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拓跋野能夠回來,讓他們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

「孫老闆,我馬上開始煉器,這次我長進不少,說不定能夠煉製出三品鬼器來了,」拓跋野說道,

「要是能夠煉製出三品鬼器,那麼我們的收益還能翻倍,」孫奇非常興奮,

拓跋野沒有多說,進入孫奇為他準備的獨院,然後開始煉器,

天鬼噬魂還沒有完全修復,這也是他回到奇異齋的另外一個主要原因,

沒有孫奇幫忙收購仙材,他想修復天鬼噬魂,恐怕要多耗費很多時間,

正好,他趁著在冒險者之城的機會,把天鬼噬魂修復好,

拓跋野變得忙碌無比,一部分時間用來煉器,好跟孫奇交差,一部分時間修復天鬼噬魂,一部分時間參悟天鬼錄,

至於其他方面的修鍊,他暫時都放在了一邊,當務之急,還是把天鬼噬魂修復好,還有就是修鍊神鬼之體,

要是能夠把神鬼之體修鍊成功,他的神力還會暴增許多,說不定到時候就能夠跟聖皇這樣老牌的金仙境強者抗衡了,

只要有了那樣的實力,他行走聖宗的地盤,才能踏實無比,

他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煉器、參悟天鬼錄,

以他的悟性,修鍊任何法決都是極為容易的,

不過,天鬼錄高深莫測,而且是鬼修法決,他第一次接觸,剛剛開始修鍊並不容易,

光是煉器篇,他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參悟透徹,

時間一天天流逝,他總算把煉器篇參悟透徹了,他在鬼器的煉製上才真正能夠做到得心應手,

別說三品鬼器,就是五品鬼器,他也能夠輕輕鬆鬆煉製出來,

不過,他還是有所隱瞞,不會暴露真實本領,他給孫奇的鬼器,最好的也就三品鬼器,而且比較粗糙,

就算這樣,孫奇已經很滿意了,每次見到他,都笑得合不攏嘴,

聖宗那邊,一直沒有什麼動作,拓跋野沉住氣,繼續等待,

聖宗霸道慣了,不可能損失了那麼多強者而忍氣吞聲,

只要聖宗有行動,那麼他就能夠渾水摸魚,撈到大量好處,

他沒有回到住處,一直呆在奇異齋煉器,

這樣一來,更加沒有人能夠找到他了,他很少走出獨院,連孫奇也是很多天才見一次,

孫奇當然不會把拓跋野宣揚出去,他巴不得拓跋野一直留著奇異齋,為奇異齋煉製鬼器,

他太需要拓跋野這樣的合作夥伴了,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就算奇異齋內部人員,知道拓跋野存在的也寥寥無幾,

這天,拓跋野總算修復了所有天鬼噬魂,就差最後組合起來了,

不過,他沒有急於把天鬼噬魂組合起來,他還沒有修鍊神鬼之體,去組合天鬼噬魂是有風險的,

所以,他準備等以後修鍊神鬼之體了,才去組合天鬼噬魂,

要不然天鬼噬魂反噬的話,恐怕他也抵擋不住,

他算了一下時間,他又在奇異齋待了近半年時間,

這半年時間,他修復了天鬼噬魂,而且參悟了六篇天鬼錄,

一百二十篇天鬼錄,他參悟了二十分之一,也算很不錯了,

而且,隨著他對天鬼錄的參悟,以後參悟天鬼錄的速度會越來越快的,

一百二十篇天鬼錄,絕對用不了十年時間,也許三五年就足夠了,

等他參悟所有天鬼錄,然後融會貫通,就可以修鍊神鬼之體了,

要融會貫通,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拓跋野現在也不著急天鬼錄的修鍊,他著急的是聖宗一直沒有動靜,難道他們真的不覬覦地下世界的寶物了,

反正,以他對聖宗的了解,聖宗肯定不會輕易放棄的,

聖宗的貪婪,不會被這一點點困難嚇退的,

(聖誕節快樂,)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飯後,雛雯雯靜靜地躺在他身旁,用手描繪著他的五官,鬍鬚扎得刺人,她凝望四周果然有個剃鬍須刀,她沒有經驗,模仿電視上廣告的樣子,輕輕刮著,他睡得很沉,任由雛雯雯在他臉上動手動腳,她看到一臉乾淨整潔地擺在自己面前,一絲滿足的優越感。

眉間可以夾死一隻蒼蠅,連睡覺都如此不安,她慢慢舒緩他的眉頭,讓他放鬆放鬆,果然臉上緊繃的肌膚被舒緩開來。她還憋了一肚子話沒說,她獃獃地看著他,熟睡得像嬰兒般,自言自語道:「笨死了,怎麼辦,我越來越不獨立了。」

