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星艦行駛的一向平穩,幾乎感受不到震動,所以這突如其來的震蕩就顯得那麼的不同尋常。

葉錦都被震蒙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轉頭看向了琳娜。

此時的琳娜也臉色非常難看,她已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在這種情況下,星艦震蕩無非兩種情況,撞上隕石群,亦或是星盜,沒錯,就是那些星際航行中最令人噁心的臭蟲。

這個航線是固定,從來沒出現過隕石群,那麼只可能是遇到星盜了,這是個非常不好的消息。

這搜星艦隻是民用客艦,並沒有裝載高攻擊武器和太強的保護罩。

更可怕的是能源的缺失,有關部門為了防止能源被私下吞用,民用星艦的能源一向是固定的,要是開啟保護罩太長時間,可能等不來救援,能源就耗盡了。

按理說,這裡處在聯邦軍隊的巡邏範圍內,那些星盜是怎麼敢出現在這裡的?

雖然不能理解,但現在不是思考星盜出現原因的時候,而是想想該怎麼辦。

琳娜能想到的事情肯特也想到了,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決定暫時按兵不動,畢竟雙拳難敵四手,現在在星空中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他們再強也沒辦法毫髮無損的在殘暴的星盜手下護住所有人。

琳娜已經利用特殊通道發出了求援,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拖延時間,而肯特則迅速低聲向葉錦說明了情況,並塞給了葉錦一堆的種子。

他們並不認為這種時候對葉錦隱瞞是個好主意,只有充分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才能儘可能的保護自己,是的,保護自己,畢竟他們不可能做到萬無一失,一旦出現意外,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因為葉錦剛剛覺醒,異能等級太低,就算給她大殺傷力的植物,她也催發不出來,反而可能會異能耗盡而陷入困局。

所以肯特給她的是一堆纏絲草的種子,這種種子催發非常容易,並且能量需求不高,可以迅速的催生出一大堆。

其本身並沒有多少攻擊力,但纏人本事一流,一旦纏上,就會勒的極緊,還不容易拉斷毀去,只能用火燒斷,是異植當中最令人厭煩的一種,在野外遇到絕對令人頭疼不已。

〔怎麼了?出事了嗎?〕

〔果然是主角體質嗎?走哪兒哪兒倒霉!〕

〔前面的,現在主播正處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這不是隨便看看的,而是真的會死人的〕

〔怎麼辦?〕

葉錦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也是頭一次遇到這種事,業務不熟練啊!

果然,很快防護罩就堅持不住了,因為外部幾乎不考慮能源的瘋狂攻擊,艦身的震蕩也越來越激烈,乘客隱隱的知道發生了什麼,卻一個個的沉默不語,完全出乎了葉錦的預料。

〔他們都好淡定,我還以為會驚慌失措,歇斯底里呢!〕

〔所以才是戰鬥種族吧!〕

〔全民皆兵!〕

葉錦莫名被他們的安靜安撫了,心中升起的驚慌也慢慢的降了下去,隨著眾人一起沉默著。

緊閉的艙門突然被全部打開,一群穿著亂七八糟的星盜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他們看起來情況非常不好,似乎剛剛經歷過一場惡戰,還帶著蓬勃的殺氣。

為首的那個一臉紅色大鬍子,倒三角眼,一看就不好惹的星盜看見一星艦沉默不語的人群時,幾乎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琳娜看見那個紅色大鬍子時心中一涼,完了,是紅鬍子星盜團,雖然整體實力在星盜中排不上號,但殘忍度卻是第一位,落到他們手中的人,幾乎留不下活口,而且死狀凄慘,一看就是受到過慘無人道的折磨。

