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李衛也同樣是在絕境之時被趙小風救起,可不同的是,他陷入絕境是他自己一身造成,被趙小風救起后他加入了聖幫,可他從來沒有想過要為趙小風忠心追隨之類的想法。

在被那個強大勢力控制之後,他李衛也是最賣力的一個,他的追求很簡單,成為強者,為所欲為,而這一切,規矩極多的聖幫給不了他,所謂的風少也給不了他,而恰好那個強大的勢力可以給他。

弓眩一盪,一道帶著恐怖黑光的弓箭激射而出,空氣被穿透,只是瞬息間,就來到了趙小風的背後。

「噗,」入肉的聲音傳來,李衛大喜,再次搭弓。

嚴天和另外兩個護法對視一眼,運起體內的黑色真氣,使出他們最應以為傲的武技向趙小風攻去。

又是一道破空之聲,一支箭再次從胸口穿透而出,趙小風笑了笑,血氣將毒素排出,只是一息間就修復了傷口。

影分身技能!

面前的身形突然化作了兩道,在嚴天幾人驚恐之下,兩個趙小風齊齊轉身,冷冷地看著他們。

嚴天立即頓住了身形,武技反噬下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沒有絲毫猶豫,整個人化作一道黑氣遁入了地底。

而同嚴天一同衝上來的兩個護法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趙小風無盡技能和搏擊拳套技能一同使用,兩拳擊出。

也不知道是趙小風運氣好,還是這兩個護法運氣背,百分之二十八的暴擊幾率被他們觸發,兩道難以抵抗的拳力擊在他們身上,立時如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

李衛見此驚恐萬狀,剛取出的弓箭直接扔在了地上,倉皇而逃。 「想逃!」趙小風冷冷一笑,手一揚,眾多技能施展而出。

只見一道石牆突然從地底冒了出來,李衛猝不及防差點直接撞了上去,穩住身形,一道白光沒入了他的身體,冰凍術技能瞬間就在他外表結成了一個冰塊。

一股股危險的氣息傳來,李衛頓時心慌意亂,但也是戰鬥經驗豐富,毫不猶豫燃燒了體內精血,洶湧的真氣瞬間炸開冰塊,剛一轉身迎面而來一道風刃,李衛剎那間傾過頭去,險險躲過。

突然,一根藤蔓拉住了李衛的腳,李衛大驚失色,正待他要毀去藤蔓時,一塊巨石突然衝天而降,他抬起拳正待擊破巨石,一支晶瑩的冰箭飛射而來。

見此,李衛哪裡還顧得上一塊石頭,立即使出自己的保命武技,瞬間,所有的真氣都被李衛聚集起來,一面幽黑的真氣盾擋在了他面前,狀若似龜殼。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冰箭射在真氣盾上,化作冰渣散去,巨石落下,被真氣盾的反震之力震成了一塊塊碎石落在地上,隨後化作虛無。

一股厚實的感覺傳來,李衛頓時鬆了口氣。

又是一道風刃飛射而來,風刃之後緊隨著一支冰箭,還有一團火焰不緊不慢緊隨其後,卻都在李衛的真氣盾前化作虛無。

這時,一聲炸響,李衛抬頭看去,只見一道雷霆落下,頓時面色一變,慌忙舉盾相迎。

突然,地底一聲轟鳴,一道猙獰的地刺瞬間冒了出來,徑直插入了毫無防備的李衛的身軀。

他可沒有血族之體這樣的能力,也沒有異常強悍的身軀,胸膛被穿透,生機迅速地流逝。

「呃,」李衛一陣愕然,絕望的感覺從四面八方湧來。

擋住雷霆之後李衛立即收回了維持真氣盾的真氣,他想要阻止傷勢,可這時一刀風刃劃過,他的脖頸被劃出一道血痕,一塊巨石落下將他砸得險些昏厥,他還要抬起頭掙扎著些什麼,兩道純白色的光波射入了他的眼睛。

「啊……」

李衛發出無比痛苦的聲音,還未來得及多體會失去眼睛的痛苦,一道雷霆炸響,落在他的頭上,頓時魂歸地府,如果他還有魂魄溢出的話……

趙小風放下了手,面無表情,這曾經自己親自挑選出來的三名護法,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親自終結掉他們三人的性命,「但願下輩子能做個自由自由、無憂無慮的的人吧。」

一旁的影分身動了動,飛躍而起,落在李衛的身旁,將李衛的屍身抗在肩上,走到另外兩個護法的屍身身邊將其放下,隨後往後一躍,手一點,一道雷霆擊中三人屍身位置上的一塊露出來的巨石。

