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或許在他們心中,為了藍楓,單獨與童家開戰,並不值得。

家族與家族之間,家族與宗門之間,宗門與宗門之間,極少會發生大規模的戰事,因為一旦開戰,無論結果是輸是贏,都將承受巨大的損失,而這種損失,是大多數家族、宗門都不願意承受的。

因此,在沒有把握將童家打得一擊即潰的情況下,擎天府、皇室劉家等,絕不會輕易宣戰。

單憑藍楓,還不值得他們去冒這麼大的險,這一點,從他們針對童家所使用的溫和手段,便可以看出一二。

而這一次,集合了擎天府、皇室劉家、藍家、二級學院四大勢力,並且搬出了聶無雙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佔據了大義,他們方才擁有足夠的勇氣與童家一戰。

「表面上看,他們這麼做,全是為了我,或者說為了保護未來可能出現的草根天才,但實際上,他們卻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我在其中所佔的比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藍楓有些厭惡地冷笑道,這些宗門、家族的嘴臉,他看得越來越清楚了。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間。終日奔波苦,一顆不得閑。既然不是仙,難免有雜念。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

儘管藍楓並不認同這樣的價值觀,但不可否認的是,只有這樣的人,才更適合生存在這個世界,並且活得更加滋潤。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每個勢力有每個勢力的規矩,藍楓沒有資格去指責他們什麼。

只不過他們的這副嘴臉,讓得藍楓心頭不免有些悲涼。

沉默了許久之後,藍楓緩緩吐一口氣,重新抬起頭,用著微不可聞的聲音喃喃:「無論如何,在這件事上,我得感謝他們……」

「楓小子,你不打算公布自己的身份嗎?」瞧著藍楓這麼快便收拾了情緒,重新振作起精神,透明老者欣慰地捋了捋白須,旋即笑呵呵地問道。

聞言,藍楓轉頭瞥了半空之中的玄德等人一眼,平靜地道:「暫時恐怕還不行。」

透明老者詫異問道:「為什麼?」

現在各方勢力都已經出面,童家也答應簽訂那協議,在這麼多高手的保護下,童家應該很難再威脅到藍楓的安全了。

「老師莫非忘記了,那童家背後還有著一個聖殿。」藍楓緩緩開口,神色頗為凝重,「若是聖殿之人鐵了心要殺我,恐怕單憑擎天府、皇室劉家等勢力,還攔不住……」

藍楓深知聖殿的恐怖,那可是傳承了不知多少年的古老勢力,就連萬器閣、葯神殿這兩個地位超然的超級勢力,都拿聖殿沒轍,哪怕聖殿只是隨意派出一個強者,都不是藍楓能夠抗衡的存在。

藍楓頓了一下,繼續道:「躲躲藏藏的日子確實不好過,但以我現在的處境,實在沒別的辦法了。」

「還是你想得周到。」略微沉吟了一下,透明老者贊同地點點頭。

經歷過多次危機,以及無數的苦難之後,藍楓處事的手段,愈發老練了,在他身上,再也感受不到一絲青澀。

「以我現在的處境,不考慮周全一點也不行啊!」想到自己與童家之間的恩怨糾葛,藍楓自嘲地搖了搖頭,嘴角噙著一抹苦笑。

抬起頭,凝望著半空的童海,藍楓沉默片刻,失神地喃喃低語:「終有一天,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或許是童海的感官太過於敏銳,在藍楓的目光剛剛投來之後,他便有所感應,回望了過去。

可惜的是,在他轉頭的一瞬,藍楓已經收回了目光,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模樣。

「錯覺嗎?」童海的目光在校場人群中搜尋了一陣,最終卻沒有絲毫的發現,只得皺著眉頭,疑惑地喃喃了一句。

就在這個時候,聶無雙說話了。

只見他目光環視了一圈,輕輕地拍了拍枯瘦的手掌,又變回了老態龍鍾、行將就木的模樣,嘴裡傳出沙啞而蒼老的聲音:「老朽先給諸位道個歉,因為別的事情而耽誤了比賽,這是老朽的不對,希望諸位原諒。」

