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李一曼瞪了他一眼又接着手上的刺繡,反倒是尹蓉態度不錯,微笑說道:

“感謝你上次幫助小曼,阮家可是不好說話的,好奇問問,你是如何說服他們?”

“說理唄,伸手不打笑臉人,嗯怎麼不見二,弟!”

“…,一心,有事出去了,你找他…”

“呃不是很久沒見嘛,我這做哥哥的準備送他些禮物,嗯銀票如何?他平時的花銷是誰給的?”

李一曼又瞅了李一然一眼,尹蓉眼波流轉,面容不改,說道:

“他和一曼每月都有例錢,九十兩,只要不大手大腳還有多的…,你別覺得少,老爺常年在外家裏進項也不多,靠着佔股的幾家店鋪勉強應付開支,你若有心幫襯他們也行。”

“我纔不稀罕他幫襯,哼!”李一曼嘟囔道。

李一然沒有理會,接着說道:“那二夫人知不知道一心他每天在外忙些什麼?”

“我很少出門,左右不過是些年輕人的消遣,那一然你又在外忙些什麼,我記得好像老爺給你找的差事,你可好久都沒去點卯了。”

“那個我,我有事先走了,哈哈!” https://tw.95zongcai.com/zc/58053/ 李一然有點招架不住,於是急忙開溜。

出了李府讓鄭伯不用跟着,此時已經是下午,李一然肚子餓了,胃口也好了點。

就近找了個飯館坐下,點了一碗牛肉麪兩個貼餅一碟鹹菜,等待的時候忽然收到來自老金的求救訊息

【我和程明被官府抓去問話】

沒頭沒尾的一句,李一然也顧不得吃飯,立即起身趕往老金程明二人居住的客棧。

來到客棧問明掌櫃,掌櫃的告知:

“就剛纔一大隊官府的,嗯沒穿官服,不過在臨城這麼大張旗鼓的抓人肯定是官府之人,什麼也沒說就把您的二位朋友帶走了…他們二人好像沒有反抗挺配合的…小的也不知帶去哪了,只知是往東面去了。”

李一然大概猜到應該是因爲昨晚的事情,想了一下,又來到了吏部找程無究。

程無究聽到兒子被人帶走,臉色微變思索片刻,說道:

“應該是被特務處的人帶走了,一般城中突發的棘手之事都是先由他們偵辦…我不好親自插手,小漁,你帶李師父過去,記住不要和他們發生衝突。”

跟隨一名門吏出門,來到了城東某處特務處的辦公場所,二人到時天已經黑了下來。

報明身份沒想到門口守衛卻不放行,直言上面下了嚴令非處中人員不得入內,吏部侍郎的面子也不行,門吏沒法只好讓李一然在門口等待,他回去和程無究稟報。

看着面前的堅固堡壘,頭頂一排巨大的風燈搖曳,四周照的是燈火通明,已經有守衛讓李一然不要逗留趕緊離開。

李一然想着要不要直接衝進去,只是這裏離皇宮不太遠,而且裏面明顯感覺有許多高手,有些棘手。

這時一隊士兵簇擁着一輛馬車朝這邊靠近,李一然準備側身避開。

“是你!好久不見!”馬車布簾掀開,一個男子的聲音傳出。

“啊!你?”

“放肆!見到太子殿下還不下跪!”

“無妨,”馬車中正是前不久李一然去月隱門見到的新月朝太子方正,他走下馬車,來到近前,略帶親切的語氣說道,

“沒想到在此處見到閣下,呵呵,月隱門大典閣下的表演還真是令人側目,看來父皇說的是對的…嗯,閣下這次來?”

“呃,我朋友被這的人抓了…就程侍郎的大公子還有一個胖子。”

“哦,是他們,我剛聽手下上報,嗯此次父皇由我負責偵辦昨晚綁架一案,他們是人證,放心,只是問話沒什麼大礙…那就隨我一同進去吧。” 在衆人的簇擁下李一然和太子方明走進特務處,經過幾道關卡來到了地下二層。

一個頗大的房間,燈火通明但仍難掩陰森之感,房間中間有兩個立體投影,是老金和程明,他們在另兩處房間被分別審問。

房間的六人見到方正進來紛紛下跪行禮,方正擺手道:“不必拘禮,起來吧…結果如何?”