怎麼就遇到他們了,紅鬍子星盜團因為手段殘忍,排在星際通緝榜的前列,因為他們本事不怎麼樣,但逃命手段一絕,才讓他們逍遙至今。

這些人本事確實不行,但架不住人多,雖然看起來一個個狼狽不堪,可手中的武器不是鬧著玩的。

若是自己和爺爺與他們動起手來,激怒他們,這一星艦的人不知道能保住多少。

一方束手束腳,一方肆無忌憚,想也知道結果是什麼。

紅鬍子哈克現在非常的憤怒,他縱橫星際這麼多年,從那幫蠢到極點的聯邦軍手上不知道逃掉了多少次,這是他最引以為豪的戰績。

哈克知道很多人看不起他,私下裡說他只會逃跑,但那又怎樣,那些實力比他強的不也栽了。

沒想到這次居然會撞見阿瑞斯軍團,那幫瘋子自從主帥伽藍阿瑞斯身體出現問題后,就變成了炮仗,一點就著。

追著他們死咬不放,哈克好不容易利用熟悉星空隕石帶的優勢和那幫瘋子拉開距離,卻根本沒能逃出多遠。

眼看著就要完蛋時,前面卻出現了一艘民用客艦,他們竟然不知不覺的逃到了星際航線上。

這裡本來是他們這些星盜的禁區,現在簡直就是及時雨,哈克想也沒想就帶著剩餘的弟兄直接劫持了這艘星艦。

當衝進來看到艦艙中這麼多人時,哈克心中的暴戾怎麼也壓不下去,他們異能耗進,精神也疲憊不堪,弟兄更是只剩下了這麼多。

他想抬起手上的武器一通掃射,好好給他們一個教訓,可是想到身後的那個煞神,又強行忍住,將這些人全部驅趕到了一起,遠遠的用槍指著他們。

現在哈克他們的狀況非常糟糕,誰知道這些人質里有沒有厲害的異能者,謹慎慣了的哈克根本不會讓這些乘客近身。 葉錦隨著眾人一起慢慢的移動到了星盜指定的地點。

在移動的過程中,她發現,自己周圍有意無意的總有一些人用高大的身軀遮掩著自己,擋住了星盜殘忍的視線,葉錦抿抿唇,默認了他們的好意,只是眼眶有點熱熱的。

哈克下了死命令,一旦裡面有人異動,直接開槍。

他確實缺人質,但這種時候,容不得一點差錯,反正這裡有這麼多人,少一個兩個,也沒什麼。

肯特則是非常著急,他是s級異能者,確實不用怕這些強弩之末的星盜,可是他能夠確保自己毫髮無傷,卻沒有辦法保證其他人。

要是不能夠在瞬間放倒所有的星盜,這些亡命之徒能幹出什麼誰也不知道。

而琳娜才只有b級,更沒辦法顧及所有人了,這種束手束腳的憋屈感讓肯特無奈至極,卻又不得不妥協,只能靜待時機。

每到這種時候,肯特都會非常想念迷夢花,它的花香能夠讓所有人不知不覺的沉睡過去,絕對不會有一點兒動靜,可惜身為ss級植物,它的種子根本不是他能夠得到的。

正在一籌莫展之時,一直播放著電視劇的全息投影消失了,取而代之出現的是一個年輕人。

這究竟是不是年輕人另說,只是他一臉的冷漠,一看就來者不善。

「哈克,你們逃不掉了,現在乖乖投降還能死的舒服一點。」

那個年輕人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語氣冷淡至極。

「你們有本事就來殺老子啊!反正有這麼一星艦的人陪葬,老子死的也值了,就是你們阿瑞斯元帥的名聲估計也完了。」

哈克哈哈大笑著,囂張無比。

他知道自己這次逃走的指望就是這一群人質了,所以為了加大威脅,哈克直接命令手下從人群中拖出了一個相對瘦弱的女人。

葉錦認識她,因為她是葉錦上星艦后除了自己之外最矮的,雖然身高也有一米七幾,但至少對葉錦來說也是個安慰。

現在看到她被拉出人群,葉錦心中一緊。

人群有些騷動,之前一個個保持安靜的人似是想要阻攔,那些舉著槍的星盜直接對著人群開了槍。

激光手槍沒有地球的響亮槍響聲,卻顯得更為殘酷。

那一束束激光射過,就猶如死神的鐮刀一般,毫不留情的割開血肉。

葉錦鼻翼間嗅到了那種血肉被灼燒的焦糊味和血腥味,第一次後悔自己變的靈敏的嗅覺。

那個投影屏幕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紅色捲髮的娃娃臉青年。

此時那個娃娃臉一臉的憤怒,和眼鏡男的冷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哈克,你還是住手比較好,元帥快要醒了,等到那個時候,就不是死能解決的了。」

哈克眼中明顯劃過一抹恐懼,色厲內荏的回到:「你們那個元帥也命不久矣了,狂什麼!」

「你!」

哈克直接拔出槍對著被拉出人群的女人四肢射去,看著飛濺的鮮血笑的無比的得意。

葉錦知道,這些人太謹慎,離得也實在是太遠了,肯特根本找不到時機出手。

現在四周除了哈克和屏幕中青年的對話之外,一片寂靜,發出任何聲音都會被第一時間聽到,葉錦不敢開口,只好用眼神輕輕的瞟了肯特和琳娜一眼。

他們看到這個眼神,還沒有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葉錦就在人群中發出了一聲收到了驚嚇的驚呼。

這個聲音十分的輕微,還帶著刻意壓低的氣音,似是擔心被聽見。

但在那些五感靈敏,精神緊繃的星盜耳中卻是如此的清晰。

「什麼聲音?」

哈克警覺的看向了人群。

原本簇擁著的人群靠的更緊了,似是在掩護著什麼?

