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暗想張書記如此不計報酬給自己找資金是為啥?還不是沾了嘉嘉的光?他有必要在這件事上糊弄自己嗎?想通了這一節,卞輝煌對張青雲要他在大學城買房子的事更是不敢大意,如果讓張書記認為嘉嘉嫁到卞家,老卞家讓她受了委屈,那可是不得了的事。

卞輝煌一個人在污七八糟的亂想,張青雲自斟自飲則在想著耿霜的事,耿霜回來后遠在海東。自己要怎麼才能支援到她呢?自己不可能天天往海東跑吧?這還真是個頭疼的事。

「丁!,丁!」手機鈴聲響起,張青雲回過神來接聽電話。

「你」你在哪裡?」電話那頭傳來趙佳瑤的聲音,沒平時那麼冷。但是多了一絲沉重。

「有什麼事情嗎?」張青雲皺眉道。

「我在穆縣,你」你」趙佳瑤支吾一下,才道:「有點事情跟你說一下,你能夠過來嗎?」

「穆縣?」張青雲驚道。抬手看看錶小四多了,再開車到穆縣一個多小時,還談什麼事情呢?張青雲正要開口問,電話里傳來趙佳瑤呀的一聲驚呼,然後嘟嘟盲音。

張青雲長身而起,心想這女人不走出什麼事情了吧?一念及此,也沒心思留下和卞輝煌繼續嘮了,連忙起身跟他說了一下情況,自弓則下樓開車直奔穆縣方向而去。

穆縣張青雲到去過兩次,第一次是和何駿、段永淳他們一起,那一次他和何駿是公開撕破了臉面,接下來下了一盤大棋,算是狠狠掃了何駿的面子。

第二次就是倪秋月了。那個別墅群就在穆縣,那是一次荒唐旖旎之旅,一想到倪秋月,張青雲又忍不住苦笑搖了搖頭。這個女人已經有一個月沒有找自己了,興許漏*點也過了吧!

一路胡思亂想,快到穆縣的時候,張青雲一連給趙佳瑤掛了四五電話,都處在未接通狀態。他心裡也有些慌了。趙佳瑤如果真出了什麼事,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穆縣是市郊,治安可比不上城區。這個女人也是怪,好端端的半夜跑到那裡幹啥?

張青雲加快度,汽車一路風馳電掣直奔穆縣縣城,由於漫無目的,他只好將車停到新穆家園門口,然後進門找前台一個包房一個包房的查客人名字,好在人家服務態度好,很快就給張青雲弄清了位置,趙佳瑤果然在這裡,張青雲暗鬆了一口氣,噔噔直上三樓包房。

服務員打開包房門。張青雲一眼便看見了趙佳瑤,竟然是一個人。

「趙總,你怎麼一個人」。張青雲話說一半,現趙佳瑤好像有點不對勁,臉白得有些嚇人,桌上堆了幾個酒瓶,這女人一個人在這裡

「坐吧!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趙佳瑤道,聲音輕飄飄的,整個人看上去很萎靡。

張青雲慢慢上前坐下,一笑道:「對穆縣這裡是我唯一熟悉的地

很罕見,趙佳瑤臉上竟然浮現出一絲笑容,道:「我也一樣,我來這裡已經三天了,對了。我哥找你了嗎?」

張青雲皺眉搖搖頭,道:「趙大哥來蓉城了嗎?我」我真不知道哦,你們兄妹見過面了?」

「沒見過面就是沒來。有什麼好奇怪的。」趙佳瑤哂笑道,她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但是同時也帶來了一身的酒味,她今天應該喝得不少了。

張青雲突然感覺事情有點問題,趙傳來蓉城的事兩個人的反應都很奇怪,何駿前幾天不也神神叨叨的嗎?而趙佳瑤更狠,竟然還酗酒了,究竟是什麼緣故?

「你很能喝酒嘛!」張青雲拿起一個空酒瓶搖了搖,瞳孔猛然一收,白蘭地?這女人不會瘋了吧?一瓶瓶灌這種酒,她想死啊?

