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接着,我不管他們疑惑的眼神,當即坐下,雙眼緊閉,隨即念出出自《無常古經》的超度咒。

我當然清楚,一遍超度咒根本無法化解旱魃的凶煞之力,只好一遍又一遍地念出,直到徹底清除西施靈魂深處的凶煞之力。

與此同時,一道光門隨之出現,那是來接引西施入輪迴的異界之門。

“夷光,你先行一步,能夠看着你輪迴轉世,我很開心!”夫差微微笑道。,而下一秒,異界之門便將西施的靈魂收走,旱魃之身也隨之化爲煙粉。

緊接着,夫差看了看我,深深嘆息道:“小陰陽,你超度不了我的。我作孽太深,我的結局只能是魂飛魄散!”

我大驚,正要追問,卻見他笑罵蒼天:“老天爺,我夫差愧對所有人,卻不曾愧對夷光,所有罪孽都由我一人來承受!”

驀然間,天降雷霆,狠狠地砸在夫差的魂體之上,頃刻間,他便煙消雲散了。

我愣愣地看着夫差消失的方向,半晌沒有回過神來,心裏震驚地嘆息道:“竟然是紫霄神雷?看樣子,老天爺不讓夫差轉世投胎啊!” 天降紫霄神雷,着實出乎了我的意料。紫霄神雷和普通的天雷不一樣,那是妖怪渡劫之時才能降下的雷霆。

老天爺爲了毀滅夫差,竟然降下紫霄神雷,這已經說明,夫差罪大惡極,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沒了。

隨着夫差的毀滅,分佈在天南海北的死靈大軍,儘管身處地下,也都獲得瞭解放。那些被封印的鬼魂化作點點光華衝出地面,然後回到地府去了。

如此異象,讓老百姓大感神奇,以至於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還有人對此議論紛紛,驚訝不已。

碧羅雪山之上,我見證了夫差的毀滅和西施的重生,至於劍魂,他的力量也已然耗盡,即將消散於天地之間。

“小兄弟,謝謝你替我完成了使命,不然的話,我還真沒辦法解決這個麻煩。你不要悲傷,萬事皆有因果!”

我點點頭,嘆息道:“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誰能想到,名震千古的吳越爭霸的歷史,竟能衍生出這樣的故事?歷史的真相究竟如何,當真不是我們這些後人能夠完全明瞭的啊!”

劍魂頗爲感觸地點點頭,沉聲道:“小兄弟,你也不要太過糾結。或許,能夠做到問心無愧,纔是最簡單的一種生活方式吧。只是,類似夫差那般的問心無愧,有些太過狹隘了!”

我沉默不語,心裏雖然明白劍魂的意思,但對夫差,我卻百感交集。他的確作惡太多,罔顧他人性命,煉製死靈,這乃是有違天和的事情。

但細細一想,夫差卻是可憐的,他深深陷入了自己的邏輯思維之中,以致無可自拔,難以回頭!

“劍魂,你也支撐不了多久了吧?”我不由問道,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受。這場劫難,儘管沒有造成太大的死傷,但陰陽師聯盟依舊損失巨大。

整個過程中,劍魂的作用太重要了。要不是他及時出現的話,或許將是另外一種結局。而那個結局,絕對不是我想看到的。

劍魂看我的表情有些沉重,他大笑道:“小兄弟,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不要因爲我而難過,越王早已身死,而我卻活到了今天。那把夫差劍你先收好,想辦法將其邪煞之氣消除,至於越王劍,它會回到該去的地方。”

聽到劍魂的話,我也慢慢理釋懷。這個故事裏,沒有誰對誰錯,有的只是莫大的遺憾。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遺憾,而這些遺憾,來自各自的選擇!

