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木有肉吃的日子,活不下去啊。”捧着杯杯的狄蘭看着一桌子的素食如是哀怨道。

倒不是說不能買、買不起肉類,畢竟教堂再清貧,買肉的錢還是綽綽有餘的,而是不能吃肉類。

可憐的狄蘭爲何一直茹素?就因爲他居然一吃肉類就難受,就和食物中毒一樣,但是不吃肉的話就一點問題都沒有,最奇怪的是就算不吃肉,狄蘭的身體居然沒有一點的問題,也不瘦弱。

對陳宮笙牌狄蘭來說,這簡直是世界第十大奇蹟一樣不可思議。

【宿主:陳宮笙

世界:後宮重生

附身:狄蘭·彌爾頓

身份:聖輝教堂神父

性格:聖潔慈愛

技能:虔誠、責任心強

任務目標:龍末(後宮種馬)

攻略值:0%

主線任務:pk掉龍末遇到的後宮美女0/10人。】

“好吧,這次居然要和美女們搶男人,真是夠了,任務越來越沒節操了。”

至尊劍皇 一襲黑色鑲紅邊修士服的狄蘭,撐着雨傘,慢慢騰騰的走在街道上,上午還是朗朗晴日,下午就雷聲大作了,現在更是像倒下來的水一樣。

其實拜訪的那家教友見下雨,倒是很想留狄蘭用餐留宿的,可惜,狄蘭有着身爲輔助系統的杯杯,所以,你們懂得。

還沒出教友家門的時候,杯杯就很是欣喜的提醒準備留宿的狄蘭,重生回來的龍末已經趴在路上等他撿回家了。

“按理說,他上輩子不是二十歲才被狄蘭領回家的嗎?爲什麼重生回來後卻這麼急躁?就算他喜歡狄蘭,也不想想他現在纔多大,狄蘭最多是把他當小孩子啊。”

“不知道,也許是想被養成,或是提前刷好感?反正系統提供的只是簡單的劇情介紹,具體的劇情全部都是由主角發展,主角決定了他想什麼時候被狄蘭撿回家,劇情法則就會爲他改變,可以說,每個世界的主角都是天地寵兒。”隱在狄蘭耳旁的杯杯感嘆道。

“是啊,是啊,寵兒,死了三次的天地寵兒,被親生父親虐死的寵兒。”

“額,這沒辦法,誰讓主角只是這方天地的寵兒呢,這些世界都是主世界衍生出來的,主角們再怎麼樣也脫離不了主世界的法則,而且主世界的法則已經很人性的安排了你,改變他們既定的悲慘結局了,如果沒笙笙的話,他們一定更悲慘,所以。”所以,能不能不要將所有都揹負在自己身上。

與全息網遊世界裏的主腦諾亞進行了深刻的溝通的杯杯,實在不想讓陳宮笙認爲那些攻略目標的結局是他的錯,如果沒有他,那些人的命運只會更悽慘,而不是他認爲的更幸福。

這是第一次,杯杯透露所有世界的真實,爲了陳宮笙,而腦子裏已經有所摸索到規則的陳宮笙則因爲杯杯的話越發透析着法則。

遠遠地,一團人影團在那裏,狄蘭表示,如果不是知道那貨是主角,就這黑漆漆的天,陰沉沉的雨加上路邊一動不動的人,簡直是恐怖鬼片的經典標配啊。

逃出龍家的龍末茫然的走在街道上,走着走着居然發現自己出現在了聖輝教堂的門口,小心的掩去身影,龍末扒拉着一處背靠牆壁的草叢,分開的草叢居然出現了一扇小窗戶,這是一扇幾乎不爲人知的小窗,也不知道當初設計的人設計它是爲了什麼。

