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所以剛認識的時候,纔會感覺她有點傻乎乎的。

厲晨臉上依然有擔憂之色,對我詢問道:“這個,不知道北京這些高人是個什麼意思?”

顯然,厲晨還是擔心在和狼人打起來之後,會突然有北京的人過來坐收漁翁之利。

“如果真發生那樣的事,也是不可控的,趕緊讓你們血族的人準備好吧,到時候那些狼人來的時候,我雖然能當做對付它們的主力,可也需要其他人牽制它們。”

我說:“並且最關鍵的一點是,絕對不能讓這些狼人誤傷到外面的普通人,如果讓這些狼人傷到外面的普通人,你們這一窩吸血鬼外加那些狼人,會被北京的獵魔組織一鍋端了。”

厲晨顯然也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微微點頭。

時間一點一滴的在過去,天色也越來越晚了。

農妻是個狠角色 在十一點半的時候,我就來到了他們公司的大廳中。

此時雖然已經快接近凌晨,可這是北京,很多人的夜生活剛開始的時間,所以我其實也挺頭疼的。

這些狼人大舉進攻,要是讓外面這些普通人看到,這可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麻煩事。

我坐在大堂,抽着煙,看着周圍的這些吸血鬼警惕的在附近走動。

當然,跟他們交流也純屬妄想,我英語讀書的時候,老師就給過評語,說我去美國要飯,都不會找別人要。

出了YES,NO,好像我還不會其他的英語,反倒是日語,我瞭解頗多,想到這,我不由猥瑣的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一個壯漢從公司的大門走了進來。

這個壯漢看起來就跟俄羅斯大喊一樣,渾身肌肉疙瘩,不去做健美教練真是有些屈才了。

他眼睛是碧藍色,進來後,左右看了看,隨後說了一大串英語,這些吸血鬼遁入如臨大敵一般。

這傢伙說的估計無非就是什麼,我今天要殺光你們之類,威脅的話。

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他突然,整個人就開始變了起來。

上半身的衣服被裏面的肌肉擠得裂開,上半身和下半身形成了極其不協調的比例。

而他的頭,也變成了一直狼頭。

詭異的是,這傢伙雖然是妖怪,可卻絲毫沒有妖氣。

我驚訝的打量了一會,一開始還有寫疑惑,這傢伙怎麼會一點妖氣都沒有。

畢竟這有點違背常理,不過這是外國妖怪,有些東西,用我們中國對妖怪的認知,也不太合適。

想到這,我拿着三清化陽槍,管他是狼人還是狼妖,反正殺了就行了。

我二話不說,衝上去,就一槍朝着這傢伙的咽喉捅去。

這狼人看起來體積雖然很龐大,可速度卻絲毫不慢,輕易的躲開我這一槍後,擡起鋒利的爪子,插着我的胸膛就抓了過來。

我身上的奇門飛甲頓時出現,鐺的一聲。

我被它這一下,抓得後退了兩步,胸口也是一陣翻滾,雖然奇門飛甲並沒有被它的爪子抓出什麼痕跡,可這力道卻是實實在在的打了上來。

這一下,也讓我原本有些輕敵的心態,收斂了起來。

這狼人見沒有抓爛我的胸膛,我身上反而出現了一個鎧甲,估計自己也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於是嗷嗷叫的,又朝着我撲了過來。 當許曜再次從浴缸中站起來的時候,他身體上的肌肉開始變得有稜有角。一呼一吸之間彷彿周圍的空氣都在隨著他的動作而震動,當他握緊雙手的時候便感覺到力量在自己的身體蔓延。

「恭喜你,踏入了修真界的第一步,練氣初期。」玉真子那欣喜的聲音在許曜的耳邊響起。

平常的修真者從一開始修鍊到鍊氣期,最少也要花費五年的時間。但是許曜僅花了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已經摸到了修真界的門檻。

「之前我就告訴過你,你的體質十分的適合修仙之道,再加以草藥輔佐實力肯定會大增。」

許曜活動了一會身子,感覺到了自己的五感比起從前更進了一步。

「為什麼突然將修鍊的計劃加快?之前不是告訴過我,修道要循環漸進嗎?」

玉真子卻一聲嘆息:「雖然你很有天賦,但是你還年輕對於人情世故還不太了解。今天那個楊偉刻意找人來針對沒成功,明天他肯定不甘心的又會找其他的人來對付你。 攝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只有自己的實力變強了,才不怕被人欺負。」

