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準備大戰一場,而整個死城似乎也知道了青狐盟的動作,所有人都是門窗緊閉,根本就不敢出來看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場戰鬥一觸即發,青狐盟的人直接沖了進來,不由分說的揮動了手中的武器。

狐仙兒站在最後方,她的視線冰冷的落在夜若晞的身上,隨後又轉到了落風的身上。

不管是主人還是落風,都只能是她的。

帶著最深層次的嫉恨,狐仙兒對著青狐盟下令道,「這裡面所有人,全部都給本盟主綁起來,送到年祭祭台上去!」

「是!」

而就在青狐盟準備攻擊的時候,白虎盟從側面包抄了上來,然而從人數上來說,絕對是青狐盟佔據優勢。

這一戰如果他們不使盡全力,不控制住狐仙兒,或許真的會一敗塗地。

狐仙兒突然勾著嘴角說道,「我想你們也六年沒有嘗過新鮮點的女人的滋味,只要抓住她們,這些女人隨便你們怎麼處置,只要不玩死,想要怎麼樣都可以。」

青狐盟的人聽到狐仙兒的話,變得更加的亢奮,當然他們根本不知道在分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如果他們知道分堂之所以被全部滅了,就是因為他們做了最不應該做的事情,他們或許現在絕對不會因為狐仙兒的這幾句話就這麼亢奮。 夜若晞在聽到這些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猛然一變,所有人的表情也都變了。

廝殺聲充斥著整個死城的夜晚。

「見一個殺一個!我就不信這群人還殺不完了!」高雲手握大刀,直接將杜穎護在身後,一個動作卻讓杜穎的眼眶微微紅了。

她直接抽出長劍,隨後說道,「我也可以戰鬥。」

而此時,卻有一群人從後面直接沖了上來。

酒樓的店小二首當其衝,他對這夜若晞的方向大聲喊道,「夜姑娘請放心!這後面我們一定死死地堵住!絕對不會讓他們任何一個人逃出生天!

夜若晞不由得看了過去,看到那些在酒樓裡面的人,他們此刻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他們手中握著利刃,眼神之中充滿決絕的殺意。

「夜姑娘放心,青狐盟的人想要殺你,就必須從我們的屍體上先踏過去!」

「沒錯!反正我們也是一條賤命,說不定明天就會毒發身亡,那還不如趁著現在,和他們拚死一戰!」

全城的人幾乎全部都緊閉門窗,就是連一個看熱鬧的人都沒有,夜若晞倒是真的沒有想到,他們竟然真的沖了過來。

看到店小二她還不奇怪,但是當真的看到他們的時候,她的心中竟然也是說不出來的感受。

或許人性並沒有在這漫長的歲月中被完全泯滅,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太多的人因為這毫無波瀾又帶著一絲恐懼的生活,過了太久,他們太過麻木,而真的再給他們一次一會的時候,這已經沉寂下來的血液,就會重新沸騰起來。

夜若晞的嘴角猛然勾起,隨後對著他們的方向大聲喊道,「如此就辛苦你們眾位了!等到這一戰結束,酒樓設宴!我請!」

「好!謝謝夜姑娘!」

「哈!夜姑娘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選最貴的點!」

所有人都響應著,但是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要夜若晞幫他們解毒。

他們不是為了有所求,而是真的為了來幫忙。

夜若晞看著狐仙兒隨即諷刺道,「狐仙兒你知道我和你最大的區別在哪裡嗎?」

狐仙兒的媚笑中不由得帶著一絲冷凝,她隨即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是人,而你不是。」夜若晞嘴角微微勾起,隨後朝著後院的方向快速離開,落風立刻會意,並沒有立刻跟上去。

果不其然,狐仙兒看到夜若晞還在人群中廝殺,就好像打不倒一樣,現在竟然朝著後院的方向跑去,她心中憤怒不已。

因為夜若晞那一句話完全就踩住了她的痛處!

