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秦苒,下意識的想到,言昔應該是跟著秦苒後面叫秦修塵叔叔的。

這兩人到底什麼關係?

真人秀已經開始錄製。

璟雯捂住自己的麥,忍不住小聲問:「你侄女什麼人啊?」

秦修塵面無表情的看她一眼,他自己也想知道……

秦修塵知道秦苒有那麼一點兒神秘,比如每天早上的早餐,還有神不知鬼不覺遞到節目組的保溫杯,秦陵的三餐……

可現在,他也十分好奇他這個侄女是怎麼認識言天王的,還讓人一個天王巨星恭恭敬敬的叫他叔叔。

節目錄製,沒那麼多時間聊這些,一行人吞下了到嘴邊的疑問。

開始錄製。

今天要分兩組。

一開始節目組秦修塵璟雯各帶一組,可因為來的是言昔,所以秦苒田瀟瀟言昔三人分在了一組,加上了璟雯的表弟。

秦修塵璟雯白天天跟她隊友是另外一組。

這期主題《逃離詭異小鎮》,節目組在三個街道設置了很多關卡,兩組人通過找到各個關卡,關卡處有冒險有各項指定等任務,達到標準就能拿到關鍵線索,然後找出逃離詭小鎮的方法。

裡面劇組布置了一堆懸疑恐怖的場面,節目開始,已經有穿著詭異嫁衣化著蒼白妝容的群演在各個古宅里晃蕩。

導演已經跟工作人員提了,添了好幾個音樂元素的關卡。

他跟著攝影,看著秦苒雙手插兜,懶懶散散的身影,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又莫名的不安,再度確認:「今天沒有關於腦力的關卡了吧?」

被京大學霸支配的恐懼,導演組不想再經歷。

工作人員信誓旦旦的回,「導演,您放心,今天的關卡不是指定高難度動作或者演技,就是技術宅,也符合白天天的人設,京大學霸肯定不行!」昨天白天天不出彩,江氏肯定不滿,今天肯定要補回來……

聽他們這麼說,導演也想起來節目組交上來的白天天人設列表。

學霸人設之外,還有技術宅清純校花。

導演拿起台本翻了翻,翻到了節目組重點畫出來一行,讓白天天展示她技術宅的深厚功底,他看著特意被圈出來的一行字——九洲游單排至尊。 山丘靠近獸羣方向的邊緣開始出現動靜,其上一塊樹叢中突然出現異動,樹木似乎被什麼東西推動着向兩旁分開。

漸漸的,一個隱蔽的洞穴出現在了樹木的後方,洞內影影綽綽的似乎有東西在向洞口移動。

嘎嘎精神力高度集中,收回向那處洞口擴散的精神力,然後用以增強視力來觀察洞口,因爲嘎嘎不知道對方的控制是否與精神力有關(小說後遺症=。=),不會有太多直接接觸的視力能更好的觀察。

出現了……這是!

出現在洞口的,是此時的嘎嘎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生物,“沒想到在這兒居然也能遇到你們啊,咱剛交不久的朋友。”就在不久前,嘎嘎還帶隊同對方進行了一場規模不小的友誼賽。

不錯,就是雙鐮甲蟲。

“這是什麼情況的說?”嘎。

這隻從洞內鑽出的雙鐮甲蟲站在洞口四下張望,甚至張開雙鐮對着遠方的獸羣虛砍了幾下,但一會兒之後,它又突然轉身鑽入洞口。

“難到被發現了?”嘎嘎立即讓身旁同伴躲好,然後查看同伴和自己的躲藏處,“應該沒問題啊?”

要讓嘎嘎相信這隻雙鐮甲蟲就是那個危險的控制者,那之前那一百多隻雙鐮甲蟲敗的不就太冤了點麼。

“不對!”