這還是上輩子到處亂竄着不想幹活,又怕被狄蘭發現,躲藏的時候找到的呢。龍末懷念的摸摸隱祕在草叢後的小窗戶,明明重生沒有多久,卻好像比幾輩子還要長一樣的想念。

透過玻璃破碎了的小窗戶,教堂大廳裏,身姿修長的狄蘭穿着似乎永遠不想要洗換的黑色修士服,捧着聖經,虔誠的給教徒們唸經。

修長的身形,較亞洲人稍顯深邃的五官,帶有英美血統的蔚藍色眼睛,看着與上輩子三十歲的狄蘭完全沒有區別,只是看着更小的二十歲狄蘭,龍末不知怎麼的,突然很想感謝讓他重生又重生的輪迴古玉,如果不是它,他就不會遇見狄蘭。

“這樣不行,不能就這樣與狄蘭相逢。”雖然迫不及待,龍末卻也知道自己完全沒有辦法出現在狄蘭面前,狄蘭雖然善良慈愛,卻也絕對不會將這麼奇怪的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自己收留,只會報警,當自己是被的孩子吧。

整整兩天的遠距離跟蹤,狄蘭發現二十歲的狄蘭與十年後的他的作息近乎一模一樣,連去教友家的順序都沒有變化。

決定好出現在狄蘭面前的龍末步入街道,天空驟然陰沉。

“上輩子好像也是這樣的天氣。”

雨水嘩嘩的下下來,行人車輛都滿滿的消失了,上輩子還是不甘憤怒的心情,這輩子卻只有期待喜悅,期待能再次遇見狄蘭,喜悅能再次在狄蘭身邊。

雨水越下越大,龍末開始傷口有些疼痛難耐,升高的體溫沒有任何緩解,只讓他感覺越來越冷,和上輩子一樣,又冷又痛,卻只讓龍末高興的想哭。

就這樣,越慘越好。

小跑着,狄蘭將雨傘放置在龍末頭頂,柔聲的看着半眯着眼睛的龍末,“你沒有事吧?”

雨傘傾斜,滂沱大雨不斷澆在狄蘭身上,讓他黑色的袍子完全浸溼,他卻毫不自知,只用他蔚藍的眸子專注的望着龍末。

終於,等到你了,狄蘭。

爲了真實,而收斂真氣,放任自己被雨水打溼的龍末,半眯着的眼飽含着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伸手抓住狄蘭的衣角,頭一歪,昏迷了過去。

“喂,喂,醒醒。”

喚了兩聲,發覺地上的人完全沒有了動靜,再瞅瞅自己被拉着的衣角,無奈的狄蘭只好扔開雨傘,橫抱起龍末。

沒錯,這就是傳說中的公主抱,請相信生活清貧的狄蘭神父,雖然沒有很強健的肌肉,但抱起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完全是小意思。

抱着瘦瘦小小、輕飄飄,好似沒有體重的龍末,狄蘭覺得自己突然變得很奇怪,尤其是看着他消瘦的臉龐,更是從心底冒出一種微妙的心疼來。

這,不是他陳宮笙的情緒。

頭頂,是一片白茫茫,似要壓倒下來的天空,周圍是遠不見邊的蔚藍大海,龍末正遊蕩在其中,起起伏伏着。

明明是奇怪的陌生環境,卻讓他有如在母體中一樣安逸舒適,這是他夢想中的地方。

“這裏是哪?”仰躺在海面上的龍末如是問從他身旁飛過的白鴿。

“這裏是天堂,夢境的天堂,你的天堂。”清脆的聲音從白鴿口中發出。

“這裏是哪兒?”翻轉身體,龍末逗弄着一羣可愛的小魚。

“這裏是天堂,夢幻的天堂,你的天堂。”小魚兒們異口同聲的說道。

“不對,”明明是海面,龍末卻好像在地面一樣坐起身來,“這裏不是天堂,這裏沒有狄蘭。”

摸摸龍末依然滾燙的額頭,狄蘭將手中一塊浸水的冰涼毛巾小心的放在他的額頭上,捻好被他挑開的被子。

“弄成這個樣子,有必要嗎?”狄蘭不解的看着睡夢中不安的龍末,實在無法理解屈辱的死了那麼多次的龍末,爲什麼還會想要緊緊的抓住狄蘭,畢竟,他對狄蘭,和狄蘭對他的感情,完全是兩碼事。

如果是他,他只會拋棄掉這所有的一切。

https://tw.95zongcai.com/zc/46931/ 簡易的木牀上,龍末濃密得讓女人嫉妒的羽扇睫毛抖了抖,緩緩的,龍末睜開了眼睛,坐起身,側頭看到坐在牀邊椅子上的狄蘭時,露出了一抹脆弱的淺笑。

“這裏是哪裏?我逃出來了嗎?”