就是因為她是青狐,所以不管是主人還是落風都不會選擇她,這讓狐仙兒怎麼都不願意承認這一點。

她眼神一凜,直接朝著夜若晞的方向追趕而去,她今天一定要把這夜若晞綁起來! 鳳闕天下:邪妃寵上天 她一定要把她直接送到主人的面前!

這樣主人就會對她另眼相看,反正最後這個夜若晞都是被送上祭台的命運!

後院之中,夜若晞停了下來,而狐仙兒也緊緊地追了上來,當看到夜若晞停在庭院中的時候,她的臉上帶著媚笑。

「夜若晞,你不是很能耐嗎?你逃啊,你怎麼不逃了?」

狐仙兒的手中握著長鞭,目光落在夜若晞的身上,「主人這麼想要得到你,我就把你送到主人面前去!我倒是要看看,主人真的得到了你……」

「等等!」夜若晞直接打斷了狐仙兒的話,這喋喋不休的都是「主人想要得到你」,得到她?

「你和你的主人想要得到誰關我屁事,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你想要得到你主人的寵愛,我不想,謝謝!」

夜若晞趕緊把她自己想要說的話給說了出來,這簡直就是太寒磣人了有沒有,她這聽得後背涼颼颼的,感覺陣陣陰風啊!

狐仙兒聽到夜若晞的話臉色猛然一邊,這媚笑都掛不住了,她對著夜若晞就是一鞭子狠狠地甩了下去,但是當她順著夜若晞的方向走了幾步之後,便發現自己竟然被困在一個地方一動都不能動。

就是舉著長鞭的手都停在那裡,揮都揮不下去。

「怎麼回事?」

夜若晞的雙眼微微一亮,而就在此時落風也從後面走了進來,他的眼中帶著一絲輕笑,隨後說道,「看來這個陣法還是挺有用的。」

夜若晞這臉上也滿是欣喜,「還別說,真是有用,之前就破過陣法,還第一次使用,沒想到還有這種讓人直接困住的,落風這接下來就麻煩你了。」

「好。」落風點點頭說道,「你出去吧。」

夜若晞剛剛準備出去,但是又停了下來,她站在狐仙兒的面前隨後說道,「狐仙兒,你想不想知道我準備做什麼?」

「你……你準備做什麼?」狐仙兒忍不住問了一聲,她現在除了能夠開口說話,竟然完全被控制住,「你要殺就直接殺了我,你殺了我主人肯定也不會放過你的,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對付得了主人!到時候驚動了修羅界,就是你們所有人的死期!」

夜若晞挑了挑眉,隨後繼續說道,「說不定修羅界的人,不想殺了我呢?畢竟我還沒有做什麼危害修羅界的事情,更何況就算我做了,修羅界的人又怎麼知道是我做的?「

「我知道是你做的!我……」

「不如你先看看我準備做什麼?省得你什麼都不知道,這讓我有點於心難忍。

夜若晞說著取出一張人皮面具,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臉上,而當狐仙兒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徹底愣住了,那張充滿媚笑的臉,在看到夜若晞這一張臉的時候充滿了不敢置信,「你……你……怎麼可能。」

「老實說,這個人皮面具要做到惟妙惟肖我真的還差了一點火候,不過應付外面你的那些手下,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說到這夜若晞的目光在狐仙兒的身上掃視了一圈,隨後嘴角微微勾起說道,「不過你這身衣服還是借給我比較好,如果你不借給我,可讓我們怎麼出去對付外面你的人,你說是吧?」 「你……」

「別你你你的哦,我可不吃這一套,話說起來,我還真的要感謝你,這麼主動地送上門來,放心我一定會讓你盡量在你的手下和主人面前,留下最後一個『好』印象。」

夜若晞直接就扒了狐仙兒身上的衣服,也不管落風就在旁邊,隨後還泰然自若地拍了拍狐仙兒的肩膀,「沒事你還穿著褻衣褻褲,沒有人會看到的。」

夜若晞直接套上狐仙兒的衣服,而落風也直接上前將狐仙兒捆綁了起來,按照夜若晞的要求,準備將一粒能夠讓人失聲的丹藥送進了狐仙兒的口中。

狐仙兒看著落風想要掙扎,她不由得問道,「這千年來我對你,難道你就這樣對我?主人幾次讓我先殺了你,我都……」

「你殺不了我。」落風一句話堵住了狐仙兒所有的話。

狐仙兒一瞬之間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沒錯她是真的殺不了落風,而不是所謂的放過落風,就是因為殺不了,才發現落風的特別之處,除了主人,她對落風也有特殊的佔有慾,但是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現狀會被突然出現的夜若晞打亂,甚至於不管是主人還是落風,他們的視線全部都在夜若晞的身上。