但不管怎麼說,我們成功阻止了夫差的陰謀,也算是柳暗花明的結局吧。不過。這一段經歷,卻深深地影響了我。

還沒等劍魂消散,我就支撐不住,昏迷了過去。心兒立即從我的體內飛出,迅速將我接住,慢慢放在了地上。

此時的心兒,臉色有些蒼白,顯然消耗很大。她看着昏迷不醒的我,臉色有些緊張和不安。 夫差之禍到此就算告一段落了,我和心兒僥倖逃過一劫,沒有付出生命的代價。但是,新的問題和麻煩隨之而來。

我雖然勸告心兒不要有殺人之心,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啊!齊雲觀的弟子已經知道了我和心兒這麼一個奇怪的組合,定會加倍留意我們的行蹤。更有甚者,陰陽師聯盟也知道我們的存在,到那時,事情就真的不妙了。

如心兒所說,現在將齊雲觀那些人全部殺掉纔是最穩妥的辦法。可是,我做不到,爺爺的教導我不能忘,濫殺無辜更是白無常的大忌。

一念及此,我急忙起身,趁齊長老他們還沒醒來,帶着心兒迅速離開這裏。只是我這一走,終究還是給自己帶來了麻煩,因爲這世界,喜歡顛倒是非黑白的人太多,讓人防不勝防。

半個月後,齊雲山上齊雲觀,傷勢痊癒的齊長老正在向宗門彙報擊殺旱魃事件的整個經過。齊長老被救回來之後,在牀上躺了半個月才養好傷。

“掌門,整件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從始至終,那個趙青歌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能夠將地府閻君給請出來。如此天才,不是我們能夠得罪的。因此,就算他的身邊跟着一個妖怪,我們也拿他沒辦法。至於徐進的死,這個仇我們還是不報了。畢竟,使我們先攻擊那個妖怪的!”

“齊老頭,你說什麼?這個仇,你說不報就不報了,你問過我的意見沒有?我是他的大伯,沒有保護好他,我怎麼向他的家人交代?掌門,這個趙青歌,就算你們不去找他的麻煩,我也會去!”

議事廳內,居首位的中年男子眉頭微皺,他看了看暴怒的徐長髮,沉聲道:“徐長老,你稍安勿躁,這件事情我們必須從長計議。齊長老說的話,你也聽到了。如果沒有那個年輕人,恐怕沒一個人能夠活着回來。徐進的仇報不報,我們必須要慎重選擇。再說,宗內其他弟子的死,他們的找誰報?旱魃已被消滅,那個年輕人可是立了大功。況且,明宗已經發來指令,讓我和齊長老迅速趕往明宗彙報當時的情況。如果明宗知道了趙青歌的存在,恐怕不會允許我們對他動手的。畢竟,聖典即將召開,我們要以大局爲重啊!”

聞言,在座的所有長老頓時沉默了下去,就算是暴怒的徐長髮,也冷靜了不少,慢慢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片刻後,齊雲觀掌門終於做出了自己的決定,他對諸位長老宣佈道:“吩咐下去,密切關注那個叫趙青歌的年輕人,不能對他進行報復行爲。一切行動,都要聽從宗門的指令!”

掌門的命令,就算徐長髮心裏不願意,也不能表達出來。況且,掌門思考問題的角度是正確的。明宗是陰陽師聯盟的管理者,誅殺旱魃之事,更是有其牽頭,大家才甘心前往的。

走出議事廳,徐長髮的臉色非常難看,他憋了一肚子火,還沒地方宣泄。

他急忙走大齊長老的面前,低聲問道:“齊長空,我問你,你知不知道那個趙青歌現在何處?你最後看到他的時候,他是什麼狀態?”

齊長老臉色一變,急忙說道:“老徐啊,難道你忘了我是怎麼回來的嗎?我怎麼可能知道那個趙青歌去哪了?你去問問那些倖存下來的弟子,看看他們知道不知道趙青歌的結局!”

“既然這樣的話,也就是說,你們都不知道趙青歌是死是活了?哼,他要是那麼容易就死的話,真是太便宜他了!”

齊長老立即變了臉色,沉聲道:“老徐啊,你不能是非不分啊!那個女妖怪的確和趙青歌有關係,可畢竟使我們先動的手啊。尤其是徐進,那妖怪沒想招惹我們,反倒是徐進,直接動手想要將其滅殺。你要怪的話,就怪徐進學藝不精吧!”

聞言,徐長髮頓時急了眼,低喝道:“齊老頭,不論如何,徐進的仇,我是一定要報的。這一點,你別想勸我!”

大明星的長腿情人 “哼,我懶得勸你!但是,你之前說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那趙青歌或許在和旱魃的對戰中死了也不一定。反正我們已經將他的畫像張貼了出去,一有消息,我們馬上就知道了。我可警告你,掌門的話你也聽到了,你可不要陽奉陰違,不然的話,要是被掌門知道了,他絕不會放過你的!”

