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是任務完成。

觀察所壘積完畢。

看著大家的樣子,似乎我也沒有那麼累啊。

看來還是訓練強度不夠!

但是此時此刻! 云神圖 我比任何人都要強大!

是來自內心的!

你們這些人,也就兩袋的能力!

兩袋就是你們的極限!

但是我呢!

不可限量!

我還行!

我還能秀!

我可以碾壓你們!

我就是優秀!

生活沒有激情,那啥都不是!

同樣的一天,不是說我比你們做的多,而是我比你們更強大了!

「星河,你太虛偽了,就那麼喜歡錶現啊。」

聽著戴嚴聰的說話,我笑了笑。

沒有什麼好反駁的。

他說我喜歡錶現。

可是有這麼表現的?

這算什麼表現?

表現的很傻,表現的很積極?

這個要是算表現,那還有什麼意義?

大家都像你們那樣活著,那還有什麼激情可言?

你認為我是在向別人表現,那就這樣算吧。

這麼做確實也突兀了。

想法不同,產生的看法自然也就不同了。

他們是一群人,我們也是一群人。

「臧啟運,你行不行啊。」

「嗯,你行不行啊,看你後來都不行了。」

「你就沒有追上我,看你跑的,個子高招風吧。」

「你那天能甩了我啊。」

「你就是牛皮膏藥,甩不掉。你什麼時候能超過我啊。」

「我草,你們怎麼都不搬了啊,我還在來來回回的跑著。」

「展清,你也不行。」臧啟運被我打擊了,就想去打擊別人。

「我哪裡不行,你搬的有我多嘛。」

「哼,你什麼時候能超過我。」

這話,怎麼被他學去了。

「大藏,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也是非常拼的好不好。」

人以群分,真的是這樣。

基本上,一個人是什麼樣子,從他身邊周圍的人就能看出來。

偷懶的人,都能找到同類人一起躲。

而我們這些奮進的人,自然也在一起討論各自的開心。

其實有很多事情都是這樣。

別人以為我們在表現,我們就在這裡默默的訓練。

現在看不出什麼成果。

但是在以後,就產生了天差地別的效果。

在以後的生活中,很多新鮮的事情,總是我們這些強者首先體驗。

而他們註定只能跟在我們的後面。

說是表現,其實也是表現。

但是有一點不同的是,在其他場合,他們不是想表現就能夠表現的。

而我們是想怎麼表現就怎麼表現,因為我們有這個能力,而他們沒有。

在遇到很多事情的時候,我們做不了,那就是不可行。

其他人試試的機會都不一定還有。

就像參加比武,四百米障礙。

我第一個上,我的成績基本就可以確定最好的成績水平了。

而他們再上的話,也只能是訓練。

還有一點,就是只要我們積極的訓練,在以後的每一項訓練里,任何科目都是玩著法子的玩。

而他們是痛苦的承受。

這就是區別。

我說累了,不行了,大家都會看著我,然後內心裡就說,高手就是高手,能堅持那麼長時間。

休息一下就是在調整。

而不是他們那個樣子,休息一下,被看到都被人認為是偷懶。

這個就像公司里的員工一樣。

一個天天勤勤懇懇的員工,突然有一天累的不想動了,上司的做法,常常是安慰,然後就是理解。

而那些消極的人,常常是被埋汰,甚至是被打擊。

幹活,真的不是我們要表現,我們只是想激發自己的潛力而已。

雖然這個行為有點瘋。

但是生活不就是不瘋魔不成活。 第一百八十四節、不瘋魔不成活之瘋魔

沒有最強,只有更強!

你以為這個世界只有你一個人在瘋狂嗎?

不!

有很多人!

很多時候,你總是以為自己是最努力的那一個,但是現實是,總有人努力到讓人驚嘆的地步。

我剛剛到這裡的時候,是一個弱雞,非常的弱。

總有狐妃想睡我 儘管自己很努力,但是改變不了大家的第一印象。

所以在一段時間之後,超越了那些曾經看不上我的人,也在各個方面的表現比他們優秀,自然也就會激發其他人的自尊心。

本來以為,只要我一直努力,就會一直走在前面。

但是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我感受到,原來這個世界不僅僅是我一個人在努力。

還有人在拚命!

就以我這樣的努力程度遠遠不夠。

正常的訓練,在那天卻發生了讓我終生難忘的事情。

一次意外?

或許是吧,但是好像又不是。

那天,天氣很晴朗。

一個周末前的最後訓練時刻。

我們最期待的時刻即將來臨。

但是這個時刻來臨之前總是會有一個超級大餐等待著我們。

正常的熱身運動結束之後,我們的八公里開始了。

是的,那天是八公里!

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是長距離的奔跑,我都會心跳加速。

不是激動,是自然的,潛在的,無意識的血脈膨脹。

這個八公里可不是簡單的。

八公里是多遠?

很遠,很遠!

不僅僅是數字上的,在現實想象一下,八公里是多遠。

很難去想象。

那天我們的路線是這樣的。

熱身之後,圍繞著操場跑了一圈。

其實並不是累的心跳加速,而是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心跳就已經加速了。

那個距離不是我們第一次征服。

但是那條路卻是我第一次征服。

在部隊里,永遠都是團結的,所以每個人在團體行動的時候都是互幫互助的。

但是我是傷員,我的腳傷,是大家都知道的。

而且我這個人也不是偷懶的人,所以每次訓練,我都是照顧自己。

我照顧不了其他人,能把自己照顧好,就行了,似乎班長們,和戰友們也是默默的贊同著。

畢竟這個時候大家都是差不多的。

也都是有尊嚴的,若是讓一個傷員照顧其他人,估計誰都受不了這個窩囊氣,畢竟再差的人都是有尊嚴的。

雖然我也是傷員,但是我卻從來沒有給戰友增加負擔。

從來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因為我還在想著變的更強!

八公里,開始了。

我始終追著前面的人,在看著第一名而努力奔跑。

我顧不了其他人。

而且這個時候,也沒有這個意識。

作為戰友,在這個時候,還沒有那麼多的講究。

而且這個時候,都是以班級為單位的。

我們班,說實在都不差。

展清本來就很強,臧啟運也非常強大,

周俊飛雖然來的遲,但是他的底子相當不錯,

而楊志平雖然話多,但是這也是他的尊嚴,他也不樂意輸給一個傷員。

而韓大壯雖然個子矮小了一點,但是這個傢伙是屬於講究社會哥們義氣的那一類人。

他雖然不願意天天這麼訓練,但是每次因為受罰都是團滅,所以他也是很應付的,至少不會拖我們的後腿。

而我在這裡,自然也就是成了他們特殊照顧的對象。

只要我好,他們都好。

而我也不想因為腳傷而限制自己受訓。

奔跑,僅僅是奔跑而已!

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