這一次,絕對不要再把你放開了,就算利用自己的可憐,就算披上一層虛僞的外衣,也絕對要留在你心底、你身邊,所有的阻礙,他都會一一的清理掉。

“你醒來啦!”小心翼翼的扶好龍末,狄蘭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這裏是聖輝教堂,你已經睡了整整一天,你前天夜裏昏迷在路邊,被我救了回來,還有印象嗎?”

一天了嗎?剛纔那個果然是心魔嗎?居然差點迷失在幻境中,自己果然還是太沒用了。

“我是從地獄裏逃出來的,可以請求您收留我嗎?”

龍末很知曉自己的優勢,較之同齡人瘦弱矮小的身體,原本滿身的傷痕因爲洗髓伐經而變得白皙光澤,卻被他生生的用刀給重新劃開,爲了讓傷痕看起來新舊不等,他用火微微的烤了一下,然後又劃了一層,滿滿的猙獰傷口,連他自己看的都覺得嚇人。

因爲他是虔誠善良的狄蘭神父。因爲他是有愛世人的狄蘭神父,所以,一定會一定會收留他,就像上輩子無家可歸的孤兒的他,但是,他不是要得到他的憐憫,他只想讓他那雙潔淨的眼睛裏只有他。

神什麼的,如果無法從他眼底心底抹去,那麼他就把神給毀滅掉。

“噢,可憐的孩子,留在這兒吧,我會好好照顧你的,我是狄蘭·彌爾頓,你可以叫我狄蘭神父,或是狄蘭哥哥。”憐惜的撫摸着龍末毛躁的頭髮,狄蘭蔚藍的眼眸裏全是瞭然憐愛,就和看所有來教堂懺悔的教友一樣。

神愛世人,神的使者也愛世人,所有人,在他們眼中都是一樣的,不論是好人壞人還是惡人。

“狄蘭你好,我是龍末,龍末的龍,龍末的末。”此生只想要你的龍末,只想屬於你的龍末。仰着頭,就好像真的是純真的孩子一樣癡癡地望着狄蘭。

也許是被龍末的舉動逗笑了,狄蘭捏了捏龍末沒什麼肉的臉頰,看着他想怒不敢怒的小眼神,眼眸裏染上了柔和的笑意,“你好,小龍末,看來我要給你好好補一補了,瘦的臉上都沒有肉了”

而被捏臉的龍末卻變得呆呆的,只在腦子裏不停的回放三個大字。

小。。。龍。。。末。。。

qaq,被男神當成小孩子調戲了,怎麼破?在線等,急求。

“別叫我小龍末。”

龍末板着一張自以爲面癱的臉,卻不知在他看上去不滿十歲的臉上是多麼的引人發笑,就好像偷穿大人衣物僞裝自己是大人的小孩子一樣。

“好好好,不叫不叫,小龍末是大孩子了,不應該這麼叫了。”將龍末的頭髮揉成雞窩,狄蘭嘴裏說着不叫,卻還是這樣叫,眼裏滿滿的笑意更是快要多的溢出來。

好吧,小孩子沒有話語權,果斷還是不反駁了。

瞭解到自己完全沒有反抗餘地的龍末,很明智的選擇了緊緊閉上嘴巴,任由自己被迫頂着雞窩頭,任由自己被狄蘭笑話,狀似無奈,略顯陰鬱的眼卻不自覺的放柔。

“哦,對了,小龍末你應該餓了吧,我有給你煮粥,我去拿來給你哦,乖乖先躺在牀上哦。”

