性老公奪心妻 以後要是在一起共事,一方面大家都軍人,而且關係不錯,這個要注意。另外一點就是,我們成立的是公司,不是堂口,不是在搞慈善,有的事情,我不好說,你就要做做那個黑臉。要是輪到我當那個黑臉的時候,就是那個人要走的時候了。我希望大家能夠把事情做好。」

「明白。」

對於未知,最好的辦法就是提前說明。

哪怕到時候發生了最壞的結果也好處理。

鹹菜炒豆腐,總是要有言在先的。怎麼能不提前說明。

只是,讓我意外的事情是,太尷尬了。。。

「我已到了門口,大家是否準備好了。」

「都好了。」

「來,報個數。」

「一」

「2」

「3」

「和大家的約定,我們完成了,這次老闆給我一半的優惠,我用這個錢,犒勞大家沒毛病吧。」

「666」

「帥」

「還有誰,相互看一下啊。我好定位置,定包間啊。」

「4」

「5」

「6」

「7」

。。。

不對勁啊。

叮叮叮

「喂,張師傅,怎麼了。」

「星河啊,今天晚上,我沒空啊,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

「都是同事,一起吃個飯,應該不耽誤吧。」

「確實有事,不好意思啊,下次我請你。」

「您這是不讓撲啊。」

「沒有,沒有,裝修的事情,都看你一個人忙了,我也沒幫上什麼忙,再說,我這邊真的有事,下次吧,下次。」

「行,下次我單獨請你。」

「不用,不用,下次我請你,實在是不好意思,下次還要請你幫我家孩子輔導呢。」

「小事,這都是小事。晚上真的不來啊。」

「真的,真的,真的有事。不好意思啊。」

「您這是幫我省了啊。」

「哈哈,算是吧。下次我請你。行,我還有事,先掛了啊」

「嗯,拜拜。」

本來是想謝謝這些師傅的。

那麼多的工作量,在三兩天之內就結束了,完全是拚命加給力。

怎麼能不好好謝謝他們。

現在倒好,好像都有事。

雖然大家不說,但是我能感受到,大家是關心我的。

在裝修的時候,是那麼的熱情。

很多東西,我都不懂,但是他們都認真的教我。

若是沒有他們的指導,我想,那些都將是空想。

更本就不可能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完成。

他們是我要感謝的人,然而此刻,他們卻都沒有來。

雖然每天我都會請他們吃飯。

但是他們也確實給力啊。

真像前段時間流傳的一個段子。

當你決定創業時

最不相信你的就是親人

最先打擊你的就是朋友

最先支持你的就是陌生人

當有一天你成功了

請客吃飯的時候你會發現

除了陌生人沒來

其他的都來了

當我在提出這樣裝修的時候,他們都還笑著,說不可能。

但是這些實施的時候,都是師傅們。

當請客吃飯的時候,除了師傅們,其他的好像都來了。

在幾天的相處當中,大家都有了感情。

都知道了我處境。

一個孩子,在裝修一套房子,沒有錢,只能自己多干。

在這種感知下,為人父母的師傅們,似乎沒有說破,沒有說我的處境。

只是默默的支持著我。

當我想要感謝他們的時候,他們卻默默的離開。

不願意在讓我破費。

但是這群人,也不能小覷啊。

他們在公司里,也算是技術工。

設計,管理,組織都要靠他們。

只是在遇見我之後,他們的管理,將不再有用。

他們的組織,將不會再有太多的作用。

在工地,管理,我來。

施工過程人員配置組織,我來。

若是還有什麼其他的,只能說設計了。

材料商,這幾天我都看了,幾家,甚至是他們不知道,我也看了。

這頓飯,純屬是感謝各位師傅的。

但是我卻不會說出來。

沒有必要。

另外,我在接下來的工作當中,還要和他們接觸。

一頓飯,吃的是有點怪異了。

晚上,騎著我的自行車回家了。

回姐姐那裡。

想想確實很搞笑。

姐姐說,以前有個人請客,看看時間過了,還有一大半的客人沒來。

然後心裡很焦急,便說:「怎麼搞的,該來的客人還不來?」

你知道嗎,一些敏感的客人聽到了,心想:「該來的沒來,那我們是不該來的啰?」

這樣的人就會悄悄地走了。

請客的人一看又走掉好幾位客人,越發著急了,便說:「怎麼這些不該走的客人,反倒走了呢?」

那剩下的客人一聽,又想:「走了的是不該走的,那我們這些沒走的倒是該走的了!」於是又都走了。

到了最後只剩下一個跟主人較親近的朋友,看了這種尷尬的場面,就勸他說:「你說話前應該先考慮一下,否則說錯了,就不容易收回來了。」

請客的人大叫冤枉,急忙解釋說:「我並不是叫他們走哇!」

結果你知道嗎,他這個朋友聽了大為光火,說:「不是叫他們走,那就是叫我走了。」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我說。

這個故事我在小時候就聽過了。他告訴我們說話有說話的技巧,假如出口不夠謹慎,沒有顧慮到聽者的立場,就很容易在無意中傷害別人,而產生一些不必要誤會。

就像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但是今天的飯局真的不是這個樣子。

姐姐說,你成熟了,你知道哪些話該說,那些話不能說。

姐姐還說,這個社會有的人會懂你,有的人不懂你,不用在意這些。

無所謂的事情。

過好自己就行。 警察走了,帶走了一臉懵逼,三觀盡毀的錢雪茹。

一刻鐘後,整個村子,再也沒有一個醫生護士,警察也都撤了出去,留了一部分在外圍警惕,其他的則散開,地毯式的檢查周邊數十里內有沒有其他的傳染源。

沒有了外人,陳浩也不再顧忌,直接手捏法決,駕馭雷電,深入井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