哈克迅速命令手下強制性的分開了那堆人質,然後就發現了葉錦。

「看我發現了什麼?」

哈克眼睛都亮了,「一個小幼崽。」

「哈哈,還是個可愛的小姑娘。」

哈克動作粗魯的將葉錦拉出了人群。

肯特想要動手,卻被琳娜給拉住了,不同於肯特萬事不管的性子,琳娜向來細心。

她和葉錦相處這麼久,早就知道,這個小姑娘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柔弱,相反,她非常冷靜,總能迅速的適應環境。

琳娜不相信葉錦會因為害怕而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舉動,再加上她之前的那個眼神,雖然不知道小姑娘要幹什麼,但他們總不能去拖後腿。

現在的葉錦完全是一副被剛剛血腥的景象嚇壞了的柔弱幼崽,睜著驚恐的大眼睛,被可怕的星盜頭子輕鬆的拎到了全息投影面前。

小姑娘嚇壞了,眼圈紅紅的,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直愣愣的毫無反抗之力。

「你們聯邦不是要保護幼崽嗎?現在幼崽就在這裡,你們來保護她啊!」

用這個小幼崽威脅,比那個女人有效多了,哈克不顧投影中蘇文的黑臉和艾克憤怒的要吃了他的目光,將小姑娘直接推到了星盜群那邊。

蘇文他們眼睜睜看著這個年紀非常幼小的柔弱小姑娘跌跌撞撞的站立不穩,直接栽到了剛剛製造出來的血泊之中,手上臉上迅速被鮮血染紅了。

這幅場景深深刺激了這些星盜的施虐欲,一個個的向著葉錦聚集了過來。

或許是之前的人群表現得太軟弱無力,似乎生死都由他們掌控,也或許是葉錦實在太無害,令他們放鬆了警惕。

連之前一直看守著人質的星盜也開始向葉錦走了過來,看著葉錦在眾人的目光下瑟縮著身體,看著小玩具被他們逼入絕路的恐懼,身心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葉錦緊緊抱著身體,努力的蜷縮著,目光似是無意的看了四周一眼。

很好,全來了!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一叢又一叢的纏絲草突兀的從這些星盜的身上冒了出來,緊緊的勒緊了他們的下三路,而這些剛剛有些得意忘形的星盜幾乎有志一同的彎下了腰,神色扭曲的捂住了襠部,被疼的頭腦一時放空。

肯特瞅準時機,迅速撲出,釋放出了大量的異能,加固了纏絲草的韌性,並同時催生出更多的纏絲草來捆住這些星盜的手腳。

其他的乘客見狀,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有一個算一個,全部撲了出來,搶激光槍,按手腳,甚至抽冷子踹兩腳,場面一時無比的混亂。 這個變故只發生在了一瞬間,等到眾人回過神來時,一切已經塵埃落定了。

屏幕對面的艾克差點栽倒,就連冷靜的蘇文也差點跌碎了眼鏡。

蘇文不愧是優秀的副官,就算在極度驚愕之下,也迅速的做出了一系列指令:「艾克,你帶一隊人迅速接手客艦,並對傷員進行治療;奧克托,你去將那些星盜綁回來,之後的審訊就交給你了。」

「收到!」

就在他們轉身的時候,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男人,光靜靜地站著,就有一股沉沉的壓迫感襲來,讓人難以喘息。

「元帥!」

三人一驚,元帥什麼時候到的?又看了多久?

想到這裡,以蘇文為首的三人有些墜墜,是他們怒急攻心,做出了錯誤的決定,才會導致紅鬍子闖到客艦航線上,之後又沒有做出正確的應對,果然是他們太依賴元帥了嗎?一旦元帥不在,就錯誤不斷。

「在完成救援安置之後自己去領罰!」低沉醇厚的嗓音帶著不容拒絕的威嚴。

「你們自己好好想想這次錯在了哪裡?我的身體你們知道,我是不可能一輩子跟著你們的。」

「元帥!」艾克急了,立刻就要反駁,被蘇文一把拽住。

「我們會去好好反思的,請元帥放心。」

…………

「蘇文,你幹什麼拉住我,不讓我說話!」

「難道元帥說的不是事實嗎?」蘇文語氣依舊平淡。

「就算是事實,難道我們就這麼認命了嗎?」艾克一頭的紅髮就快要炸起來了。

「現在與其浪費時間去做沒有任何意義的反駁,還不如聽從命令,讓元帥安心。」

一直沉默著的奧克托冷不丁插了一句。

艾克安靜了下來。

葉錦並不知道那邊的爭吵,她現在很不好受。

她知道,這些星盜因為實在是太過謹慎,離人群太遠,還分散開來,讓肯特不敢保證能夠一網打盡,遲遲無法動手。

這種時候就需要什麼吸引住他們的注意力,而既能吸引注意力,又不會引起他們警惕的,應該只有她這個珍惜又脆弱的幼崽了。

並且為了保證萬無一失,在星盜他們靠近的時候,葉錦悄悄地拿出了之前肯特塞給自己的一堆纏絲草種子。

多虧了之前的自己勤加鍛煉,雖然自己的精神力和異能等級不高,只是剛剛覺醒的e級,但操縱力足夠,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在他們靠近時將種子粘到他們身上。

之前的恐懼發抖一半是裝的,一半是這種精細操控太難為她這個菜鳥了,給累的。

原本她想將種子弄到脖子上,對她這個法制環境長大的好孩紙來說,掐脖子是她能想到的最有殺傷力的攻擊了。

可是這時的一條彈幕吸引了葉錦的全部注意力,完全全程圍觀的直播間觀眾提出了一個不同的看法:

〔主播主播,種子放脖子上對於你來說難度太大了!〕

〔身高本身就不夠,你還是坐在地上的,將種子送那麼遠,你的異能精神力經得起耗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