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斯雷特渾身上下冒出氣泡,他如今身體表面猶如沸水一般,冒出蒸汽。

「不好!」

沐塵一個箭步,大步流星跨到斯雷特面前,想要阻止對方,可惜,還是晚了一步,斯雷特在沐塵觸到他之前就逃之夭夭了。

手掌一下子抓空。

「切!談走了嗎?!」

看著空空如也的手掌,沐塵眉頭皺了皺,這下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情況已經超出了他的計劃了。

「這下難辦了。」

沐塵眉頭緊皺,右手摸著下巴。

「先是突然出現那位老先生,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他還沒有追上來,總而言之,他沒有追上來就太好,要不然,等他追上來,估計我們全部都得玩完。」

「還有的就是這個了。」

「唉——」

沐塵長嘆,他所指的是始皇之劍,當初說好的拿到始皇之劍就可以恢復實力,還可以治癒自己體內傷勢,然而,到現在呢?這些統統什麼也沒有達到!

坑爹呢這是!坑爹也沒有這麼坑吧?!

沐塵現在真想拿著始皇之劍狠狠打當初那位前輩的臉,他欺騙了自己純潔的小心靈。

搖了搖頭。

「算了!不想這些了。」

抬頭看向對面,在沐塵對面,是正在和仇道游交手的四兄弟,兩人戰鬥異常激烈,四兄弟一看是屬於力量型的,而碰巧,仇道游也是屬於力量型,兩人之間的戰鬥畫面太美,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仇道游脫下了鐵甲,光著膀子,秀著他那力量炸裂的肌肉,肌肉一跳一跳的,彷彿是有生命一樣。

四兄弟不知怎麼搞的,也變成了跟仇道游差不多的模樣,外表形象是大哥金木,同樣的光著膀子,露出爆炸性的肌肉,而且,最重要的是!

他居然還穿著小短裙!穿著小短裙!小短裙!!

重要的事說三遍。

想象一下,滿臉鬍子拉碴,一臉大叔模樣的肌肉狂人,穿著少女風十足的小短裙,跟另一人光著膀子打架……

剩下的大家各自腦補場面。

正在打的如火如荼的兩人顯然注意到了沐塵這邊的情況,當仇道游看見斯雷特消失不見時,真想破口大罵。

這傢伙又再次毫不猶豫扔下同伴,非常乾脆果斷。

沐塵察覺到來自仇道游的目光,看著如今仇道游的局勢,他笑了。

沒錯!現如今敵人就只剩下他一人了。

「哎呀,這樣下去,豈不是說我要和四兄弟要聯手了?」

沐塵如是這樣想著。

「嗯好!接下來和四兄弟聯手中,我出一分力,四兄弟出九分力!嗯!很公平!」

「你們先撐住!我來也!」

沐塵對著四兄弟遙遙一喊,旋即剛準備大步走起。

「等等。」

「仔細觀察一下戰局,對面是光著膀子,不施展任何功法技能男人之間的戰鬥,我這樣去打攪,會不會不太合適?」

其實,沐塵還有一個理由沒有說。

這裡理由就是,他無法直視這樣的戰鬥場面,真的是太辣眼了!

「算了,我還是先觀察戰鬥情況再說吧,可以補刀再補補刀就行了。」

這樣想著,沐塵選擇待在原地不動。

「轟隆!」

大地突然猛烈搖動,一道道血色光束從遠處衝天而起,看樣子光束是在暗水城城郊發射的。

「嗡——」

一聲輕微的聲響,沐塵腳下突然浮現魔法陣。

「這是!」

低頭看向腳下,沐塵的瞳孔陡然收縮,他連忙想要暴退,可惜,已經為時已晚。

「轟!」

腳下的魔法陣發出一道光束,包裹住沐塵,緊接著,一陣天旋地轉,就在這時,始皇之劍衝破儲物袋的空間封印,出現在沐塵眼前,始皇之劍閃耀著光芒,加上原本魔法陣的光芒,兩者疊加,光芒更加刺眼,使得沐塵不由得閉上了雙目。

。 孫小龍一臉委屈地:「你只看到了我表面的樣子,卻哪裏知道我背後所受的委屈呀……你以為我願意做黑社會嗎?」

陳宇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孫小龍。

孫小龍開始了講述:「我的親生媽媽生下我不久就死了,我爸爸又娶了現在的妻子,隨後生下了妹妹,在他們的眼裏,我就成了外人,無論我怎麼努力學習,怎麼好好表現,他們都不喜歡我……」