眾人趕忙客氣地道:「前輩言重了。」

哪怕是最乖張的傢伙,在這位身軀並不偉岸的老人面前,也不敢耍脾氣。

「謝謝諸位諒解。」微笑著點了下頭,聶無雙清了清嗓子,宣佈道:「接下來,比賽繼續進行。請諸位參賽者從你們在比賽中煉製的武器中選出你們最滿意的一件武器,用於參加最後的品質鑒定。事關預選賽的排名,以及正賽名額,希望諸位參賽者仔細斟酌,選出你們所認為的品質最高的武器用於鑒定!」

一個時辰里,幾乎所有的參賽者,都鍛造或煉製了不止一件武器,為的便是儘可能將自己平時的最佳狀態與最高水準發揮出來。

就連詩欣語、李昊、范增才這三位四星煉器師,也是在煉製出第一件凡器之後,仍舊沒有停下,繼續煉製第二件凡器,只不過凡器材料的煉製失敗率,比精品武器高出許多,詩欣語與范增才兩人,在接連失敗了三次之後,方才煉製出第二件凡器,也是最後一件凡器,而李昊,更是僅煉製出一件凡器,在那之後,便重複著失敗,到最後也未能煉製出第二件凡器。

片刻之後,注意到眾人選定了用於鑒定的武器之後,聶無雙適時地開口:「好了,現在請諸位參賽者,拿著你們選定的武器,按照編號的順序排隊,依次鑒定武器品質。」

說話間,聶無雙看了一眼身前空出來的一塊平整地面,旋即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一塊薄薄的呈火焰形狀的金色物件,其表面猶如鏡面般平滑,並釋放著淡淡的金芒。

「神兵鑒!」

「這便是傳說中的神兵鑒么?果然不凡!此次大鄴城之行,當真不虛了!」

「嘖嘖,這可是真正的寶貝,只需往其中灌輸一點元氣,然後用那金光一照,便可鑒定任何武器的品質,便是傳說中的神器,也能鑒定出來。據說,整個漢王朝,也只有這一件神兵鑒,雖不是神器,但其價值,卻是堪比神器!」

「在我們煉器師眼裡,神兵鑒的價值,確實不亞於神器!」

在神兵鑒出現的剎那,校場內外,便是傳出陣陣驚呼,引起不小的騷動。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死死地盯著神兵鑒,目光中,透著幾分熾熱。

對於煉器師而言,神兵鑒的確是千金不換的異寶!

「神兵鑒?」眨巴著眼睛,藍楓的目光落在神兵鑒上,眸子里閃過一抹好奇。

當初在二級學院煉器繫上課的時候,他曾在一位導師口中聽過神兵鑒的大名,比常人更加清楚神兵鑒的價值與作用,只是他萬萬沒想到,如此稀罕的寶貝,居然在這樣的場合下見到。

不過,用神兵鑒來鑒定武器品質,確實可以杜絕作弊行為,並且消除鑒定中的誤差。

這種方式,無疑是最為公正、公平的方式!

在藍楓思索間,一號參賽者已經持著自己鍛造的武器,迫不及待地走向聶無雙,在離聶無雙約莫一米的位置停下,旋即恭恭敬敬地將自己鍛造的一桿長槍遞給聶無雙:「請前輩鑒定。」

聶無雙臉龐帶著一抹溫和笑容,微微點頭,旋即接過眼前青年遞來的長槍。

接下來,聶無雙往神兵鑒中灌輸了一點威力遠勝於元氣的元力,原本散發著微弱金芒的神兵鑒,頓時間金光大盛,令得整桿長槍都沐浴在略微刺目的金光之下。

在一號參賽者,也就是聶無雙身前這位青年忐忑而又期待的目光中,神兵鑒釋放的金光漸漸收斂,約莫數息之後,在靠近頂端的地方,凝聚成一排金光燦燦的字體與數字:「精品武器,優良,712。」

「還不錯,有希望獲得一個正賽名額。」聶無雙微笑著將長槍遞迴給青年,同時不忘鼓勵道:「以後多加努力,四星煉器師未必會是你的終點。」

青年興奮地接過長槍,用力地點頭:「謝謝前輩!」

雖然早就有預感,這次鍛造出一件品質不低的精品武器,但直到此刻,青年心中的忐忑方才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興奮。

瞧得這一幕,周圍之人也是紛紛詫異地看向青年,想不到他居然能夠取得如此成績。

能夠在神兵鑒的鑒定下,獲得712分的高分,證明他鍛造的精品武器,品質極高,因為,神兵鑒的鑒定分數,一向都偏低,雖然滿分有著1000分之多,但大多數精品武器,都只能600多分,甚至,有的精品武器,在外人看來,完全合格,但在神兵鑒的鑒定之下,卻是不足600分,等同於不合格,也就是次品。600分到700分,為合格,700分到800分,為優良,800分到900分為精良,900分以上,則為極品。