「怎麼了?我喝酒不行嗎?我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干涉我的私人生活。」趙佳瑤臉一冷道。

張青雲哂笑咬了咬嘴唇,這女人今天不正常,也懶得和他計較,只是自顧自的將瓶中剩餘的酒到出來,他自己幾口喝了下去。

趙佳瑤眯著眼睛看著他。冷不丁的說道:「如果我和我哥鬧翻了,你會不會認為很遺憾!」

「噗!」張青雲嘴中的酒一下嗆住了,猛然抬頭看向趙佳瑤,良久才道:「那是當然,不過我相信應該不會,你們可以找你們的父親幫著評理嘛!」

「我父親死了!」

張青雲心猛然一跳。倏然覺得自己說錯了話,再改口又有些不可能了,網想開口說點、遺憾的話,趙佳瑤拉響了服務鈴,開口又叫了兩瓶白蘭地。 這是一場誰也猜不到進程的戰鬥。

被稱為「3.30皇宮事變」的這一次軍事行動,最起初的參與者,只是肩負著特殊使命的「蚩尤」們,但隨著皇宮的攻克,日軍大舉反撲開始,戰鬥開始朝著一條奇特的方向進行

先是潛伏在日本的所有「天使」們加入到了這場戰鬥之中。這些人都是最優秀的間諜,他們長期潛伏在日本,年紀最大的甚至已經超過了七十歲。

336名天使,在他們中你經常能夠看到白髮蒼蒼的老人,穩穩的舉著步槍,穩穩的扣動扳機,然後穩穩的把奪命的子彈射向目標內的日本人。

日本情報機關曾經費盡心機想要抓獲這些間諜,但是幾十年,他們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可是現在,絕大部分的天使卻主動出現在了這裡,主動站到了日本人的面前,或者,這對於日本情報機關來說是個最大的侮辱吧

然後是中華民國情報機關派到日本的力量。以王亞樵「東京會」為主力的這些人,就和天使一樣,並肩站在了這塊戰場上,給予了皇宮裡蚩尤突擊師最直接的支援!

這些是所謂的「江湖人士」,但他們和真正的江湖人士又有很大的不同,因為他們身上和天使一樣同樣肩負著特殊使命。

現在,一切的任務都已經完成,他們最後的一個使命:

用手中的槍,向對面的日本人開槍!為了最後的勝利和光榮!

牛關雲從來也都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和和元武本並肩作戰,這個「日本人」,當初不知受到了「東京會」的多少威脅,在「東京會」面前,他是那樣的懦弱和膽小。可是此時出現在牛關雲面前的「和元武本」,卻堅定頑強的如同一塊岩石!

「哎,你,你不叫和元武本吧」日本的又一次進攻被打退了,牛關雲小心地問道。

和元武本笑了一下,點了點頭:「我叫吳維新,我記得我好像是徐州人。」

「嘿,我也是徐州人,這麼說咱們是老鄉那!」牛關雲一下變得興奮起來,隨即有些不好意思:「記得有次,有次我還打了你」

和元武本——吳維新又笑了一下:「我們做間諜的,本來就是這樣,就算我們天使之間,也都互相不知道彼此的身份,經常會發生誤傷事件」

牛關雲稍稍覺得好過了些。

日本人正在積蓄著力量,準備發動下一次的進攻。牛關雲覺得有些無聊,這個時候,他聽到吳維新輕輕的哼唱起來:

「於斯萬年,亞東大帝國!山嶽縱橫獨立幟,江河漫延文明波;四百兆民神明冑,地大物產博。揚我黃龍帝國徽,唱我帝國歌!」

「這,這歌怎麼那麼耳熟?」牛關雲聽的好奇。

吳維新有些奇怪:「這是咱們的國歌那,你不知道?」

牛關雲恍然大悟:「你這唱的是滿清那時候的國歌吧?哎喲,我的兄弟,滿清都被推翻多少年了?咱們自從蕭大總統就任后,國歌早就換成新的了!」

吳維新苦笑了下,自己在日本的時間太長太長了,為了確保自己身份,自己從來不會去聽中華民國國歌,就是這首歌,還是很久很久之前自己的父親教自己唱的:「那咱們現在的國歌,你,你會唱嗎?」

「會,當然會!」牛關雲洋洋得意地說了句,接著拉開破鑼嗓子唱了起來:

「大中華,大中華,我們巍巍的大中華;大中華,大中華,我們的民族堅韌不拔。國旗飄揚,黨旗飄揚,那是我們前進的步伐;戰歌嘹亮,軍歌嘹亮,我們的意志堅硬如鋼!」

儘管他的嗓子非常難聽,但周圍所有的天使還是不知不覺被吸引了過來,他們仔細地聽著,細心的跟著哼唱:

「戰歌嘹亮,軍歌嘹亮,我們的意志堅硬如鋼」

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國旗,現在,又聽到了自己的國歌,沒有什麼可以遺憾的了!