仔細注意者洞口的動靜,嘎嘎突然想起這塊領地上獵食者的數量相比之前的領地,比例似乎高了點,而結合之前雙鐮甲蟲領地上幾乎沒有一隻獵食者的事情。

“難道,之前雙鐮甲蟲領地的獵食者都被集中到這裏來了?”想到這兒,嘎嘎覺得腦袋有些混亂。

雙鐮甲蟲、消失的獵食者、比例異常增多的獵食者、控制獵食者的生物、對獸羣的疲勞攻擊……

山。

嘎嘎突然望見了那片綿延萬里,不見邊緣的高山地帶,這裏是高山邊緣,雙鐮甲蟲領地也是高山邊緣。

“會不會高山中有很多巨型甲蟲,甚至其中出現了某些組織,就像螞蟻、蜜蜂之類的組織性質的。”

心中開始有些恐懼,如果現在這些甲蟲就開始出現組織性質,對自己物種向文明的進發可是極大的威脅,相比起來,對方爲什麼要在這裏聚集獵食者反而變得不重要了。

“要不要去洞內查看一下,消滅那個控制者呢?”

洞口自從那隻雙鐮甲蟲出現後就沒有了反應,甚至連攻擊獸羣的獵食者也消失了,它們重新恢復到正常狀態躲到了自己之前的藏身地。

“難道它放棄了?”

突然產生了一絲危機感,嘎嘎覺得高山中似乎有某種極高的威脅,正慢慢壯大,最終一定會向自己撲來。

“不行,不能再優哉遊哉了,必須儘快進入文明,總有種不好的感覺。”

壓下那一絲困惑與不安,嘎嘎不再考慮什麼打草驚蛇之類的,直接吼叫着召集獸羣靠近,然後讓獸羣擴散成三個羣體,繞着中間這幾座山丘移動,組成一種動態的包圍圈,以防對方可能的逃跑。

嘎嘎自己則帶着一小隊八隻觸手嘎嘎獸向洞口走去,以洞穴內狹小的寬度,只能並排兩隻觸手嘎嘎獸,去多了也沒用。

站在洞口處,嘎嘎將精神力包圍在身旁二十米範圍內,剩下的則配合微弱電流增強身體感知。

感受着身旁同伴的疑惑與好奇,嘎嘎帶頭鑽入了洞穴之中。

幽暗的洞穴散發着讓嘎嘎很不舒服的涼意,沒有一絲光亮的空間讓視覺失去了作用,除了微弱的風聲與嘎嘎獸們移動的輕微腳步聲之外幾乎聽不見其它聲音。

不時在尾尖流過一絲電流爲身後的同伴表明方向,嘎嘎全神注意着身周,彷彿回到了小細胞時期完全依靠精神力觀察四周的世界。

“真懷念啊,不知不覺已經成爲陸地上的高等獵食者了。”

感慨歸感慨,嘎嘎卻不會放鬆對四周的探測,八隻同伴跟的很緊,到現在爲止都只是單線的通道也沒有掉隊的問題,但這時,任何洞穴探祕事件都會出現的橋段如約而至——岔路。

三個岔路口出現在身前的精神感應之中,身後的同伴隨着嘎嘎的停步也停了下來,霎時間,除了呼呼風聲和微弱的呼吸聲,洞穴已經完全安靜了下來,周圍一片死寂。

嗅了嗅周圍的空氣,其中瀰漫着各種雜亂的味道,其中就有雙鐮甲蟲的氣味,但要靠這個選擇道路卻毫無作用,因爲每個洞口都有這股味道。

“額,咱要不要找根木棍來指引咱前進的道路了……”

仔細掃描四周,還真給嘎嘎在一個角落發現了一根枯萎的樹枝。

“這神馬情況,要咱吐槽麼?”

嘎嘎無語的用腳踢了踢身下的枯枝,走到洞穴中間,在觸手的幫助之下立起枯枝,然後……鬆開。

枯枝在重力的引導下順利倒地,方向正好指向……來路。

“啊……居然期待一根枯木的指引,咱果然是個笨蛋啊!”