他聽到她一個人在說話,沒有睜開眼睛,靜靜聽她的傾訴,這種感覺真好,可惜威脅無處不在,睡了好一段時間,習俊梟舒適地舒展筋骨,身旁的人兒已經躺在他胸膛睡著了,他胸前一大片口水嘩啦啦,黏糊糊,好似歡快,像做了個好夢,他皺著眉頭,心想:這小妮子真是夠了,睡著了總是張著嘴巴,可惡極了,每每都要他將她嘴巴合併才可以,不然遭殃的還是他。

他突然使壞,將自己的手指伸進她嘴裡,撬開她的貝齒,雛雯雯好像夢到好吃的東西,情不自禁咬了一口,疼得習俊梟哇哇叫,她聽到尖叫的聲音,下意識鬆開嘴,驚嚇到她以為發生什麼事情,「怎麼了?」

再看看一排排的牙印,心裡萌生愧疚,「對不起,梟哥哥,我怎麼會咬你,我以為是雪糕。」他低吼一句,「該死的雪糕,以後不準吃了。」

她扁著嘴巴點點頭,她喜歡雪糕,臉上憋屈的表情,覺得好殘忍,再看看他胸前都是口水,天啊,丟死人了,怎麼總是那麼糗。

連忙拿起紙巾幫他擦拭,紙巾觸碰時,還有點兒小害羞,她對自己說,不可以再被他嫌棄了,他愛極了她可愛的俏模樣,知錯認錯的態度很好,拉住她的手,「好了,真是一頭豬。」

他若無其事地起身,她害怕他又丟下他,「別走,帶上我。」

習俊梟頓了頓,大大方方地伸出手示意她握住,她喜出望外,笑得甜甜的,兩梨渦特別招人喜歡,歡呼道:「萬歲。」

兩人齊齊走出走廊,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務必告訴他,多一個人幫助多一份安全。她突然停下腳步,破壞這美好的氣氛,「梟哥哥,我必須告訴你,昨天是姚小燕幫助我離開的,不然估計也走不了,她知道了韓在熙一直以來都在利用她,我覺得應該會脫離他們了。」

他雖有點不悅,還是忍住不發脾氣,思索再三,「那接下來姚小燕會自首嗎?」

他們渾然不知道就連警局裡都是她的爪牙。

雛雯雯搖搖頭表示不知道,誰也無法猜透別人的心思,「我不清楚,可是換誰得知自己的爺爺被朋友害了還不停被利用,都會生氣,自首是唯一可以還清白給爹地的方法,這樣你就不用拿梟邦作為抵押了。」

他愣了愣,她怎麼知道自己要這麼做呢?他拍拍她腦袋,「說什麼呢,那就靜觀其變,看看她們內訌能不能讓我坐收漁利。」

誰知,習俊梟下一秒叮咚,就收到消息,拿出手機一看,「姚小燕已莫名身亡。」

他握緊拳頭,這必然和韓在熙脫不了干係,居然殺人滅口,韓在熙變得越來越恐怖了,雛雯雯看他愁眉苦臉的狀態覺得不對勁,拿過他手機一看,差點站不住腳,「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姚小燕昨天還好好的。」

一股自責湧上心頭,斷斷續續地說:「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是為了讓她知道真相,她就不會死了。都是我都是我。」

習俊梟覺得她好傻,韓在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無論如何姚小燕的命都不會長。

他淡淡地發言,安慰她,「笨蛋,你太天真了,就算沒有你去,她也會死的,一旦沒有利用價值,韓在熙都會剷除後患,姚小燕應該會感謝你,因為她到死那刻還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能夠清醒過來是對她最大的恩惠。」

雛雯雯默默地認可這番話,是她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姚小燕的死是個謎團,所有人都指向梟邦,一樁又一樁的事情都壓在梟邦身上,逐漸有的股東退股,甚至股民將股票拋出去,不再看好梟邦,梟邦正面臨一次經融危機,多年打下來的天下還能撐一段時間,連救濟老丈人都成問題,嚴秉的財力不足習俊梟,心有餘而力不足,曾朗的酒店和梟邦是一體的,拼湊起來都不夠挽回損失。黑子在他們一籌莫展時,溜出去彙報情況,他們約在一家私人的公寓里,這麼久以來第一次正式會面,他已經憋了一堆話了,見到習俊梟的時候,內心激動不已,「老大!」

他穩如泰山,就算這麼沉重的情況,他看似那麼淡定,他們坐在一堂,在跟時間爭分奪秒,黑子立馬彙報:「老大,在那裡不僅僅只有韓在熙,卓凱也是其中之一。」

曾朗摸著腦袋,疑問道:「卓凱是誰?」

習俊梟馬上知道了,「是他。」

黑子點了點頭,繼續說:「是的,是他,我跟著韓在熙有段時間了,就是個空頭司令,私下讓我們叫她莫愁。而卓凱謹慎很多,不是很信任我,久不久才回來和她們會面,至今才見過一次,他是最有可能陷害雛先生的人。」

