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既然她們互相傷害,不會出現一分爲二,越變越多的情況,那就不用擔心了。

林天正準備要找一個地方好好休息,突然之間響起來了一個笑聲。

這笑聲十分蒼老悠遠。

難道這裏面還有什麼人被困在這裏嗎?

林天四處掃視了好幾眼,雖然他的視力極佳,可卻是什麼都沒有能夠看到。

“你不用四處看了,你是看不到我的!”蒼老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慈祥地笑着。

“前輩,請問您是……”林天很恭敬。

“我是創造出這一個陣法的人。”老者道。

妃本無鹽 林天愈發恭敬起來,道:“前輩,不知這個陣法還沒有什麼祕密沒?”

林天需要更多地瞭解到這個陣法,才能夠更好地修煉,然後回到外面。

“這個陣法且是很簡單,最大的祕密就在於,誰要是能湊在這裏堅持十天以上,就能夠被賦予我的大海之力!”

大海之力?林天的雙眼再一次發光發亮一般地瞪大起來。

“小夥子,是不是興奮了?是不是想要獲得這大海之力了?”老者問道。

林天倒也不隱瞞,很直接道:“我的確是需要這大海之力,我來到這裏爲的就是提升,要是能夠額外得到這大海之力,那就更加完美了。”

“哈哈哈……我喜歡說實話的少年!”老者道,“好,那你就讓我看看,你能否堅持到十天。”

林天道:“對了,前輩,我想知道,在這裏,要怎麼修煉?這裏靈氣都無法使用,當真還能夠修煉氣旋嗎?”

“沒有靈氣的修煉,有時候反而是最好的!”老者道。

這一句話,彷彿一下子點醒了林天,林天恭敬道:“謝謝前輩,我明白了!”

“噢?是嗎?呵呵,好,那你讓我看看!”老者道。

林天立即疑惑問道:“前輩,你並非尋常人,你是怎麼能夠跟我對話,又怎麼來看的?”

“我就知道你會好奇這一些。”老者笑了笑,頗爲得意。

他繼續道:“當年,我創下這一個陣法,在這裏留下了一縷神識,這一縷神識可以保護這個陣法,也可以和進來的人進行交流。

只不過,這神識和這陣法是共存亡的!

陣法只能啓動一次,一次之後就會消失,我也會消失不見。”

聽到這話,林天心中一陣小小的感傷。

他不是一個悲秋傷春之人,只是想到那麼厲害的高手創造出來如此強大的陣法,最後卻是要和陣法徹底消失,他就十分惋惜。

“小兄弟,你不要爲我覺得惋惜,此刻,我早已經在仙界裏了,說不定你我將來有緣能夠再相遇呢。”

老者笑了笑,繼續道:“你現在,更加重要的是要修煉,然後怎麼撐住十天!鯊魚和海龜纔剛剛開始,接下來纔是動真格的!”

聲音落下,突然之間,衝出來了兩頭螃蟹,不適尋常的螃蟹,而是有魔獸那麼大!

帝后兇勐:陛下請下榻! 這裏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夠過來的! 一般的魔獸都是體型相比較原來要大出來許多倍,只有少數的魔獸不會大的離譜,甚至可能沒有變化。

這兩頭螃蟹,是一劫魔獸,他們的額頭上有着一個黑色的點。

有了之前和兩條鯊魚的戰鬥,這會兒的林天所琢磨的是如果將這兩頭螃蟹直接殺死!

爲了檢驗這兩條螃蟹魔獸是不是真的魔獸,林天手上的清泉劍抖動起來,直接朝兩頭螃蟹魔獸猛衝過去。

沒有了靈氣的加持,林天的速度慢了不少,不過,林天的身體早已經今非昔比。

шшш⊙ tt kan⊙ ¢ O

有着避水珠,他運轉着氣旋,用出了全身的氣力,藉着水流,突然間,一晃,直接變衝到了兩頭螃蟹魔獸的身旁。

清泉劍鋒利無比,一劍揮砍而出,當即將其中一頭魔獸的一條小腿給砍了下來。

有鮮血流了出來。

這說明,這兩頭魔獸不是假的!