徐長髮也不是容易失去理智的人,他微微點頭,低喝道:“但不管怎樣,我一定會找趙青歌報仇的。”

見狀,齊長空不由搖頭苦笑道:“老徐啊,你愛幹嘛就幹嘛,我也懶得管你。只是,你不要玩火燒身,丟了自己的性命。”

“怎麼,你懷疑我的實力嗎?”徐長髮有些不悅,冷哼道:“齊老頭,我的實力你還不清楚嗎?哼,縱使他能請出閻王又如何,那隻不過是暫時的。”

齊長空急忙擺擺手,就此打住了兩人的談話,然後轉身離去。該說的他都已經說了,至於徐長髮聽不聽,就不關他的事了。

另一邊,我和心兒正坐在火車上,準備前往山西參觀參觀趙武靈王的墓!上次火車上遇到李教授他們,我的心裏一直惦記着他們的劫數呢!

心兒顯得沒心沒肺,反正不用她考慮下一站的目的地,她只負責吃,負責玩,然後乖乖聽我的話就成。

“未央界的入口究竟在什麼地方啊?世界這麼大,我要到哪才能找到呢!秋楓,你真是給我出了一個天大難題啊!”我心裏暗歎,苦笑不已。

這半個月一來,我和心兒沒怎麼露面,我一邊養傷,一邊打探陰陽師聯盟的動向。因爲我心裏有種預感,他們可能已經注意到我的存在了。

爲了心兒的安全,我必須未雨綢繆,不能讓他們傷害心兒。而我最擔心的,就是齊雲觀的人,他們是最有可能來找我麻煩的。

“爺爺,如果他們要來殺我,我也只能將他們殺了呢!我慢慢意識到,有時候,軟弱也是一種不負責,一種犯罪啊!” 我坐在火車上,將自己漂泊多年的經歷給理了理,箇中的辛酸苦辣當真讓我回味無窮。可我就像一根筋似的,總認爲這個世間沒有絕對的錯和對。

“犬妖桑俊,陰魂薛懷義,玉魂璇璣,還有這一次遇到的吳王夫差,我能單純地將他們用好與壞來區分嗎?應該不能吧!”我心裏暗歎,覺得有些苦惱。

同時,我也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那漂泊的二十年間,我很少遇到妖怪,大多和鬼魂打交道,幫助他們解決問題,達成他們的心願。可自從認識心兒之後,我遇到的妖怪就越來越多。

“心兒,你的出現,難道也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嗎?如果真是天意,那麼我和你的未來又在哪裏?”我暗自沉吟,一籌莫展。

這場尋找未央界的旅途纔剛剛開始,未來會發生什麼,誰都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這個世界並不只有人類,還有鬼、妖、神!

也就是說,人們常說的舉頭三尺有神明這句話並不是瞎說的!

心兒靠在我的肩膀上,睡得很香,看她的樣子,我的心情也不由好了起來。可突然間,火車竟然一個急剎車,瞬間將心兒弄醒了。

“啊,怎麼了,地震了嗎?”心兒大叫,被嚇了一跳,我急忙衝她說道:“心兒,沒事的,有我在這呢,這不是地震,應該是發生了什麼緊急的事情了!”

心兒稍稍緩過神,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這才放了心。此時,車上的其他乘客也有些疑惑和不安。此處距離下一個車站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而且這裏也不需要給其他火車讓行啥的,怎麼會突然來一個急剎車呢?

見狀,我搖頭苦笑道:“看來,我真的沒有坐火車的命啊!只要一坐火車,肯定會出事情。但願這一次,不要出什麼幺蛾子,只是一場簡單的事故就好。”

而事實證明,我想的太簡單了。

火車急剎車之後,緊接着又行駛了起來,就在所有人都以爲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時候,火車突然飛了起來。

沒錯,你沒看錯,火車竟然從軌道上飛了起來!這麼一來,火車就不僅僅是震動那麼簡單了。因爲火車脫離了軌道,整個列車上的乘客迅速亂成一團,有些乘客更是直接從窗戶摔了出去。