曾朗藍色的眸子轉動不停,「老大,到底是誰?我TM把他給滅了,我們不發威把我們當病貓!」

一口不倫不類的國語說得義憤填膺,他的手指敲打桌子,「他是警局隊長,**無能。」

曾朗火冒三丈,怪不得做什麼都找不到痕迹,他居然是以白的身份混黑,「我去滅了他。」

黑子馬上攔住曾朗,「二哥,你冷靜點!」

他怒火中燒,「怎麼冷靜?都拉屎到老大頭上了,我不管什麼幫規了,不給點顏色看看,以為我們好欺負。」

習俊梟火大了,從來沒有的語氣,大聲吼道:「去,最好提著他的頭來見我。」

曾朗被怒吼聲驚住了,他不敢輕舉妄動,停住腳步,黑子也放下阻攔的手,他聽到安靜的聲音,緩下心問道:「姚小燕是怎麼死的?」

他想知道詳情,黑子無法用語言形容,具體他也不清楚,他低下頭,「跟卓凱脫不了關係,最後一次見面的是他。」

習俊梟明白很多,「好了,今天就先這樣,注意安全。」

黑子就先行離開,他們隨後朝另一個方向離去,他的所有都是循規蹈矩地辦,找不到十足證據是不會出手,一想到他現在警局都是他使喚,官官相護,他知道唯獨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

曾朗打斷習俊梟的思考,「老大,現在所有經濟都有問題,雛佑還在牢里,我們……」

他認真地說出一句話:「把梟邦拍賣了! 偏執總裁替罪妻 解散邪魅。把雯雯他爸救出來先。」

曾朗開著車的手顫抖一下,突然急剎車,吱的一聲,車子深深地車痕烙在地上,「老大,你瘋了,你這樣一無所有了。怎麼保護嫂子,你到底在想什麼?」

他沉住氣,為了某些事情必須捨棄一些,他堅信他會東山在起讓妒忌他的對他無話可說。他堅定不移,「老二,我也沒什麼可以給你,把邪魅解散了,好好安頓兄弟們,有一天我會把他們重聚起來。」

他遲疑卻深知習俊梟的脾性,那堅定的眼神感染著他,讓他不得不去遵從,他的老大總有他的一套,卻讓他很信服,默默地重新啟動車子,返回梟邦的路上,習俊梟覺得身後有人跟著,敏感地看著玻璃窗后,倒映出後車的模樣,他若無其事,已經不在乎多少,曾朗反應過來,提醒習俊梟,「老大,後面的車…」

他悠然自得,「不管他。」

他永遠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讓人心急,其實他的心都是零零碎碎的計劃,為了尋找最好的方案,很多都只能藏在心裡。直到他們回到梟邦,那輛緊跟其後的車才遠去,曾朗忙著習俊梟吩咐下來的事情,而在他的公司門口一抹黑色身影在等他,不斷徘徊在花圃中,習俊梟朝她走去,輕輕地告訴她,「雯雯,我打算不要梟邦了。」

她心裡充滿了震撼,從未想過習俊梟會放棄梟邦,她知道他壓力很大,梟邦經濟大不如從前,被傳得臭名遠揚,依舊竭力挽救,便不依不饒地問道:「梟哥哥,是不是為了替爹地還債?」

他笑容真摯,眼裡滿是寵溺,「傻啦,那也是我老丈人,只不過,我一窮二白了,你願意跟我苦嗎?」

她感動地點頭,有錢沒錢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家人平安,愛人還在,不需要多大富大貴,夠用就好。

「梟哥哥,我願意,我愛的是你,不管怎樣我都要跟你了。」

他噗嗤一笑,嘲笑她,「牛皮糖。」

花圃中兩人相擁,給綠色加上炫彩的點綴,顯得更加唯美,太陽的照耀下,十分光彩照人。 第九百章風起雲湧

功夫不負有心人,

半年時間的等待,沒有讓拓跋野失望,

時隔半年之久,剛剛恢復平靜的冒險者之城又熱鬧了起來,

這次,聲勢更加浩大,無數強者湧入冒險者之城,好像都是沖著地下世界來的,

地下世界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吸引了這麼多強者來到冒險者之城,

這當然得益於聖宗的大肆宣傳,把地下世界是一塊寶地的事情大肆張揚,使得整個聖仙界都鬧得沸沸揚揚的,

這次,不光是聖宗強者來了,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宗派,也都派出了強者奪寶,

奪寶,是永恆不變的,

很多戰爭,就是因為奪寶而起,

雖然,大家對聖宗主動宣揚地下世界的事情有些奇怪,為了寶物,他們畢竟還是來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