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旋即,兩人便再次狂奔著,離開了現場。

他們就那麼走了。

趙冉和夏紫雨內心不由湧出了一股羨慕的情緒。

誰,又能像他一般守護著自己,拯救自己,用生命守護著自己。

「冉冉,姐妹突然想談戀愛了。」

夏紫雨上了車道。

「那就談唄。」趙冉心裡若有所思,不由猜測華新今天下午脾氣為何會如此暴躁了。同時感嘆著,又有誰能像他一般守護著自己。

「對了,你剛剛說什麼?是他,他是誰?」夏紫雨這才想起趙冉剛才的驚呼。

「他就是華新,九里鄉那個人。」趙冉道。

「什麼?你說的就是他?」夏紫雨驚呼道,「這個世界還真小,真是可惜。」

「可惜什麼?」趙冉搖了搖頭,收回了自己的思緒,「你春心蕩漾了?」

「嗯。」

「姐妹想要談戀愛了。」夏紫雨驅車上路。

「那就談唄。」趙冉聳肩。

「可惜,像這樣的男人沒了。」夏紫雨不由嘆氣道。

「剛才那不是有一個嘛,憑你的魅力,拿下他分分鐘的事。」趙冉習慣性的拌嘴道。

「可惜,他已經名花有主了。」夏紫雨道,「走走,回研究所,我越來越好奇那人蔘究竟什麼樣了。

旋即,兩人各懷心事的驅車直往國家中藥材物種鑒定及質量安全檢測重點研究所而去。

「冉冉,我就不招呼你了。」

一回到研究所里,夏紫雨就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

披上白色的研究袍,微卷的紅棕色秀髮盤起了個簡單好看的髮髻盤於腦頭,整個人的氣質大變,嚴肅認真而性感。

「好。」趙冉答應了一聲,就自顧自的想著心事。

良久。

「冉冉,結果出來了,結果出來了。」夏紫雨激動的招呼著趙冉。

「怎麼樣?」趙冉希冀的道。

「天啦,這是我這輩子見過的年份最久遠的天然野人蔘了,經過初步的鑒定,能夠確定這根根須的年份就有上千年之久,藥性物質充滿了勃勃的生機和活性,藥用價值極其巨大。」夏紫雨驚呼道,「我不敢想象像白蘿蔔一般大的人蔘參身究竟有著多少年份了,怕是幾千年之久了吧。」

「冉冉,你這次撿到寶了。就憑這些根須就不是你們所借用的千年人蔘多能比擬的,沉澱下來的藥性成份一個天一個地。」夏紫雨認真而嚴肅的說。

「那就好。」

趙冉也興奮了起來,只是臉色突然就變得惆悵起來。

「怎麼了?」夏紫雨好奇道,「你不是說他和你達成了協議,可以無償提供給你這個人參,以後你們繼續合作,你還擔心什麼,有了這根人蔘,你們家的困難不就解決了嗎?」

「嗯。」趙冉點頭,惆悵的道,『可是,我不敢聯繫他啊。」

「怕什麼?」夏紫雨不解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趙冉撇嘴道。

「艾瑪,冉冉,你是不是突然對他動心了。」夏紫雨一摘掉研究員的身份,頓時性情大變。

「去去去去,一邊玩去。」趙冉瞪了夏紫雨一眼。

「那你怕什麼?還真怕他扒光了你,睡了你啊。」夏紫雨擠眉龍眼的道,「那也不錯嘛,這個男人值得擁有哦。快,快聯繫他,姐妹迫不及待了。」

‘ 「呼。」

韓雪兒走出民政局,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深深的吸了口氣,彷彿要把心中所有的濁氣吐出來一般,整個人輕鬆了許多。

「簽字了?」華新迎上走出民政局的韓雪兒道。

「嗯,簽了。」韓雪兒開心的道,「從來沒這麼輕鬆過。」

「那我就放心了。」華新道。

「你放心什麼,是不是覺得姐簽字離婚了,你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和姐約P了。」韓雪兒身心輕鬆,俏皮的道。