鬱悶的打了個噴嚏,嘎嘎無視那根掉地的枯木,轉身走入其中一個洞穴,身後的觸手嘎嘎獸立刻跟上。

低溫讓嘎嘎和同伴很不適應,彷彿體內的血液也開始凝結。 重生之郡主爲嫡 正在嘎嘎考慮是否退出之時,前方出現了一絲光亮。

立刻停下前行的腳步,嘎嘎將精神力凝聚在洞穴中慢慢前移,“這是?”

不顧身旁同伴的好奇,嘎嘎快步奔跑,轉過前方一個拐角,光亮的來源出現在了眼前。

“喵的,居然是一個洞口。”穿過僅容一隻觸手嘎嘎獸進入的通道,一個山腰上的洞口出現在嘎嘎眼前。

漫步走到洞口旁,正好望見不遠處繞着山丘地帶移動的觸手嘎嘎獸獸羣。

這時,嘎嘎的身體突然傳出一陣噁心感,讓嘎嘎一陣厭煩,眼角的餘光還望見不遠處的那幾百隻同伴的隊伍也出現了一絲躁動。

“什麼東西?”

對身體的反應感到疑惑,嘎嘎立刻靠在牆上,呼吸調節,但突然一陣奇異的衝擊擴散到嘎嘎的周圍。

“這是,精神力?”

身旁的幾隻同族變得有些手腳不穩,晃晃悠悠的似乎就要栽倒,而那陣奇異的精神衝擊到來時,嘎嘎的精神力自動反彈着沿着衝擊向其擴散的中心擊出。

【幻靈甲蟲獵殺任務

目標:獵殺一隻幻靈甲蟲(0/1)

獎勵:80(進化值)

精神力增幅組件(大腦擴展組件)】

“黑手級!”

立刻轉身,嘎嘎向洞內感應到的敵人位置追去,至於精神力問題,從剛剛雙方精神力對撞上就能看出,身爲主意識的自己比對方精神力高出許多。

“就算你的精神力擁有增幅能力又怎麼樣,嘿嘿。”

但是,嘎嘎很顯然忽視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洞穴的道路並不如平原上那麼一片通途。

此時嘎嘎盯着眼前的牆壁一陣無語,“向左還是向右呢?”

這是個T字形的岔路,之前感覺上敵人的位置就是牆那一面的不遠處,但這面牆……

砰的一聲,嘎嘎裝上牆壁,但對方紋絲不動。

“切,這麼堅固,怎麼辦呢?要是那個什麼幻靈甲蟲跑掉,不,應該是肯定會跑掉。按照之前綠化之種的經驗,任務是在傷到對方纔開啓的,這麼一來剛纔的精神力對撞對方肯定受傷,那麼明知不敵,按對方現在都沒有露面的小心性格,沒跑掉纔是奇怪了。”

鬱悶的晃動尾巴擊打着岩石構成的牆壁,在這種網絡一般的洞穴之中,就自己這麼一小隊觸手嘎嘎獸根本沒用,反而還有被對方利用對洞穴的熟悉包圍的危險。而且,雖然對方精神力衝擊對自己無作用,但卻可以使其它觸手嘎嘎獸發暈,如果稱自己不注意再來這麼一下,然後發動一堆獵食者圍攻,那時……

“看之前出現的雙鐮甲蟲,有可能它們就是保護對方的,就像幻靈甲蟲的親衛隊吧。”

寂靜的洞穴中,不斷的迴盪着嘎嘎尾巴敲擊牆壁的聲音,一聲一聲鳴錫錫消失在無邊的黑暗之中。

正在嘎嘎考慮問題之時,噁心的感覺再次傳來打斷其思考,“喵的,不是精神力低於咱麼,它是怎麼攻擊到我的?”