狐仙兒忍不住問了最後一句,「為什麼主人……」

「因為求而不得,鳳晴雪有一個姐姐你知道嗎?她是鳳溪,已經死了千年,而鳳晴雪等了千年就是為了把鳳溪等回來,而你知道自己是誰嗎?」落風似乎有些同情地看著狐仙兒。

狐仙兒的眼中突然出現了驚慌失措,她是誰?

鳳溪?

為什麼她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竟然會有那麼熟悉的感覺,她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但是驚慌失措之後,臉上重新帶著媚笑,「落風,不管怎樣,我們相識千年,也算是……」

「當年你在小溪邊奄奄一息,鳳溪把你帶了回去,日夜照料,只不過鳳晴雪看到你,對你產生了嫉妒之情,便直接契約了你,而你自認鳳晴雪才是救你的人,在鳳溪被害的時候,你堵上了她逃生的路,或許她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所以你覺得我會讓你活下去嗎?」落風的嘴角勾起一絲殘忍地弧度。

而經過千年,狐仙兒卻什麼都不記得,甚至於完全不知道落風在說什麼,她跟著鳳晴雪做了那麼多的壞事,她根本不記得誰是鳳溪。

而落風已經不再和狐仙兒繼續說話,而是將那一枚丹藥直接放進她的口中,「放心,你還不會死,畢竟你還不配死。」

這樣的落風,是狐仙兒不曾見到過的。

如此陰鷙,如此駭人,就好像他活著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那個人報仇。

「你沒有想錯,就算過了千年也好,千萬年也好,那些還過她的人,我都會讓他們一一償還。那些她忘記的,我替她記住,她只要過好她現在的一生,我便如願以償。」

狐仙兒已經說不出話來,而一旁鳶老走了出來,對著落風恭敬地說道,「少主,已經得到線報,沉修不會來,好像是被他攻擊了。」

「他?」

「是他,他來了。」

神仙的圈養生活 落風的嘴角不由得勾了起來,眼中陰鷙的神色微微散去,隨後染上了平日里的笑容,「那就好,看來也不是我一個人,讓我起碼還心理平衡了一點。」

當夜若晞來到外面的時候,這外面已經是廝殺一片。

「停下!不用打了!」夜若晞帶上狐仙兒的媚笑,隨後對著眾人說道,「青狐盟的人全都回去。」

青狐盟的人這下可就全部愣住了,完全就不知道他們的盟主現在究竟是什麼意思。

而雲卿立刻就知道了,他趕緊說道,「既然狐盟主已經和小夜談妥了,那就趕緊走!」

「盟主,你就這麼放過他們了?那可是我們一個堂的人!」

「盟主,你可要想清楚,現在明顯是我們……」

「我們佔上風了嗎?你們看看這地上死的不都是我們的人,本盟主是擔心你們都死了,本盟主已經和夜若晞說過了,這次的年祭她肯定跑不掉,最重要的是,她已經中了本盟主的毒,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手腳還全部都廢了,現在我們去見城主,讓城主儘快定奪這十個人。」

店小二剛要發怒,卻聽到雲卿說道,「你們別太欺人太甚,到時候你們想要帶走小夜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此時除了青狐盟的人,所有人都覺得雲卿幾人冷靜地有些奇怪,畢竟他們都知道夜若晞在他們心中是什麼地位,怎麼這好端端的好像一點都不著急,說了幾句場面話?