好不容易剋制自己放開觸感良好的發頂,狄蘭一拍手,想起了被自己遺忘在廚房的可憐的白粥。

“來,快吃吧。”

一碗熱騰騰的冒着白氣的白粥出現在龍末的眼前,白霧霧的熱氣瞬間薰紅了他的眼睛,眼睛裏自動分泌的淚水被他狠狠擦去,傲嬌的轉過頭對着狄蘭說道,“我沒有哭,這只是被熱氣薰到了的生理性鹽水。”

看着不自覺弱齡化的龍末,伸手抹去他再次流下的淚水,狄蘭笑得如春日般溫柔,“我知道,小龍末纔沒有哭,都是粥太燙的緣故。”

“我本來就沒哭,本來就是粥的錯。”紅着臉,龍末羞得直想埋進粥碗裏,如果不是粥太燙了的話。

時光靜好,有你所在,即心安處。 光明,永遠阻隔在玻璃窗外。

虛惘,只能緊緊握在手心中。

已失去的和得不得的,

如沙漠中的海市蜃樓,

不斷誘使着前往相反的方向。

貪婪的人啊,

黑暗中光亮着的,

除了天堂的聖芒也會是地獄的慾火。

也許是日頭過於燦爛,讓龍末暈了頭晃了眼,明明只是站在青青菜地裏對他招手的狄蘭,偏像極了聖光普照的神明。

龍末的眼睛暗了暗,這樣的狄蘭映襯着他,讓他顯得更加黑暗,卻也讓他更加想將這樣子的狄蘭藏起來,這樣子的光芒,照耀他一個人就夠了。

你應該是我的,你應該只注視着我,不要看着其他的東西,那會讓我想毀了一切。

看着那糅合了天空的靜,大海的深的無限蔚藍的眼睛,龍末感覺到心臟跳動着前所未有的劇烈,再次重生時下定的目標越發堅定,既然老天都讓他重生,那麼這次,他絕對不會再放手。

“小龍末,要不要和我一起出門走走?”狄蘭一身永遠不變的修士服,總讓人以爲他從來不換衣服似的,其實不過是滿櫃子一模一樣的衣服罷了。

纖長的睫毛低垂,掩蓋住自己眼眸裏深深的黑暗,龍末蹦蹦跳跳的來到狄蘭身邊,抱住他的臂膀,揚起天真的笑臉衝着狄蘭疑惑道,“出去?去哪裏?我一定要去嗎?我不想出門。”

說着,抱着狄蘭的手相應的收緊,裝着害怕一切、抗拒一切,這就是他扮演的被虐.待而導致封閉自我的孩子模樣。

“只是去一戶教友家哦,”狄蘭溫柔的摸摸龍末的頭,“你來了好久,都沒有出門過,難道不想和我一起出門嗎?或是你比較想繼續一個人待在教堂等我回來?”

緊緊的用雙手抱住狄蘭的腰,龍末將頭埋在狄蘭的腹部(請原諒十歲的孩子,身高不夠,只能埋腹了。),“想和狄蘭在一起,但是不想出門,狄蘭也不要出門了,好不好?”

是的,不能出門,不能讓周圍人看到他,不能讓龍家發現他,他還沒有絕對的武力可以抵抗龍家,給他點時間,直到他能光明正大的走在狄蘭身邊,很快的,不會太久的。

擡起撒嬌賣乖的龍末的頭,直視着他,狄蘭眼睛裏滿是不贊同卻也深藏着對他的憐惜,“不可以哦,小龍末要乖,你應該出門呼吸下新鮮空氣了,天天悶在教堂裏不難受嗎?”

