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緊咬牙齒,全身抱成一團,已然不能再做出任何反抗。

這個時候,我唯一能做的,那就是隨波逐流,飄到哪裡,就算是哪裡。

漸漸的。大風之中開始夾雜著細碎的沙石。

那些沙石砸在臉上,針扎一般的疼。

見到這個狀況,我知道,我現在已經是極度接近龍捲風的中心了。

這個時候,我更不敢再抬頭了。只能是用雙臂緊緊地抱住頭顱,護住腦袋。不讓那些碎石把我的額頭砸爛。

「砰砰砰——」

「沙沙沙——」

一陣陣細碎的聲響傳來。

呼嘯的狂風之中,無數的碎石朽木,向我的身上落來,有的撞到了我的身上,有的則是砸穿了我的助力傘葉。

而隨著助力傘葉被那些尖利的碎石劃破,助力傘也漸漸地失去了浮空的力量,我整個人,也終於,開始如同一塊石頭一般,急速地向下墜了下去。

急速下墜的那一剎,我心裡真的是有些絕望了。

因為,我知道,這次,我算是真的要玩完了。

沒有了助力傘的支撐,我這麼墜落下去,無異於自由落體。

這虛無的空間,終究是要有個盡頭的,而且,那盡頭,相信不會是一堆棉花,所以,這個時候,我意識到,接下來,我可能要面臨慘不忍睹的驚險著陸。

我可能會因此直接摔成肉餅,再也活不過來,也有可能直接落盡灼熱的火山岩漿之中,徹底被融化成一團自然元素。

總之,我的命運,將是一種極為慘烈的狀況。

我,真的有些不甘心!

我緊咬著牙齒,硬頂著那些飛沙走石,拚命地扯動助力傘的操控線,向著那龍捲旋風的中心飛了過去。

既然都是死,那不如就死個痛快。

我還從來都見過龍捲風的中心是什麼樣子。

在臨死之前,能夠親眼看一看龍捲風最中心的樣子,也不失為一個英勇的做法。

何況,我聽人說,龍捲風最中心的地方,其實反而是沒風的。

現在,既然無力掙脫,那麼,我能夠做的事情,那就是繼續向前闖了。

繼續前進,直入龍捲風的最中心!

「噼里啪啦——」

飛沙走石,疾風勁草,無數的細碎尖利之物,劈面砸來,將我的臉皮劃破了不知道有多少道。

我只感覺自己身上所有裸露的皮膚,都如同被刀割一般的疼痛。

這一次,我真的相信自己是要毀容了。

這些傷口,一個接著一個,就算我的恢復能力再強大,也不可能讓它們完全恢復如初。

何況,我現在根本就沒有時間休息,也沒法認真去恢復傷口,這些傷口會自行結疤,癒合,然後在我的臉上留下一道道細碎的疤痕。

而我相信,到那時,我的臉上,將會是一種千溝萬壑的慘狀。

不過,毀容今日又何妨?只要有命在,我又怕個什麼?

飛,沖,緊咬鋼牙,一往無前,不撞南牆不回頭! 史上最強文明祖師 撞了南牆也不回頭!

「咯吱——咯吱——噼啪——」

終於。隨著風力的加強。風裡的那些石子猶如子彈一般急速飛騰著,終於將我頭上的探照燈片砸成了粉碎,最後連燈泡都被打碎了。

我失去了照明的設備,四周徹底陷入了一片死亡的黑暗之中。

沒有血,沒有淚,沒有光,遠方,看遠方,幽暗城的輝煌,腐爛的輝煌!

我抬眼茫然地看向四周。滿心的絕望。

可是,就在這一刻,低聲的吟唱,悠悠傳來。

狂暴呼嘯的大風之中。一曲蒼涼的笛聲,由遠而近,來到面前。

但是,雖然在面前,我卻什麼都看不見。

我仍舊是一片茫然,禁不住下意識地伸手去摸腰間的備用手電筒。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剛把手電筒摸到手裡,還沒來及打開照亮的時候,卻只覺。自己的身體突然如同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住了一般,猛然向前移動了一段距離,接著卻只覺四周的風聲突然遠去,空氣變得平靜了起來。

而此時,當我再抬頭向前看去的時候,卻禁不住心中一陣由衷的驚嘆。

我不得不承認,那場景,是我迄今為止所見過的,最恢弘壯觀的場面。

在我的面前,是一道道龍蛇扭曲一般的閃電。從無盡的蒼穹之中勁射下來,一直延伸到了沒有盡頭的地下。

閃電的光華照亮了空間,但是也形成了一道無比巨大的柵欄一般的電網之牆。

那電網之牆,無比巨大,根本無法目測它的維度。我也不知道它的邊際在哪裡。

我只能看到我面前的一小片狹小的空間。

而在這一小片狹小的空間之中,數道閃電交纏而下。形成電網,電網的後方,卻是一大團漆黑如墨的陰氣之雲。

那陰氣之雲翻滾躥騰,如同海浪滔天,讓人一見之下,禁不住心裡震顫。

看清那電網之牆以及那網兜之中的陰氣之雲之後,我這才來得及回頭查看我自己的情況。

這個時候,我背上的助力傘葉已經千瘡百孔,非常襤褸,早已沒有多少提升的力量。

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此刻,我居然依舊是依靠這沒有動力的助力傘葉,靜靜地懸浮在了空間之中。