孫德龍和妻子與小女兒坐在餐桌前吃着飯,飯菜非常豐盛,雞鴨魚肉俱全。

只有幾歲的孫小龍小心地站在屋裏的角落處,偷眼看着孫德龍等人吃飯,不停地咽著口水。

孫小龍終於按捺不住,走到了餐桌邊,拉着孫德龍的衣角:「爸爸,我想吃雞腿……」

孫德龍還沒回話,他的妻子很不高興地:「吃什麼雞腿,你可以上桌吃飯嗎?!廚房不是已經給你準備了飯菜嗎?還跑來這裏搗亂,真不懂事。」

孫小龍看着孫德龍和孫妻,委屈地掉下了眼淚,哭了起來。

孫德龍高聲地呵斥着:「老子正吃飯,你哭什麼哭?!真是喪氣!」

孫德龍這一罵,孫小龍哭得更加委屈。

孫德龍生氣地抬起手就要抽打孫小龍。

孫小龍只能含淚走了出去……

回到現實中,孫小龍繼續向陳宇講述著,他的臉上已經滿是淚水。

「現在,你們都覺得我是我爸公司的少東家很風光,你們誰又知道,其實我只能帶着一些做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我其實一點實權都沒有的。」

陳宇詫異地詢問:「那你為什麼不和你父親好好談談呢?父子連心,你跟他提出來,他總要考慮你的感受啊。」

孫小龍嘆息著:「我跟我爸說過多次了。可每次他都說,要等我再成熟一下,真正能掌握公司的發展,才能給我實權。可他就好不想想,他從來對我都不信任,我哪有機會去掌握公司的發展?」

「這次我好不容易才爭取到這塊地皮地皮的拆遷任務。可我爸給我補償款其實非常少,並不是我有意要剋扣大家。但規定時間到了,我完不成任務,又要被我爸責罰,我沒辦法,才不得不採取強拆的手段。」

陳宇看着孫小龍,恍然地點了點頭。

孫小龍繼續地說着:「最近我不光是感覺到了來自工作的壓力,我也有另外一種危機,我總覺得有人要殺我。」

陳宇疑惑地:「不會吧,誰會想要殺你。」

孫小龍認真地:「這絕對不是空穴來風。已經發生了很多次意外了。雖然我不知道是誰,但我可以肯定,有人想讓我死。」

孫小龍看着陳宇,誠懇地:「陳警官,其實我也不怕告訴你實話。剛才你用校徽頂着我的時候,我其實心裏是特別害怕的。我真的以為,這次死定了。」

「但是,我發現,你不是為了要我命,我就踏實了。而且,我也明白,我不能屈服,如果當時要是認慫了,更要被我爸看不起,被所有人看不起,那我就徹底完了。所以我只能硬扛着。」

「我真的是非常欣賞你的身手和人品,所以我懇求你,一定要留下保護我,我不想死。求你了。我也向你保證,只要我能接手我爸的生意,我一定奉公守法,再不做違法亂紀的事情。」

說着話,孫小龍竟然向著陳宇就要跪倒。

陳宇趕忙攙扶住他:「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別這樣。」

孫小龍誠懇地:「我是真的希望你幫幫我,陳警官。」

陳宇攙扶住孫小龍:「有話咱們慢慢說,無需這樣。」

孫小龍這才重新坐好。

陳宇同樣誠懇地:「孫先生,我很感謝你對我的錯愛,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可以嗎?」

孫小龍卻直接地:「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已經交代手下把強拆隊撤走,不會再逼迫那些居民。也會和平的談判,儘可能多為他們爭取福利。」

陳宇感激地:「如果您真能說到做到,我先替那些百姓謝謝你。我也甘願辭職來給你做保鏢。」

孫小龍大喜:「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幫我的。那以後,你就是我是我最好的兄弟!」