店小二最懂得察言觀色,連忙對著旁邊說道,「靜觀其變,他們怎麼做我們怎麼做。」

眾人也隨即點了點頭。

「好。」

這一下整個青狐盟都瞬間安靜了下來,而白虎盟的人自然也停了下來,他們都是事先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再大打就沒意思了。

夜若晞平靜地帶著青狐盟的人離開了,而她則回到了青狐盟裡面,被好生伺候著,一直到落風也偷偷進了青狐盟。

「不知道這個鳳晴雪明天一大早是不是就知道這裡發生什麼事情了,這等的我有點煎熬啊。」

夜若晞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鏡子里的那張臉,「還別說,這狐仙兒確實還是挺好看的,這加上個媚笑就算不用媚術也能傾國傾城了。」

落風看了她一眼,直接選擇了沉默。

夜若晞大概也知道自己挺無趣的了的,但是這都把狐仙兒給控制住了,現在就差一個鳳晴雪了,她想想也很激動好不好。

「告訴你一個消息,沉修不會來,所以你就放心做就行了。」

「真的?」夜若晞不得不佩服落風,「老實說你是不是有辦法從這裡直接離開的,不然你怎麼能夠接收到這樣的消息的?」夜若晞不由得打量起了落風,這個傢伙明顯就是有秘密瞞著的樣子啊。

落風搖了搖頭,「沒有辦法出去。」

「那……」 「這個。」落風說著將一面鏡子放在了夜若晞的面前。

夜若晞當下就明白了,這大概就是和影池差不多的東西或者說和華夏電話差不多的東西,這讓她不由得多看了幾眼落風,「你下次有什麼我不知道的能不能一下子告訴我?」

「告訴你,就沒有驚喜了。」

夜若晞,「……」好吧她服氣了!如果不是真的從落風的眼中看到了坦坦蕩蕩的目光,她都要覺得落風暗戀她了。

一直到早上,青狐盟的人便匆匆忙忙地敲響了房門。

「盟主,城主讓您現在就去城主府。」

夜若晞挑了挑眉,隨即對著門外吩咐道,「下去吧。」

還真是沒有想到,這個鳳晴雪還真的坐得住,還要讓她跑一趟,不過……正和她意。

夜若晞把落風安排進了炎月,隨後便一個人去了城主府,把落風藏在炎月裡面,就算是鳳晴雪都不會知道,到時候給鳳晴雪一個突然襲擊,她就真的很想知道,鳳晴雪是不是還能夠這麼囂張?

這死城鳳晴雪,永遠都不是最強的那一個人。

城主府守衛森嚴,夜若晞還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幾次都是鳳晴雪想方設法讓她進去,她都沒進去,這次竟然用了狐仙兒的身份進來了。

狐仙兒進城主府,可謂是暢通無阻。

見到鳳晴雪的時候,鳳晴雪眼中明顯帶著暴怒,而她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這契約獸和主人之間,是什麼樣的存在關係。

但是讓她跪下來,不行。

讓她跪舔,那就更不行了!

就這樣,夜若晞泰然自若地站在那裡,一句話都不說。

鳳晴雪質問道,「你昨天晚上都幹了什麼!」

「毒啞了她,還斷了她的手腳筋,反正要去年祭的,是不是殘廢也沒有什麼區別。」夜若晞非常淡定的說著,但是從鳳晴雪的身上,她確實看到了憤怒。

幾乎在下一秒,鳳晴雪直接沖了過來,一隻手對著夜若晞的脖子,直接掐了上來!

但是夜若晞卻直接往旁邊一個閃身,躲開了鳳晴雪的攻擊。

「沒想到鳳城主對自己人下手還這麼不留情,真不知道狐仙兒怎麼會甘心留在你身邊的。」

略帶鄙棄的聲音從夜若晞的口中說了出來。

么的!

嚇死她了!

她是來假扮一個狐仙兒,可不代表會把自己的命都送出去。

難不成這個鳳晴雪平時就是這麼對狐仙兒的?動不動就掐脖子不成。

想到這裡夜若晞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怎麼會是……」鳳晴雪還有一個字沒有說出口,卻突然之間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上被橫了一柄長劍,她接下來的話全都停了下來,眼神落在夜若晞的身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