突然的異變頓時讓我驚恐不已,我怎麼都沒想到,火車好好地行駛在軌道上,怎麼就飛起來了呢?火車脫軌的話,我還可以理解,可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脫軌可以解釋的了。

車廂劇烈搖晃起來,我牢牢抓住周圍一切可以借力的地方。 心動沒有道理 至於心兒,這點震動和危險根本不算什麼。她沖天而起,直接將車廂頂部破了一個大洞。

我腳踩自己的座位,迅速爬了上去,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我震驚不已。只見腳下的列車迅速衝向懸崖,前面車廂的乘客一個個大叫着摔了出去,滿臉的絕望和驚恐。

我急忙看向心兒,正想問她怎麼辦的時候,半空突然砸下一塊巨石。我立刻撲過去,將心兒推了出去。她是妖,可以自由飛行。

可就在這時,巨石迅速落下,巨石的黑影倒映在我的瞳孔之中,迅速放大,死亡的陰影迅速蔓延我的全身。直到巨石全部落下,接着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突然的異變,完全超出了我和心兒的預料。可正常行駛的火車怎麼會突然間脫軌呢?直覺告訴我,那個隧道里一定有問題。

“心兒,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只是這一幕,重現了我的夢境。這條火車路線,沿途多隧道和懸崖,稍有不慎便會出現災禍。但這一次,絕對不是一次簡單的事故。心兒,我們去那條隧道里看看,那裏面肯定有貓膩。”

心兒點點頭,急忙拉着我朝那隧道飛去。我看着依舊向下墜落的列車,心痛不已。之前還有說有笑的一張張面孔,迅速在我腦海裏浮現,而此刻,他們卻隨着列車翻下山崖,生死不知。

人生無常,也不過如此!

正如那句話說的,你永遠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會先到!

在這樣的災禍面前,即使是心兒,也感到力不從心。她現在的力量還不足以將整個列車全部拖住,而且事出突然,就算想出手營救,也爲時已晚。

我和心兒降落在黑黝黝的隧道前,根據之前在火車上的體驗,這條隧道的長度不短,大概有八百米。我和心兒對視一眼,便邁開步伐向裏面走去。

列車在開出這個隧道之後纔出的問題,我和心兒準備逆向行走,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造成了這一場事故。

走入隧道,裏面漆黑一片,心兒緊緊地跟在我的身後,似乎有些緊張。看她這個樣子,我不由有些好奇,她身爲夢魔,怎麼可能會害怕呢?

“心兒,你不要緊張,有我在呢!”我急忙安慰道,拍了拍她的手。

“小跟班,這裏有股讓我很討厭的氣息,你要小心點。我沒有緊張,只是這股氣息讓我非常不舒服罷了。”心兒解釋道,算是給我提了個醒。

聽心兒這麼一說,我的心反而不慌了。我想,能夠讓心兒覺得不舒服的氣息,不應該鬼魂之類的存在。

“又是妖怪嗎?看這情形,還是一隻吃人的邪惡妖怪啊!”我心裏暗歎,精神高度緊張起來。

我和心兒沿着隧道一路前行,不知過了多久,走了多遠,但我和心兒都能感覺到,我們距離那個邪物的位置已經不遠了。

突然,我感到後背一涼,一種巨大的危險感瞬間蔓全身。這是多年的戰鬥經歷所鍛煉出來的本能,類似於一種預警機制。

我急忙向旁邊閃去,即使身處黑暗,我也能感覺到從我眼前劃過的凌厲一擊。直覺告訴我,那是一隻非常鋒利的利爪。

突如其來的攻擊,頓時讓心兒一驚,她冷哼一聲,竟然打出了一道火焰掌!黑暗中,我聽到一聲慘烈的叫聲,那聲音非常刺耳,讓人頭皮發麻。

但更讓我意外的是,心兒竟能使出那一道火焰掌!在我的印象中,心兒的強項是幻術纔對!她這突然露出的一手,着實將我驚豔到了。

緊接着,她接連打出數道火球,分散在四周。整個隧道頓時大亮,雖然範圍很有限,但比之前漆黑一片要好太多。

看到心兒用出火系法術,我驚訝之餘,對心兒的來歷更加好奇了,不由暗歎道:“或許,心兒真的就是未央界女君吧!”

