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曹魏看著莫名自信的韓沙包,嘴角勾起,詭異的笑了笑。

「雷子,放了他。」

安德雷沒有任何猶豫,立即讓人放了韓沙包。

韓沙包從地上站了起來。

以為曹魏等人是怕自己,也就囂張的看著曹魏,道:「曹魏是吧?我姐想要請你回去當狗屁的神子,不過前提是要得到我的同意。」

曹魏真的很不明白。

到底是什麼給了這位弱小無能的韓沙包勇氣。

既然敢在蜥蜴人的地盤,主動挑釁自己。

「回去?算了吧,我感覺我能力有限,無福繼續擔任神子這個位置。」曹魏很果斷的拒絕。

韓沙包最討厭別人拒絕自己。

也就上前抬手戳這曹魏的胸口:「小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別忘了這裡還是恐人的村莊。」

法醫在上:餘生許你長情 曹魏伸手握住韓沙包的手指。

「鬆開。」韓沙包語氣很張狂。

曹魏的手掌逐漸用力,向上掰去。

韓沙包痛的要死,急忙對著身後的一群蜥蜴人喊道:「你們誰上去給我弄死姓曹的,日後我讓誰當你們的總督。」

一群蜥蜴人如同看傻子般,看著韓沙包。

安德雷看向曹魏。

曹魏此時的表情出奇的冷淡。

伴隨著「啪」的一聲,掰斷了韓沙包的一根手指后,面容平淡的講道:「殺了他們。」

安德雷沒有絲毫猶豫,揮動拳頭立即打爆了一個恐人的腦袋。

其他蜥蜴人也隨之動手。

隨著十幾個黑衣恐人全部死亡。

韓沙包忍著疼痛,算是明白這裡的人不歸自己管。

想要活下去,只能去求眼前的曹魏。

「神子大人,神子大人,我求求你別殺我,我對你還有用處,我可以幫你重新…」

「啪。」曹魏一巴掌將他扇翻在地。

韓沙包有點蒙圈,但是為了能夠活下去,並未動手,也並未繼續辱罵曹魏。

曹魏讓安德雷將韓沙包帶出去,綁在蜥蜴人族群的中央。

自己則是出了滿是鮮血的屋子,隨便找了處地方睡去。

次日清早。

韓沙包刺殺曹魏的消息在整個部落傳開。

韓包子這才剛剛醒來,就急匆匆的向著蜥蜴人的半邊部落居住地跑去。

可是還未見到韓沙包,就被幾個蜥蜴人攔住。

「讓我進去!我要見神子大人。」韓包子喊著。

曹魏昨晚就睡在不遠處,被吵醒后,起身來到了這位老族長的閨女面前。

「我來了,有什麼事直說。」

韓包子請求道:「算我求你,饒了我弟弟,他…他只是一時衝動。」

曹魏並未跟他搭話,而是詢問道:「大祭司來了嗎?我想聽聽大祭司怎麼說。」

韓包子一聽,如同抓住了最後的希望,急忙準備跑去喊紀藝。

可就在她剛剛回身時,只見數百恐人已經將她圍在了中央。

任由韓包子怎麼呼喊,這群人就是沒有要放韓包子離開的意思。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你們讓我去找大祭司!求你們了。」韓包子吶喊著。

重生之無敵呂布 一個攔著韓沙包的恐人忍不住用力堆了一下韓包子。

韓包子弱小無力,很快倒在了地上。

「你們幹什麼?難道都忘了是誰在最危難的時刻,帶領你們找到歸宿了嗎?」韓包子開始打起了感情牌。

一眾恐人猶豫再三,最後還是讓開了道路。

韓包子急忙起身,來到了大祭司的房門前,用力的敲打著。

「大祭司,大祭司,求求你去救救沙包吧。」

紀藝淡定的打開門。

「韓包子,這將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今日之後,你我在無關係。」紀藝怒聲說著。

同時大步走向了兩族交界處。

曹魏眼見紀藝帶著韓包子到來。

也大概清楚紀藝的決定。

所以讓安德雷將韓沙包帶了出來。

「大祭司我就想問你,是否要我放了這個吸血蟲?如果放了,從此我和恐人在無瓜葛。」曹魏大聲喊著。

這句話並非只給紀藝一人聽。

而是給在場的所有恐人。

韓包子一直注視著紀藝,在這種關鍵時刻,她很怕紀藝會動搖,從而不站在自己這邊。

「大祭司,算我求你了。」

紀藝閉上眼,回想起當初老族長死前的模樣。

同時回憶起當初曹魏拯救部落,帶領部落走向輝煌時的樣子。

咬了咬牙,道:「我選擇救他。」

曹魏彷彿早已知道答案。

那群恐人這時卻徹底亂了。

紛紛喊著要處死韓沙包,從而挽回受人崇尚的神子大人。

韓沙包這時大聲斥責眾人道:「你們這樣對得起當初我爹為你們獻身而死,對得起恐人族群的名字嗎?」

一眾恐人寂靜了許久。

直到吳漢林從隊伍中走出,喊道:「當初老族長的遺志是希望族群不再受到欺凌,不再被人掠奪,逐漸變得強大。」

「如今我們做到了,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神子大人帶給我們的,如果沒有神子大人,我們還是活在底層的臭蟲,根本不可能活得今天那麼自在。」

