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本來懶得搭理。

還有南州的地下勢力,好像還有些實力,是叫什麼彎刀盟吧?

正好缺錢購買修鍊資源,都是好人啊。千星冷笑,大步離開。

無數次在外面征戰,他還沒有殺過華夏人,這邊的任務也從未接過,今天就破例吧,瘋狂一次。

都要掛了,還有什麼原則?

院長奶奶是他唯一的親人,這是逆鱗,逆鱗之下,沒有原則。

千星冷然,哪怕重傷,生命無多,他依然無比的自信,老虎哪怕病了,依然是老虎。

千星剛走,一個人影就風風火火的跑進孤兒院,「院長奶奶,我來了,哪個混蛋來這裡鬧事……咦?」這是一個女孩,眉清目秀小蠻腰,膚白貌美大長腿,洋溢著青春活力,還穿著警服,英姿颯爽,更顯曼妙身材。

女孩喊著,跑的有些急,不過一轉頭,還是看到遠處千星離去的背影,那背影有些莫名的冷,「喂,是不是你,給我站……」她還沒說完,前面都沒影了。

女孩跺了跺腳,轉頭又進了孤兒院,「院長奶奶,您沒事吧,這群混蛋,別讓我抓到他們……我也是剛剛才聽說,還是過來晚了……」

「沒事,沒事。」張奶奶笑呵呵的說道。

「院長奶奶,放心吧,以後我多來這邊巡查。」女孩說道。

張奶奶慈祥的笑著,忽然又多看了女孩幾眼,「月兒啊,你有男朋友沒有啊?」

「啊?」女孩還在氣憤,那毫無威懾力還有些嬌憨的小模樣,忽然一愣,這話題轉的有些遠。

「沒,沒有。」女孩說道。

「要不奶奶給你介紹個?他叫千星,剛剛還來過,很懂事,還很帥氣,很有本事,南州大學今年畢業,已經進了一家很好的公司,老闆哭喊喊著要留住他呢,離了他都不行……」千星若是知曉,院長奶奶把他剛說過的話又說一遍,還一副認真的樣子,絕對會把剛喝的水噴出去的。

沒看到旁邊的人都一臉古怪嗎。

「早知道讓那小子多留會兒了,讓你們見一下,你們站在一起,絕對是郎才女貌,嗯,真是越看越覺得相配,對了,你喜歡搏擊,他也喜歡,還拿過冠軍呢……」奶奶越說越起勁。

「哦,奶奶,咱先說正事。」女孩有些嬌羞的低頭,若是別人,她早一腳踢過去了,和本姑娘說媒?先看看能不能打過本姑娘。

可這是院長奶奶,是真的好心關切她,她只有納悶。

「這也是正事,那小子,這麼多年,也沒給我帶回來一個女朋友,還有你這丫頭,也總是一個人,我真的覺得你們倆很般配。」

「院長奶奶,你再這樣,我走了。」女孩跺腳。

「好了,不說了,月兒也會害羞了,呵呵。」

……

****** 千星行走在街道上,抬頭看了看天,剛過中午,這時間好像不適合。

這個時候動手,一旦衝突,政府也必須出動了,到時候也麻煩的很,千星還不想如此。

就在這時,千星又微微皺眉,只見一輛寶馬攔在他的前面,賀曉曉一身華貴的走了下來。

這次是她一個人,這麼快就有了自己座駕,還真是比跟著自己強。

千星平淡看去。

「千星,你果然在這裡。」賀曉曉說道,「我找你有事,你幫我勸勸你們孤兒院院長吧,你們可以再換個地方。」

冷麪總裁要借婚 「你是來做說客的?」千星淡漠,之前只是無感,人往高處走嘛,他懶得多說,現在只覺的陌生。

「我是來告訴你,這事牽扯很多,你們得罪不起。」賀曉曉說道,「政府也管不住,未必會管,這也不是大事,他們已經打好關係,如今的世界,科技在減少,法治也在漸漸減弱,我知道你的性格,我勸你不要衝動,他們的手段……算了。」

「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至少我們還是同學,我不想你出事,就當我對你的補償吧,這是收購孤兒院的五百萬,我給攔下了,另外還有我個人多給你們五十萬,這已經不少了,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賀曉曉說道,語氣平淡,有著淡淡的優越。

「華少還不知道你和孤兒院的關係,他若知道,到時候估計連這些錢都沒有了,你上次讓他失了面子,他這個人最好面子……」賀曉曉提醒道。

千星冷冷的看著,「這麼說我還要感謝你?」

「隨你怎麼想,我只是來提醒你一下,也是為了你們好,老院長年紀大了,你不怕折騰,她呢?還有那些孩子們。」賀曉曉面無表情,好似早就意料到,有著輕視,越是如此,她越看不上,覺得自己選擇正確。

當然這是她自己的想法,覺得千星在怪她,還無法走出,更頹廢了,她最看不上這種男人。

千星笑了,「話不投機半句多啊。」他轉身走了,懶得再搭理這自以為是的女人。若真說起來,自己好像還什麼都沒做,就莫名糟了嫉恨,若是普通人,怎能承受住,這女人偏偏還一副恩賜的表情。