「呵呵,那是當然。」華新關心的神情立刻變得無恥起來。

「滾粗,我韓雪兒可不是那些個隨隨便便就約P的女人,和你約一次,便宜你了。」韓雪兒怒罵道。

「我們可以繼續再約嘛,一回生二回熟。」華新呵呵道。

「你還是那麼無恥。」韓雪兒一身黑色中長款針織長衫外套+純色休閑褲,腳上一雙黑色板鞋,簡單的時尚元素,充滿了青春少女的味道。

「我都無恥的那啥了。」華新一臉玩味的說。

「呸。」韓雪兒喵了一眼華新那裡,無恥的呸了一口,旋即正色道,「瘋也瘋了,愛也愛了,昨夜是我人生中難能可貴的一夜,我從未如此瘋狂過,揪心過,愛過。」

「只是你別生氣就好,畢竟是我讓你犯錯了。」華新關切的道。

「那是個美麗的錯誤。」韓雪兒展顏笑道,「我並沒有生氣,昨夜,真的很難忘。」

「哼。」

這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了過來:「一對狗男女。」

華新冷冷的撇了後者一眼,韓雪兒聳肩,一臉無所謂。

「便宜他了,真替你不值。」華新替韓雪兒不平。

「華新,別說這些了,我已經和過去的一切再無瓜葛了。」韓雪兒突然憂心起來,「你呢?你怎麼辦?」

「我什麼怎麼辦?」華新沒有反應過來。

「昨夜的事,砍人的事。」韓雪兒擔心的道,「警方一定會找上你的。」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華新無所謂的道。

「真的?可是我……」韓雪兒腦海中不由回想起了昨夜,華新為了他瘋狂砍殺的一幕,那斷臂,那開膛破肚,那血腥的一幕一幕。而華新昨晚帶著她瘋狂飆車,喝酒打架,一切都是為了她,她能感受的到華新故意帶著她瘋狂,只為讓她不去多想,只是沒想到發生了最後的那一幕,而那一幕卻讓韓雪兒圓滿的體會了一次,什麼叫做放肆的青春。

「不如,我們去自首吧?」韓雪兒提議道,「我陪你,無論什麼結果,我們一起承擔,一起抗。」

「你有這份心就好。」華新抓著韓雪兒的小手道,「這事你就別多想了。」

「可是……」韓雪兒任由華新抓著玉手,憂心道,「我心難安。」

「雪兒,你真認為我不想打那一架,他們能追殺得到我們嗎?」華新高深莫測的道,「別忘記了,我的手段。否則,你老公還不砍死我,高速飆車還不車毀人亡啊。」

「可是……」韓雪兒雖然不明白華新的手段具體是什麼,但任然擔心。

「沒事的,你今後有什麼打算?」華新連忙岔開了話題。

「我……」韓雪兒見華新岔開話題,不由不再說這事,只是心裡下定覺得,無論什麼結果,和華新一起抗。

「我想一個人先靜靜,好好工作,好好生活。」韓雪兒道。

「OK。」

華新點頭道:「如果有什麼事,隨時找我,刀山火海我華新也敢闖一闖,當然,最好是約P。」華新眼見韓雪兒眼神裡面的憂色,立刻一臉無恥的說。

「想得美。」韓雪兒白了華新一眼。

「好了,好了。」華新揮手道,「其他事就別想了,你先靜一靜吧,記得約P找我哦。」

華新不想韓雪兒有太多的心裡負擔,主動的揮手告辭道。

「美死你。」韓雪兒氣惱的瞪了華新一眼,望著華新的背影,心裡一陣擔憂。

「冉冉,你快打啊。」夏紫雨催促道,「都一個晚上過去了,你還猶猶豫豫的,你不想快點拿到人蔘解了你家的困難啊。」

「可是……」趙冉有點怕怕的道,「你又不是沒看見,他打起架來那麼凶。」

「切,他打架凶不凶關人蔘什麼事,難道你還想和她打架?」 霸道總裁野蠻妻 夏紫雨意味深長的說,「床上打架哦。」

「好啦,好啦。」

「我看他當時也只是生氣,所以故意那麼說得,你別放心上了,我們找個人多的地方見他。」夏紫雨開導著趙冉。

同韓雪兒辭別之後,孤身一人,華新卻不知往何處而去。

正當他漫步在街道上,準備回家好好的下田種地,把葯田和農田搞出來,弄出一大批瓜果蔬菜賣出去,讓家裡脫貧后再去東海尋找穎姐時,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閨蜜?」

華新看著蘋果機上的來電顯示一陣恍惚,半響才記得這個電話是趙冉的。

「喂?」

華新接起了電話,只是電話裡面半天沒傳來聲音,正當他準備掛斷電話時,聲音卻傳了過來。

「華新,我是趙姐。」

「哦,是你。」華新想了起來,「什麼事?難道是人蔘鑒定有結果了?」

「嗯。」趙冉心裡還是有些怕同華新接觸,尤其是見到華新一人面對一群混子時的那種手段,心裡不由回蕩著華新要扒光了她,睡了她,再殺了她剁碎了喂狗的話。

「那就好,協議還做數。」華新也懶得麻煩,同趙冉達成協議,就免了自己再去找其他的藥材供應商,這次回去之後就可以拿出一批藥材,讓家裡脫貧,然後去東海找穎姐,了結前世的恩恩怨怨。

