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李逸狠狠地瞪了鄭巖之一眼,然後一個閃身出現在火龍身上,抽出了蟠龍刀。

蟠龍刀全身血紅,散發着炙熱的氣息,握住蟠龍刀的瞬間,李逸身體巨震,一股模糊的信息傳進了腦海。

那是一個模糊的人影,手持蟠龍刀大戰衆多五色魔人的場景。

來不及思考蟠龍刀的來歷,李逸對着騰空而來的衆多生靈一刀劈了過去。

“吟!”

蟠龍刀輕輕震動,傳出一陣嘹亮的龍吟,龍吟刺耳,讓所有生靈都出現了短暫的失神。

“轟!”

炙熱的火元力化作火龍向着前方衝去,所過之處,不論是丹武者,還是太古遺種,甚至是太古兇獸,全都倒飛出去,身受重傷。

“快走。”

李逸衝着劉峯等人喝道,劉峯等人立馬回過神來,迅速離開,而一直沒有出現的周虎竟也跟在劉峯等人身後。

李逸微微皺眉,卻也沒多想,騰空而起,向着劉峯等人的方向追去。

離開之時,心念一動,將火龍的屍體也收進了封魔鐘的小世界,龐大的火龍盤成一圈,幾乎將整個小世界佔滿。

與此同時,白玉扳指也被李逸收進了小世界,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普通的空間戒指。

“追!”

鄭巖之大喝,所有人和太古遺種都快速追去。那些太古兇獸齊齊怒吼,進化的希望被李逸打破,它們怎能不怒,不瘋狂。

一大羣人,帶着一大羣巨獸,瘋狂地追逐着前方的白金虎。

李逸等人站在白金虎背上,看着身後密密麻麻的追兵,劉峯咂舌道:“老大,你這次可算是將太古遺址的所有兇獸,所有太古遺種都給得罪了。”

“有什麼辦法。”李逸苦笑,要是早知道小猴子要去取龍珠,就應該叮囑它藏着點。

“引得整個太古遺址的生靈追殺,我們也算是前無古人了。”楚風淡淡笑道,楚婉兒連連點頭,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很是興奮。

斗篷少年和燕無雙沒有說話,一臉淡然。周虎目光閃爍,不過沒人注意到。

“大老虎,你在太古遺址中就沒有朋友?叫他們來幫幫忙唄。”楚婉兒拍着白金虎的虎背,大聲說道。

“有,不過他們都不在這裏。”

白金虎甕聲甕氣地道,隨即雙翅一震,速度直線上升,向着左側急速而去,眨眼間便不見了追兵的身影。

“呼!”

不知過了多久,白金虎將李逸等人放下地,幻化成人形,呼呼喘氣,過了好一會兒才道:“先休息會,剛纔使用了我的天賦技能飛天,應該將他們擺脫掉了。你們跟我來,我帶你們去我的住處。”

衆人點了點頭,便跟着白金虎一起向着他的住處走去。

周虎走在後面,雙手負於身後,口中唸唸有詞,無人瞧見,他背後雙手正在快速掐動。 隨着周虎手指的掐動,一道細微的光芒破空而去,這一幕,無人發現。

“整不死你,我就不姓周。”

周虎嘴角掛上了一抹冷笑,隨即便飛快隱去。

“老大,蟠龍刀……”

路上,劉峯看着李逸手中的血紅大刀,突然問道。實在是現在的蟠龍刀太過耀眼,想不惹人注意都不行。

這羣人中,只有劉峯知道蟠龍刀的祕密,其他人都是好奇地看着蟠龍刀,不明白蟠龍刀爲何能輕易地突破火龍的防禦,吞噬龍血。

要知道,加上太古兇獸,足有數千生靈, 實力比李逸強的大有人在,卻無人能破開火龍的防禦。要不是,蟠龍刀吞噬了大量的龍血,恐怕現在大家還在爲怎樣割下一塊龍肉而傷腦筋。

李逸將蟠龍刀立了起來,看着刀身上那流動的龍血,眼中難掩欣喜之色,道:“不錯,蟠龍刀第一層封印已經解除,現在的它不比一般的地階六品兵器差。”

“嘶!”

劉峯等人倒抽了一口涼氣,聽李逸的語氣,蟠龍刀不止一層封印。僅僅解開第一層封印,便如此厲害,難道這蟠龍刀原本是一把天器?

“嗡……”

蟠龍刀輕微振動,似乎在抗議李逸把它說的太低級了。

“呵呵!”李逸微微一笑,自從吸收了龍血之後,蟠龍刀便產生了靈性,或者說是解開了它被封印的靈性。

而且,李逸還發現,蟠龍刀吸收的龍血還沒有被完全消化。當蟠龍刀恢復原狀之時,可能威力會更大一些。

劉峯等人也是滿臉羨慕,有靈性的兵器是每一個丹武者都渴望的,卻不是每一個丹武者都能得到的。

“嗡!嗡!”

蟠龍刀震動得越來越激烈,李逸臉上的笑容漸漸隱去,露出了疑惑,似乎有點不對勁啊。

“喂,你那大刀怎麼老是發抖啊。”楚婉兒扛着兩柄大錘,好奇地道。

李逸皺着眉頭,他也不知道蟠龍刀怎麼了,正在衆人疑惑之時,突然傳來一聲大喝,讓衆人臉色一變。

“快,李逸他們在這。”

喊殺聲鋪天蓋地,太古兇獸轟隆而來。

“走!”