陳宇也恭敬地沖着孫小龍叫了一聲大哥。

孫小龍高興地對陳宇:「兄弟,明天開始,你能不能也把你的功夫教教我?」

陳宇誠懇地:「大哥,兄弟跟您說實話吧,我的功夫,真的無法傳授給任何人……」

孫小龍着急地看着陳宇:「兄弟,你可不能……」

陳宇趕忙解釋:「大哥,你別急,你聽我說。主要是我的功夫並非是自己練的,而是我他通過交易所得來的,所以沒法外傳。」

孫小龍疑惑地:「交易?!」

陳宇點頭:「是,這世上有一個神秘的所在,叫超能交易所,在那裏,只要你付出等價的東西交易,就可以實現任何願望。」

孫小龍驚喜地:「實現任何願望?!那如果我希望通過交易,直接獲得實權,也可以嗎?!」

陳宇點頭:「只要您肯付出相應的天賦或者超能力交易,就完全可以。」

孫小龍激動地:「太好了,那我要怎麼樣,才能找到這超能交易所呀?!」

陳宇取出自己的超能交易所的名片遞給孫小龍:「大哥,你拿着這名片,就可以去了。」

孫小龍接過名片仔細看着,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紅光閃現,孫小龍站在了超能交易所會客室的中間。

內堂的大門打開,江離和拉克率先走出,來到寶座的兩邊站定。

隨後,南笙一身黑色長袍,如女神般從天而降,落在寶座前站定,霸氣地轉身落座。

孫小龍看着南笙,依然保持着平時的傲慢:「這裏就是超能交易所?!」

江離點頭:「是的,你有什麼交易要求嗎?」

孫小龍看着南笙,帶着幾分質疑地:「我想要獲得我父親的器重,從他的手裏得到他生意的實權,你能做到嗎?!」

南笙審視的目光看着孫小龍,眼睛微微閃現紅光,隨後收斂,點頭:「可以,你的這個願望我可以幫你實現,只要你付出三十年的幸運值來交易就可以。」

孫小龍當時就驚了:「什麼?三十年的幸運值?!」

南笙點頭:「你未來三十年的生活會很優渥,雖然這不算是什麼特別的超能力或者天賦,但這其實也是一種特殊的能力,只要你願意交易,我就可以滿足你的願望。」

孫小龍思索著,使勁地搖頭:「我已經快30歲了,交易失去三十年幸運值,那未來不知道會有多慘,不行!」

南笙理解地點頭:「可以理解,那用你五感中的三種來交易,也可以,你也算是五感反應比較強的類型。」

「三感?無論失去哪三種,我也就跟行屍走肉差不多了,這兩個條件對我而言,都是死路啊!」孫小龍有些不情願地再次拒絕。

南笙平和地:「要實現你剛才的願望,就必須付出這樣的交易代價。」

孫小龍一下愣住了:「那也就是說,我沒法通過交易獲得我父親手裏的實權了。虧得陳宇還把你們這裏吹噓的那麼厲害,原來根本幫不了我!」

江離提醒著孫小龍:「孫先生,你想要獲得的東西越昂貴,你需要付出的代價自然也就越高。所以,如果你肯降低你願望的標準,要求的交易物自己也就降低了。」

孫小龍恍然,思索后說道:「那如果,我只是要求我的部下的能力都提高,可以協助我完成父親生意上的各種任務,這個實現起來需要什麼樣的條件?!」

南笙再次觀察孫小龍,平和地說出:「要實現這個願望,只需要你付出和你父親之間的父子親情,就可以。」

孫小龍一愣:「父子親情?!」

孫小龍的眼前閃現出了兒時要吃雞腿而被父親呵斥的畫面。

他隨即點頭:「只要我能讓部下配合我完成生意任務,我父親也就相信我的管理能力,也就會把實權給我。反正他也不喜歡我,有沒有那份親情,也沒關係,好,就這樣交易吧。」

南笙提醒著:「一旦交易,結果就不能更改,只能再次交易,你確定嗎?!」

孫小龍點頭:「我確定,絕對不後悔。」

南笙擺手,一張精緻的合約落在孫小龍的面前:「那就請簽約吧。」

孫小龍抬起手,在合約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大學門口,不時地用學生進出著。

陳宇一身便裝站在學校門口徘徊著,不時翹首向學校大門內張望。

陳宇的眼前閃現出在平房區與孫小龍激烈爭辯的朱子琪身影。

陳宇回想着,嘴角露出了一絲淺笑。

學校的看門人關注著陳宇,終於走了過來:「你要找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