這空間非常的詭異,它的內部,是那不知道具體有多大維度的電網之牆所封閉起來的陰氣空間,而它的外部,則是那飛沙走石,兇險異常的狂暴龍捲颶風。

這個空間,只是那颶風和電網之牆之間的狹小夾層。

它的整個厚度,不足一百米。

在這個夾層之中,沒有風,甚至連空氣都不流動,更甚至連地心引力都沒有,我可以自由懸浮,自由穿梭,可以如同一條魚一般,在空中暢遊。

這一刻,覺察到這些詭異的狀況之後,我徹底愣在了當場。

科幻了,完全科幻了,這一切到底是個什麼狀況?!

我現在到底是在哪裡?接下來我有要怎麼辦?

誰能告訴我?

不過,經過最初的一番驚愕之後,我卻是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因為,這個時候,我知道,向後退,再次進入那狂暴的颶風之中,顯然已經是不可能了。

所以,現在我所剩下的,唯一的一條路,那就是繼續前進,衝破電網,深入那陰氣之雲之中。

我相信,那電網之中的世界,應該就是我所要尋找的地方!

「吼,等著吧,我來啦!」

這個時候,我莫名興奮地大吼著,也不知道在和誰說話,接著就有些瘋狂地四肢擺動,非常執著地向著那電網沖了過去。

「咔嚓——」

一聲震響在耳邊響起,一道粗大刺目的閃電在額前劃過,差一點就要將我擊傷。

見到這個狀況,我禁不住心裡一凜,這才意識到,這電網之牆的厲害之處。

這電網之牆,看似虛妄,但是實際上,卻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屏障。

畢竟,閃電無處不在,迅捷無比,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過那閃電的攻擊。

也因此,如果要通過這電網之牆的話,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做好接受天雷電擊的心理準備。 二更送上,月底求月票,求訂閱。)