可想而知,這位青年能夠獲得712分的評價,是多麼的難得。

「呼……」雖然一號參賽者給眾人開了一個好頭,但眾人不僅沒有半點輕鬆,反而心情愈發沉重起來,原本充滿自信的臉龐,現在卻是多了一絲緊張與忐忑。

很顯然,一號參賽者的鑒定結果,給大多數參賽者都造成了不小的壓力。

除了極個別參賽者之外,大多數參賽者,都沒有信心能夠獲得超過700分的評價!

而他們的這種擔心,很快便得到了證實。

在一號參賽者之後,竟是接連有六位參賽者,獲得的分數評價,都不曾超過700,其中甚至還有一位參賽者僅獲得590分的評價,被神兵鑒判定為不合格次品,讓得這位心理素質頗為脆弱的青年,當場崩潰,失聲痛哭起來。

「嗚嗚……」青年的嚎啕大哭,讓得校場內外之人,皆是沉默了下來,並且令不少人都心情沉重,心有戚戚。

那些沒有參加比賽的鐵匠或匠師,此刻忍不住暗暗慶幸起來,幸好他們的理智戰勝了衝動,沒有去參加比賽,否則,此刻在校場中痛哭的,便可能是他們了。

無論什麼比賽,對於失敗者而言,都是殘酷的。

對於青年的失態,雖然不少人都是投去一抹同情的目光,但卻沒有人去理會,既然懷著僥倖的心理來參加比賽,就必須做好失敗的準備,渾水摸魚的人,往往不會落得什麼好下場,這個青年,無疑是最佳的反面教材。

將目光從青年身上收回,藍楓甩了甩頭,看著手中這一柄晶瑩剔透的星石長劍,喃喃道:「不知我這武器,能夠獲得多少分的評價?」 「下一個。」

轉眼間,聶無雙便已經鑒定了十多件精品武器的品質,在宣布了上一位參賽者的鑒定結果之後,便將目光投向了其身後的一位女子。

煉器師青年賽的參賽者中,不乏年輕貌美的女人,看上去像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實則力氣極大,並且修為也不低。

眼前這位,便是其中的佼佼者,雖然比詩欣語還差了點,但也不容小覷。

每一屆煉器師青年賽,都會提前誕生一些種子選手,詩欣語、李昊、范增才便是種子選手中名列前三的天才,這三位天才參加預選賽僅僅是走一個過場,雖然比賽還未結束,但前三名卻早已被他們三人預定,毫無懸念。

不過,漢王朝畢竟這麼大,年輕一輩的煉器師,數量也不少,能在這個年紀便通過四星煉器師職級考核的,雖然只有他們三人,但比他們略微遜色一點,並且有希望獲得一個正賽名額的,卻遠不止三個。

董璇,便是這其中一位,並且她的人氣僅次於詩欣語三人。

作為漢王朝煉器一脈的年輕代天才,董璇的人氣,或許不及詩欣語、李昊等三人,但認識董璇的人,卻也不在少數。

過人的煉器天賦,美艷的容貌,讓得這位年輕的女人,獲得不少年輕人的簇擁。

正如此刻,當董璇即將進行武器品質的鑒定時,場外不少人的地方,都是傳來陣陣的吶喊與助威,浩大的聲勢,雖不及聶無雙出場時候那般,但也頗為驚人了。

「董璇,加油!」

「董璇,爭取過800分!」

「董璇,你是最厲害的!」

在陣陣的助威聲中,董璇平靜地往前走了幾步,來到聶無雙的身前,旋即遞出手中的一把造型頗為霸氣的大刀。

校場之中,四周的參賽者們,目光中帶著幾分好奇與凝重,靜靜地注視著董璇。

對於大多數參賽者而言,董璇絕對是一個強勁的競爭者,雖然不曾詳細觀察過董璇鍛造的精品武器,但卻沒有人懷疑她是否具備這個實力,畢竟,名氣,須得用實力來支撐,若是沒有這個本事,董璇怕是早就被打落神壇,何來今日之風光?