韓包子被說的啞口無言。

正如吳漢林所說的,老族長的遺願就是讓族群變得強大。

萌寶來襲:媽咪快嫁我爹地 曹魏他做到了,而自己和弟弟,不但沒有幫助到族群的發展,反倒成為了吸血蟲,不斷的弄混了這一鍋好粥。

「吳總督說的對,我們沒有錯,我們不應該為了吸血蟲而放棄神子大人。」一眾恐人終於不再沉默。

曹魏心裡動容了。

安德雷詢問道:「大人,還要殺掉這小子嗎?」

曹魏回頭看向韓沙包:「挑斷手筋腳筋,丟出部落。」

「是。」安德雷立即領命照辦。

韓包子眼見安德雷帶著韓沙包離開,急忙追了上去。

紀藝尋思了會,也是跟了上去。

「嘭。」安德雷將手腳全廢的韓包子丟出了村子。

韓包子急忙跑上前,正準備將韓沙包抱回村子時,安德雷威脅道:「如果你敢帶這個刺客回村子,我不建議連你一起殺掉。」 韓包子在恐人面前顯得這麼有底氣,是因為老族長的存在。

可現在的安德雷並非恐人,反而還是一個十惡不赦的蜥蜴人。

使得韓包子相信,如果自己真要帶韓沙包回族群,那麼安德雷絕對會動手。

這時紀藝趕到。

韓包子想要用情理來說服紀藝。

讓她能夠幫助自己。

可這話還沒說出口,只見紀藝從懷裡掏出幾枚黑色的金幣,交給了韓包子。

「包子,這是黑金,如果你還想救沙包,就帶他去西邊的地下城,記住好好生活,別再讓他驕縱跋扈。」

「紀藝!恐人族群的大祭司!難道你真的就忘了我爹對你們的囑咐嗎?」韓包子很絕望的吶喊著。

紀藝輕輕喘了口氣,小聲湊到韓包子耳邊,好似說了些什麼。

使得韓包子的臉色大變。

「不可能的,我爹不是那樣的人,肯定是你在騙我。」

「夠了,如果不想我將這個秘密說出去,你和這個吸血蟲,就再也不要回到部落。」紀藝的語氣中帶著絲絲憤怒。

韓包子很聰明,心裡清楚,一旦紀藝將那個秘密公佈於眾,所有恐人,將會全部敵視自己和弟弟。

到那時候,想走?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好!我走。」韓包子咬了咬牙,帶著韓沙包朝著西邊離開。

安德雷見兩人走遠,疑惑的對著紀藝詢問道:「大祭司,你跟他都說了些什麼?讓他這麼驚恐?」

紀藝沒有回答,如同一個冰山美人一般,離開了。

安德雷眼見紀藝不想說,也沒有追問的意思,笑呵呵的回去和曹魏復命。

此時的曹魏已經重新成為恐人的神子大人。

受到數百恐人的尊敬和敬畏。

但是曹魏卻沒答應搬回去和恐人居住。

毅然而然的決定,跟蜥蜴人們居住在一起。

對此吳漢林也很無奈。

心裡也清楚曹魏和恐人之間的隔閡,不是那麼容易就消散的。

所以也就沒有強迫什麼,帶著恐人們訓練去了。

「大人,都處理好了。」安德雷回到了曹魏身後。

曹魏輕輕的點了點頭。

正準備找間屋子,睡個好覺時。

安德雷繼續道:「但是還有件事屬下覺得應該告知大人。」

「說。」曹魏邊走邊說。

安德雷跟了上去,講道:「當時韓包子和韓沙包離開族群時,大祭司好像在韓包子的耳邊說了些什麼,才強迫讓韓包子徹底打消了繼續用老族長脅迫的念頭。」

曹魏聽完,心裡若有所思。

但是因為自己對紀藝的態度,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也沒想去找紀藝深入詢問。

…部落外。

馬克帶著甘拔雷,布魯斯,還有「你的貨沒了」商團的幾十名地精,來到了簡陋的部落外。

「馬克老弟,你確定這就是你口中所說,被最偉大邪惡之魔所統治的地方?」甘拔雷現在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馬克忽悠了。

畢竟此時的部落看起來,簡直比一個農村還簡陋。

屬實不像什麼恐怖惡魔居住的地方。

「甘拔雷老哥你放心,我以我們多年的友誼保證,我絕對沒騙你。」馬克很鄭重的說著,同時繼續往村子里走去。

甘拔雷沒辦法,畢竟來都來了,如果不進去看看,損失只會更大。

「大夥!我回來啦。」馬克經過工地時,大聲嚷嚷著。

可今天出奇的是,在工地上幹活的,不管是蜥蜴人,還說恐人氣氛都很不對,就好似發生了什麼大事。

馬克隨便找了個恐人,講道:「去,幫我去找小曹魏,本隊長帶商隊回來了。」

恐人輕瞄的看了眼馬克:「我倒是想去,可是神子大人說了,只要是恐人那就不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