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我臉色大變,甚至成了腦海中難以消除的記憶。 隱婚神祕影帝:嬌妻,來pk! 心兒打出的火球,並不是隨意而爲,而是將一個長相醜陋的怪物給包圍住了。

它在火球的包圍中怒吼不已,發出怪異的嘶吼,體型臃腫,根本看不出來五官的模樣。它和人類一樣有四肢,但手腳長得很奇特,都具有鋒利的爪子,看起來極具攻擊力。更奇怪的是,它的肚子是向外翻的,真是太噁心了。

只不過,它有一個致命的弱點:怕光!我本以爲它懼怕火焰,但心兒卻跟我說不是的。

最難消受美男恩 “小跟班,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這個傢伙便是傳聞中的惡鬼了!”心兒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我,突然說道。

我不由一愣,疑惑道:“惡鬼?它就叫這個名字?”

心兒點頭,接着說道:“對,它就是惡鬼,也可以稱它餓鬼,飢餓的餓!小跟班,因爲我經常失去記憶,所以我時常翻閱人類的書籍,藉此瞭解這個世界發生什麼。關於惡鬼,《史記·孝武本紀》記載道‘乃作畫雲氣車,及各以勝日駕車辟惡鬼。又作甘泉宮,中爲臺室,畫天、地、泰一諸神,而置器具以致天神。’因而,惡鬼總是一副又飢又渴的樣子,更是疾病和災禍的根源。”

聞言,我不由大驚,然後疑惑地問道:“心兒,你連《史記》都看過?可是,我怎麼從來夠沒見你看過書啊?”

心兒一愣,嬌嗔道:“小跟班,很多時候,我都是在睡夢中看的,你自然不知道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既然這裏出現了一個落單的惡鬼,那也就意味着方圓百里之內,有他們的一個大本營。看情形,它應該是出了什麼意外才躲在了這個隧道里。”

“惡鬼的大本營?”我眉頭一皺,有種不祥的預感。

“惡鬼不會單獨存在,他們是妖,怎麼可能只有一個?當然,也不排除只有它一個惡鬼的情況,但這種可能微乎其微。”

我點點頭,隨即說道:“既然他怕陽光,我們便將它毀滅吧。要不是因爲它,那一列車上的人也不會死。”

可就在這時,那隻被火焰困住的惡鬼,身上突然露出一道道暗紅色的符文。緊接着,它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爆裂開來,碎成了一灘爛泥。

突然的一幕,頓時讓我和心兒震驚不已,我疑惑地看着心兒,想要一個解釋。沉默良久,心兒開口說道:“小跟班,看樣子,我們好像遇到了不小的麻煩啊。那些突然出現的暗紅色符文,足以說明這個惡鬼是被某人從某個地方召喚出來的。不然的話,惡鬼不會如此輕易地自爆。可是,究竟是什麼人召喚惡鬼,他的目的又是什麼?更關鍵的是,他是從何處將惡鬼召喚出來的?”

我看着心兒認真起來的樣子,頓時驚呆了,此時的心兒,哪裏還有混世小魔王的影子,妥妥的一個成熟女子。

可是下一秒,她就破功了。

“小跟班,這件事就先這樣吧,我餓了,我們先離開這裏吧!”心兒頓時露出委屈的神態,一副餓得不行的樣子。 惡鬼的身軀突然爆裂,這讓我不得不小心躲在暗中操控它的人。我和心兒已經卷了進來,就算想退出也來不及了。

更何況,那人既然召喚出惡鬼來殺人,就必然會有下一步動作。而且我覺得,那人之所以引發這一場事故,應該是針對火車上的某個人或某些人。

就在我和心兒將要離開之時,那爆裂的惡鬼的身體碎片竟然迅速化爲煙粉,然後隨風飄去。只是,它的移動軌跡像是朝着某個方向似的。

心兒自然看到了這一幕,她急忙拉着我,迅速跟着那些煙粉追尋而去。我立即使出隱身術,而心兒也恢復本體模樣,這樣一來,就算我們在天上飛,也沒有人能夠看到。

心兒十分好奇我的隱身術,但此時辦正事要緊,我只好答應她以後有時間會教她。況且,對我來說,隱身術有時間限制,仍需多多修煉。

煙粉移動的速度很快,但心兒跟上它也不在話下。我本以爲自己的隱身術撐不到我們到達目的地,但幸運的是,我們一路追尋,來到了星城。

準確地說,我和心兒來到了星城大學的門口。我們找到一個隱祕的地方顯出身形,心兒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些疲憊。

至於我,滿臉困惑地看着眼前的這座大學,沉吟道:“那些煙粉飛到這裏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難道說召喚出惡鬼的人就在這個大學裏嗎?”

