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未完待續。。) 一縷白衣,溫文爾雅。

背負著雙手,帶著淡抹的微笑。

豈不正是掌門『紀晉』?

「你比我想像中更加出色。」紀晉微笑道。

望著那雙晶瑩剔透的雙眸,林風清楚明白紀晉所指什麼。以紀晉的閱歷,知識,自己剛才顯露出的實力定逃不過他眼睛,但既然紀晉沒問,林風自己也不會道出。

「掌門言重了。」林風俯首道。

「放心。」紀晉輕輕點頭,眼中帶著分清淡的光芒,「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林風眼眸微爍,明白紀晉的意思。

顯然他並未打算追根究底,來探查自己。

「多謝掌門體諒。」林風正色道。

很多事情,其實自己現在都未能弄清楚。

紀晉洒然一笑,「剛才感覺如何?」

林風輕輕閉上眼睛,剛才戰鬥的那一幕霎時間宛如重放般浮現而出。一幕一幕,每個細節每個過程,無不是清晰印入腦海,好似戰鬥重演一般,讓的自己刻骨銘心。

「很厲害。」林風微微點頭。

睜開眼,林風凝望著紀晉,正色道,「就算再來一次,我還是擋不住這一劍。」

紀晉的實力,無論哪方面,都比自己強多了。

就算未爆發星力,都完勝自己。

紀晉嘴角划起一抹淡淡笑容,「這一劍,季修也能使出。」

林風眼眸微炯,「他的劍,略遜掌門一籌。」

紀晉笑了笑,打量著林風,「以他的實力,不出一年。對劍的領悟便將和我持平。不出三年,便會超越我,包括整體實力。季修……他是一個真正的天才,天生的武者。」

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林風清楚記得厲雁門對季修的評價。

不世出的怪物!

但……

林風眉頭微微一擰,卻有點想不通。

紀晉颯然道,「是不是想問我為什麼不收季修為徒。反而收你為徒?」

林風點點頭,這一點,自己確實不明白。

「還請掌門明言。」對於這個答案,林風很好奇。

紀晉微然一笑,「其實很簡單,他,並不適合做掌門。」紀晉眼眸炯亮,「掌門和武者,是兩碼子事。為掌門者。必須掌控全局,擁有強韌心性、性格,比做個單純的武者更難許多倍,季修……」

「他心裡只有劍。」紀晉微嘆,「劍走偏鋒,我總感覺他走錯了路。」

林風眼眸輕爍,這句話,自己已經是第二次聽到。

但無可否認的是。季修真的很強。

這便已是足夠。

因為對武者而言,評判的標準只有一個——

實力。

「而且。」紀晉頓了頓。望向林風,「你的資質和潛力……」

「並不一定比季修遜色。」

感受著別樣的目光,林風淡然笑道,「掌門過獎,以晚輩現在的實力決非季修對手。」

「現在是現在。」紀晉目光淡淡,「你們還年輕。將來的事誰也說不準。實力並非加減乘除,很多時候關聯著太多方面,比如性格,比如機緣,又比如……」

「是否走對了路等等。」

林風點點頭。卻是很贊同。

在天武大陸自己便不是資質最好的一個,但這一步步走來,如今的自己已是變化太多。

「剛才一戰,只為彌補昨天的『收徒活動』。」紀晉輕然一笑,「按照厲雁門的規矩,在收下正式徒弟之前,師傅和徒弟必須要有場正式的切磋較量,彼此間有深刻了解。」

林風輕應了聲,右手輕輕一握。

剛才的切磋,給予自己極大幫助,尤其是槍法境界,邁出了通往『精通級』中級人槍合一的第一步。

這相當的關鍵!