李逸臉色微變,低喝一聲,衆人紛紛施展身法,急速而去。

“追啊,不要讓李逸跑了。”

鄭巖之等人的聲音遠遠傳來,李逸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低頭看了眼恢復平靜的蟠龍刀,目光閃爍了兩下,隨即轉身猛地揮出,雷炎斬呼嘯而去。

吸收了龍血,蟠龍刀解封,可以增加丹元力的威力,原本就爆裂的雷炎斬,變得更加的狂暴,衝在前方的數人,以及一些太古兇獸直接被斬殺。

李逸冷冷一笑,揮手釋放出四道龍捲風,而後風雷步跨出,繼續向前跑去。

衆人一邊跑,一邊攻擊身後的追兵,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追兵給甩開。

“大老虎,你不是說他們一時半會追不上來嗎?怎麼這麼快就追來了?”休息之時,楚婉兒眨了眨眼,嬌聲問道。

白金虎也很疑惑,道:“不可能啊,我並不是走的直線,而是繞了好大一圈纔到了這裏,他們不可能這麼快就找到我們,奇怪。”

衆人都想不通,最後只得放棄,稍作休息之後,再次上路,前方白金虎的住地。

不過,沒走多久,蟠龍刀再一次震動起來,楚婉兒剛要說話,便被李逸揮手打斷。他目光閃爍兩下,轉身看着周虎,笑道:“老周,雖然我們以前有仇怨,但在這裏,也算是老鄉,對不?”

周虎不明李逸話中之意,傻傻地點了點頭。李逸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從手指上取下了空間戒指,遞給周虎,不着痕跡地瞥了右側,突然提高了聲音,道:“周虎,這空間戒指裏面有龍珠和太古龍屍,你可要好好保管,不要弄丟了。”

“龍珠?太古龍屍?”

周虎眼中精光爆閃,他突然感覺自己一下子升到了天堂,滿心驚喜地他,沒有想過李逸爲何會突然對他這麼好。

劉峯等人慾言又止,李逸揮了揮手,低聲道:“快走。”

衆人雖然不明白李逸在做什麼,但是都默契地選擇了服從命令。

“周虎,將空間戒指交出來。”

剛跑出不遠,衆人便聽見身後傳來震天喊殺聲,此時衆人才明白李逸的目的。

“啊!”

一聲慘叫,周虎便再沒有了聲音,想來是被瘋狂的衆人給秒殺了。

“喂,你把龍珠和太古龍屍都給他們了?那我們不是白忙活了嗎?”

楚婉兒嘟着嘴,悶悶不樂。她還想吃烤龍肉呢,現在好了,什麼都沒有了。

“婉兒妹妹放心,老大才不會這麼傻呢。”劉峯笑着說道,他對李逸可謂是極爲了解,死也不會將到手的東西讓出去。

“你說誰傻呢?”李逸雙眼一瞪,劉峯縮了縮脖子,嘿嘿笑道:“沒有,我是說老大很聰明,非常聰明。”

李逸點了點頭,理所當然地道:“這點我承認,我的確是很聰明。”

楚婉兒癟了癟嘴,道:“自戀狂。”

“呃……”

李逸臉色一僵,這小妞,怎麼老是喜歡拆他的臺呢。

楚風微微一笑,不着痕跡地岔開話題,問道:“李兄,你怎麼知道他們已經追上來了?”

“老大自有妙計。”劉峯笑着說道。

楚婉兒瞪了劉峯一眼,毫不留情地道:“馬屁精。”

劉峯笑容一僵,鬱悶不已,我哪裏惹到你了。

見到劉峯的神情,衆人都是露出了笑意,心裏都在暗自想道,以後還是不要招惹楚婉兒的好。

李逸笑看了劉峯一眼,而後舉起蟠龍刀道:“你們不是奇怪它怎麼老是顫抖嗎?那是因爲它感受到了他們的殺意,在給我們示警。至於他們爲什麼每次都能這麼快就找到我們,很簡單,那是有人在給他們指路。”

“你是說,周虎?”劉峯有些明白了。

李逸點了點頭,道:“不錯,正是周虎。”

“原來如此。”

衆人恍然大悟,白金虎大叫道:“原來是那個混蛋在給他們指路,我就說我的速度這麼快,他們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劉峯想了想,仍舊是有些疑惑,道:“老大,你又是怎麼知道周虎在給他們報信?”

“猜的。”

李逸聳了聳肩,繼續向前走去。

“這也行?”劉峯等人一愣,隨即搖了搖頭,快速跟了上去。

其實倒也不純粹是猜的,當時李逸跟兇獸大戰,楚風,劉峯他們都來幫助他,唯有周虎沒有出現。但後來,李逸將龍珠和太古龍屍收走,逃命之時,周虎卻突然出現,跟他們一起逃亡,這不得不讓李逸產生懷疑。

在衆人談笑間,終於趕到了白金虎的住地,這裏是一片巨大的空地,空地後方是一處峽谷,峽谷兩邊都是萬丈懸崖,一眼望去,懸崖上到處都是崖洞,這便是白虎崖。

“吼!”

白金虎發出一聲霸道虎吼,隨即在各個崖洞之中,便傳出一聲聲震天獸吼,有狼豪,有獅吼,有禽鳴……

咻咻咻!

一道道龐大的身影從崖洞中一躍而下,落在空地之上。

“老白回來了,你不是說要去救你的恩人嗎?這些全都是?”

“你個笨蛋,既然全都帶回來了,肯定都是了。”

這些龐大的身影一落下,李逸便聽到了兩聲熟悉的聲音,尋聲看去,不正是雙頭獅子嗎。

再看看其他的太古遺種,嘿,都是老熟人,獨角黑狼,黑鱗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