「嗯,那我們待會見個面。」

「時間,地點。」

「你在哪裡,我們來找你。」趙冉道。

「萬貿廣場吧。」華新隨口道。

「好。」趙冉隨即掛斷了電話。

「你約上了?」見到趙冉掛斷了電話,夏紫雨好奇的道。

「嗯,他答應見我了。」趙冉心裡還是有點怕。

「你怕什麼,有姐妹陪著你。」夏紫雨摟著趙冉道,「萬年人蔘精拉,真想快點看到。當然,也看看他,呵呵。」

‘ 「華新。」

趙冉和夏紫雨到了萬貿廣場。

「嗯。」華新淡淡的看向趙冉和夏紫雨,開門見山的道,「我們談正事吧。」

「好。」趙冉心裡還是有些懼怕華新,同時更想得到華新手中的人蔘。

「我們站在這裡幹什麼,去那邊找個星巴克坐下來談吧。」夏紫雨主動道。

「好。」華新無所謂的道。

隨後,三人便找了一家星巴克坐了下來。

「冉冉,你怕什麼?」夏紫雨拐了拐趙冉,鼓勵道,「這不是還有姐妹陪著你么?大庭廣眾之下,他還能把你怎麼樣啊,再說了,人家可是有女票的人,你不記得了?昨晚發生了那事,警察估計都在尋他,他都自顧不暇了,還能對你怎麼樣啊?趕緊的和他達成協議,拿了人蔘再說。」

「嗯嗯。」趙冉聞言,心裡一合計,覺得是那麼個道理,心裡底氣便足了些。

「華新,根須的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趙冉示意華新道,「這是我的好閨蜜夏紫雨,也是國家中藥材物種鑒定及質量安全檢測重點研究所的高級研究主任。」

「嗯。」

華新淡淡的應了聲。

「你好。」夏紫雨見華新神情淡淡,禮貌的伸手道。

「你好。」華新紳士般同夏紫雨輕輕握了握手,入手嫩滑,旋即便鬆開了夏紫雨的玉手。

夏紫雨好奇的凝視著這個男人,聽趙冉說,他是那麼的強勢和霸道,而她又親眼見到昨天晚上他又是那麼的兇殘瘋狂,此時卻完全像是變了個人一般,神情淡淡,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淡漠神情,搞得夏紫雨內心一陣好奇,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華新,趙姐的情況,你是知道的?所以……」趙冉有些底氣不足的看向華新,畢竟華新拿出來的人蔘價值不可估量,自己還真拿不出什麼東西交換。

「我是葯農,你是藥商,彼此需要誠心的合作,自然要先建立基本的信任關係,這是我之前所說的話。」華新神情淡漠的道,「我這個人不喜歡麻煩,我有藥材,你有渠道,你正好可以解決我的渠道麻煩,這支人蔘就是我的誠意,誠意你也看見了,你找個時間去九里鄉,我給你提供藥材,你替我變賣,誠心誠意合作。」

趙冉聞言,心裡頓時鬆了口氣。

她還擔心這支人蔘這麼珍貴,自己要如何拿下來。

但,現在卻不需要擔心這個方面。可,趙冉又憂心起來了。

「這支人蔘太珍貴了,不僅可以解決我所有的麻煩,還搓搓有餘,僅僅只是誠意,我……」趙冉猶豫道,「你還有什麼其他條件么?」

「我說過,我這人不喜歡麻煩。」華新淡淡的道,「我也不止這麼一支人蔘,我不需要再添加額外的條件。」華新豪氣的道,「只需要你全權處理好我提供給你的藥材,得到應該的利益即可。」

「就這麼簡單?」趙冉有些不可置信。

「就這麼簡單。」華新點頭。

「啊……」趙冉不由覺得太不可思議了,這還是那個強勢而霸道的華新嗎?尤其是見到了昨天晚上兇殘瘋狂的華新,她更覺得不可思議了。

寵妃撩人:攝政王爺欺上門 「那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華新站了起來道,「記得我們達成的協議,九里鄉見。」旋即,華新站了起來,就走了出去。

「啊……」趙冉愣愣的看著華新站了起來,並走了出去,就連夏紫雨也是一陣目瞪口呆,不由開始懷疑自己的魅力了。

今天雖沒刻意打扮,但身著黑色一字扣、七分袖、深V小西裝,黑色超短裙,踩著一雙黑色鱷魚皮質紅底的細高跟,高挑神秘高貴性感,而這個男人對自己卻不假辭色,似自己若無物一般,還是趙冉口中那個口口聲聲要扒光了她,再睡了她的流氓畜生嗎?

夏紫雨的信心遭到了一萬點的暴擊傷害,都開始懷疑起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已經成了剩女中的剩女了,居然不能吸引男人的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這節奏不對,自己不應該是男人眼中的焦點么?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