「正式拜師后,你的地位將完全不同。」

「按厲雁門規矩,徒兒你屆時將和護法級別的平起平坐,享用厲雁門護法待遇。」

「另外,韓祿不會再騷擾你,為師會提供你一切資源,來幫助你提高實力,包括親身指導。」

紀晉淡然微笑,「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林風眼眸粼粼,直望向紀晉。

昨天,自己便考慮了一整個晚上。

無論哪一方面,都想不出拒絕的理由。

成為掌門三徒弟,對自己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弊。

「沒有。」林風搖搖頭。

紀晉為人如何,昨日司馬前輩便已和自己傾談過。

他是一個嚴師,一個慈父。

更重要的是——

護短。

「好!」紀晉爽朗一笑,心情也是極佳,「隨我走,去給歷代先祖上炷香。」

林風輕『嗯』了聲。

拜師儀式,很簡單。

在紀晉來說,並不在乎太多繁文縟節。

林風僅僅是上了幾炷香,磕了三個頭,敬了杯茶便完成了拜師之禮。

「很好,風兒。」紀晉微笑道。

「以後你我便師徒相稱,你為我第三個徒弟,二師兄『祝零』你應該見過了。」紀晉輕輕點頭,「有機會見一下大師兄『紀如山』,平日里若有事找我不到,找他便可。」

「好。」林風應道。

紀晉手中光芒輕閃,霎時多出三件物品。

「三件見面禮。」紀晉遞過一張薄薄的黑色晶卡,「第一樣,秦氏商會的黑金卡,內有一百萬斗靈幣。」

「一百萬斗靈幣?!」林風一驚,直感一分不可思議。

接過黑色晶卡,輕薄如紙,材質比起金卡更要細膩珍貴。

「想不到短短几天,身上便多了一百五十萬斗靈幣。」林風心中微忖,自己運氣不錯,昨日年慶便賺了三十萬斗靈幣,加上殺死烏剎等五人所得的二十萬斗靈幣。再加上今天……

距離自己前往『木靈之地』所需要的龐大數目,已是慢慢接近。

「第二樣,身份令牌,收好了。」紀晉遞過一塊用奇異金屬所凝造的令牌,林風伸手接過,觸手感覺沉重。材質並不一般。目光投向上方,刻印著許多古樸的花紋痕迹,而背面更刻著一個大大的『風』字,似乎代表著自己。

「這是昨夜宗門最頂級的刻紋師連夜趕造。」紀晉笑道,「有了它,厲雁門中你便能隨意出入,四處行動。對了,這身份令牌中有100萬的宗門貢獻度,你可任意使用。」

100萬宗門貢獻度?

林風驚嘆一聲。直感令牌沉重。

就自己所知,大多數內門弟子一年都賺不到一萬宗門貢獻度,而自己……

倒是『福緣深厚』。

「第三樣。」紀晉眼眸爍然,遞過一顆淡紅色的晶瑩小圓球,「這是我珍藏的寶貝,從十年前起便已做好打算,送給我第三個徒弟。如今,正式歸你所有。七星靈寶,月璃。」

輕輕接過。林風眼眸霎時綻亮。

「七星靈寶,月璃。」林風輕念,感覺著這『月璃』的特別。

價值在兩百萬斗靈幣以上的七星靈寶!昨日自己還親眼目睹那內門中級弟子『斐鹿鳴』得到七星靈寶那模樣,卻想不到今天自己也獲得了一件,而且從紀晉的表情看來……

更珍貴許多!

「這件『月璃』,集防禦和控制為一體。對你最適用。」

「好好研究一下,靈寶貴精不貴多,完美掌握,三個月後你必定用得到。」

紀晉笑了笑,意有所指。

「多謝師傅。」林風正色道。

……

「不會。師傅將『月璃』給你了?」祝零瞪大眼睛。

「怎麼了,二師兄?」林風奇道。

祝零雙手叉腰,哼道,「師傅這也太偏心了,我入門時哪有那麼多好東西,加起來還不到小師弟你的三分之一!」祝零嘟囔道,「這不行,我要去抗議,太欺負人了!」

林風笑了笑,「師傅這麼做定有他的用意。」

自己這二師兄也就隨便說說,對身外之物他根本不在乎。

「也對。」祝零若有所思,點頭道,「大師兄可比我還寒酸,據說師傅就給了他一塊令牌,其餘什麼都沒給他。」

「我想,師傅應該是要磨練大師兄。」林風目光清亮。

第一順位的掌門繼承人,光是這『頭銜』便已足夠。

師傅的用意,很明顯。

「或許是。」祝零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目光霎時一炯,「對了小師弟,你應該還沒見過大師兄?」

「對,師傅有事先走了。」林風點頭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