心兒見我滿臉困惑,不由問道:“小跟班,你在想什麼呢?還有,這裏是什麼地方啊,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我搖頭苦笑,解釋道:“這個地方的確很厲害,它可是培養人才的地方。心兒,走吧,我帶你去吃東西。至於惡鬼的事情,我們靜觀其變吧!”

一聽去吃東西,心兒頓時來了精神,她歡呼雀躍地撲向我,整個人都掛在了我的身上。幸好此時的心兒只有十一二歲的樣子,不然的話,要是換作之前的心兒,讓別人看到了,肯定以爲我和她是戀人關係呢。

不過,就算在大學門口被人看到這一幕,別人也會以爲很正常吧。就這樣,在這人生地不熟的星城,心兒開始了她的吃貨之旅。

反倒是我,雖然又餓又累,但卻沒有一點食慾。心兒可以無憂無慮,但我不行,試想,一個能夠召喚出惡鬼的人隱藏在大學校園裏,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啊!

“星城大學,到底有着怎樣的祕密呢?”我心裏暗歎,只希望不要出現死人的情況,不然的話,那可就是天大的悲劇了。

距離星城大學不遠的地方有一條美食街,此時正是週末,來這裏消費的人很多。但主要的人羣便是星城大學的學生,他們纔是這裏的常客,甚至說美食街的出現,就是因爲旁邊有個星城大學。

心兒一路吃,一路玩,看她那個樣子,我都想知道她的胃到底是什麼做的。但不管怎麼說,她能吃就好,要是有一天她不願意吃東西了,那纔要命呢。

就在這時,一個人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是個女的,我頓時有種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哪裏見過,但一時想不起來了。 陣陣陰氣衝我襲來,讓我感覺很不舒服,但我不能表現出來。不然的話,讓方阿姨看到,她肯定會問我怎麼了。

但是,既然星大建立在墓地之上,就一定會存在很多鬼魂。我心裏正這麼想着,好巧不巧地看到路邊出現了一個陰魂。只不過,他的樣子比較慘,下半身都沒了,整個人趴在地上,兩眼看着從他面前經過的一個個年輕大學生。

我衝他看了一眼,卻被他注意到了。當我走過他的面前時,他突然跑到我的面前,大喊道:“小夥子,你竟然有陰陽眼?真不錯,只可惜開了陰陽眼,對你這樣的小夥子算是不小的折磨吧。”

我稍稍定了神,一張驅鬼符立刻打出,瞬間將其震飛,他驚恐地看着我,害怕地說道:“你竟然是陰陽師?”

“咋了,我的樣子不像嗎?”我輕笑,然後問道:“你不要害怕,我不會將你怎麼樣的。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這座大學有沒有出現過什麼奇怪的事情?”

那陰魂對我的恐懼還沒消除,此時聽到我問他問題,他竟然腦子短路,沉默了半天。見狀,我也不跟他耽誤時間,在他陰魂上打上了自己的靈識印記。

“你先回去吧,等我有事找你的時候,我自然會叫你出來。另外,我的事情不要跟其他陰魂透露。你們都是地府登記在冊的鬼魂,我不能把你們怎麼樣的。”

說完,我便一路小跑跟上了方阿姨他們。見我回來,方阿姨問我出了什麼事,我也只能敷衍她說什麼事都沒有。至於心兒,她可是看到了一切,但卻非常懂事地沒說出來。

緊接着,我們便來到了方蘭和劉思雨居住的宿舍。走進門,作爲陰陽師的習慣,我立即查看了房間裏的情況,確認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況之後,我才稍稍放了心。房間裏的居住條件很不錯,看來學校對她們母女倆很照顧。

“大師,這裏是教職工宿舍,正好這裏空出了一間,學校纔將我們安排進來的。現在是上課時間,大師先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