一名面容枯瘦的中年男子上前,恭敬的說道:

“啓稟太子殿下,此二人好像和其他救回之人一樣,中了那無名劇毒,不過毒素已經全解,精神有些耗損所以進展不大,他們…只是證人,屬下也不好用手段…”

“嗯,這年輕人是程侍郎的公子吧,我有些印象。”

“是的,程公子的精神還不錯,只是有些,有些抗拒,剛纔準備逃走,屬下迫不得已封了他的靈脈,

嗯說起來,下面來報,他們二人體內劇毒解法好像不是一種,頗爲奇特,屬下對他們的證詞不甚在意,只是對那解毒之法…他們卻拒不配合,所以現在…”

李一然插話道:“是不是救回來人質中了毒,你們解不了?”

衆人都望向了李一然。

方正解釋道:“他是這兩位的朋友,我父皇對他也是讚賞有加,老唐,你說吧。”

“是!”中年男子名叫老唐的說道,“昨晚趕到救回來的一位,是永安王一案的重要證人,也中了那無名劇毒呃準確的說蠱毒,我們的蠱師一時沒有萬全之法,暫時那位被冰封住,他實在太過重要,既然這位公子這二位的朋友,那能否幫忙勸說勸說。”

李一然想到赤焰那油鹽不進的性子,於是說道:“那毒呢是我另一朋友幫忙解的,他脾氣比較古怪,恐怕幫不上什麼忙的。”

老唐神色一黯,看向方正,方正捻了捻手指,說道:

“無妨,不能強求,辦法總會想出來的,老唐,既然他們二位只是證人,話也已經問完,那就讓李公子帶他們回去吧,”

方正接着對李一然歉意的說道,“真不好意思,讓閣下的朋友受委屈了。”

“沒事,小事情,那就有勞了。”

… …

面色蒼白的老金被同樣精神有些萎靡的程明扶了出來,李一然在另一邊扶起老金的肩膀。

走出特務處,來到外面,夜風微涼,老金打了一個哆嗦,李一然用結界將涼風擋開,調侃道:“你沒事吧,怎麼感覺要掛了似的。”

“哎…,老大,我拉那麼久,覺也沒睡,能好了?快找個地方休息吧,哎呦,早知道和程明一樣呢!”

程明附和道:“也真是,老大我現在也就是犯困連腿傷都好了,不過我這解毒之法有點…幸好我當時暈了。”

“好了,你們兩個,快點走吧。”

李一然運用風力加速,很快找了離這最近的一家小客棧住宿,老金程明也不嫌客棧環境太次,匆忙的進屋大睡特睡了。

幫忙把他二人房門關上,詢問掌櫃店裏有什麼食物果腹,掌櫃告知只有煮麪。

李一然看了眼客棧陰暗的環境油膩的桌椅,可沒什麼胃口,給了點碎銀兩付住店錢,並讓掌櫃沒事不要去打擾老金二人,然後離開客棧,朝前面熱鬧街道走去。

很快來到一處夜市,兩邊皆擺滿小販攤位,行人不少,吃夜宵的人也多,聞着食物的香氣,李一然找了個客少的攤位坐下,點了一份八寶飯一碗清湯。

很快飯湯上齊,剛吃上兩口,一位長鬚中年男子走過來坐在了李一然對面。

“我坐在這沒事吧?”

李一然看了看一旁空着的兩個小桌,拿起清湯喝了一口,緩緩的說道:“隨便…怎麼,不點菜?”

“我也不賣關子了,”長鬚男子用手指蘸了蘸桌上灑落的湯汁,寫下一個‘鍾’字,然後神祕的說道,“我是他派來臨城,有事想請公子幫忙!”

“呃,你寫這一個字我怎麼知道是誰,我認識的人多了去了。”

“…,”長鬚男子愣住,接着又寫下‘無敵’二字。

“切,直接說嘛,搞的神神祕祕的,嗯,你說是他的人,我不能就一定信啊,就算信我也不一定要幫忙,還有…”

“那告辭!”