眼看就要擊中小和尚之際,一個突如其來的身影橫在了萬金寶面前,一掌迎上了萬金寶的拳頭,當場打得他吐血狂飆,重傷慘叫橫飛出去。

「敢來偷襲,你們就全都留下狗命。」

冷血一掌劈飛萬金寶后,目光一掃其他人,首先朝著東方勝衝去。

東方勝咒罵一聲,丟下摩柯轉身就逃,眨眼遠去。

同一時刻,千軍破、西門玉、蛇妖青鱗也都抽身遠遁,沒有任何遲疑。

至於徐天陽,他和金少成早已轉移了戰場,這一次的偷襲就此完結。

來得快,去得也快,前後也就一兩分鐘而已。

這種高速襲擊相當兇險難防,對於防守的一方而言,是一種巨大考驗。

這一次的突襲,花夢舞傷得不輕,對方則只有萬金寶重傷,被西門玉帶著離去。

此刻,冷血替代了花夢舞的位置,四位七重天高手繼續保持防禦陣型。

花夢舞站在小和尚身邊,一邊留意四周的動靜,一邊療傷。

于飛沐浴在靈氣海洋裡面,一呼一吸都牽動著靈峰的血脈,讓所有人都能清楚感應到,靈氣濃度正在下降。

五分鐘后,新一輪的突襲又開始了。

這一次發動突襲的高手變成了五人,分別是徐天陽、千軍破、西門玉、東方勝、蛇妖青鱗。

徐天陽這一次找上了冷血,裂魂槍霸道異常,配合霸王神槍的招式,同樣是一招重創冷血。

下一刻,徐天陽朝著于飛衝去,可相同的一幕又發生了。

金少成如幽靈般出現。斬馬刀攔住了裂魂槍,再一次破壞了徐天陽的好事。

其餘四位來襲者都只是做做樣子,纏住夏逸風等人,在徐天陽被金少成引開后,第二次的偷襲很快就結束了。

如此一來,花夢舞與冷血都身負重傷,僅剩下摩柯、連護法與夏逸風,防禦似乎變得更加艱辛了。

如果再有第三次突襲,于飛這邊的情況可就不妙了。

敵人的策略無疑是很周詳的。採用游擊戰的方式,不斷的騷擾,增進夏逸風等人的心理壓力,給於飛造成一種緊迫的局面,破壞他吞噬融合大地母氣。

當第三次突襲來臨。翼青雲及時現身,冷血與花夢舞雙雙進入了百花園內,又一次破壞了徐天陽等人的偷襲。

三次突襲,金少成都有參與,專門破壞徐天陽的行動,氣得他面容扭曲。

第三次,徐天陽挑選了夏逸風作為攻擊對象。卻因為金少成的提前出現,並未傷到夏逸風,成為了最失敗的一次突襲。

于飛不問世事,專心的吞噬靈氣。整個山頂都充斥著濃烈的靈氣,形成了一旁靈氣海洋,包裹著于飛的身體。

這是第四區域最後一座靈峰,所有靈氣都朝著峰頂匯聚。山腳的靈氣濃度已經降低了一倍,並朝著山腰蔓延。

這是很不好的趨勢。藏身暗處的修士都很焦急。

這種情況下,第四次的偷襲很快來臨。

然而這一次情況有了一些變化,徐天陽、千軍破、蛇妖青鱗、東方勝、西門玉在逼近峰頂時,突然遭遇了重力磁場的籠罩,那恐怕的超重壓力如泰山壓頂,瞬間凝固了五大高手的身軀。

下一刻,一條銀色的棍子出現在了五大高手的視線里,六十四條殺戮之光如閃電般纏繞在五大高手身上,殺豬般的怒吼瞬間響起。

危險時刻,徐天陽憑藉裂魂槍,第一個衝出去,代價是全身衣衫碎裂,身體表面的毛細血管全部爆裂,變成了一個血人,內傷嚴重無比。

第二個衝出去的是蛇妖青鱗,她是妖物,體質不同,爆發力驚人,卻也被殺戮之光重創。

千軍破排在第三位,口中鮮血飛濺,俊朗的臉上露出了咆哮之情。

西門玉第四個衝出去,這死人妖實力驚人,在殺戮之光的侵襲下,竟然保持著冷靜。

東方勝重傷吐血,被夏逸風攔下,但憑藉邪惡的血影噬魂硬闖了出去,逃得一命。

這樣的結果讓暗中潛伏的修士大驚失色,那條插在石頭上的銀色棍子成為了死神的象徵。

這一次之後,再沒有突襲發生,整座靈峰都變得異常寧靜。

這時候,于飛才真正開始吞噬融合大地母氣,此前的一切都不過是為了引蛇出洞而已。

半個小時后,巨大的靈峰開始崩裂,數不盡的靈氣湧入于飛體內,大地在顫抖,蒼穹在低吼,整個第四區域的靈氣濃度驟然大減,變得與歸魂島上的靈氣濃度差不多。

那一刻,夏逸風、翼青雲、連護法、摩肯都在仔細探索第四區域的情況,意念探測波延伸至每一個角落,搜尋著修士的蹤跡。

「我發現了十個人,你們呢?」

翼青雲有些意外,怎會才十個人呢?

夏逸風道:「我也只發現了十人,這事有點蹊蹺。」

連護法道:「從我們之前掌握的情況來看,整個千峰島上所知的修士人數應該在二十人左右,包括青鱗、千軍破、東方勝、西門玉、萬金寶、洛斌、武長空、金少成、春雨、古金虹、徐天陽、古寒英、令狐少羽、紀斐、王小兵、鐵拳、一木、王天虎、馴獸長老以及第一個沖入葬龍絕地的七重天高手。」

摩柯道:「目前發現的十人分別是青鱗、千軍破、東方勝、西門玉、萬金寶、洛斌、武長空、金少成、徐天陽與古寒英,其餘十人並未在第四區域。從之前掌握的情況可知,馴獸長老在第二區域,王天虎、鐵拳、一木都退出了第四區域,不知下落的就只剩下春雨、古金虹、令狐少羽、紀斐、王小兵與另一人。他們會不會已經前往第五區域?」

翼青雲頷首道:「摩柯的分析很有道理,這六人全都是七重天境界的佼佼者,令狐少羽更是八重天境界,極有可能已經傳入第五區域。」

夏逸風質疑道:「那徐天陽等人為何不進入第五區域,而是要留在這裡與我們為敵?」

翼青雲沉吟道:「我有一個猜測,第四防線可能需要七重天境界的高手方有一線希望闖過去。徐天陽雖然厲害,可他帶著古寒英不一定能闖過去。西門玉帶著萬金寶,應該也有相同的顧慮。剩下蛇妖青鱗、千軍破、東方勝、金少成等人,他們可以還不死心,沒到最後關頭,不願意進入第五區域,直接面對獸王的威脅。」

連護法道:「青雲的分析很有道理,可經歷了這一次的事件后,我估計不少人都會冒險進入第五區域,以躲避于飛。當然,也可能有人會退出第四區域,躲到外邊去,但那樣並不保險,還不如賭一賭運氣,沖入第五區域,說不定有希望達到傳送陣,趁機離開這裡。」

小和尚笑道:「等於飛哥哥醒來,我們就橫掃第四區域,把那些敵人一個個消滅,把其他高手逼入第五區域,讓他們去打頭陣。」

大家看著于飛,此刻的他還在修鍊,體內的大地母氣數量達到了三百六十條,其中靈峰大地母氣就多達十九條。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