「轟!」

巨石應聲而裂,一塊塊碎石夾雜著泥沙滾落,轉眼三人的屍身就被埋在了泥沙碎石之下。

趙小風嘆息了一聲,收回了影分身,走向葉戒。

江州軼事 靈識在葉戒的身上掃過,趙小風鬆了口氣,除了消耗過大身體和精神都很虛弱之外,並無大礙,受的傷也只是皮外傷,最重一道傷也只是被巨力轟在石壁上,震傷了內腑。

在血族的控血之力和罡氣期的真氣之下,趙小風很快就將葉戒傷口上的毒素給排了出來,暫時穩住了他的傷勢。

以免有什麼意外,趙小風立即使用出凈化技能,一道星輝突地出現在葉戒頭上,化作點點星光撒下,一道黑氣從葉戒的天靈蓋飄出來,隨後消散成虛無。

「陰界?」趙小風面色一凝,這股黑氣的氣息和鬼靈谷里的陰氣十分相似。

「哼,陰界之人又如何,敢加害與我的親人朋友,就做好死的準備吧!」

難以言明的憤怒時刻充斥著趙小風的心頭,他不明白這個勢力是如何做到悄然無息地控制了聖幫所有的人,瞞天過海,但他只需要知道一點,對自己好的人自己絕對不會讓他們輕易死去,這些敢害自己的人就等著下地獄吧。

將依舊昏迷的葉戒背上,趙小風踏山而行,只是片刻就離開了這處山谷。

回望著黑夜裡死寂的小山,趙小風停下了身形,拳頭緊緊握起。

一路上積攢地憤怒涌了上來,黑夜裡未有半分削弱反而更是強悍的血族之體,龐大的力量匯聚與了拳頭之上。

無盡!搏力!

這次甚至用不上會心一擊。

趙小風輕輕放下了葉戒,雙腿一展,怒吼一聲,最大限度一拳轟然而出。

拳而及,僅是拳風就帶起一陣陣的颶風,吹動著小山的花草樹木,瑟瑟搖擺。

「轟!」

「轟隆隆……」

一道劇烈的轟炸聲驚起,緊接著更為狂暴的聲音響徹,一幕令所有先天武者看到都要驚掉下巴的場竟出現。

直接在趙小風的拳頭下,一座小山忽然石滾泥流,頃刻間就倒塌下來,遠遠看去,似乎是直接向一邊翻了過去,小山另一邊的山谷直接被掩埋。

突然,天空之中一道雷霆響起,那些散去的烏雲再次匯聚,更有股莫名的力量使烏雲越來越龐大,很快便烏雲滿布。

黑夜中,一道閃電劃過天際,大雨傾盆,向廢墟般的山谷澆灌而下。

……

清晨,又是一個晴朗的天氣,撒下的陽光碟機散最後一絲微涼。

一絲絲溫暖的氣流在全身流動,葉戒漸漸從昏迷中恢復了過來,緩緩睜開眼睛,是一個再也熟悉不過的臉龐。

雖有一絲絲未褪去的稚氣,但那被緊緊皺起的清眉,卻讓人看起來不像個少年人,那股令人折服的氣質是他永遠忘不了的。

「風少,」葉戒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一點力氣也沒有。

「嗯?醒了?」趙小風十分高興地笑了笑,將葉戒掙扎地身體按在了床上,嚴肅地說道,「別動,看都玩虛脫了還不老實點,就給我安安靜靜地躺著休養。」

「嗯,」葉戒心頭一酸,潤紅著眼重重地點了點頭。

說是休養,實際上在妖獸精血的滋補下,葉戒的身體已經恢復了過來,只是精神狀態仍然不是很好。

在濃郁的聚靈陣中,一塊一塊中品靈石的靈氣飄了出來,在葉戒的陰陽訣下,迅速湧入他的身體之中。

看到葉戒無事,趙小風走出了這間破舊的小屋。 屋外,趙小風一走出來,這間立於荒山之中的小屋的主人就迎了上來。

不能說是迎上來,因為這個人直接跪了下來。

「前輩,請受我為徒!」

趙小風沒有絲毫意外笑了笑,道:「你為什麼想要拜我為師?」

昨晚他帶著葉戒路過這片荒野時,忽然聽見了虎嘯山林,本著為葉戒需找妖獸精血滋補虛虧的想法進了這座山,正巧救下了被猛虎猛追的一名少年,知道他有一座小屋在山上,正好讓葉戒有個休養的地方,毫不留情地霸佔了一個晚上。