「千星。」賀曉曉有些生氣,氣呼呼的回到車內,「我不想和你吵架,你冷靜一下吧,有些事你根本不知道,你折騰不起。」寶馬在千星前面一個擺尾,揚長而去。

「得罪不起嗎?你說反了,是他們得罪不起我。」千星輕哼,明天那些傢伙還活著,再說吧。

不知當你發現那些靠山都掛了,還會不會這麼驕傲。

五百萬,還多五十萬,好似多大的恩德?殊不知千星剛剛給院長奶奶的小錢就只多不少,而這塊地的價值得在幾十倍之上吧。

這是奶奶的心血,一輩子無私奉獻,辛苦操勞,這樣的老人,竟然受欺負,如今世道,他不想說什麼,既然你們要動強,那便戰。

看了看天色,千星向城南走去,那裡較為偏僻,他有一處普通的院落,是他的避難所,沒人知道。

時間不多,他沒有功夫多耽擱,晚上儘早解決一切,只剩兩日,最後一拼,生與死就在這兩日了。

千星心態很平淡,無喜無悲。

等了很久,坐上去城郊的公車,到那邊已經下午三點多了。

幾經小路,這是一處簡單的院落,就像農家院一般,樸素淡雅,小偷看了都不會光顧的那種。

二十年前的毀滅戰爭,很多地方都破敗了,這裡也一樣,城中心重建高樓,這裡可沒有,只是普通的院落。

這裡夠清靜,人也不多,空氣清新,千星喜歡這裡,他有事傷重,都在這裡修鍊療傷,之後才會去學校。

就算被敵人鎖定,這裡也更容易走掉,至少不會連累普通人。

進屋拿一罐啤酒,千星坐在院內石桌前喝了起來,本想最後這幾日,就在這裡修鍊,最後沖關,爭取那一線生機,若是失敗,身死道消。

沒什麼可說。

不過看來又要耽誤一晚了,今晚要去做事。

輕呼一口氣,有遺憾嗎,自然是有的,但事情已經在了,只有去面對。

若是能突破,他早努力突破了,也不差這兩天,他根本沒有任何把握,逼到這份上了,他只有這一條路。

突破過去,實力更進,體內浮生訣生機壓制過死能,壽命增加,自然能活,要麼就是海量的靈藥堆積,也能一樣效果。

後者他已經很努力,但還是不夠,他比普通修者需要的多得多,先前任務還失敗。

順其自然吧,生死有命,這麼多年轟轟烈烈,也夠了。

千星淡笑,悠然的喝著啤酒,調整心境。

接下來時間還早,他回屋內練功房,緩緩坐下,入定修行起來,片刻不懈怠。

時間緩緩,很快到了傍晚。

千星睜開眼睛,他臉色好轉一些,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一次可能真要玩完。

千星苦笑,和他想的一樣,根本沒有什麼進展,這一關他火候還不夠,一時半會根本難突破。

出去走走吧,做些事情,或許靈機一動呢。千星起身,向外面走去。

吱吱!一聲輕響,忽然從千星手臂響起,那是一個看似普通的手錶,千星微微蹙眉,還是摁了下,然後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女頭像便出現在了『手錶』屏幕上。

這竟是科技鼎盛時代最先進的通訊儀。

「蘇珊娜,我正想找你呢,什麼事?」千星問道,一般沒有重要事情,蘇珊娜不會主動聯繫他的,而且他還正準備讓蘇珊娜幫她查探一些對手的資料呢。

雖然自信,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他也不想漏過一個。也許是他最後一次出手機會,要處理就乾淨利索。

「親愛的鬼哥哥,想我了沒?我可是一直都很想你的,這麼久了也不聯繫人家,還以為你出事了呢,我都偷偷哭了好幾次。」蘇珊娜說著流利的普通話。

「說正事。」千星輕哼,沒有心情開玩笑。

這是他曾經從恐怖組織手中順帶救下的一個女孩,最頂端的黑客,後來就一直幫自己,她和自己一樣,都是戰亂年代的孤兒。

時間久了,也很熟悉,值得信任。

「呀,差點忘了。」蘇珊娜正色起來,「鬼,你受傷了嗎?你趕緊逃吧,血色曼陀羅殺手去追殺你了,不知他們怎麼做到的,已經鎖定你的大概位置,這次去的可都是高手,都是和你一個級別的,世界暗龍榜前百的,足足五位,他們各有擅長,彼此聯手,怕是排名前十的黑暗王者都不願面對。」