鬱悶的搜查着精神感應中的世界,除了正晃動的同族……

洞穴突然上下震動,一陣灰塵從頭頂落下,嗆得嘎嘎不住咳嗽。

“該死,怎麼回事?”

洞穴再次上下震動,頭頂一塊石頭不穩脫落,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重重的砸在嘎嘎獨角。

腦袋一歪,嘎嘎終於察覺到不對,“不好,是地震!”

“快跑!”

帶着身旁幾隻同伴,沿着來路向最近的那個山腰洞口奔去。

震動越來越平凡,嘎嘎注視着頭頂,小心躲開不時跌落的泥土石塊。

“安全上壘!”

洞口離之前的岔路不遠,很快嘎嘎變一馬當先躍出洞穴,然而,之前沒有仔細觀察,此時躍在半空的嘎嘎才發現,這個洞穴口居然高出地面不少。

“啊咧,怎麼是空的,下面。”(0-0)

…… 九州游作為全球性高難度卡牌遊戲,吃操作也吃卡牌組合。

統領遊戲界好幾年,從未被超越,尤其是受OST戰隊受楊非還有三張神牌的影響,這遊戲贏成為了一代人的影響。

能單排到至尊,拿到節目上,確實能吸引一大票人的好感。

再加上節目組其他的剪輯,讓白天天在節目火一波應該沒太大問題。

導演把台本合上,心底鬆了一口氣,今天白天天的人設該不會出岔子吧……

這邊,節目開始錄製。

兩組都是四人一組,呼啦啦一堆攝影師跟著兩隊人馬。

玩遊戲要有遊戲精神。

秦修塵那一組已經找到了一個任務點,是一個射擊任務,四人總八次,射中兩次紅心就能拿到一個低級線索,秦修塵那一組四個人都在射擊。

璟雯表弟精神一震,他遊戲精神比較強,剛想對秦苒他們說他會。

一偏頭——

正是田瀟瀟的聲音:「苒苒,竟然有人要買我的曲譜,就你在表演賽幫我重新編曲的那個……」

言昔話不多,他戴著鴨舌帽,靜靜的跟在秦苒身側,聽到這句話,他手壓著帽檐抬頭,嗓音清冷:「她給你編曲了?」

「是啊,我們京協的一個表演賽,」提起音樂,田瀟瀟慵懶的眸色一震,「不過可惜那場表演賽不能使用太多樂器,我後來才去音樂房找樂隊錄製了完整的曲子,剛發到微博上第二天就有人找我買,溫姐說要幫我賣掉……」

言昔頓了一下,「你賣了嗎?」

「我還在考慮。」田瀟瀟摸著下巴,側過眸,認真的詢問秦苒,「苒苒,我可以賣嗎?我們一人分一半!」

秦苒不太在意,她看著周圍的古宅,「可以啊。」

言昔眸光有些頓,連腳步都凝了一瞬,好半晌,他才不知道用什麼表情看田瀟瀟:「對方出多少錢?」

「十萬!」田瀟瀟撥了撥垂到身前的捲髮,「苒苒,我的作曲你的編曲有這麼值錢嗎?!一首就十萬!賣了我一年的房租就不用愁了。」

言昔:「……」

她似乎在考慮賣編曲的可能性,已經了解事情始末的言昔唇微抿,清冷的看她一眼,語氣淡淡:「別賣。」

「啊?」田瀟瀟反應過來,她點點頭,那就不賣。

雖然那十萬確實有點可惜……

田瀟瀟嘆息一聲。

言昔更想嘆息,他看著田瀟瀟欲言又止。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不是編曲就是曲譜,身後的璟雯表弟完全插不上話。

田瀟瀟提議去古宅中看看鬼……

在秦苒「看」完鬼,決定要試試街道上烤肉的時候,璟雯表弟終於忍不住了,「言天王,我們不是來拍真人秀的?」

你們又吃又喝還看鬼算怎麼回事?

大型面基現場?

遊戲精神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