長鬚男子轉身欲走,李一然一把將他拉住,笑着說道:

“哈哈,開玩笑,來坐…你這求人都沒點誠意,好了你的身份我過會兒會問他,我先問你你是怎麼找到我的?別到處望,沒人無聊偷聽我們說話的。”

“…,閣下從那城東特…就是那領人出來的時候我就發現了,一路跟隨到這,我,我有個同伴也被他們誤抓了,所以想請閣下幫忙搭救。”

“哦,那是不是昨晚被抓的,你可別告訴我昨晚是你們挑起來的事,要是我去贖人,那不就自投羅網了嗎。”

“不是,昨晚,昨晚,他只是碰巧經過,才被抓住的,閣下與我們…是故交我是知道的,所以懇請閣下仗義出手,我,我必定感恩莫名。”

李一然沒有立即回覆,而且慢慢吃起飯來,這人明顯沒說實話,再者是不是鍾無敵的人也未可知,不過若是他的人那還是應該幫一幫的。

想了片刻,李一然說道:“這樣,你先去那客棧等我,就是我朋友住的那家你應該知道,我吃完過去找你…餵你倒是實誠,去把這飯錢結了。”

長鬚男子幫李一然付了飯錢然後行禮告辭,李一然心中一樂,這人應該是那種只顧修行不問世事之人,直來直去的也不知道如何求人。

李一然加快速度趕緊吃完,離開鬧市找了個無人角落,聯繫起程無敵來。

【李兄,又有何事?】

【你這話說的,沒事就不能找你,嗯有事不過是你有事!】

【…,李兄,別賣關子了,我這邊還有一大幫事要…】

【好好,大忙人,是這樣,剛纔有個人找我,年紀三十多長個大鬍子右眼角有顆痣,嗯有點愣頭青,名字也沒告訴我,直接過來說是你的手下,讓我幫忙救人。】

【……,李兄,你現在在哪?】

【臨城,一個衚衕口,左邊有個米鋪不過已經關門歇業了,嗯右邊是…】

【好了不用這麼詳細,臨城如今只有一隊人,嗯不怕告訴你,就是追捕那狄勝…看來他們是暴露了,呵呵,居然偷偷找你幫忙,真是廢物!】

【那個不用那麼大火氣,人生地不熟的難免的,哈哈,那我就幫忙嘍。】

【不用,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我會再派…】

【何必呢,我也正好無聊,好了,就當感謝你上次出手幫忙。】

【行!那拜託李兄了!】

【呃,你這轉變也太快了吧,不會是就等我說這句?】

【怎麼會,嗯李兄有人找我,下次再聊。】

收起通訊玉簡,李一然搖搖頭,這鐘小子是越來越狡猾了,嘆了口氣,整理下衣服,立即趕往老金等住的客棧。

來到客棧,只見那長鬚男子正坐在大門口一動不動,目光炯炯盯着外面,直把掌櫃嚇得躲在櫃檯後不敢說話。

李一然上前,招手道:“來,進去坐,你坐這人家怎麼做生意,儘管也沒人來的,哈哈掌櫃你別介意啊我說話就這樣,幫忙拿個蠟燭來就行。”

來到大堂裏一個桌子坐下,掌櫃拿來一個燭臺然後小心翼翼離開,李一然接着說道,“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麼名?”

“我叫餘安治,閣下願意幫忙?!”

“嗯可以…,別先高興,你總要說說,被關進去的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

“是是,她叫餘安怡…嗯是我親妹妹,長的,很好看,非常好看,她右眼和我同樣的位置也有顆痣,你一眼就能認出來!”

李一然拍了兩下額頭,說道:“哎,好吧,至少我知道你爲何如此上心了,那說說她昨晚怎麼被抓的?”

“呃,這個,這個,我不能告訴閣下,要不然會違反…總之懇請閣下一定要救出我妹妹,她被那些鷹犬抓去,又生的那麼美,肯定,不,有可能會,不,不會…”

“什麼會不會的,彆着急我知道你的意思,嗯要是她和昨晚之事無關,人家也不會拿她怎麼樣,要是有關,那暫時也不會拿她怎麼樣,呃我和你這個愣頭青說這個幹嘛,你這次來臨城肯定是跟着別人一起吧,隊長是誰?”

“啊!你怎麼知道?不,我沒隊長!”

“廢話,你這種性格肯定帶不了隊,等等吧,應該快來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