「日本人上來了!日本人上來了,戰鬥,準備戰鬥!」

這一道命令,讓還沒有過足老師癮的牛關雲悻悻然的投入到了戰鬥之中。

「大中華,大中華,我們巍巍的大中華」

這個時候,邊上的吳維新一邊扣動著扳機,一邊唱著這首剛剛學會的國歌!很快,越來越多的天使們加入到了這一行列,300多人,在這戰場之上,用他們堅硬如鋼的意志,唱響了中華民國國歌!

就算槍炮聲再大,也無法掩蓋住這嘹亮的歌聲!

此時,在天使們的側翼,東京會議大樓外,王亞樵親自操持著一挺機槍,酣暢淋漓的把一梭子一梭子子彈傾瀉向一層層衝上來的日軍!

很快沒有這麼暢快過了!王亞樵笑著,吼著,盡情的把心中的憤怒用槍聲噴吐出來!

忽然,王亞樵停止了動作,側著耳朵聽了下:「你們聽,那是什麼聲音?」

「九爺,除了槍聲,還能有什麼?」

「不對,不對!好像有人在唱歌!」王亞樵皺了一下眉頭,又仔細聽了一下,忽然叫道:「是在唱歌,郵政大樓那裡!國歌!是咱們的國歌!」

所有人都把耳朵向郵政大樓那裡支棱過去,很快,有人興奮地叫了起來:「九爺,是國歌,是咱們的國歌!」

王亞樵變得興奮起來:「弟兄們,唱啊,唱啊!讓咱中華民國的國歌,在日本的首都唱響!讓那些日本孫子們好好聽聽!」

「大中華,大中華,我們的民族堅韌不拔。國旗飄揚,黨旗飄揚,那是我們前進的步伐」

上千人的聲音很快匯聚到了一起,這歌聲,在東京上空飄揚,是如此的清脆嘹亮,是如此的慷慨激昂!

日本皇宮!

這裡的國歌之聲,同樣也在皇宮內外響起,三個不同方向的歌聲,在東京上空聚集到了一起,在日本的首都,中國人在那盡情宣洩著自己的豪邁,在那告訴東京的每一個日本人:

中國人就在他們的首都,中國人正在戰鬥!

「總司令,咱們的援軍究竟是從哪裡來的?」屈麟祥納悶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革文軍微笑著搖了搖頭:「從他們打槍的聲音來看,並不是職業軍人,其實是誰並不重要,但弟兄們會知道,咱們並不孤獨,咱們並不是在孤軍奮戰!」

革文軍轉過了身子,看了一眼身後的裕仁一家:「你們聽到了嗎?那是我們的國歌,中華民國的國歌!」

裕仁有些膽怯,又有些沮喪的點了點頭。

中國人的國歌!裕仁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在東京,這個日本的首都,哪裡冒出來的那麼多中國人,或者更加準確地說,是哪裡冒出來那麼多的中國戰士

一發迫擊炮彈呼嘯著飛了過來。

全神貫注射擊的吳維新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就在這個時候,一條身影卻和身而起,一把把吳維新壓到了身下。

「轟」的一聲,炮彈就在身邊爆炸了

吳維新晃動著腦袋,掙扎著從下面爬了起來,他看到在最危急的時候,救了自己一條性命的,正是打過自己,又教自己唱國歌的牛關雲。

牛關雲渾身都是鮮血,眼看著不成了,睜著眼睛,傻笑地看向吳維新:「兄弟,我打過你,欺負過你,現在,現在我還清了沒有?」

「還清了!還清了!」吳維新用力點著頭,眼淚奪眶而出。

「好好,好好學著國歌,等,等咱們的軍隊到了東京,唱歌,唱歌迎接他們」牛關雲的眼神變得迷離起來,喃喃說道:

「要是能活下去,把,把我送回徐州,那是我的家,我的家」

牛關雲在死前,沒有什麼崇高的理想,沒有高昂的口號,他唯一想的,就是回家。

日本不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家,在徐州,在中國也許,這是這裡每一個人唯一所想的吧

吳維新放下了牛關雲的屍體,他一點都不怨恨牛關雲曾經打過自己,如果雙方換個位置,自己也會這麼做的。

他重新拿起了武器,狂吼一聲,失去兄弟的痛苦和仇恨,只有用槍聲才能解決!

