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所以現在若是自己再發佈作品,就有點自己和自己撞車的意思。

這樣來看的話,接受《四月青年》的邀請,反而有助於自己渡過這個空窗期……

秋原悠人喝了口水說道。

「淺野,我知道了,那我這兩天就聯繫一下那名粟津編輯吧。」

……

確定了自己的想法后,秋原悠人和淺野愛子又簡單聊聊了與安久書店的其他方面合作。

但讓他疑惑的是,淺野愛子說安久書店的員工雖然工作態度認真,但為人卻都有點八卦,讓她有些鬱悶。

秋原悠人聽到這些後有些疑惑,在他印象里,那幾個人應該不會這樣吧?

算了,只要不影響自己的圖書發行就好了。

秋原悠人搖搖頭,便和淺野愛子告別,朝着自己的家的方向走去。

在經過了15分鐘的散步后,他又坐到了二樓的辦公桌前。

下一本書該寫什麼好呢?

秋原悠人拿着筆,看着桌面上的紙張陷入了思考。

現在自己是和《四月青年》合作,所以沒有必要拿出什麼特別經典的作品。

既然這樣,自己要不要還是遵從自己之前的想法,繼續改編一部外國的推理作品呢?

反正《四月青年》只需要自己連載就行了,又沒規定自己寫什麼。

秋原悠人點點頭,便做出了把《四月青年》當做試驗田的決定。

話說回來,那自己究竟寫什麼呢?

他握着筆,然後在紙上寫下了3個推理作品的名字:《東方快車謀殺案》、《控方證人》、《無人生還》。

這三部作品都是推理女王阿加莎的作品,而這位作家,前世在日本也很受到歡迎。

《東方快車謀殺案》,講的是發生豪華列車「東方快車」上的一起謀殺案,講述了大偵探波洛在殺機四伏的列車上撥開重重迷霧,最終在十二個嫌疑人中鎖定真兇的故事。

在前世,這部作品就被霓虹改編成了本土版本。

雖然自己沒有看過霓虹的改編版本,但自己只需要調整一下這個故事裏的主人公背景以及時代就可以了。

所以改編難度也不會很大。

《控方證人》,講的是是一名男子被指控謀殺了一名富婆,儘管男子卻一再聲稱自己沒有罪,但他妻子卻在法庭出席證明他是殺人兇手。

直到一名神秘女子的出現,才使得事情發生了轉機……

這個故事涉及到法庭和法理,改編起來還是有些麻煩的。

為了做好改編工作,可能還得深入了解一下日本的司法和法律制度才行。

至於《無人生還》,講的是八個素不相識的人受邀來到海島黑人島上,在他們抵達后,接待他們的是一對管家夫婦。

在此之後,這10個人開始逐一死亡……

這個故事涉及到童謠殺人,自己需要去霓虹的民間找找有沒有類似的歌謠。

除此之外,還涉及到很多其他社會、法律以及醫學方面的知識。

好像改編難度還是大了一點啊。

秋原悠人皺着眉頭思考起來,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三個作品雖然時代有些久遠,但還是非常經典啊,給《四月青年》有些浪費的嫌疑。

那麼自己該怎麼辦呢?總不能自己原創一部吧?

就在這時,一個劇情突然在他腦海中閃現出來。

在一間封閉的酒店客房裏發生了一起兇殺案:一名女攝影師被殺身亡,但房間里除了她之外,便只有她的富豪情人。

警方在趕到現場后,迅速把情人控制了起來,並認為他是殺人兇手。

面對警方的指控,情人自然不肯罷休,並找來了律師,聲稱自己是被陷害的,兇手另有其人。

但讓律師不解的事,房間門窗都是緊閉的,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密室。

要不就這部作品吧?

在殺人手法以及法律知識上,貌似在改編上並沒有多大困難?