正說著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許曜也沒多想穿著一條褲衩便去開了門。

這一打開門就看到了自己的美女鄰居張芸,張芸低頭看到了許曜只穿著一條褲衩,連忙不好意思地別過臉。

「不好意思……我這邊的燈壞了,可以幫我換一下嗎?我不夠高。」

此時的張芸正穿著一身粉紅色的睡裙,玲瓏的身段以及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頓時就讓許曜看呆了。

「可……可以啊,你等我一會。」許曜先回房間里換了件衣服,然後才敢出來。

一進到張芸的屋裡,乾淨明亮的房間讓人感覺格外的舒服。在張芸的帶領下,許曜來到了她那粉紅色格調的可愛房間。

一路上,許曜聞著張芸身上的氣息,當他的目光看向了張芸的身上時,透視眼居然自己開啟了。所以當他注意力集中之時,便看到了讓人刺激的一幕!

張芸那完美的身材,以及婉約的曲線,隱隱約約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差點就要將不該看到的看到了。

許曜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心中連忙默念著詩經,強行的將自己的目光轉移。

而玉真子則是在他的耳邊大叫不好:「果然,急功近切的副作用來了,現在你還無法將自己的真氣控制得收放自如,沒想到這透視法眼居然不受控制了。」

最後許曜只能強壓下心中的想法,快速的用凳子墊著,將燈泡給換了下來后,急匆匆的告別了張芸。

當許曜飛也似的跑回了自己屋內時,才發現自己的額頭已經出了一身的汗,臉也變得一片通紅。好在張芸似乎沒有注意,否則自己的臉可就丟盡了。

被張芸這麼一刺激,許曜頓時睡意全無。為了能夠控制好自己體內的真氣,索性便連夜修鍊,讓自己體內的真氣可以做到收放自如的狀態。

第二天一早許曜便去到了醫院裡,當他經過一處小巷子拐角處時,卻發現有四個手持棍棒的混混站在小巷子口處,面色不善的看著他。

這條小巷子是許曜從家到醫院的必經之路,只要拐過了這條巷子再走兩步就到醫院了。而那些混混從剛剛開始就在東張西望,直到許曜走過來時才將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很明顯就看得出他們已經發現目標了。

其中一個看似頭領的黃毛混混,一看到許曜便盯著他,拿著棒球棍來到了許曜的面前。

玉真子則是在許曜的腦海邊提醒:「這幾個人來者不善,看樣子早已在這裡等候多時。」

許曜本來不想多管閑事,他向後退了兩步剛準備要走,沒想到自己的身後也走來了兩個混混。這六個混混都是光著膀子,露出了手臂和背上的一些紋身,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一看就知道是社會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穿著白大褂戴著一副眼鏡的年輕女醫生朝著許曜走來。

陸漸看到許曜站在小巷子的路口,沒有注意到其他人便朝著他走去:「許曜來得真早呢,怎麼站在這裡不敢動了?是因為得罪了楊導師所以不敢去醫院了?」

這個陸漸的身份可了不得,她的父親是副院長,她的母親是華夏醫療協會的主席人員,是個連院長都惹不起的存在,而她自己本身也是許曜的同學。

在她聽說了許曜在婦科對楊偉進行討伐時,就覺得許曜的舉動特別的讓人解氣。畢竟楊偉是一個什麼樣的垃圾,陸漸也是明白的。

然而當陸漸走到了許曜面前的時候,才發現許曜的狀況不太對。

陸漸看著周圍不斷聚來的混混,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嚴肅:「你們這些……你們要對許曜做什麼?」

黃毛混混看到陸漸眼前一亮,伸出了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這位醫生姐姐長得真漂亮啊,那位姓許的醫生是你的男朋友嗎?可惜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我們只是來教訓教訓他而已!如果醫生姐姐願意陪我們一晚,我們可以考慮放他一馬。」