「我……」少年抬起頭,愕然了一陣,才脆生生地開口說道:「我想變強,我想要離開這裡!」

趙小風看著山下一望無際的山林,一陣陣地獸吼不斷,妖氣森然,不禁有些佩服這個少年。

在這群獸圍繞的山峰上,這個少年竟然能活到現在,簡直是個奇迹,要知道這個少年從來沒修過武,就算有一身蠻力,實力也比不過後天境界的武者,然而僅僅就憑藉這身蠻力,硬是在這片妖獸佔據的山林中存活了下來,而且沒有絲毫壓力,當然,不算上昨天被一隻二級妖虎追的話。

看著目光堅毅地少年,趙小風實在不忍心拒絕,思慮了會兒,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本又一本的功法和武技。

「這些都是武道功法,若是修成便可成為一位強者,離開這裡絕對不成問題,」趙小風停下了動作,看著少年說道。

一幅前輩高人的模樣,完全忘記他自己也還算是一名少年人。

這些功法和武技都是趙小風平時拿出來觀閱研究,有威力強大的也有尋常無奇的,不過一樣的是修到最後都能修到先天罡氣期,至於武丹境的功法,那連趙小風自己都沒有。

少年的臉上露出了失望,比起送他武道功法,直接拜師明顯更好,不過他的失望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沉浸在了一本本的武道功法之中。

時間一點點過去,正午時分,趙小風懶洋洋地躺在一塊大石頭上,了無聊賴地著看不遠處一顆雙人合抱的大樹下,少年流著汗水,一拳又一拳猛擊在樹榦上,完全不知疲憊,不禁輕輕點了點頭。

最初的武道便是如此,一次又一次的鍛煉,身體一次又一次的變強,直到將身體煉到巔峰,便可忘然一切,放鬆身心,領悟天地之理,溝通天地之氣,成就天地之身,是為先天境界。

「先天境界,」趙小風喃喃自語。

想想當初一氣之下,當著父親的面摔門而出,發誓不成先天不歸軒葉城,如今都已經能與武丹境抗衡了,是不是要先考慮回軒葉城一躺呢,他可不是什麼孤家寡人,一位嚴厲無比卻又極為痛愛他的父親,一個加入了頂級勢力宗門的姐姐,還有一個比自己差不多大,卻是天賦驚人的弟弟,一家人的關係自是十分要好。

趙小風很清楚父親默認他離開軒葉城的原因,除了真的生氣他擅作主張前往鬼靈谷秘境之外,更想的是讓他離開軒葉城那個勾心鬥角地地方,去更為寬廣的世界成長。

「也不知道父親怎麼樣了,按理說聖谷之中應該也有很多他的親信,我的消息他應該知道的才對。」

在趙小風心裡,父親做事從來都是滴水不漏,從來沒見過有人從他身上佔過絲毫便宜,只是為了鍛煉自己,他才從來不將行事插入到自己的事情之中,就連暗中的幫助也都儘可能地避免。

所以趙小風長大之後其實很少能見得到自己這位貴為趙家大長老的父親。

思慮間,破敗的小屋子突然推開了小木門,葉戒宛如沒事人一般,神采奕奕地走了出來。

「風少,」葉戒以前總是沉寂著臉,如今似乎如釋重託放開了內心般,笑地無比燦爛。

等到葉戒走近,趙小風哼了哼,「好啊你葉戒,虧我一直以來對你最為信任,你竟然將這麼重要的事情瞞著我。」

說完,趙小風一臉失望地搖了搖頭。

葉戒笑容嘎然而止,低下頭沉思了片刻,嘆息一聲,抬起頭開口說道:「這件事是我的錯,不該貪生怕死而隱瞞。」

趙小風不緊不慢地站了起來,盯著葉戒地眼睛,緩緩地道:「這些事情孫平都已經告訴我了,那現在你就給我好好說說吧。」

聽到趙小風的話,葉戒頓時臉色一震,隨即又緩了下來,想是下了決定一般,開口道:「事情是這樣是,就在去年……」

話剛說出口,突然,一股莫名的力量倏地沉入到葉戒的識海中,直接沖向了他的魂魄,如當時孫平一般立刻就倒在地上,抱著頭艱難地忍受這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疼痛。

趙小風面色難看起來,明明做好了準備,他還是沒有攔下這股力量,主要是他不知道這股力量到底從何而來,也看不懂是種什麼樣的力量。

好在已經有了解決之法,葉戒一倒下,趙小風立即就使用出凈化技能,星輝再次出現,星光撒下,葉戒的疼苦很快很不見了,不過臉色還是很難看。

過了良久,葉戒才站了起來,他的面色很是蒼白,渾身是汗,好像是剛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葉戒不甘心,欲言又止,可想到剛才那種痛苦又遲遲開不了口,來自於靈魂深處的痛苦誰也無法想象到底有多痛,也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知道。