林天微微一笑。

突然間,一個大鉗子朝林天的腦袋夾了過來,林天一個後仰彎腰,同時手腕上的劍翻起。

鋒利的清泉劍一刀如砍黃瓜般,將那一個大鉗子給砍了下來。

螃蟹叫不了,可痛苦的掙扎了起來,另一個大鉗子又過來了。

這會兒後面那一頭螃蟹的兩個鉗子也跟了過來。

林天等到那兩個大鉗子夾下來的一瞬間,他在水裏一個翻躍而起。

那兩個大鉗子直接就夾住了另一頭螃蟹夾下來的鉗子上。

林天落在螃蟹身上,一劍朝頭頂位置刺了下去,將魔晶挑了出來。

到手。

而後,在另一頭被夾住鉗子的螃蟹沒反應過來前,林天翻躍到它的頭頂,依舊是一劍刺下去,第二顆,到手。

總裁太冷漠【完結】 兩顆魔晶都很普通,成色很一般,但是,用來煉製丹藥,足夠用了。

林天看着兩頭螃蟹慢慢沉了下去,便找尋了一個位置,休息起來。

但,沒修習多久,又有魔獸過來了,這一次是兩條海鰻,也是一階的魔獸。

陣法之中,林天基本難以得到超過二十分鐘以上的休息時間,而這陣法之中,魔獸衆多。

前四天,出現的都是一階魔獸,第一天一般是兩頭兩頭出現,第二天是三頭,到第四天就是四頭魔獸一同時候出現了。

四頭魔獸,對於沒有靈氣的林天來說,打的很艱難,他也好幾次受傷,好在小葫蘆之中的傷藥足夠。

到後來,林天用隱身符,隱身起來修習,只是,隱身符沒有靈氣的加持,時間要慢了不少。

不過,總歸也比先前二十分鐘休息的時間長。

使用隱身符的時候,林天除了休息,都會進入到小葫蘆之中製作傷藥和補藥。

這海底之中沒有可以吃的,只能是通過補藥來補充體能。

“小子,堅持了四天,看你是準備要撐到十天以後啊!”老者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想挑戰一下。”林天如實說道。

“好

!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小子!”老者說着“哈哈”一笑,道:“你要是能夠撐到十天以後,除了我的大海之力,我還會額外送你一件小禮物。”

原來,老者留在這裏的神識和他仙界的本體是共通的,對於林天這今天在陣法之中的表現,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他可是極少看到像林天如此優秀卻還肯不斷努力的少年。

“那我就先在此先謝過前輩了!”林天自信一笑。

第五天,先出現的是兩頭二階的海龜魔獸,和兩頭一階的螃蟹魔獸。

林天對付他們並未太過艱難,一者是他在海底裏已經習慣了,包括水流,可能出現的水流波動影響,知道對手的出招方式;二者,林天過去的四天裏,雖然一邊運轉氣旋,一邊單純靠着身體,在無形之中,林天身體的機能,包括武術,也都得到了相應的提升。

殺螃蟹比較快,兩頭海龜魔獸比較難處理,即便是有清泉劍,因爲沒有靈氣來催動清泉劍的神器之力,所以會比較艱難一些。

那海龜的龜殼十分堅硬,清泉劍連續好幾劍下去,只是在上面劃砍出來好幾個劍痕而已。

林天都得找尋它們身上的最薄弱的位置,前前後後,可是耗去了不少時間。

最後,終於是意識到,在騙得海龜伸出頭之後,一劍削砍過去,就能夠解決了它們。

第一場戰鬥下來,林天有些小小的氣喘。

不過,看着拿到的兩顆二階魔獸的魔晶和兩顆一階魔獸的魔晶,林天的心裏面還是十分痛快。

而後,其他種類的二級魔獸陸續出現,鯊魚,海鰻,海蛇,寄居蟹,龍蝦,等等。

尤其是從第六天開始,二階魔獸越來越多,逐漸的,一下子出現四頭,出現五頭,出現六頭。

林天身上的傷就沒有斷過,但,林天從來沒有放棄過,不斷地使用傷藥。

只是,眼下林天身上的隱身符不多了,在第九天的時候只剩下最後三張!

這一天,林天不再去打魔獸,而是躲着魔獸,四處遊移,那些魔獸被林天帶着四處遊動,期間好幾次還互相誤傷。

這一天,林天基本上就沒有拿到什麼魔晶,不過,卻也是剩下來了三張隱身符和不少的丹藥。

林天倒不是心疼那一些傷藥和補藥,他心疼的是時間,必將那一些丹藥的製作是需要大量時間的。

省下這一些東西,那是因爲林天知道,第十天,絕對非同凡響!

第十天,陣法裏風平浪靜,一直到突然之間的一陣巨浪打亂了全部。

而後,突然之間,一條三階魔獸出現了,是海鰻……不,林天定睛一看是電鰻!

這一種電鰻可是有電的!

而如果是三階魔獸,它身上的電量可想而知了!