陸漸看到黃毛那一副猥瑣的樣子,下意識的朝著許曜靠攏,並且威脅那些混混:「你們不要過來!現在可是大白天,許曜我們快跑,過了這條巷子就可以去醫院叫保安來了。」

而許曜不僅沒有逃,而是低頭對她露出了自信的笑容,用著十分輕鬆的語氣安慰道:「逃?不用著急,我們慢慢走就好了。」

說完許曜便邁著緩慢的步子,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黃毛混混看到許曜居然真的敢朝他走來,一招手便跟著自己的手下拿著棍棒沖了上去。

「確實,若是以前的我可能會害怕……」許曜用著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對自己訴說,「但是現在,可不一樣了。」

就在那幾個混混的棍棒要砸在他身上的時候,許曜從腰間里掏出了幾根銀針。

「你們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收起輕視之心後,我躲開這隻狼人的狂撲,一槍朝着這隻狼人的腦袋刺去。▲∴,

他很聰明,根本不硬接我這一槍,反而是用手用力的橫向一拍,把三清化陽槍拍歪,然後衝上來,死死的抱住我。

這傢伙力氣真的很大,如果不是做狼人,估計去參加奧運會,拿個舉重冠軍,也是個很輕鬆的事情。

它雙手死死的勒住我,讓我有些喘不過氣,隨後,它一口朝着我的肩膀就咬了下來。

我不由有些無奈,難怪這羣狼人實力這麼強,吸血鬼還能跟他們鬥這麼多年,感情智商低啊。

剛纔他一爪子,在我奇門飛甲上,連點痕跡都沒有留下,難不成他以爲,用牙齒咬就行了?

他的大嘴死死的咬在我的鎧甲上,我也懶得和他墨跡,手中的三清化陽槍,順着它的肚子,就捅了進去。

噗呲一聲,這隻狼人發出淒厲的慘叫,隨後轟隆一聲,倒在地上。

這狼人變身後,身高得有兩米,跟個小巨人一樣,倒在地上的時候,地面都震了一下。

而這個時候,又有十隻狼人,從外面撞開玻璃,這些玻璃碎裂開後,這些狼人便朝着我和周圍的那些吸血鬼撲去。

我一眼就看到,門口還站着一個二十一二歲的外國青年。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夾克,戴着金邊眼鏡,金黃色的頭髮,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手裏還拿着一個蘋果啃,眼睛則是看着我。

在我看過去的時候,他還朝着我咧嘴笑了一下。

這傢伙是誰?

我還沒繼續想呢,或許是因爲剛纔我殺了一個狼人,此時有四隻狼人,朝着我奔跑過來,想要先滅掉我。

我拿着三清化陽槍,用出了櫻花亂舞,把他們的攻擊都給擋開。

按照理論上來講,即便是我躺在地面,閉上眼睛,這些狼人也壓根傷不到我一根毫毛,畢竟有奇門飛甲在。

可這僅僅存在於理論上,這羣狼人的力氣,大得變態,表面上,一拳打上來,的確沒什麼事,可如果真多捱上幾拳頭,我估計內臟都得被震碎。

我們人數,其實是佔據優勢的,二十個吸血鬼打十個狼人。

其中有四個還纏着我。

算起來,二十個吸血鬼,打六個狼人,平均下來,三個吸血鬼鬥一個,結果局面卻和我猜測的不同。

這些吸血鬼太沒用了,被這羣狼人打得到處奔走,壓根就不敢和他們硬拼。

場面極其混亂。

不行,繼續這樣耗下去,等那羣吸血鬼死光,十個狼人圍毆我的話,我可撐不住。

想到這,我便開口唸:“天道清明,地道安寧,人道虛靜,三才一所,混合乾坤,百神歸命,萬將隨行,永退魔星!”

唸完後,我右手中的三清化陽槍,綻放起光芒,我也不退了,反而朝着他們頂了上去,一槍扎過去,直接把兩隻狼人紮了個透心涼。

這兩隻狼人慘叫一聲,轟隆倒地,我反手又是兩槍,解決掉了另外兩個狼人。

可這時,我渾身也是一陣疲憊襲來,疾風槍法威力的確大,也好用,可目前我道行,卻也用不了多少次,就會精疲力盡,想到這,我心裏哀嘆了一聲。

不過也騰出手,朝着另外的狼人奔去。

可此時門口那個金髮外國青年,走了進來,饒有興致的看着我,說出了一口流利的中文:“這位中國朋友,你叫什麼名字,爲何要幫血族?”