就是這個。

看着狄蘭眼中的憐惜,龍末深深地深深地覺得,自己的撒嬌賣萌甚至裝可憐都是值得的,爲了狄蘭只對他的情緒,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但是,還不夠,這樣還不夠,要他只看得到他,就像他只看得到他一樣。

“好吧,”狀似無奈的嘆了口氣,龍末重新埋進狄蘭的腹部,悶聲悶氣,“出去就出去吧,但是今天晚上要一起睡哦。”

“好好好,這麼大了還怕自己睡,真是,小孩子啊,”滿滿的寵溺氣息,更是讓狄蘭鍍上一層讓人不想放手的光芒,“周教友家正好有個和你年歲差不多大的孩子哦,你一定會喜歡她的。”

“知道了。”

怎麼可能?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永生永世,我只想喜歡你。

龍末點着頭,腦海裏卻不斷的訴說着難以說出口的話。

“那就快去換衣服啊。難不成小龍末想穿着睡衣出門不成?我倒是沒意見,畢竟我覺得自己選的睡衣還是很可愛的。”勾着嘴角,狄蘭笑得一派溫柔,說出的話卻讓龍末羞紅了臉。

如果龍末有了解網絡文化的話,一定會知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腹黑,笑面熊。

低頭,龍末身上是一件帶帽連體的睡衣,連體什麼的是很正常的,粉色的睡衣,咳咳,十歲的孩子穿,就算是男孩子也算正常,但是,如果帽子上有豎着倆兔子耳朵,屁屁位置上有一坨毛茸茸的圓球,整一人形兔子什麼的,就holo不住了。

可憐的龍末,被硬生生的逼着穿這麼一件萌系睡衣,活了第四輩子的臉老早就丟光了。

囧着一張臉,龍末控訴的望着狄蘭,大大的黑色眼睛水汪汪的,反而更是像一隻被欺負了的小兔子,雖然不是紅眼睛,“狄蘭是壞人,大壞人。”

“我現在就去換衣服。”

狄蘭看着淚奔的龍末,臉上的笑容越發柔和,蔚藍色的眼眸水光瀲灩,波瀾下最深處卻是暗不見底的一片深沉。

“爲什麼要讓龍末遇見那些女人?”璀璨的陽光下,狄蘭立在菜地裏低聲呢喃,身後的晃眼的光明,身前卻是投射出的灰暗身影,陰霾,讓他如同即將墮天的路西菲爾。

“要先遇見,然後破壞,系統才能判定成功或失敗。”旁人看不見的狄蘭耳朵上的華麗紋路一點,緩緩變成了杯杯細不伶仃的火柴手,然後是杯身,杯杯悠悠然的坐在狄蘭的肩頭。

聽了杯杯的話,狄蘭沉默了,從寬大的修士服裏伸出的手撫上胸口,那裏,跳動着的,是不屬於他的心臟,“這個世界,果然比我想的還讓我呆不下去,杯杯,你確定狄蘭在沉睡嗎?爲何總有屬於他的情緒突然冒出來?”

杯杯撅着嘴皺着眉,貼上狄蘭的臉頰,小手摸在他眉心,“唔,奇怪,他明明在沉睡啊,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波動?宿主,你現在在想什麼?”

轉個身,面對着陽光,狄蘭感受着陽光的溫暖,“我在想,如果沒有我,龍末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如果沒有笙笙嗎?按照劇情,龍末會爲了抓住陽光不惜一切吧,但是狄蘭的信仰註定了他絕對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最後,不是狄蘭被龍末毀滅,就是龍末被狄蘭毀滅,更甚者,兩人一起被毀滅。”

“這樣嗎?果然。。。。。。”不是錯覺。

酸澀之感涌上眼眶,心裏沉甸甸的,這是來自那個狄蘭的情緒。

“什麼果然,笙笙你想到了什麼?”

“沒什麼。”

就這樣睜着眼睛看着太陽,狄蘭沒有感覺到一絲絲的刺眼,太陽彷彿被融進了身體,或是,他本身就是太陽的一部分。

你果然有知覺嗎?沉睡着的狄蘭。

按理說明明是第一次認識龍末,你卻滿心憐惜疼愛。

對龍末來說的上輩子,對你來說的另一個時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