「董璇?沒聽說過……」瞧著四周反應熱烈的觀眾,藍楓摸了摸鼻子,無奈地搖頭。

雖然他擁有著堪比資深五星煉器大師的煉器能力,但對於漢王朝煉器師一脈,卻是並不了解,便是先前那位聶無雙,他也只是偶然從二級學院煉器系的一位導師口中聽到的,而其餘的煉器師,甚至包括那些五星煉器大師,藍楓卻是一個都不認識。

可以說,藍楓是一個從未接觸過漢王朝煉器師圈子的煉器師。

哪怕,他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晉級成了五星煉器大師!

「董璇你都沒聽說過?你到底是哪兒來的鄉巴佬?」旁邊的一位青年,在聽得藍楓那一句並未刻意壓低的話語之後,忍不住投去一抹鄙夷與不屑的目光,彷彿認識董璇是一個多麼光榮與驕傲的事情一般,尤其是在瞧見藍楓那格外成熟的相貌之後,其眼中的鄙夷,更是濃了幾分。

藍楓眨了眨眼,心中莫名地有些哭笑不得。

要論名氣,藍楓自認,自己的名氣絕不弱於那位董璇,甚至,可能整個漢王朝的年輕煉器師中,都沒幾個能夠及的上他,以他的眼界與格局,區區一個連煉器師都不算的匠師,還不至於讓他去刻意關注。

不過,這些話藍楓也僅是在心中說說,嘴上卻是懶得與那青年爭辯。

董璇的武器鑒定結果,很快便從聶無雙口中宣布而出,不出眾人所料,這個美艷的女人,取得極高的成績,神兵鑒上,凝聚著精光燦燦的字體與數字,彷彿比以往更加刺目般:「精品武器,精良,832。」這是武器鑒定迄今為止第一個超過800分的評價。

在普遍只能獲得600多分評價的諸多參賽者中,突然冒出一個832分的評價,所造成的轟動,可想而知。

而這樣一個高分,以及精良的評價,也是讓得董璇立即從諸多參賽者中脫穎而出,顯得鶴立雞群。

832分,精良,這個鑒定結果,幾乎可以肯定,三十個正賽名額中,必然有一個會被董璇摘走,甚至,這個成績有著不小的幾率,獲得精品武器品質排名的第一!

「看到了嗎,這,就是董璇的實力!」藍楓身旁的青年,這時轉過頭看了過來,有些洋洋得意地道,絲毫沒有在意藍楓那微微抽搐的眼角,或許,他在剛才的比賽中太認真了,並沒有注意到藍楓鍛造武器的過程,也不知道藍楓選用的材料是星石,更不知道那一塊星石被藍楓錘鍊得多麼純凈。

雖然對青年的舉止感到有些好笑,但藍楓卻不得不承認,這個名叫董璇的女人,確實還不錯。

「不錯,這件大刀的品質,在精品武器的品質排名中,應該有希望獲得第一。」聶無雙罕見地讚賞了一句,臉龐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看來古庸這小子教得還算用心。」

董璇微微一笑:「聶爺爺過獎了。」

兩人之間的對話,可以明顯地看出,他們互相認識,並且頗為熟絡,否則,董璇如何會稱呼聶無雙為「聶爺爺」?

「呵呵,你這丫頭,太謙虛了。」笑著搖了搖頭,聶無雙問道:「幾個月不見,古庸那小子過得還好吧?」

「謝謝聶爺爺關心,家師一切安好。」董璇不卑不亢地答道,她的老師便是古庸,漢王朝十二位五星煉器大師之一,同時也是漢王朝最年輕的五星煉器大師,年僅三十八歲,這輩子有著極大的希望更進一步,成為漢王朝百年來第一位六星煉器宗師。

與老師古庸的煉器天賦相比,董璇無疑要遜色不少,但她卻擁有一個優點,那便是努力、好學,儘管到現在還停留在匠師級別,但她的功底卻是十分紮實,另外,她的理論知識儲備,也是比許多四星煉器師還要豐富,與一些資深的四星煉器師相比,也不遑多讓。

相比之下,藍楓這個半吊子的煉器師,在理論儲備上就差遠了。

兩人稍稍寒暄了幾句,聶無雙便開始繼續主持武器的鑒定,而董璇,則是站在他的身旁,安靜地看著,宛如一道靚麗的風景線,讓得每一位過來鑒定武器品質的參賽者,皆是眼前一亮,壓抑而沉重的心情,莫名地輕鬆了許多。