“哎呦我去,這年頭,爲啥吸血鬼狼人,都喜歡學中文。”我想到厲晨的普通話比我還好,不由心生感嘆。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金髮少年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聽這傢伙的口氣,問:“你該不會是皮爾斯吧?聽說狼人之王一大把年紀了纔對。”

“我是狼人之王皮爾斯的兒子,莫里森。”金髮青年看着我說:“血族殘暴,食人血液,你又何必幫他們?”

“你們狼人好很多嗎?”我問。

莫里森一聽,說:“我們雖然殘暴,但本性淳樸老實。”

他剛說完這句話,我就看到不遠處,一個狼人直接一口把一個吸血鬼的腦袋給活生生的咬了下來。

我倒吸了一口氣,平日裏,我認爲自己已經挺不要臉的了,沒想到這莫里森,竟然能說狼人本性淳樸。

“你還真會開玩笑。”我笑了一下,得知面前這個金髮少年不是皮爾斯後,心裏也鬆了口氣。

我可沒自大到認爲,自己能夠打過狼人之王。

我拿着三清化陽槍,指着面前的莫里森說:“帶着你們這些狼人滾,離開我們中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莫里森此時嘴裏發出一個奇怪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像吹哨子,可卻又有些不同。

他嘴裏的聲音發出後,附近的那些狼人全部停止了攻擊,而是回到了莫里森的旁邊,莫里森看着我,笑道:“這樣你總相信,我沒有惡意了吧?”

我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莫里森,這傢伙腦袋有病吧?按理說,他們是來攻擊這裏的,結果和我說兩句話後,便讓這些狼人停止進攻了,這算什麼事。

看着這莫里森,一臉帥氣,我屁股一緊,早就聽說外國基佬多,難不成今天我遇到一個,並且還看上我了?

思來想去,好像也只有這個理由可以解釋面前發生的一切。

莫里森看着這些倒在地上哀嚎的吸血鬼,臉上露出了一點無奈,朝着我拱了拱手:“再會。”

說完,轉身帶着這些狼人,莫名其妙的就離開了。

我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這傢伙到底是幹啥來了,如果是光明正大和我幹一架,我估計心裏還舒坦點,可此時卻搞出這個把戲,這算什麼事?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這些吸血鬼。

他們雖然並不是完整的殭屍,但生命力依然很旺盛,胸口被狼人的手抓出一個大窟窿,都死不了,血液也沒有流出一滴,傷口反而在癒合。

只有三個倒黴鬼,腦袋直接被狼人給扯了下來,纔是徹底死掉。

和他們也說不明白,我急忙往樓上走去,想要詢問厲晨,這個莫里森到底是什麼意思。 「小心啊!」看到那些棍棒即將落在許曜的身上,陸漸有些不忍心的閉起了自己的雙眼。

就在這時一陣微風吹拂而過,並沒有想象中的慘叫聲傳出。當陸漸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所有的混混全部都站立在了原地,他們都保持著揮棍的姿勢卻一動也不動。

只有許曜輕鬆的從他們的身邊走過,走到了他們的身後揮手朝著陸漸示意。

「走吧我們一起進醫院,這些人就晾在那裡不用管他們了。」

許曜的臉上仍舊布滿了自信,而這些自信正源自於強大的實力。

重生之特工天后撩上癮 當陸漸走過這些混混身邊的時候,雖然內心有些害怕,但還是注意到了在這些混混的脖頸處居然扎著一根銀針。

正在醫院高樓處看著巷子的楊偉,更是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本來他想要叫這幾個小混混狠狠的教訓教訓許曜,沒想到一個照面這幾個混混就全部團滅了,他甚至都沒有看到許曜出手的動作。

更讓楊偉沒有想到的事,玉真子的靈魂就在他的身邊看了一眼,隨後又回到了小巷子里鑽入了許曜的身上。

「查出來了,果然是那個楊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