日本人密密麻麻沖了上來,除了迫擊炮,甚至還動用了一輛輕型坦克。 天品龍侍 300多人組成的陣地,已經開始變得異常困難起來。

「長官,長官,九爺讓我來告訴你們,日本人實在太多了,你們這裡防禦困難,九爺讓你們撤到會議大樓去,那裡容易防守!」

石中華點了點頭,目前的戰況,依靠自己的這些人,的確已經很難守住了。

「長官,天使33號許鐵風請求留下指揮防禦,掩護撤退!」許鐵風大聲說道。

石中華遲疑了下,日本人已經從三面開始包圍這裡,留下來的人,很難再活著衝出去了,他看了一眼許鐵風,自己的這個兄弟眼中坦然、無畏,終於,石中華緩緩點了點頭

許鐵風笑了,他點了三個人留下和自己在一起,當他的目光投到吳維新身上的時候,許鐵風遲疑了下,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兄弟有妻子,有孩子。

吳維新看出了許鐵風眼中的意思,他淡淡地說道:「長官,把我留下吧。」

大部分的武器、手榴彈被留了下來,五個掩護天使們撤退的天使,從這一刻開始,早就已經當這條命不屬於自己的了。

機槍在響著,衝鋒槍在響著,手榴彈在轟鳴著,大地在顫抖著

天使們成功撤退了,可是剩下的人,已經被日軍重重包圍。除了後面的郵政大樓,他們再也無路可退。

許鐵風看了一眼周圍,兩個同伴陣亡,一個同伴重傷,唯一還能戰鬥的,就只有自己和吳維新了。

「長官,撤到大樓里,撤到大樓里。」重傷的天使大口大口喘息著:「把炸藥,把炸藥都堆到我的身邊來!」

「你叫什麼名字?」許鐵風把炸藥歸攏到了同伴身邊,莊重地問道。

「我也不記得了,我真的不記得了」天使笑著,揮了揮手:「長官,走吧,咱們下輩子再見!」

天使看著同伴的身影沒入了大樓內,然後他喃喃說道:「下輩子,下輩子我就當個普通人,我再也不當天使了,再也不當天使了」

然後,他點著了導火索

「轟」的一聲爆炸,從大樓外傳來,大樓好像也搖晃了下。許鐵風絕望的閉了閉眼睛,又失去了一個自己的兄弟!

許鐵風和吳維新把三樓選擇成了最後的戰場,他們把全部的武器彈藥放在了這裡。不想退了,無論怎樣,這裡都將是自己最後的歸宿!

「長官,我真的很想我的老婆孩子!」吳維新槍口中噴出了一串火舌,兩個企圖衝上來的日本士兵倒在了槍口之下:「我老婆叫和元枝子,我要是能活下去,我得幫她改個中國名字!」

「我沒有老婆孩子!」許鐵風扔下了一枚手榴彈,爆炸聲里笑著說道:

「我有說夢話的習慣,我怕找了老婆,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每次我想做那事了,就去隨便找個日本娘們上床。你呢?找過沒有?」

吳維新的眼中露出了壞笑,他看到一個日本士兵冒出了半個腦袋,舉起槍來就是一陣掃射,血花飛濺之中壞笑著說道:

「找過,別說,野花真的比家花香!」

這時候吳維新聽到許鐵風悶哼一聲,看了下,許鐵風左臂中彈了:「怎麼樣,長官,受得了嗎?」

「咱們早晚都是死人,這點傷有什麼受不了的!」許鐵風笑著,又扔出了一枚手榴彈。

這兩個天使,不斷用手裡的武器**出一串串火舌,樓梯上,已經密密麻麻的堆滿了日本人的屍體。

值了,有那麼多日本人給自己陪葬,什麼都值了!

「長官,我,我不成了」忽然,打的忘情的許鐵風聽到了吳維新痛苦的呼聲。

趕緊沖了過去,發現吳維新胸口中了兩顆子彈,鮮血根本無法抑制的朝外噴涌而出。

許鐵風知道救不了了,他一隻手抱著吳維新,一隻手繼續瘋狂的射擊著。

吳維新睜著眼睛,也許牛關雲死的時候,也和自己一樣吧?聽著悅耳的槍聲,吳維新輕聲說道:

「報告長官,天使47號完成任務,請求,請求回家!」

許鐵風的身子顫抖了下,他讓吳維新靠牆坐好,然後端正的敬了一個軍禮:「天使47號潛伏日本期間,忠於國家,矢志不渝,表現優異。現潛伏任務完成,批准回家!」

「謝謝長官!」吳維新開心地笑了,他靠著牆壁,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一直到死,他都在那輕聲哼唱著:

「大中華,大中華,我們巍巍的大中華」

這是自己的國歌,中華民國的國歌!吳維新死的時候沒有什麼遺憾,自己終於學會了自己國家的國歌了

吳維新死了,許鐵風並不覺得有什麼難過,沒什麼,很快自己又可以見到自己的這位兄弟了。

不再讓你孤獨 許鐵風也中彈了,他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該結束了,自己已經無法再繼續戰鬥下去了。

他停止了射擊,對著北方,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大聲說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