三階魔獸電鰻有二十來米長,在它游到林天面前的時候,它的身上“嗤嗤”有電花閃動。

“小兄弟,第十天就這一頭魔獸,你要是能夠不用靈氣將它打敗,大海之力就會歸於你!”老者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

不過,不同於之前,這一次,老者的聲音帶着幾分的玩味,很明顯,他也是很期待林天和三階魔獸電鰻的對決了! 這一頭電鰻,以無比倨傲的眼神看着林天,而後,突然之間,它朝林天猛地衝了過去。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明月歸 沒有任何的預兆,彷彿是看到了獵物一般,張開巨口,露出了鋒利的牙齒。

而且,他周身的電花閃動之後,電流涌了出來,在身上四處遊走起來,電流十分強勢,周圍的海水隱約都能夠感覺到電流。

靠近他,可能還沒有出手,反而是先被那一些電流給擊中了。

林天在想到對策之前,絲毫不敢有半點進攻的想法,在這個時候,進攻就是純粹的找死。

林天只能是先遊移到別的位置去,但,他很快發現,電鰻立即就跟了上來,而且這一頭電鰻的速度一點都不弱,甚至隱隱約約之中還能夠加速上去。

老者的笑聲突然響了起來,他笑着說道:“小兄弟,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我看你這一些天如此努力的份上,可以直接把你安全送出去。”

“抱歉,我進來就是爲了修煉,爲了拿到寶物,就這麼離開,我可真的太不甘心!”林天道。

老者也不再多說,只是一笑。

這一笑,笑聲還沒完全落下,電鰻已經追擊到了林天的身後,它一大口沒有咬到,立即釋放出電流,這電流直接朝林天的後背而去。

林天用掉一張金剛符,同時加速朝前面猛地游過去,這一下,總算是躲了過去。

但,林天的金剛符一下子就被電鰻的點擊給擊穿擊破了。

而這,還只是電鰻最爲普通的攻擊,電鰻的最強大攻擊還沒有使用出來。

電鰻開始瘋狂追擊林天,林天只能是一次次使用金剛符來保護自己,而金剛符的消耗速度非常之快!

不到十分鐘,已經只剩下三張了!

身體裏沒有靈氣,無法給予任何的符紙延長時間,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地垃圾。

電鰻追着追着,追的越來越煩躁,突然之間,它迅速遊動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林天一下子就被困住這漩渦之中。

電鰻看到林天無計可施,興奮起來,隨着漩渦越來越大,林天也是越來越快要無法控制身體。

避水珠是可以躲避海水裏的一切風雨,但是如果這海水裏的漩渦是加持了靈氣的,那避水珠看可就做不到繼續保護下去。

林天開始控制不住身體,不過,林天並未太過慌張,他立即拿出清泉劍,在漩渦之中舞動起來,這一舞動起來,他的身體立即平穩了下來。

林天使用出來的招式正是“清風劍法第十八式,狂風巨浪”!

這一招在海水中使用出來,有着加成,海水在那一瞬間彷彿都爲林天所用,波浪起,和漩渦互相抵消掉了。

電鰻頗爲吃驚,同時也十分憤怒,它仰頭叫了一聲,突然之間,竟然身體裏的電流猛地就朝漩渦之中飛擊過去。

這電流猶如一把飛箭一般,直接朝林天的身體疾速刺了過去。

速度在加快,而且越來越快!

林天這會兒是看不清這飛擊電流的速度,但是之前打過那麼多的

硬仗,林天知道,這速度一定無比迅速。

在那一瞬間,林天再一次使用出來了清風劍法裏的一招,“清風劍法第一式,春風化雨”。

這一招是用來防禦的,林天在使用出這一招的時候,劍尖在不斷地跳動那一些海水,而後,海水被清泉劍給帶動起來,形成了一圈的水紋防禦層。

電擊已經飛射而中,但是,在擊中那一層的水紋防禦層時,竟然完全被水紋防禦層給帶動了過去!

也就是說,那一圈的水紋,上面全都是帶電的!

林天也有些難以置信,等回過神來,林天猛然之間意識到,這一切,正是因爲這一招“春風化雨”的強大!

“還給你!”林天手上連續翻轉,在繼續使用出幾個“春風化雨的”招式後,突然變化,成爲了其中的“風馳霆擊”!

瞬間,便只看到那一個滿是電流的水紋球體,轟然朝電鰻的面容砸了過去。

電鰻直接傻眼了,等到它反映過來,已經來不及躲閃。

“砰”電鰻的腦袋被砸的往旁邊偏轉開,並且明顯出現了頭暈!

足見,這電流雖然是從電鰻的身體裏涌出來的,可卻也是能夠給電鰻帶過去傷害!

這一瞬間,林天想到了一種擊殺電鰻的方式。

雖然這一個方式很冒險,並且對身體極其危險,可到了這一步,林天只能是走這一步了!

眼下,林天能夠感覺到氣旋比起進來的那一天有着諸多的變化,但是,具體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還不清楚。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