****** 「他們晚上應該能到華夏南州市,鬼,你在南州市嗎?」蘇珊娜說道。

千星的身份,從未暴露過,沒人知道,蘇珊娜都不知道,不過常在河邊走,哪怕不知道他是誰,有高手還是可能追蹤到的。

千星臉色微變,有殺意乍泄。

自從修習浮生訣,他已不是普通人,為了生存,他也開始走出去,一次次的廝殺,接過很多組織的任務,不過都是編外的。

血色曼陀羅是歐洲的一個老牌殺手組織,當然他只能算是編外人員,有時候任務需要人手,他可以自由接取,任務完成,獎金就會打入他制定的卡上,很方便。

本來也是各取所需,但就是前一次,他接了任務,卻遭遇了埋伏,彷彿專門針對他的埋伏,同行的其他任務高手都死了,只有他九死一生逃了出來。

壽命也消耗殆盡,不然他不至於只剩幾日,這麼狼狽,一切他都計劃好的,還能得到超凡靈藥。

現在想想,一開始就是陰謀。

如今還來殺他,還非殺他不可,動用五個紅色精英殺手,真當他好欺了?我還沒找你們算賬呢。

「鬼,這是那五人的資料,我發給你。」蘇珊娜說道,「這次真的很麻煩,這些傢伙行走黑暗中,都很擅長追蹤,你自己要多小心。」

「我知道了。」千星說道。

「對了,你剛說找我,什麼事啊,你這個傢伙,沒事可是從來不搭理人家的。」蘇珊娜說道。

「沒什麼大事,幫我查探一下南州市華天集團,還有彎刀盟的資料,哪些人該死……」千星淡聲說道。

「好的,這些可憐的傢伙。」蘇珊娜表示同情。

「就這樣了。」千星掛了通訊儀。

「喂,這傢伙,還是這樣的沒禮貌。」另一邊,豪華的城堡中,蘇珊娜穿著睡裙,光著腳丫,不滿的嘟嘴,「不過就是這樣才酷。」

千星止住腳步,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他本來要去辦事,相信蘇珊娜的資料很快就會發過來,照名單殺人就是,之後全力闖關,最後一拼,如今又來敵人,再次打亂所有節奏。

他一向小心,沒人知道他是誰。想來是上次失敗,留下線索,那些人終於捕捉到一些蹤跡,還是跟了過來。

雖然不知道自己是誰,但對於高手來說,氣息都能感應,對於黑科技來說,掃描也能準確,進而鎖定自己。

千星蹙眉,沉思片刻。

接而他轉身了,向回走去,雖然有些不甘心,很想不顧一切去滅掉城中的那些禍害,但這次來的可不是一般人。

若是那些人追殺到城中,在那裡大戰,不知會波及多少無辜,還有院長奶奶,更不想一絲可能的連累,哪怕萬萬之一。

他若不在,以那些暗龍榜紅色精英的驕傲,應該也會直接來這邊。

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千星眼中閃過精光,快速閃回,只在小路上留下一道殘影,這根本不是正常人的速度。

後退的理由瞬間一百個,前進的理由只需一個。

千星便是如此,遇事他從來只會前進,迎難直上,已經調整心態。

……

南州市,特種部門總部。

一群人坐在那裡開會。

『鬼槍』,華夏人,應該很年輕,其餘都不詳,很神秘,世界暗龍榜排行六十七。

他擅長用槍,速度彷彿鬼魅,出槍必殺,故而有『鬼槍』之名,這裡要說一下,他是古武高手,用的自然也是冷兵器鐵槍,而不是我們現代的火器。

他是這兩年才成名的,成名較晚,相比暗龍榜前百的其他紅色精英,他的戰績要少太多,所以排名靠後些。

我個人認為,他本身應該還更強些,先前他出手,從未失敗過。

前幾天北方那小國那次事情,他失敗了,唯一的一次失敗,還是血色曼陀羅和買家一起布置的陷阱,但依然被他逃掉了,一同任務的其他人都死了,只有他還活著。

一個人介紹,其他人都認真的聽著。

之前鬼槍接過任務,殺過一個勾結販賣器官販子的那國高管,也是一段醜聞,這次應該是那些人的報復。

這些恩怨我們不多說,接下來說下血色曼陀羅。

這是歐洲老牌的殺手組織,戰亂年代發了戰爭財,這些年底蘊更加豐厚。

他們應該是和那些人達成了協議,如今事敗,也許還怕報復,他們親自出手,精英盡出,要清理門戶。

「這些傢伙,還真是無情。」下面有人嘀咕。

「開玩笑,這些組織什麼時候有過感情,他們只有利益。」

「好了,先聽小高說完。」

血色曼陀羅六大王牌血色精英,這次出動五個,今晚應該就會潛入我們南州市,他們分別是……

「不是吧?五個,這怎麼辦?」

「這些暗龍榜高手,還是有手段的,普通槍支都打不死。」

屋內的氣氛都沉重下去,暗龍榜前百的紅色精英,個個不可小覷。

看起來前百,好像也沒有多厲害,但整個世界,又有多少人,這前百的,可謂個個都堪比人形坦克,殺傷力太大,而且比坦克靈活無數倍。

他們南州市,也沒有一個這種高手,就是他們的特種組長,已經隱隱是南州市第一高手,也只是接近潛龍榜前百的,看似接近,實則完全不一樣。

潛龍榜,暗龍榜,一個明面排名,一個暗黑排名,含金量可是差不多的。

如今的世界,已經漸漸不一樣,個體的實力也都越來越強。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