秋原悠人權衡了一會兒,便在紙上寫下了這部作品的名字——《看不見的客様》。

緊著著,他便埋頭寫了起來。

一時間,房間里只傳來筆尖划動的「唰唰」聲…… 「蘇姨~方才是不是有人從這裏開闢了虛空通道!?」

突然少女皺了皺瓊鼻,一臉驚奇地看着一處虛空。

「嗯!?開闢虛空通道?難道不是我們嗎?」

美貌少婦聽到少女的話,頓時瞪大了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

那表情分明一副你是不是在逗我的樣子。

「蘇姨你……哼!」

「不是啦,真的有人剛從這裏離開了!」

少女聽到蘇姨又開始調侃她了,一時間有些氣急,

「好啦,好啦!知道啦,畢竟誰不知道落雲谷千尋小姐的本事啊!」

蘇姨聽到少女有些氣急的聲音,繞是淡定如她也是忍不住捂嘴輕笑。

「哼!那是!本小姐本事可大著呢!」

少女聽到蘇姨誇她不免有些得意雖然知道可能是假的,但她就是很高興,

畢竟誰不喜歡聽好話啊,她落千尋自然也是如此!

「對了,小姐,我們來這種貧瘠之地幹嘛?」

蘇姨瞥了一眼所在之地四周的環境,不禁眉頭微皺,有些不明白落千尋為何要來這種地方,

「嘿嘿……蘇姨別看這裏貧瘠,但是千萬不要小瞧這裏吖!」

「因為這裏可能是那個天機山藏身的地方哦!」

落千尋見蘇姨一臉納悶的表情,也不再去賣關子,

稍微靠近了蘇姨一些,神秘兮兮地輕聲說道。

「什麼!?天機山!」

雖然落千尋的聲音很輕,但是天機山三個字落在她耳中,

無疑於在平靜的湖面上扔下來一塊大石頭,驚的他不禁失聲,

真的不是她太過震驚,實在是之前天機山給她帶來了太大的震撼。

「噓~蘇姨聲音小一點!」

落千尋見到蘇姨竟然驚叫出聲,急忙提醒道,隨後她看來了看四周,不知想到了什麼,一臉興奮

「要不我們來找一找這神秘的天機山吧!」

少女眼睛四處亂飄,一副躍躍欲試的神情。

蘇姨見到落千尋這副樣子便知道自己是勸不住了,

反正她已經習慣了,只要保護好自家小姐就行了,愛玩就隨她去吧。

但是蘇姨不知道的是,正是她的這個決定徹底讓她今後步入了頂尖強者之列,

多年後回憶起來都感覺有些唏噓。

鴻蒙神山上,

楚行雙眼四射光芒,整個雲洲的一舉一動皆在自己的測算之下,

就連許多在世人眼中的禁地都在此刻向他敞開了的門,

現在的他,可以知曉雲洲的任何資源和機緣,

如果他想,隨時可以取走這浩大雲洲所有任何東西!

但是楚行無疑沒有這麼做,

至於天機山外的少女和婦人,楚行自然也是發現了,她們兩對楚行倒算是熟人了,

在天驕大會的時候,鶴立雞群的二人就已經被他注意到了,

而現在,以至於她們想要幹啥,也被楚行一字不落地聽了去,

但他也只是簡單地掃視一眼便沒有繼續理會,

想要找到天機山位於虛空中的坐標?

楚行很自信,他相信只要自己不主動泄露,沒有人可以找到天機山!

很快,楚行便收回了自己的測算神通,

雲洲各地發生的一幕幕也不斷浮現在他心中,

在看了雲洲的情況后,楚行心中微微一動,一個他構思了很久的想法再次冒出頭來,

「系統,搜集整個雲洲所有勢力信息!」

「就按照各大勢力的戰力和底蘊來綜合排名前二十吧!」

楚行猶豫良久,最終還是決定將這個想法付諸於事實。

【叮!許可權通過!】

【收到指令!開始掃描……】

就在系統電子音響起的瞬間,一股無形的波動從鴻蒙空間散發而出,

同時波動更是安裝一直恐怖的速度以天機山為中心向整個雲洲擴散而出!

雲洲西極之地,

一處破敗的小寺廟,

當從天機山傳出的波動傳到這裏的時候,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