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於是靈汐又仔細的看了一下其他的地方,終於在某一個地方發現了一點不對,但那裡還真說不上是壞處。

目前來說,這件事沒有什麼壞處,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一切都是在往好的地方發展,靈汐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現在也沒有什麼問題,就這樣吧,這件事不要再說出去了。」

靈汐說完,韓鈺就抬起頭看著她,沒有想到她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靈汐終於可以伸手揉韓鈺的腦袋了。

「你是不是傻啊,我都說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

韓鈺突然一把抱住靈汐,緊緊的抱住她,「我可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得沒有理智了,我可能…」

「沒事不要自己嚇自己好嗎。」

靈汐都不知道該說韓鈺什麼好了,真是的,一天天的都在想些什麼事情呢。

「你想的那些不會發生,就算髮生了又怎麼樣,有我在呢。」靈汐把韓鈺按在沙發上坐下,進衛生間拿來毛巾。

「瞧瞧你現在的樣子,一點也沒有以前好看了。」一邊說靈汐一邊給韓鈺擦臉。

「這樣才對嘛,不許再這樣折騰自己的身體了知道嗎,我會心疼的。」靈汐認真的看著韓鈺,韓鈺能夠看到靈汐眼底的認真。

他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拿過毛巾,打算自己來,但靈汐並沒有把毛巾給韓鈺,「我來。」

韓鈺也不懂靈汐為什麼一定要自己來,但他除了接受只能接受了。

靈汐終於把韓鈺收拾乾淨了,然後就去樓下看看阿姨煮的粥好了沒。

靈汐下來的時候,阿姨正好也煮好粥了,靈汐來了,她就問靈汐粥現在要嗎,靈汐讓阿姨把粥給她,然後端上去給韓鈺。

「喝點粥,你這幾天都沒有吃飯,不能吃太膩的。」

韓鈺看了看靈汐,還是跟靈汐說了,「我其實不太餓。」

靈汐沒有信韓鈺的話,這幾天韓鈺都沒有吃,怎麼可能會不餓。

「是真的,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餓。」

靈汐:「……」

好吧,看來是因為那個原因了,靈汐嘆了口氣,「就算是這樣,你也要把這粥給喝了。」靈汐十分強硬的把碗放在韓鈺的手裡,盯著他吃。

韓鈺只好認真的喝粥,靈汐就坐在他身邊,然後跟他說自己這幾天都去幹嘛了。

「我遇到你爸媽了,他們在另一邊,有空我們去看看他們,還有我去看了一下我們以後住的地方,我覺得需要修一棟房子,不然我們沒有地方住,既然要住的久,就不能住房車裡。」

。 「面對崑崙,就不要心存僥倖。

若想所有收穫。

就不能給自己留有後路。

這就是你們屢戰屢敗的原因。」

天人族白衣男子低眉望著飛鳶兩人開口說道。

這些話,直接讓飛鳶他們愣住了。

他們其實都做好了死的準備,可是從未毫無保留的去做。

因為他們都想找到一縷逃離的機會。

想活著又沒有錯。

但就是因為這樣,導致計劃不成功,同樣也錯失了逃離的機會。

「要麼就放棄計劃,要麼就放棄生命。

直視崑崙的強大,才能有一絲成功的可能。

當然。

你們沒得選。」白衣男子輕聲道。

是的。

飛鳶也知道自己沒的選,因為天人族不會讓他放棄計劃。

除非白白送死。

要不就要協助天人族。

甘心嗎?

不甘心。

但,這是大荒。

「地冥魔族的人也在附近,你不怕他們影響到你?」飛鳶問道。

「無需在意。」白衣男子開始遠離:

「今晚明月當空,便動手。

沒有時間了,也到了時候了。」

天人族消失了,誰也不知道去了何處。

飛鳶跟牛角青年都沉默了片刻,而後開始準備。

無人開口言語。

今晚,應就是他們的最後時刻。

就是不知是被崑崙所殺,還是天人族所殺。

又或者被幽冥生物….

思考到這裡,兩人又突然愣住了。

他們發現了一些可能。

如果計劃成功,或許可以在混亂中找到其他可能。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懂了對方的意思。

全力以赴。

「第二道了。」

江瀾看著第二道光束出現,並不意外。

每二十年會多出一束,就是不知道到了最後一道光束時,第九峰要怎麼出。

畢竟他幫不上忙,那就只有師父。

不過那時候他應該就在第九峰,其他事他也可以幫忙處理。

如今入門四百七十五年,是幽冥入口大噴發時期。

應該會發生一些事。

因為完全掌控了神位,此時出來散散心。

下午時。

他便回到了幽冥洞。

開始新的修鍊。

呼!

剛剛坐下,就感覺幽冥入口有風吹出,無數幽冥氣息隨風而出。

這讓江瀾多看了一眼。

幽冥入口出現這麼明顯的風,是第一次。

這次的噴發,確實有些不一樣。

不過外面的陣法他都檢查過了,一旦有什麼人進入,陣法就會啟動。

只是妖族有其他辦法鑿洞。

這件事他也防備了。

有異動他會發現,到時候是自己出手還是找師父,就看情況。

現在繼續修鍊。

幽冥洞內,到處都是他的陣法,用的是幽冥氣息當核心。

力量足夠充沛。

想要靠近他,想要破開他周身的防禦,都沒有那麼容易。

這些手段如若都無法阻止外敵,他甚至能被轉移出幽冥洞。

後續就只能交給師父。

他,無能為力。

夜幕降臨。

在江瀾修鍊之時,幽冥入口出現了一道微弱的紅光。

彷彿是更深層次的幽冥氣息。

原本在修鍊的江瀾,猛然間睜開了眼眸。

然而…

入目的卻是一片黑暗。

伸手不見五指。

沒有慌亂,而是第一時間檢查了自身情況。

「不是幽冥洞,也不是肉身。」

沉思了片刻,江瀾得到了一個答案。

「類似客棧老闆的心神客棧,有強者把我拉到了這裡。」

「幽冥強者?」

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的,必定是幽冥入口中的強者。

對方出不來,不代表不能把他心神拉進來。

但是靠近幽冥入口,對方的力量也不應該對他造成足夠的傷害。

否則已經動手了。

江瀾站了起來,他能夠感覺到,隨著自己蘇醒這裡愈發的清晰。

彷彿混亂的地方開始有了精神,變的有序。

「嘿嘿,不愧是敢待在幽冥出口的人類,剎那間就蘇醒了過來。

不枉我花費足夠的力量,把你拉進來。」

黑暗中突然有聲音傳出。

很快微光開始出現,江瀾能夠看清自己。

周邊也開始出現景象。

是許許多多的宏大建築。

然而這些建築無一例外破碎倒塌。

是廢墟。

而在廢墟周邊,江瀾看到了許多奇奇怪怪的生物。

也有一些跟人一樣的生物。

只是每一個都如同無神的黑影,無法徹底看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