眼看葉戒還要開口說,趙小風立即擺了擺手,「不用說了,情況我都大致了解,對我來說足夠了。」

葉戒重重地點了點頭,這點他毫不疑問地相信。

「走吧,我們先回聖谷,」趙小風走向前拍了拍葉戒的肩膀,他知道在這件事解決之前,葉戒的心裡總會有塊堵心的疙瘩。

葉戒點了點頭,已經突破到罡氣中期的渾厚真氣只是片刻就驅散了身上的汗水,隨時可以準備離開這裡。

這時,少年停下了修鍊,趕忙跑了過來。

「師傅,你要走了嗎?我可以跟你一起走嗎?」 看著少年的目光,趙小風笑了笑,從儲物戒中取出了所有的精血瓶放在腰間的儲物袋中,隨後將儲物袋遞到了少年的手上,「先聲明,我不收徒,你可以稱呼我為聖主,功法、武技和修鍊資源我都留給你了,等你什麼時候能自己離開這片山林,你便可以去聖谷找我。」

少年一臉失望地點了點頭,他可是聽逝去的爺爺說過,只有拜師才能學到武道功法,他剛剛修鍊了這麼久,功法換了好幾本也沒修鍊出什麼效果來,肯定是前輩不肯教他。

趙小風無奈地聳了聳肩,第一次修武哪有那麼快進入狀態,想要找到一本能練成的武道功法更是艱難,不是誰都有機遇一大堆武道功法任你挑的。

「努力修鍊吧,我們先走了。」

說完,趙小風和葉戒都跳下了山,以他們的修為這點高度不算什麼。

望著遠去的兩人,少年收起了失望,迅速撿起了地上的功法武技收入儲物袋,挑了一本功法開始細細研讀,可以發現他的嘴角勾著笑意。

……

「鬼靈谷方向出現了銅屍嗎?」路上,趙小風看著葉戒問道。

「是的,」葉戒點了點頭,「不過只是紅銅屍,實力不強,劉執事帶人很快就解決了。」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紅銅屍嗎?」

趙小風思慮了會兒,暫時放了心來。

屍體可不止能化成行屍,還能化成更為強大的紅銅屍和青銅屍,銅屍足以抗衡先天武者,力大無窮的銅屍又悍不畏死,正面相對下人類也只有退避,不過終究是死物,身體強悍卻也遲鈍,找對方法還是很好對付的。

也不知道鬼靈谷為什麼會冒出銅屍來,不過也並不是太奇怪,畢竟那裡葬了數不清的強者,興許是哪個葬在地底深處的強者身軀吸入了太多陰氣,成了銅屍出來作祟。

不過只是銅屍倒沒有什麼太大的威脅,聖谷布有六級陣法,就算是元丹期武者也得費大功夫才有可能擊破六級的陣法,當然,這是在陣法擺那裡給他破的情況下,聖谷的先天武者不說,單是一隻五級妖獸金鐵虎,就能讓任何武丹境武者忌憚三分吧。

替身老婆 兩人都是罡氣期的武者,很快就離開了山林,趙小風雖然想去望海城撈靈石,但聖谷既然出現了銅屍,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回去看看情況,其它事都可以推緩,唯獨這些忠心耿耿的弟子們不能不管。

葉戒的身法習自陰陽訣,等級頗高,用來趕路是大材小用,只是一步就跨出了幾丈,一路上幻影重重。

趙小風見了也不示弱,疾速之靴技能之下,速度不慢半分。

巨鷹妖獸一整天的路程,兩人只是花了半天,夕陽還未落下,就已經看到了妖落山脈的輪廓,當然這只是外圍的一部分,整座妖落山脈可是橫跨幾千里之域。

遠遠地趙小風皺了皺眉,停了下來。

「怎麼了風少?」葉戒問道。

「有很濃郁的血氣,小心點,」趙小風凝重道。

一路上的絲絲血氣他能清晰地感覺到,不僅僅是因為這股血氣並沒有存留太久,更是因為這血氣的主人修為過於強大,血氣中蘊含的氣勢驚人。

「嗯,」葉戒重重地點了點頭,雖然他們並沒有走大道,一路上十分順利地回到了妖落山脈,還是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一刻鐘之後,兩人回到了聖谷。

趙小風精通陣道又是親自布置的陣法,在沒有觸動陣法的情況下,直接帶著葉戒回到了聖主鋒。

這裡的原本存在的玉竹谷被趙小風用陣法之力轟開,這些日子重新修飾了一番,氣勢還算恢宏,聖谷二字立於上空,下面就是聖殿,一座晶瑩黑玉砌成的寬闊大殿,掏空了一座黑玉礦脈,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建成。

此時,爭吵聲從大殿內傳了出來。

「怎麼回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