「精品武器,合格,656。」

「精品武器,合格,667。」

癡纏:小東西,別想逃 「精品武器,合格,634。」

寂靜的校場中,聶無雙的聲音不時地響起,讓得原本不少信心滿滿之人,心中卻是忐忑起來。

終於,在鑒定了一百多件精品武器之後,第一位四星煉器師登場了。

瞧著走到聶無雙身前的李昊,校場內外,所有人都精神一振,比先前董璇出場時還要震耳的助威聲,猛然響起,鋪天蓋地,宛如陣陣雷音轟鳴。

作為兩年前二十六歲時便通過了四星煉器師職級考核的他,人氣比董璇還高上不少。

在藍楓還沒有橫空出世的時候,李昊、詩欣語,以及范增才,便是漢王朝最為頂尖級的煉器天才,是漢王朝年輕一輩的煉器師們的偶像。即便後來藍楓以近乎無敵的姿態橫空出世,一夜之間名揚漢王朝,甚至其名聲一度傳到了幾個帝國,讓得李昊幾人在漢王朝的人氣略微下降了些,但仍舊不可小覷。

絕寵億萬甜妻 瞧著眾星拱月般受到無數人關注的李昊,透明老者斜瞥了始終平靜的藍楓一眼,打趣道:「怎麼樣,楓小子,看到這傢伙,你心裡有沒有後悔?」

要說藍楓心中一點反應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雖然他兩輩子的年齡加在一起,已經超過了四十五歲,但畢竟不是真正的中年人,或許他比一般的同齡人更為成熟,為人處世,也更為老練,性格更加沉穩,但本質上,卻與一般的青年,沒有太大的區別。

說到底,他還是一個青年,只是自制力比一些老傢伙,還要強大。

「確實有些嚮往,但要說後悔,卻還不至於。而且,這種風頭,也不適合我。」藍楓淡淡一笑,並不隱瞞自己的想法,一方面,他有著年輕人的意氣風發,熱血與張揚,另一方面,他又十分理智,清楚地明白,一些外在的虛名,無法給他帶來實質的利益與幫助。

或許,從他穿越到青州大陸的第一天起,便註定成為一個矛盾綜合體。

所以,沒有人能夠看懂他,外人不行,他父親藍賢龍不行,透明老者不行,甚至連他自己,有時候都看不懂自己。

然而,也正是因為他身上存在的這種矛盾,使得他在熟悉的人眼中,有著一種神秘而複雜的魅力,一種天然的魅力!

正在兩人談話間,不遠之處,傳來了聶無雙的宣布聲:「二紋凡器,優良,768。」

瞧著神兵鑒上浮現的金色字體與數字,李昊那略微懸起的心,緩緩落地,嘴裡也是忍不住輕輕地舒了一口氣:「呼……」雖然他只成功煉製出一件凡器,但這件凡器的品質,卻是讓得他極為滿意。

憑著這成績,他有著極大的信心,取得此次煉器師青年賽預選賽的第一名。

目光緩緩從神兵鑒上收回,李昊面龐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然後轉頭朝著詩欣語與范增才看去,最終目光停在范增才身上,唇角微微勾起,挑釁似的挑了挑眉。

三百六十五位參賽者中,能夠被他放在眼裡的,也只有詩欣語與范增才兩人,除此之外,便再無一人。 似乎察覺到了李昊投來的挑釁目光,詩欣語忍不住暗暗搖頭,心中感到有些好笑,她從來都不認為,獲得煉器師青年賽預選賽的第一名,便可以代表漢王朝年輕輩第一煉器天才。

至少,在她看來,目前唯一有資格稱為漢王朝年輕一輩第一天才的,只有藍楓一人。

對於這位命途多舛,卻擁有著近乎於恐怖的煉器天賦的學弟,詩欣語心裡是羨慕且佩服的,只是在羨慕與佩服中,又夾雜著幾分同情。

煉器師青年賽確實擁有無法想象的影響力,在某種程度上,獲得預選賽的第一名,的確可以代表漢王朝年輕一輩第一天才,但這一屆煉器師青年賽的預選賽,卻不同於以往,因為那位真正的天才,並沒有來參加比賽。

所以,詩欣語十分清楚,即便她獲得第一名,也根本代表不了什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